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黨機器發力 打造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12日訊】【熱點互動】黨機器發力 打造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中共正在運用種種手法,試圖講述另一版本的「香港故事」。日前派兩位女富商去聯合國作證,還在官媒上宣稱香港示威者將在9。11發動恐怖襲擊。不過第二天就被打臉:香港抗爭者宣布暫停抗議活動一天,向死難者表敬意。另一方面,全球最大代碼開源社區GitHub近日公開了中共公安部的來信,要求其封鎖大紀元等媒體的新聞。中共力圖佔據輿論高地的手法,在國際上能奏效嗎?如何辨別真偽「香港故事」?

嘉賓
政論家陳破空先生
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9月11日星期三,在今天這樣一個日子裡,我們首先還是向18年前,在911恐怖襲擊中遇難的人們表示哀悼和敬意。那麼今天晚上我們來跟大家聊一聊,中共正在試圖打造另外一個版本的『香港故事』。就在二天前中共的官煤中國日報在香港的英文臉書的首頁上,居然聲稱香港示威者要在9月11日製造大規模的恐怖襲擊,不過第二天呢就被打臉,香港示威者說在9月11日他們將暫停抗議活動,以向死難者表示哀悼,另外一方面呢就在昨天有倆位身家過億的香港女商人在聯合國作證,聲稱一小撮示威者不能代表香港的整體民意,不過這倆位呢都是中共的政協委員。那麼中共正在採用種種手法打造了這樣一個「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是否能被國際社會接受呢?今晚我們請來二位嘉賓一起來探討一下相關的問題。二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兩位來賓;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好的,那麼觀眾朋友我們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呢就這些問題和我們談談您的看法。好,那破空我想先請您來分析一下就是來談談如果說中共正在打造一個『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那麼最典型的一個例子,莫過於就是昨天在聯合國有倆位香港的這個女富豪啊,那其中一位還是賭王何鴻燊的女兒,那她們呢就是說去發言,而且說一小撮示威者不能代表整體香港人,並且呢她們譴責示威者說,小小年紀正成為一線的暴力鬥士。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陳破空:何超瓊作為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女兒她是,注意:她是澳門人,不是香港人!她根本不能代表香港人發言,這是一個。第二個另外一個所謂富豪,號稱「美心集團」創辦人的女兒,這些人都是在不管是在香港也好,在澳門也好,她們的地位都是極少數裡面的極少數,當她們在說一百萬人,兩百萬人,一百七十萬上下都是一小撮的時候,那就不知道她這2個人數,究竟怎麼算了?那是不是可以忽略不計?再一個,這個用賭王的女兒跑到聯合國去做,本來就是一個很不體面的事情,因為這個賭博這個行業,說得好聽叫『博彩業』叫合法經營,說得不好聽就起源於賭博,實際上是根本拿不上檯面的一個產業。做這種產業的人一般都保持低調,不要高調,因為很不光彩,就像這個何鴻燊取四、五個太太,這個生活就是讓人很議論的,而這個女兒是誰生的我們都搞不清楚。就這樣一個代表了一種道德低下,又是投共,賣身投靠共產黨,當什麼政協委員,政協委員本來就是黨機器的一部分,代表共產黨到聯合國去活動,首先代表了共產黨,第二又來自於澳門,哪裡能代表甚麼香港人?跟香港人毫無關係,然後就在那謾罵,然後她說了其中一句話非常可笑,說香港的抗爭者小小年紀就成為甚麼一線的暴力鬥士?!我聽上去怎麼就她好像在罵共產黨,罵共產黨這個塑造的歷史上的英雄,甚麼劉胡蘭(中共地下工作者)啦王小二,甚麼劉胡蘭不到14歲就當了共產黨員去策動民眾造反,這個王小二又怎麼怎麼樣,12歲甚麼是兒童團員,她(何超瓊)究竟在講誰?是不是要把共產黨歷史上塑造的一些小朋友都拿出來都說一遍?叫做那真是小小年紀成了暴力鬥士。說這是一方面,那另外一方面,我們中國有一句古話,她可能根本就沒學過古典文學,古典文學說: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們看看黃之鋒,5年前抗爭只有17歲,現在只有22歲,人家那麼成熟,表達那麼完善,到德國、到台灣表達那麼完善。說她這話不管從正面、反面看都不成立,說最後說了半天的話呢,就這種宣傳的話在國際上拙劣到甚麼地步呢?就說拙劣到完全是自己砸自己,而在中國國內可能能夠矇騙一些被洗腦的人,也就是這個效果而已,在國際上是一點效果都產生不了,是反效果。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覺得這樣呢一個她們去講話啊,她是有沒有就是說,因為她本身是有這樣的中共的政協身分,但是我們是不是能假定說:這其實是中共派她們去的呢?另外這樣做達到甚麼效果呢?

