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班農:令人震驚的《紅龍之爪 》將看到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是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 揚‧耶凱利克:史蒂夫‧班農,很高興與你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中進行討論。

英文大紀元記者 揚‧耶凱利克:史蒂夫‧班農,很高興與你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中進行討論。

前白宫首席策略師 史蒂夫·班農:非常感謝你邀請我。

記者:史蒂夫,9月份你將發布《紅龍之爪》(Claws of the Red Dragon) ,一部揭露中共電信巨頭華為公司的電影。能多給我們講一講嗎?

班農:關於華為的一個問題就是,它是中共解放軍的技術部門。它是全世界5G和量子計算的驅動者。無論是西歐、加拿大、美國還是澳大利亞,人們,尤其是普通民眾,並不真正了解華為背後隱藏著什麼、有哪些欺騙以及起訴書中(被起訴)的內容。因此,新唐人電視台(New Tang Dynasty TV-NTDTV)正在為一部劇集的開頭製作試播集。幾個月前我參與進來。我要說的是,這正是加拿大人民和美國人民需要看到和了解的。這是一部戲劇,而不是一部紀錄片,非常戲劇化…… 精彩的表演、精彩的攝影、優秀的音樂,真正讓普通民眾了解華為公司的情況。

所以我很興奮。這會是一部非常有影響力的電影。它談到了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的被捕,而這位首席財務官也是該公司創始人的女兒。我認為它以一種戲劇性的形式觸及並解釋了中共正如何在侵入世界各地的技術領域。當人們看到它時會感到震驚。我已經和一些人試映過了。我在美國、在華盛頓特區進行了測試。

是的。大約一個月前,我進行了幾次非正式的試映。與美國政府一些相當資深的人員一起試映了這部電影,他們對電影中的一些揭露感到震驚。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喬,喬博士(Dr. Joe),我們真的有一些我認為非常有力的東西。我想做的就是為將在加拿大進行的首映大力宣傳,這是我現在正在忙的事情。

我接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電話,澳大利亞、歐洲和美國,他們要求達成分銷協議,這樣全世界都可以看到這一切。我想他們會被極大觸動的。

記者:太不可思議了。喬‧王博士是我們的姐妹媒體——加拿大NTD電視台的總裁。下面我要講下你在新聞發布會上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東西,這讓我感到有點震驚。我的意思是,你把華為描述為「我們所面臨的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而這指的是美國。我的意思是,(華為威脅)比核戰爭更嚴重?這可是一個很重磅的聲明。

班農:不,下面這就是(我這樣講的)原因。未來的所有技術,未來的支柱技術是5G。它將成為主導技術。目前,華為作為中共解放軍的前沿陣地,基本上控制了全世界的網絡和零部件。如果我們允許這種情況再持續幾年,華為將控制整個西方的通信系統,從而能夠控制西方。儘管核武器非常非常糟糕,儘管我們的一些對手非常糟糕,但是這些可能的傷害可以被局限在一定的範圍之內。

而這個(華為)問題實際上卻是可以⋯⋯它可以秘密地做到這一點。記住,我們是在2019年,我們才終於有了關於華為問題的討論,因為華為首席財務官去年在加拿大被捕。在那之前,如果你去歐洲,你會在廣告牌上看到華為,你可以在商店裡看到華為,對之沒有任何質疑和討論。西方精英階層辜負了加拿大、美國和西歐的公民,現在這部電影就是揭露這一點的開端。

oo

人們都應該看看這部電影,他們應該質疑他們在這部電影中所看到的華為的一切所為。他們會要來支持針對華為的行動。我們將在我們的網站上推廣支持行動,我們會走遍全美國、加拿大,並宣傳、談論這一點。

記者:我想你會去再找找《大紀元時報》的一些報導,因為我們圍繞華為和中共的廣泛聯繫等問題詳細地報導了相關的證據,很棒的報導……

班農:我想做這次採訪的原因,很久之前我就已經說過了,中國(中共)一直是我關注的焦點之一,也是我加入川普競選團隊的原因之一。多年來,在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時,我們就一直在談論中共的威脅,不是指崛起的中國,而是中國共產黨的威脅,中國共產黨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激進,以及中共對世界的霸權意圖。

真正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大紀元時報》的報導。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誰,因為你並沒有聽到很多人提起這篇報導,但是這篇報導太棒了。所以我了解華為的方式之一就是閱讀《大紀元時報》,當然我們也做了額外的研究。但是我必須要告訴你,《大紀元時報》今天已經在有關中國(中共)的許多不同領域的報導中處於主導地位。

我想給你仔細描繪一下中國人民被中共奴役的畫面。他們將其稱為貿易戰,而川普總統說不是。實際上,這是一場中共針對西方工業民主國家的經濟戰爭。我們今天所擁有的,是一個半奴隸半自由的世界體系。中共奴役了中國的工人,他們基本上把所有的價值都拿走了,他們給工人們最低工資,糟糕的工作環境和條件,沒有醫療保健,沒有養老金或者幾乎沒有養老金,迫使工人們拚命地工作,讓他們以奴隸般的工資為西方製造更便宜的商品。這就是這場戰鬥的意義所在。我相信,在21世紀上半葉,所發生的決定性的事件是中國人民獲得了自由。

