【禁聞】侵隱私!人臉識別器監控 瑞典學校受罰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5日訊】中共數據監控蔓延全中國。江西省某一居民小區的民眾,必須透過「人臉識別器」,「刷臉」成功後才能回家。江蘇省一高校也靠「人臉識別器」進入校區。但瑞典一校園採用「人臉辨識」,因侵犯學生隱私而被罰款。

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及人權狀況的網路雜誌《寒冬》,9月1號報導,江西省某一居民小區,在6月被當地公安局安裝了195個攝像頭,並在大門口安裝了刷身分證、人臉識別等監控設備,不通過驗證就無法進入小區。居民個人信息全部被輸入系統,導致「走到哪,被監控到哪」。

報導說,截至7月19號,北京保障房中心13個專案的公租房居民,都需「刷臉」才能回家。在人臉識別系統的資料庫裡,已收錄了近7萬條承租人信息,以及6萬多條同住人信息。預計到今年10月底,會有更多民眾的信息被收錄。

網絡自由觀察人士 古河:「小區安裝數字刷臉,這種行為實際上是中共對維穩精細化的一種操作。目的其實,就是把一切不穩定的因素,扼殺在萌芽之中。這種『刷臉』是對民眾隱私的一種嚴重的侵犯。」

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表示,這種隱私侵犯行為,在中國大陸是很平常的現象。中共成立民眾信息數據庫,就是方便對民眾的監控。而民眾在莫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習以為常。

古河:「其實最主要的就是你不能在任何場合,表達自己對中共政權的不滿,以及你受到侵害後,對中共政權表達的憤怒,它當然會起到維穩的作用。民眾已經習以為常了,它監控,就監控吧!」

前大陸公民記者、網絡工程師周曙光,他以奧威爾小說所描述的情景,來比喻中共統治下,集權社會的發展方向。他表示,在中共的社會中,被統治的人們沒有隱私可言,而那些統治者,卻能夠充分地享有他們的隱私,並使他們的所作所為不被討論、不被質疑,更不被挑戰。

前大陸公民記者、網絡工程師 周曙光:「整個社會,朝著集權社會,比如說,朝著奧威爾的小說《1984》中那種荒誕的情況發展。就是你一個動作、任何行為,都處於政府的嚴密監控之下。人民完全沒有任何隱私,甚至沒有自由,隨時可能會被陷害或者是被污辱。」

另外,上海「澎湃新聞」網站日前報導,江蘇省「南京中醫藥大學」今年新學期開學前,就在校門口、學生宿舍大門口、圖書館、實驗樓等場所,安裝了人臉識別門禁。學生和教職工他們通過人臉識別,才可以「刷臉」進校。

然而這項「人臉識別」技術在西方校園卻被禁止實施。

香港《星島日報》8月29號報導,瑞典東北部城市謝萊夫特奧教育部門試用一種「人臉識別」技術,記錄高中生的出席率,被指為違反法例及侵犯學生隱私,而被瑞典數據保護局(DPA)罰款20萬瑞典克朗(約15萬人民幣)。

周曙光表示,「人臉辨識」的使用,牽涉到倫理與社會制度。在中共一黨專治的政權下,政府在推行政策方面完全沒有阻力。所以它會不斷的去侵犯人權或是超越道德底限。但是在民主社會卻需考慮對「人權」的維護。

周曙光:「在民主的國家裡面,他們在實行這種『人臉識別』,這種有爭議的技術之前,他們會在人臉方面進行認真的討論,確保它沒有侵犯人權或是沒有違背現有的法律法規。這是倫理的問題,他們需要先解決掉才能推行。」

報導指出,在瑞典現行法規下,靠「人臉識別」技術蒐集的資料和其它生物數據,都被列入特殊數據類別,嚴格限制用途。而這次,是瑞典當局首次引用保障隱私法條例,對違反條例者提出起訴、定罪及罰款。

古河表示,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當需要治理民眾的時候,當局可能會拿出隱私權,來進行說事。當對它不利的時候,民眾的隱私根本不算什麼。

採訪/陳漢 編輯/李鳴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