橫河:這樣的,它(中共)為甚麼要叫這倆個人去呢?本來這倆個都不合適,因為她們是屬於這種億萬富翁,這本身就不能代表香港。

主持人:脫節,跟普通市民可能是脫節的。

橫河:嗯,跟普通市民沒有關係,她根本就不了解,很可能她們就不了解香港的抗爭,那麼她們去講的話呢是很轟動的,就是說她不能夠去就是把現在國際上的這個觀點給扭過來。

主持人:就說您說她們講的呢是很空洞的是吧?

橫河:對,她們沒有事實,為甚麼會沒有事實呢?就是她們是中共派過去的人,派過去,因為她們倆都政協委員,而且她們是香港的那個叫甚麼類似像婦聯一樣的東西。

主持人:對,對,對。

橫河:婦女聯合會一樣的東西。那個就是共產黨的這個統戰部門的外圍組織,所以說她們沒有一點點真正香港的身分,除了她們有錢以外,那麼這種人呢,她一定是中共派去的,為甚麼必須派她們呢?其實也是中共非常就是在香港這個問題上非常糟糕的一個地位的表現形勢,它已經找不到人,合適的人到聯合國去說話了,就是說它雖然說是說是一個婦女組織,但是誰都知道她們倆個身分是甚麼,所以說沒有人會認為她們是獨立的。就是說它(中共)連獨立的中間人去替它們說話的人都找不到的一個情形,這個事情是為甚麼它必須自己出馬的呢?非常困難,妳知道香港的媒體絕大部分是被中共控制的,但這一次呢,國內啊,去找國內媒體談到,我看那個高瑜(獨立記者)就說出了一個故事,就是說這次香港的記者一面倒,人家說不是說你們花了很多錢買了很多媒體啊?我說媒體被控制了,記者控制不了,所以這次是一面倒,也就是說它要找到一個能被人公認是中間人的,願意出來為它們說話的人已經找不到了,只能找這種人出來說話。

主持人:其實我在網上看到好像說何超瓊都不太願意(去聯合國)的其實,但是我不知道到這個真假,有人這麼說。

橫河:那可能她自己放一點風出來,表示不是自己的意願。

主持人:那您覺得它這樣能起甚麼效果嗎?她在聯合國這樣一個地方去講?

橫河:它(中共)要佔領這個聯合國陣地,其實你記得這個在聯合國啊,聯合國它們操縱這個人權委員會已經很久了,所以後來不是改成人權理事會⋯⋯

主持人;對⋯⋯

橫河:它們繼續操縱。那就是為甚麼美國要退出人權理事會,就不幹了,它在那裏操縱然後呢把那裡變成它的一個舞台,然後呢用這種方式。但是問題是這個方式沒有用的,為甚麼呢?因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現在本來大家就不信任,這才美國另起爐灶,現在越來越強,這次美國開第二次會議的時候,一百多個國家來參加了。第一次只有四十多個國家部長級會議,那麼另外一個呢就是,其實一般的人不大會去關注在人權理事會上講了什麼東西,它只是為了反上一次的⋯⋯

主持人;對,之前何韻詩去過。

橫河;何韻詩去一次,我記得二零零一年、零二年的時候,零二年的時候就是為了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能夠就是阻止對迫害法輪功的譴責的時候,它(中共)們製造了『天安門自焚』,然後『天安門自焚』是為那個造的,就是為了人權委員會開會造的,人權委員會一般在3月份開會,所以它們在1月底的時候呢製造了一個自焚⋯⋯

主持人:哦,這有意思。

橫河;然後就讓這個簽名活動能夠進行下去,然後就搞了一個一百萬人簽名啊,把那個簽名的那個大布捲子啊,用專機送到日內瓦去的。

主持人:哦,還有這麼一個事。

橫河:那幾噸重,因為有無數人、一百多萬人簽名吧,把那個大布捲子送到日內瓦,這個它本來也是肯定是有這種目的。但是呢它沒有辦法製造出一個類似事件來,其實它是希望能夠製造出來的,但是很可能是被大家揭穿了或著是找不到人能夠賣命去為它們做這件事情,那可能就算了,所以說它是沒有辦法去扭轉國際輿論的,是因為它沒有針對性的,因為大家得到的情形是第一手的,而它是第二手、第三手情形。

主持人:是,但是其實不管能不能扭轉國際輿論啊,破空,我們看到說它現在確實加緊了這種輿論攻勢,那麼另外一件事情,大家這兩天一直關注的就是中國日報它的這個英文臉書,然後呢居然在9月9日說:香港示威者要這樣的去恐怖襲擊,而且它配了一個當時世貿被炸的這樣一個照片,引起非常大的反響,這個事情您怎麼看?它為甚麼要這麼做?