只有中國人民才能解放中國人民,不可能來自西方人,它不能來自外部。我認為,我們能做的是,也是川普總統正在做的,就是把焦點放在像習這樣的人身上,把焦點放在王岐山身上,把焦點放在穩定力量上,把焦點放在他們對維吾爾人、對法輪功的所作所為上,放在他們對地下基督教會、地下天主教會、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徒以及香港所有正派孩子們的所作所為上。

你看到了(中共的)面具,就得把它都扯下來。這時,你就會看到催淚瓦斯,你會看到暴力毆打,你會看到橡皮子彈,你會看到它實際上是個什麼,這就是一個黑幫組織,他們不相信任何個人權利。

唐納德‧川普,他能成為總統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說,我們必須讓美國恢復往日的偉大,我們必須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與中國共產黨對抗。華爾街已經把這些工作機會轉移到了那裡,我要把它們奪回來。

今天,你所看到的這場對抗,正是他所說的,這就是他競選承諾的基本兌現。他告訴那個小傢伙……不來這個房間(談),就不會有協議,你已經有二三十年沒進過這個房間了,現在你來到了這個房間裡,我的聲音才是你(該聽)的。這就是巨大的變化。

現在習近平和王岐山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件事。達沃斯論壇上的人總是說他們有多麼地老練,多麼細緻入微,多麼聰明,而說川普是個粗人。如果你看看他們處理與川普的貿易關係的方式,如果你看看他們處理香港的方式,那不是一個精巧(運作)的團隊。

有些人不得不對中共的侵犯做出某種反應,川普是其中的一個,香港街頭的孩子們是另一個,而當他們站出來的時候,中共卻不知道如何應對了。你會看到,突然間,它們驚慌失措,它們作出倉促的反應。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你現在所看到的,是西方(自由社會)與極權主義政權的對抗,獨裁者不知道如何對付西方的自由和那些享有自由的男男女女,不管是在加拿大,還是在香港的街道上,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中共)必將要崩潰。

我認為香港人……人們總是貶低千禧一代,因為他們懶惰,他們不專注,他們想要把一切都(做好後)再交給他們。而我要說:嘿,看看香港的千禧一代。這些年輕人正是1776年那時代的美國愛國者。他們有勇氣,他們有決心,他們有不知疲倦的精神,他們不會讓步。他們遭遇到催淚瓦斯,他們被毆打,他們被橡皮子彈射中,但是他們卻一次又一次地再次站出來。

我認為他們是現代世界的英雄,我認為他們應該被提名並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因為他們展示了自由的男男女女將會如何去反抗極權主義的獨裁統治。這不僅是給這個年齡的人上了一課,也是給所有年齡段的人上了一課。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是如此地引人注目。我們看到,歷史正在被實時地創造,香港每天所發生的事情正在創造歷史。

是的,我認為中共最終會說,嘿,我們已經受夠了,對吧? 這就像天安門事件,中共說,這種局面已經持續夠久了,但你們仍不回去工作,你們仍然不按照我們的規則行事,我們可是共產黨,我們可以擊碎你們,我們也會擊碎你們。

我已經說過,當他們迫使中國共產黨這樣做的時候,當他們迫使(中共)他們轉入另一個天安門事件的時候,那就是中國共產黨終結的開始。我認為,在現代世界,中國共產黨不可能再從另一個天安門事件中逃脫(懲罰)。

記者:為什麼?因為它們(中共)將不再會擁有道德假面具?

班農:是的,我認為這個世界……我認為它們會被同世界技術領域所隔離和孤立,我認為它們會被切斷同世界資本市場的聯繫。最重要的是,我認為即使有了防火牆,自由的傳播也將開始在中國大陸蔓延。我認為中國民眾會意識到,如果它們(中共)能夠在(香港)那裡這麼幹,它們也會在我們這裡這麼幹。我認為中國人民會站起來的。唯一能解救中國人民的就是中國人民自己。我認為中國人民終將會面臨這樣的局面,他們會對中共說,我們已經受夠了!

他們會說,我們已經受夠了,只讓10萬人或5萬人,統治一個14億人口的國家,偷走我們所有的錢,偷走我們所有的財富,為它們自己所有,並讓我們生活在一個極權主義所監視的國家,一個警察國家裡。在某些情況下還會有集中營,過著可能被活摘器官的生活,中共能夠鎮壓任何想擁有自己的信仰和宗教的人們。我認為,中國大陸的民眾會以香港為例說,不,我們也準備做他們所做的。我覺得,中國共產黨可能認為,在現代世界,它們可以逃脫另一個天安門事件。我想,它們會大吃一驚的。

記者:史蒂夫·班農,很高興與你在《美國的思想領袖》節目中一起探討。
班農:非常感謝。我很喜愛這個節目,很高興能做客這個節目。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