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願榮光歸香港》我一生都在等待這樣的歌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18日訊】【今日點擊】(3570-2)

提要
葉選平逝世,家族曾經因同情改革派被邊緣化
願榮光歸香港》我一生都在等待這樣的歌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天滅中共被香港人喊出來,那我們節目中喊的時間滿長的,一直有人質問,但是呢後來這質問聲就小了,你老說天滅中共到現在共產黨也沒滅。我們講七的定數是講的最長的,對頭算快講了一年了,等到了香港這個地方走到8月31日,七的定數走得是非常完美的。從6月9日到8月31日,整個事件走向了一個頂點,那當時是12個星期的結束日,8月31日,12個星期的結束日,12個七走到頭了。那我們後來就說可能應該是,9月7日、9月9日或是怎麼樣,就進入了9月分對吧。

但是我跟大家講,我說災難將降臨在中國大陸,說漏了,災難降在中國大陸。事情走完了,第一波在中美貿易戰,第二波香港,第三波是走在天滅中共上。第一波在貿易戰那叫人,第二波到香港這叫地,今天第三波到中國大陸這叫天滅中共。那到了天滅中共,人的嘴是說不對的,所以人們只能追隨、人們只能去理解,所以這個今天如果你要不明白的話,這塊肉白長了。上學就像我說越學越傻,真正生命來的,真正生命屬性來的,沒有學出來的。

馬雲瞎菜了對不對,據說人退休他在紐約州北部,買了個島113公里,有人給他算帳說花了2,000萬,要在上州買買一個小島,估計用不了那麼多錢。那島呢它是在湖邊上,島當然就在湖邊上,反正他就花老了錢,把自己弄了一個退休的地方。後來他看那篇文章,馬雲3次高考考不上,考了3次沒考上,但他就願意學英文咧,他就學英文了,他喜歡英文,這就出一個么蛾子了吧。高考考不上出了這麼個傢伙,這麼個傢伙今天,說那篇文章介紹的,英文介紹說,他很欣賞東方的哲學。很欣賞東方的哲學什麼呢?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你這事兒咋整的,那你跟今天習近平叫板說,三十年河東那就89六四啊,它就是三十年,你今天讓他退休了對不對。他退休哭了一通,後來我說什麼東方哲學,他也是有使命的,他抱著王林不放,他抱著王林不放。後來有朋友看我節目說,說濤哥你說是那麼回事兒,他抱著王林不放是因為,有一個視頻記載當年王林當著馬雲的面,穿個褲衩那老爺們老穿褲杈,意思就是蛇沒藏在身上,他空手抓,抓了一條野蛇。連朋友也挺逗,說抓了一條,你怎知道是野蛇咧,那咱就不知道了對吧。那他是王林一揮手蛇來了,馬雲一揮手,褲腰帶下來了,嘿嘿嘿嘿就這麼點差距,是不是,他褲腰帶下來了,這就有他的本事,他那個本事抓蛇。

說他有400多億,他馬雲把400多億美元,都拿出去,他一抓還是褲腰帶。這些道理在告訴人們,我們人的一生的背後的因素,超過我們現在表面,人的輝煌的一切都是騙子。所以修行,李嘉誠說了一句,智慧源自於看破執著,花了17億,念了這麼多年經。我沒有任何埋汰意思,就是說認知水平相當淺薄,可他又是天意來的,因為在他的廟裡是供水,他不點火,所以今天就反共了。

葉選平逝世,家族曾經因同情改革派被邊緣化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葉選平逝世,家族曾經因同情改革派被邊緣化。這是後話啦,葉家的勢力太大了,葉家跟習近平家族呢,他習近平談不上家族啦,因為他就他父親,兒子這輩呢全都跑了,全都出國了,他只剩下一個習近平。所以因為他是在廣東,客家人,習近平他爹習仲勳同樣是在廣東,改革開放的年代。所以是在這個大的背景之下,他們同時呢,葉家跟趙紫陽家關係不錯,所以受到了鄧小平等,那一派強硬派的排擠,30年前的故事。但對他們自身的本身影響有多大,只是他政治勢力衰弱了,然而在紅二代上,他確實是有著他舉足輕重的地方。這麼講比如說葉選平跟王震,王震的兒子,那跟他們不相上下,也就變成了大家誰也別碰誰,大家誰也別惹誰,各據一方,所以中共的體制就是各具勢力的概念。

葉選平95歲死了,紅二代的核心人物,葉家雄霸南粵,憑藉跟港澳多名紅色資本家的關係,為廣東帶來投資、引進技術、拍板多項大型基建,幫助了中國改革開放。你看什麼意思?家族勢力對吧,共產黨就是家族勢力,各霸一方,其實就跟那個割據的概念類似啦。澳門賭王霍英東家、李嘉誠,都跟葉劍英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是啊,你看他死這裉節兒,他這時候死了,也就同一時間,李嘉誠正遭到王滬寧的野蠻的攻擊。代表了客家幫,統領廣東官場幾十年,89六四之後他有所衰敗,那這是潮起潮落都是這樣,對吧。那習近平今天走到這一份上,有一天他完蛋的時候你看他家裡,但他家裡其實後頭沒有人。所以這事從中你可以看到,在中共的體制之下官場的這種概念,其實不是官場,全是勢力來的,全是家族勢力來的。那習近平的做法打擊了各家族真正的勢力,他沒有未來,所以這是今天習近平面對的場面。

我一生都在等待「願榮光歸香港」這樣的歌

願榮光歸香港被稱為新國歌,其實就是當天唱起來的那一天,突然有人把它說成是香港國歌,但那個說法很快就削弱了。大家就不去定位,後來就乾脆就不去定位這個歌是什麼歌了,它後來就變成叫香港追求民主自由的,這樣的一個代表性。在香港的各大購物中心,每個中心去幾百人上千人,大家在定點晚上8點或是8點半,一起唱這首歌 。所以寫這篇文章的人就是這麼講,在星期四晚上,香港最大的購物中心之一的,這個二樓陽台上,轉過臉試圖掩蓋自己的淚水,他很快意識到他不是唯一的一個人。另外一個女的銷售員,也從店裡跑出來流著淚,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同樣,同行兒女為正義為時代革命。

革命的概念在這裡基本就是成形了,裡面同樣包含著中共,就是習近平的方得始終的概念。中共政權是革命來的,他的命運將被香港的時代革命革命而去。成百上千參加一起唱這首歌,獻給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進行曲 ,成為了這座城市的非官方的頌歌。九七回歸後努力尋找自己位置的香港人 ,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一首,用自己的母語而不是英文,或者普通話唱的歌曲,這是一種自豪感和歸屬感。我一生都在等待這樣一首歌,但從來沒有意識到過 ,願榮光歸香港。而這首歌的出現,之前是中共國的國旗被降下,中共國的國旗被降下,三次被降下;8月31日是納粹的黨旗,首次被展現出來;然後9月2日左右,這首歌逐漸出來。

這首歌的創作過程是令人感動的,他首要作曲者,用了一個假名托馬斯。歌詞是在一個已經成為抗議組織者,中心的論壇上集思廣益而成,他們還在網站上錄下自己唱的版本,最終合成目前的狀況。還有什麼比它更能代表我們這場無人領導的運動,我們不需要立法告訴我們,應該尊重什麼歌,我們更不需要粵語流行歌星告訴我們,應該唱什麼,香港人有慧耳有善心,那這是一首真正代表我們的,願榮光歸香港。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