陳破空:這個事情有三個看點,第一個看點就是說這個中共在9月9日造了這麼一個『假新聞』放在臉書上,用英文,說是這個在9月11日,911恐怖攻擊的這一天紀念日的時候,說是這個香港會有人炸熱氣管,有人會無差別的攻擊不說廣東話的人、講普通話的人,還有一個說法會放山火,說得非常具體,說是會發動大規模的恐怖攻擊,但是我們看到9月11日發生甚麼?9月11號是香港民眾為了紀念911的死難者或者紀念這個911恐怖攻擊,那麼全體停止抗爭一天,那麼在各地都是唱著個「光榮歸於香港」這個新國歌、這個新的聖歌,非常感人的場面,那麼跟這個《環球時報》跟中共媒體散佈的謠言剛好相反《中國日報》,這是第一點,但是,我認為這裏面有另外一個背景和內幕在裡面,就是中共打算搞事結果沒搞成,就中共估計是想⋯⋯因為中共對不管是西藏、新疆還是中國人民的抗爭,香港的抗爭,你沒有暴力,我給你製造暴力,你沒有恐怖攻擊,我給你製造恐怖攻擊,你沒有什麼給你來什麼,怎麼呢?我就派便衣、派特務就行了,很簡單,公安、國安變裝派,估計中共有一個陰謀,因為香港民眾每天都抗議,那剛好911到了,那就下令特務準備製造這個恐怖攻擊⋯⋯

主持人:當天混到人群裏面去

陳破空:對,混到人群裏面,戴上口罩、戴上頭盔、戴上眼罩、穿上黑衣,然後你去搞燃氣管,你去搞攻擊這個講普通話的人,然後你還要去這個所謂的第三款、搞什麼放山火,放山火很容易誰都可以到山上放火。好,然後你看我們《中國日報》的報導正確了,那就是發動恐怖攻擊,它(中共)想在國際上製造說香港民眾不僅是一般的抗議,不僅是暴力,還說是恐怖分子、恐怖活動,中共是做得出來的,但中共為什麼失策了呢?因為香港全民要求不抗議這天,接著大家來靜默地來紀念911,結果中共的特務傻了,中共特務說這成了少數混不進去,我要搞的話一下就被人逮住了,中共特務臨時放棄了計畫,所以搞得王志民、胡錫進(《環球時報》總編)等人可能很尷尬,這是一點。但是911這一天確實發生了類似恐怖襲擊的一件事情,是什麼事呢?就在《壹週刊》老闆、《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住所的門口有人去騷擾,有些人跑去喊口號,想按門鈴被保安阻止,想遞請願書保安接了請願書⋯⋯

主持人:哦,就在911當天?

陳破空:他們就在911當天,這是唯一的一個類似於恐怖攻擊的活動,因為你去騷擾人的住所,這是違法的,它們這是第二步騷擾,原來前上個星期四去放火,丟擲汽油彈,《環球時報》是幸災樂禍的報導,我當時就說剛剛林鄭說撤回逃犯條例,結果《環球時報》幸災樂火的不僅不報導林鄭撤回逃犯條例,幸災樂禍的報導說黎智英家門口被放火,被人投擲汽油彈,就是證明這個王滬寧、胡錫進這條線在煽動暴力,在鼓動暴力,它們要的就是暴力,就怕香港平靜下去,那麼這一次911整個香港都不抗爭的時候,中共的特務活動了,親共份子出動了、地下黨員活動、黑社會活動了。它們先到了黎智英住所,繼續想製造暴力,但沒有成功,被保安所制止,但它們本身是違法行為,它們停留了五分鐘快閃走了,又跑到《壹週刊》門口去舉牌抗議,你《壹週刊》門口舉牌抗議沒問題,你可以抗議,但是你到私人住所是嚴重的違法,但是沒有警察出現去處理,所以說911有沒有事?有事!有事是來至於中共方面的事,它策劃的大規模恐怖攻擊沒有成功,想轉嫁香港人,但它表面上的一些動作成功了,實施了,這就證明了中共的國安系統,在王滬寧主導的國安系統政法委還在實施,因為國安會主導了政法委,就在香港事態不斷平息的時候連續發二次威脅,一次發文威脅要在中秋節採取行動,這個所謂的「政法委的長安劍」,第二次是香港都撤回了特首撤回修例,北京政府也一片沉默的時候,這個政法委繼續的威脅說是你們(香港人民)要跟十四億人作對看你們夠不夠格。意思是只有共產黨才可以跟十四億人作對,你們算什麼?你們怎麼能跟十四億人作對?所以我們共產黨跟十四億人作對是有力量的,我們一直在跟十四億人作對你們還想代替我們?這不可能!所以說這個證明王滬寧這個政法委系統、特務系統繼續在活動,所以要按照過去的電影名字叫做『特高課在行動』。

主持人:嗯,和文宣系統⋯⋯

橫河:這個他們可能在911準備製造恐怖活動的是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議是配合的

主持人:真的是!

