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用幾百人引發的故事涵蓋55萬人 西媒有誤導嫌疑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17日訊】【今日點擊】(3568-2)

提要
用幾百人引發的故事涵蓋55萬人 西媒有誤導嫌疑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Be Water在香港這一次的運動中,基本就是它的核心所在。Be Water從李小龍那樣說起來,但是在香港整個抗爭 100天的抗爭中,我個人的理解,它正好出現了一個,另外一個生命背後的一個背書之上,與神同行、萬劫不復、天滅中共。所以當他人的認識,就是在人的環境中,他的生命的認識的基點,已經超越了人本身,超越了人的利益本身。

與神同行是人了,萬劫不復講的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環境,遇到的這種大劫難的本身,背後就是一種,其實就是定數對吧,定數。那種天定的定數呢,生命的劫數到位了,其實包含就這意思。那到位的時間的詮釋,現實環境中的詮釋叫天滅中共,不是人滅。人在天滅中共的背景之下,去選擇善、去選擇善,包括李嘉誠。李嘉誠講的那一番話,成為了王滬寧口誅筆伐的對象,其實李嘉誠在講那句話的時候,他們有著相當的包含啦,相當的一種背後的概念。就是說希望年輕人也能理解政府的難處,他在他自己的慈山寺,跟上千的年輕人講的是這麼個講法,當然那是他故意那麼說的。

所以作為香港的首富、作為大富豪、作為巨大的地產商,他以這樣的方式去表達的話,這就是一種站位。我們當時節目中跟大家也介紹,有些朋友不一定接受,覺得他在中共時期,在江澤民跟胡錦濤年代,他掙了很多錢,鄧小平年代。是,但終歸他是個人,在最後的時候他的心目中,共產黨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他也是個選擇。所以政法委率先批他,我覺得就比較有趣,你怎麼會政法委先批他呢,對吧。政法委本身就是名不正言不順的東西,就是共產黨本身滅絕人性的一種機構,滅絕人性的機構,政法委那是黨的系統,黨共產黨就是滅絕人性的。

所以進而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都在攻擊他,你攻擊他就把他,本來他中間還想平衡一下,一下就給他推過去了。他多精啊,對不對,他做到這分上,他不明白自己在幹嘛!當你去推他的時候,他替香港人說話,替香港民眾說話,你給他完全推到這一面了。那好嘍,你殺了他,你把他大陸財產都給沒收了,反正你缺錢  你幹喔,對不對。那傻東西你罵他管什麼用啊,當你給他推到這一步的時候,當他講出這番話的時候,他自己搞不好心裡想大陸的所有東西,我打水飄,不要了。

他在從香港把錢往英國去挪的時候,他以9倍半的價格去買一樣東西,他敢這麼幹,他已經瞄準大陸的東西我不要了。而與大陸同在的人,與大陸中共體制同在的人太雞賊、太尖滑,他沒有一個,因為他沒有人的一個基本的一種控制力,基本的一種屬性。

7月21日元朗打人,那是黑社會;8月31日警察在太子站打人,而街上同樣充滿了福建幫;到了9月15日再一次出現福建幫。這是在北角,北角就是福建幫,早在8月30日,十幾輛軍車直接開往北角,直接開往北角。而且車上載的是盾牌,盾牌、軍人都是一輛滿載軍人的,但是呢這些軍人拿的是盾牌。 8月31日大批的香港警察,當地的車輛空車去北角,成隊去北角,而8月31日在街頭上,出現了很多這種翠綠式的軍裝警察,翠綠式的軍裝警察,所以那時間上排序是非常明確的。這個是在昨天出現的,這是在北角福建幫的一個大老,拿著菜刀對著那些抗議的人,然後警察把他抓了,抓完之後他就跟警察聊天了,然後大家談得不錯,就樂了,這就是今天的警察。真警察假警察放一邊,這是今天的警察。

香港抗爭100天, 學生集會拒絕噤聲,凝伙結伴。100天大規模遊行警民衝突,最前線除了記者、示威者之外,就是一群社會工作者。衝突中社工開始面對警方打壓,有14個社工被以各種理由抓捕,16日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了拒絕噤聲,凝伙同行的集會,這次集會得到了警方的批准。美國之音:在整個15日那麼大的活動,看不到它的報導,但它卻擦邊的去報導這樣的一個,一個旁支的東西。意味著什麼?我不是沒觀眾,新聞媒體我不是沒有關注媒體,但它實際關注的本身,你知道其實就是一種誤導跟偏導。

在香港一開始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在香港一開始的時候,美國之音在香港的媒體,跟蹤得很快的,跟蹤得很快的。是不是從7月1日之後,7月21日之後,我沒有太注意到它的時間點,但應該差不多。所以這是我想跟大家解釋,這是我們看到現實環境中的,一種真實的表現。

而在BBC的報導中它講說:反送中100天,如何從遊行變成了暴力衝突?文章寫得太長,它是一種以自媒體的方式表達出來,但是呢我個人覺得,所謂這些某些傳統的媒體,它們太注重,就是面對中共的邪惡,當它不能從生命角度認知的時候,同樣有著誤導之嫌。暴力衝突,它突出了暴力衝突,而暴力衝突是在香港警方,中共軍隊進入香港,和香港警方自己扮演抗議者,採取暴力的方式進行誘導。從而人都有七情六慾,幾百萬人的城市當中,當然有人願意選擇暴力的方式進行衝擊,你們家同樣一樣對不對。

當媽的急了罵當爹的時候,也用很髒的字,這是人之常情。但是故意誘導是邪惡的,故意誘導是邪惡的,幾百萬人上街遊行,沒有這種場面。但是呢在故意誘導下,有人願意採取暴力的方式,對付中共的邪惡,對付警察的邪惡,但它在報導中卻以點蓋面,說把整個香港,已經變成了暴力的場所。因為人們喜歡刺激,新聞熱點喜歡衝突,不死人不夠味道,不傷人新聞點擊量不夠,所以我以為這都是相對敗落的一種表達。從7月1日衝擊立法會,人們只去報導晚上幾千學生進入了立法會。人們不去報導,在下午1點鐘,最開始衝擊的那極少數人,那是幾百人。

而在同時遊行的 55萬人,用幾百人引發出來的故事,涵蓋了整個55萬人,這是今天敗落。那人如果不敗落到這個場面呢,我覺得也很難說佛法再現,我覺得很難說佛法再現。也就變成了人自己,在這樣的劫難的過程中,即使留下的人,自己也要意識到曾經自己的墮落,真的,曾經自己的墮落,這種墮落都在利益層面上的墮落,所促成的。所以這都是對100天的表達,但在表達中,你可以看到在新聞媒體報導當中,利益的層面。而它無論怎麼報導,都無法掩蓋香港人本身,與神同行、萬劫不復、天滅中共、 Be Water,這樣的整體的這種行為,整體的概念。

而西方媒體在報導香港事務當中呢,並不像香港本身,香港人本身抗爭過程中,具有那種全面性、那種整體性,我個人覺得是有欠缺的。所以可能也就表達出,中共的大限已到,太多的人在這種大限的過程中,他不認識,他不認識,他覺得跟自己沒關係。當大限的那種災難也好、定數也好,它表現出對整個人類社會,帶來巨大衝擊的時候,絕大多數人會,我個人覺得,連瞠目結舌都很難形容,他根本接受不了面對的一切,但面對的一切,卻是自己的選擇。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