橫河:恩,就是配合的,這個跟我剛才講的是同一個事情。

主持人:對,其實我覺得在對香港這個局面上,中共可以說是比較的就是可能頭疼,因為經常發現自己很失策,但是呢它不僅僅是在輿論方面,它在政府層面其實也是在製造這樣一個輿論戰,那我們看到說其實最近就是在像美國政府國會復會以後,他們是要推進這個香港的人權民主法案,那麼最近呢黃之鋒他又在德國訪問又和德國外長見面也談到香港情況,所以似乎中共對這個非常惱怒,那麼對於前者,它說這個是外國勢力干涉內政,對於後者它批評黃之鋒是挾洋自重,那您怎麼看中共這樣的一個說法呢?

橫河:這個在國際上呢,中共這次搞得非常被動,這個被動的原因其實很清楚,因為我們可以看一下,現在中共所面對的它自己也知道不是一個政府、不是一個團體、或者是某一個可以被它定位的目標。這是全人類的事情⋯⋯

主持人:它到處定位,到處都是它的目標。

橫河:對,全人類的事情,它沒辦法,所以就只好找美國,但是美國其實是要區分的,美國政府?還是美國國會?這是不一樣的,美國還有媒體,那麼這麼多媒體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美國總統拿媒體都沒有辦法。媒體天天都跟總統過不去,總統也沒辦法,所以說這不是一家人,不是說像在中國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家人的事情。這樣的話就造成它(中共)一個呢就是非常難去針對某一個人、某一個組織,或者是某一個什麼情況,那麼現在它只能抓住一個是美國,還有一個就是⋯⋯,其實這一次香港抗爭是沒有領袖的,黃之鋒是2014年佔中的時候是領袖,在這之前還有一個就是國民教育的時候,他是領袖但是現在並不是,只是說這是什麼呢?是民間的公關,自發的公關,也沒人請他,不像中共
主持人:好像德國方面是不是民間組織還是什麼有請他(黃之鋒)?

橫河:一個出版商,一個出版商請的,只是說他(黃之鋒)正好碰到外交部長,然後跟德國的外長對了話,就這麼一個過程,那麼所以人們得到的信息,不是說從一個消息源來的,是從無數消息源不同的地方,沒有組織得出來的是同樣的東西。但中共就很困難,因為中共是要編假故事,編故事的話就有個問題了。『編的』,總是要被拆穿的,除非你就是編一個故事,但一個故事一個聲音,你永遠沒法跟無數地方來的真實的聲音相比,你又不能多派人出去,多派人出去講的不一樣,互相矛盾怎麼辦?因為都是謊言,謊言就很難對到一起,你不可能編一個無窮大的謊言,然後每一個分枝都這麼細⋯⋯

主持人:但是中共可能就是,我就編一個故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橫河:它(中共)就編一個故事,所以它只能派倆個人到聯合國來,前一段時間派了,前一段時間就是香港的議員不是來了兩邊都有人來,民主派跟建制派的議員都有⋯⋯

主持人:對,派倆個人來⋯⋯

橫河:到美國來,但是呢因為大家得到的就是每天鋪天蓋地的現場的消息,所以不大會有人根據你的說法就去跟你走。所以問題出在於什麼呢?出在於就是:中共是花大量的錢去編一個故事然後想叫人聽。而別人實際上是沒有花錢,完完全全就是自發的,真正的第一線的消息,然後大家自己對照著自己看。對於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就顯得非常弱,就是在這方面它花了很大的力氣,而且用各種方式,就想叫別人就範,但是現在正好國際形勢是大家不就範的時候⋯⋯

主持人:是,很多來源都告訴我同一個故事,我們為什麼要聽你的?

橫河:對!所以這個港人的聲音就更容易被人相信。

主持人:破空先生想問您一下,因為現在中共抓著這個『外國勢力』、『干涉內政』這兩點不放,所以想請您分析一下您怎麼看這個?

破空:這個它主要在中國國內宣傳用,實際上他這次黃之鋒訪問德國,中共說這個外國勢力和挾洋自重的⋯⋯

主持人:它說挾洋自重⋯⋯
陳破空:這個德國外長說兩句話,第一句話說:我們對各國的公民社會的代表接見,這是正常行為。第二句話說:我們支持言論自由。非常平淡的打臉了中共,這說什麼意思呢?就說我們(德國)會見各國的公民代表就跟會見其他領導人一樣。比如說中共領導人見德國外長、見德國總理怎麼回事。黃之鋒見德國外長、見德國總理怎麼回事。這在民主國家是平等的,要不說因為你有個官職,我見你就正常,你沒官職我就不應該見你,不是的!在德國政府、民主國家的政府,是一律平等的。所以中共不了解,中共說的話意思是什麼呢?就說「只准我」挾洋自重,「不能你」挾洋自重,這挾洋自重的特權是我的,我們有特供食品,我們有特供的挾洋自重,你怎麼黃之鋒在挾洋自重了呢?所以你就搶了我的特權,我們供俸的是德國的老祖宗馬克思,你這個還去這個,我們剛見了德國總理與德國外長你這不是和我們唱反調嗎?所以它(中共)這個東西在國際上是完全自我打臉,完全沒有說服力,在國際上看就是一個笑柄,那它在國內來去宣傳,什麼外國勢力啊⋯⋯什麼,這是它們整個反送中運動的一個宣傳。凡是中共有任何事情起來,它們都這麼宣傳,都是外國勢力,那怕新疆的『七五事件』,它說人家遠在美國的熱比亞指揮了『七五事件』,人家後來就說熱比亞這麼大的威力比中共中央還厲害,比那個中共400萬軍隊、200萬武警還有厲害,指揮了全新韁人的起義,這麼厲害?!所以中共把自己塑造非常的低,所以這些說法最終來說,按照它們自己的說法,這次德國的事件還不是德國打它們,我準確的說,是環球時報自己打自己的臉,因為它前面剛發個文章,它(環球時報)說德國總理訪中,香港議題不是個議題,明明談了它不報導就不是議題,沒報導,其實人家(梅克爾)談了,它不報導而已。然後第二天,結果接下來就打臉!它說德國只看經貿關係,結果『德國外長會見黃之鋒』當場打臉,結果環球時報發的評論叫什麼?說德國政府不應該被亂港分子牽著走,或者領導,不應該亂港分子的領導,就只相差幾天,就自己把自己的臉打的啪啪滋響,左右臉打的紅了,打青了還沒搞清楚。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外國勢力干涉內政,西方國家應該不會,它也不是講給西方國家聽。但這次黃之鋒訪問德國有一點想請您解讀一下,很多人注意到他舉了個非常意思的例子,他說:『如果現在是新冷戰時期,香港就是新的柏林』,您覺得這樣一個比喻洽當嗎?

陳破空:對,這個是非常洽當,這名年僅22歲的黃之鋒有多麼成熟,有思想成熟,但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不分年齡,出道是不分年齡,英雄不分出處。他是今年是柏林牆倒塌30週年,柏林牆倒塌意味著東西方冷戰的結束,而且當時柏林牆的倒塌是東德的民眾砸爛柏林牆,而西德的民眾歡呼擁抱他們,直接來個倒塌。無獨有偶十年前,2009前柏林牆倒塌20年的時候,我去了柏林牆,我在那裡徘徊了一天,那天其實也是9月9日,但柏林牆倒塌是11月,那天也是九月9日我在那裡,這次他(黃之鋒)去也是9月9日,其實是毛澤東的死亡日,所以我在懷疑王滬寧下令香港有個恐怖襲擊是得到毛澤東的托夢,託夢要去搞恐怖襲擊。所以他這個比喻非常洽當,因為柏林牆當時的,1961年建立的柏林牆什麼意思呢?東西柏林它是兩個國家的首都。

主持人:自由和專制⋯⋯

陳破空:東柏林就把它給圍起來,它怕東德的人投靠西柏林,而西柏林並沒有圍牆,隨便你,東柏林的人就無數的在那幾十年時間投奔西柏林,少數成功,多數都失敗,然後死在鐵絲網子上,死在槍下或者死在跨界國境中⋯⋯等等都算是死亡,列了他們的墓碑和名字,我看一下他們的生處年非常年輕,很多都只有20來歲,多數是年輕人跨越柏林牆,所以那個代表著就是共產主義的高牆。今天的中國,今天的中共繼承了柏林牆,所以在網路上設柏林牆,設網路長城「金盾工程」、「防火長城」,這是一個網上的柏林牆。另外現在中共號稱強國,在網路上叫它『逆勢牆國』,高牆的牆,牆國,這個牆國類似那個,當時我在2009年參觀了柏林牆,我就寫了那篇文章,叫做『沒有倒塌的柏林牆』,就是中國的柏林牆還沒有倒塌,我就覺得只是歐洲的柏林牆倒塌了,但是亞洲的柏林牆還沒有倒塌,世界還需要努力。那麼這次黃之鋒這個定義非常準確,就是說:『新冷戰』,『新冷戰』早就已經各種提發了,我也是很早提的人之一,在新冷戰已經可以說是形成這個局面,就是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和中共為首的實踐中共單獨的紅色陣營的一個冷戰,在這個情況下,『柏林牆』就在香港,非常洽當,因為香港這個地方就體現當年東、西柏林的情況,香港雖然表面上是中國現在的領土,英國一百多年的統治,留下來一個自由的火種,自由的港口。在那裡是共產黨似乎在統治透過特區政府控制著議會在統治,但事實上香港人民是主人,到目前為止香港的民眾有自由價值,有普世價值的民眾還是主人!這就在精神上形成一個東西,柏林牆的姿態,所以看很多中國人要去香港。如果不控制簽證,不控制香港港澳的簽證的話,中國人會把香港擠爆,所以中國人去香港光生小孩這一塊,現在香港每年出生的小孩,40%來自內地婦女在那裡出生的,來到香港只為了拿到一個香港出生紙,不惜一切打破頭,跑到人家佔人家的急診室,衝急診室,搞得香港現在排急診室,重診室都排不進去,有人排隊排到幾年之後去了,這是香港一個重大的民怨之一,所以黃之鋒的比喻是非常洽當,是現狀的一個描寫。

主持人:是!所以現在應該推倒的是柏林牆,而不失去香港這個自由的土地。橫河先生您有什麼補充?我想他(黃之鋒)這個話在德國人心中應該也有引起很大的共鳴,您這方面有什麼補充?

橫河:它實際上就是兩大陣營的一個衝突點,實際上是這個意思,因為在柏林牆倒之前,實際上是冷戰兩大陣營對峙的一個象徵,現在兩大陣營,既然冷戰要開始的話,就兩大陣營,中共其實還有一些小兄弟,美國和自由世界是另外一邊,冷戰肯定就是這兩邊了。冷戰這兩邊實際上,現在最熱的熱點就在香港,它是代表著兩種價值觀,兩種意識形態,兩種價值體系,兩種社會制度的衝突點,現在在這裡爆發,所以真的和當年的柏林非常相像。中共要講到外國勢力干涉,其實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美國國會現在不是在討論《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這個法案現在是兩黨重量級的人物都在支持,眾議院、參議院都在支持,其實提出來很久了,現在大家都看來時機已經到了,中共對這點也非常頭痛,它就說了非常奇怪的話,香港特首的辦公室⋯⋯

主持人:好像是發言人⋯⋯

橫河:發言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講,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是基本法給的,不是外國給的,這個是情就非常非常奇怪得這種說法,基本法是你自己的,比如說要按照擬定一個法律,就可以定一個特別關稅區的話,你不是可以自己在中國隨便訂上海,你定那個自貿區有用嗎?人家不聽你的,關鍵問題是為什麼人家會給你這個地位?當然你可以說基本法,但實際上人家看什麼?是『中英聯合聲明』裡面的「一國兩制」,保證香港的自由,除了『國防』和『外交』歸中央管以外,其它都是獨立的,在這種情況下,人家才給你,是美國先給的,然後其它國家跟進。也就是說重點並不在於你規定什麼東西,別人不會相信你,你之所以別人相信你,是因為有『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毫無關係,就是因為有個『中英聯合聲明』送到聯合國備案,人家認為這是國際條約,你要遵守這個國際條約,所以我們才遵守,所以是別人給的,根本就不是你給的。

主持人:這個「獨立關稅區」是美國把香港做為獨立關稅區,我同意你免關稅,怎麼能夠不是人家同意?

橫河:這邏輯非常非常奇怪,確實想不通,它(中共)也走投無路了才編出這麼一個故事來。這個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實際上無論在道義上,在法律上,在任何層面,中共都沒理,這就是為什麼它拼著命想要去打訊息戰,如果說它有一點點理的話,它不需要打訊息戰,因為大家都能看到,別人也沒有打訊息戰,訊息戰只有中共在發動訊息戰,在發動輿論戰,在發動宣傳戰,別人沒有,美國是沒有組織這種事情的,美國之音也是普通報導一下,根本就沒人管它報導什麼內容。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它為什麼不遺餘力的去在國際上打造一個『中共版的香港故事』?

橫河:就是因為它自己沒有理,它最終想,中共花這麼多錢搞大外宣,現在又花這麼多錢去打造一個香港故事,無非就是證明它是有理的,但是因為它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理,所以它才必須在國際社會想盡一切辦法來證明它有理!如果它只要有一點理,自然就會有人替它說話,但現在沒有人替它說話,沒有人敢替它說話,也沒有人願意為它說話,因為為它說話就會降低自己的身份,所以即使是中共指派的,如果他是中間人出來說話的話,人家肯定要考慮自己的身份,這就是為什麼它一定要想盡辦法去拼命去做,就是因為它沒有理,是空的,這部分是沒有,它要有,它就不需要花那麼大的力氣。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怎麼看?國防部的一位前官員這兩天也在美國刊物上發表文章,他說香港這個問題已經不止是香港人民和中共和港府之間的一個反抗,而是也成為了中共對西方發動訊息戰的這麼一個工具。

陳破空:本來中共的宣傳有兩手,一個是對內,一個是對外。對內它是比較有效的,相對說來,因為它控制千百年媒體,千百年報紙,所有的互聯網,所有的電視台,它控制對一部分被洗腦的民眾,中國的民眾愚弄有一定的效果,所以才導致所謂的網上喊打、喊殺,對香港「碾平香港」、「踏平香港」這些說法,但是它自以為它在國際上也要搞大外宣,搞大外宣,它以為它能夠打造一個「中國版的敘事」的故事,但是它失敗了,失敗的特徵是包括臉書,包括推特,包括youtube關閉它這些頻道,為什麼關閉這些帳號呢?因為大量散布假新聞、假消息被國際上識辨出來了。國際上之所以失敗,那它還是這麼幹為什麼這麼幹呢?這是獨裁政權的特性,包括前蘇聯還專門幹這種不堪的事情。在國際上宣傳,還有納粹德國,它專門有個宣傳部,這個按照它戈培爾(納粹德國時期,宣傳部長)的名言:謊言重複一千遍就能成為真理。它不得不幹,它非得幹不可。大量的撒銀子,白撒!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白撒!中共投入的更多,中共的投入遠超出納粹德國和前蘇聯,恐怕是百倍千倍都不止,超出!就是甩錢,它就幹!幹了國際上不信,就像您剛才重複的一句話,中共的名言是: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

主持人:我信了。

陳破空:它只要我信了就行了,所以它(中共)這個東西,明知道是花錢不討好的事,它還是要幹。它成了一個強大專制的慣性在那裡,停不下來。它們也沒有什麼反省能力。它們也沒有別的道路可走,就說已經失去反省能力,失去了糾錯的機制。所以基本上它們幹了,幹了以後沒有效果,但是它們沒想到,不僅不能取信於人,而且現在還踢到了牆板,這個全世界還取消了它的帳號。

主持人:而且引發了西方社會的進一步的警惕。像這位前官員就說我們應該反抗中共這樣的信息戰。

陳破空:所以人家會進一步的會把它跟納粹德國跟前蘇聯相提並論,現在西方不管從政治人物到媒體比比皆是,把中共比喻為納粹德國,把中共比喻為前蘇聯。而中共實際上就是對號入座,所以中共歷史上就是這麼弔詭,歷史弔詭的是:前面有壞人倒下了,後面還有壞人會前仆後繼。明知道紅色蘇聯就這麼倒下了,而中共領導人號稱不要重蹈蘇聯的覆轍,其實就走蘇聯的道路。那麼納粹德國倒下了,毛澤東說法西斯的生命現在在進攻之上,如果不進攻它的生命就停滯了,當時說納粹德國說法西斯,結果紅色法西斯就這樣子,一直要進攻,一直進攻人民還有這個宣傳上的進攻。所以一不進攻它的生命就停滯了,所以它們深諳這個道理,所以現在它們就是忙於進攻,進攻到一個成了強迫症的狀態,停不下來。

主持人:嗯,不管有效沒效。對,其實另外一方面其實就是說,在輿論戰的同時,中國確實也在不遺餘力用各種方式去封鎖訊息,因為它要講它的,那個它另外一方面也不希望別人聽到不同的聲音,所以我們看到最新的一個消息,挺有意思的,就是全球最大的代開源社區GitHub,它就發布了前二天中共公安部給它的一封信,要求它封鎖大紀元這樣一個新聞網站的全球新聞,包括還有一些其它的媒體啊。所以這個我覺得很多人可能會比較驚訝說,中共竟然發信給一個國外的機構,要求它去封鎖新聞,就是來干涉言論自由和媒體的新聞自由,您怎麼看呢?橫河先生?

橫河:這個事情並不是很少見的,譬如說很多海外的一些活動,比如說民主人士比較大的活動,或者是像最近還發信去要求國際社會,不要去在開人權理事會之前,不要去見維吾爾族的活動家,它還專門寫信。這個它的領館大使館整天就幹這個事情,一天就這些事。海外在演『神韻』(神韻藝術團,全球頂級中國古典舞與傳統音樂藝術團)恢復中國傳統文化,它們老寫信給這些劇院,只是說我們看到的是說一些劇院把它(施壓信件)拿出來的,還有沒有拿出來的,另外對於很多報導它會給這些媒體施加壓力。媒體一般不會把它拿出來,因為還有很多公司,就是這一類的事情,實際上是非常多的,只是說被拿出來讓大家看到的很少。一般人即使拒絕的話它也不致於把它公開公布。

主持人:公開,公布。

橫河:那麼這個網站其實在這個之前中共也寫過一次。

主持人:對⋯⋯

橫河:只是說是以一個民間組織的名義說,什麼網絡安全協會(中國網路空間安全協會)什麼的⋯⋯

主持人:是。2016年的時候⋯⋯

橫河:用這種名義的形式寫給它(GitHub)。當時為了一個「編程隨想」博客裡頭,實際上是別人貼上去的。並不是像大學裡面的文章,是別人貼上去的,貼上去以後它(中共)就要求把它拿下來,說如果你實在不拿下來,那你就考慮把面對中國網民的,把這個和『法輪功』有關的連結拿掉,它(中共)也知道人家大概不會聽它的,或者會公布出來。那麼它第一步最好把這些貼字拿掉,如果你們(GitHub)有困難的話,因為人家沒有違反規定你不能隨便拿,如果你們有困難的話,把下面有關『法輪功』的連結給去掉。而且特別說了是針對中國大陸。

主持人:對,針對中國大陸的IP地址的這些訪問。

橫河:實際上它是非常明確的,它是怕中國大陸的民眾了解真相,這個其實跟這個香港事件是一樣的,你看中國大陸有一批人,就是拍了一些照片就是把自己的眼睛矇住,表示支持眼睛受傷⋯⋯

主持人:支持香港。

橫河:那個香港女孩(8月11日),這些人都被連續的騷擾,然後去那個甚至去喝茶,甚至拘留都有。這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就是其實在中國大陸潛在的想了解香港真相的人,和如果了解了真相以後,會站在香港民眾這邊的人,應該數量不是很小的。是一個很大數量的,如果數量真的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話,中共用不著花這麼大力氣,不會這麼害怕,它害怕就是它真的知道可能中國民眾支持港人的人很多,而且很快的會引起他們(大陸人民)自己的共鳴,我們的情況比他們糟,那我們該幹些什麼?那可能會造成這樣的情況,因為它現在並不是說光用五毛去佔領市場,或者是淹沒對方的聲音,它是用行政的手段,用專政的手段把對方的聲音給消除掉。包括抓人、封殺,所以實際上我們現在根本不能夠正確判斷中共網民的意思是甚麼,但是有的時候你還是可以看得出來,就是網民有的時候,會用很智慧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意思。所以說中共真的是害怕在當前的情況下,因為經濟不行了,各方面的情況都不行了,非常害怕中國民眾能夠得到真實的消息。這一點我覺得是中共在這一點上很可能看得比外人還要清楚一些,因為中國網友它們每天有統計嘛!有多少人會發表不同意見,肯定這個數量是相當大的。

主持人:是,所以破空先生,我覺得還有很多人可能是會比較憂慮的,因為像中共這樣長臂的去管轄,甚至是說管到海外的這種信息自由,那很多人會想說那明裡暗裡,它是不是會給很多的媒體,包括社交平台,臉書、推特,它會不會也會發這樣的信呢?那這對海外的這種新聞和信息的自由,會有什麼影響?

陳破空:所以中共的統治集團活得會很累,它們那是兩手,一攻又守,再一個就是散布,再一個就是封鎖,散布謠言、封鎖真相。所以它們必然要幹這種事情,你看大紀元什麼開源社區(GitHub),它就搞這個這種動作多的很,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所以當中國的網民講,說中共國庫存這麼多錢,就是不用在老百姓身上,什麼『三農』(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啊,什麼『教育』啊,這個『民生』啊等等,中共這個發言人就狡辯說,怎麼會沒有用在民眾身上,我們最大的費用就是用在民眾身上,就是『維穩經費』就是我們最大的一筆開銷,比軍費開銷還大,全用在老百姓身上了。

主持人:不是中共吧,是民間調侃吧?!

陳破空:對!調侃它們,我全用在你們民眾身上,幹嘛?維穩。我對你們維穩,你看看我多操心啊,對開源社區(GitHub)打交道,叫他們(GitHub)封鎖大紀元的信息。不能封鎖,封鎖你的IP,我們的工作多靠錢,花銀子在使銀子,所以它們非常費盡心思,我說它們(中共)活得太累了。就是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用在這種無用的工上。做這種反人民、反人類、反人性的事情,如果有這個錢還不做點好事,但這個腐敗集團真的是絲毫不會考慮到一點好事,所以王滬寧就說了嘛:人本惡,人性惡。它相信這個,相信這個是人格,所以相信這個的人,就是「錢」淨往壞事上去幹,所以我還是這句話就是,這些人恐怕有偏執狂、強迫症,活得非常累,我都替他們感到惋惜。

主持人:對,所以橫河先生,現在圍繞香港確實真假信息很多,我覺得就是說,雖然說很多中共的這個做法呢不一定能夠很有效,但是也確實混淆了很多視聽。那您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怎麼去分辨真偽的信息?

橫河:實際上我覺得最簡單就是你回到常識,回到最基本的是非,就是說老百姓能不能抗議?然後你就看,老百姓能抗議,老百姓在和平抗議的時候,這麼多次的和平抗議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的時候,那如果有人出來既沒有針對人,只是說可能是衝擊一下建築物⋯⋯

主持人:衝擊到建築物。

橫河:頂多是這樣,而警方是對著人民開槍的,這就是一個基本常識,你不要帶感情說這些人是暴徒,你別講是暴徒⋯⋯

主持人:對,但是那一邊的人算是什麼?如果設路障的人算暴徒⋯⋯

橫河:你想一想是誰在使用暴力?為什麼要使用暴力?對和平民眾使用暴力,是不是這個暴力應該譴責的?回到最正常的是非對錯去判斷,常識去判斷就可以了,其實沒有這麼複雜!

主持人:破空先生有什麼補充嗎?還有一點時間。

陳破空:其實基本上沒什補充,就是中共的這個信息戰呢,我認為就是過去還有一點作用,這個現在是越來越無效了,它每個事件它都會搞這個事情。但這個香港這個事件,抗爭成為全球的事件時候,全球的人都瞄準香港,以致於它無效的,它只好派記者自己去,扭曲信息。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點評,那我們今天節目的時間很快就到了,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