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良知遭惡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善惡必報是亙古不變的天理。人類歷史上對正信的迫害從來都沒有成功過,神絕不會放過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又不知悔改的惡人,惡報會隨時降臨在作惡者的頭上。黑龍江省北安市楊家鄉和平村屯長郭興才遭惡報獲刑十八年.

黑龍江省北安市楊家鄉和平村屯長郭興才,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應,二零一九年六月被北安市法院判刑十八年。

郭興才(郭三子),男,約四十歲,是北安市楊家鄉人,此人品行惡劣,橫行鄉里,是個村痞屯霸。

二零一六年冬,法輪功學員利用業餘時間,到楊家鄉講法輪功真相,被郭興才發現,郭興才對法輪功學員毆打辱罵,阻劫法輪功學員,揚言要惡意舉報。

此後不長時間,郭興才伙同別人,到外縣偷竊,被人發現,郭與被盜竊的主人廝打過程中,把人家刺成重傷,郭逃回家後不久,被公安局抓捕,又因經濟問題,郭興才被判刑十八年。

撕毀大法標語 遭惡報壯年而亡

鄧碧龍(音),男,三十八歲,家住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興城鎮照燕州村悅家老年公寓對面。

二零一九年七月初,鄧碧龍在自己家中洗澡,死在浴室裏。被發現時,浴室水龍頭水開著,他倒在地上,泡在水中,水溫很高,身上被熱水燙紅,浴室門是被家人撬開的(裏邊插著)。不知道甚麼時間死的,周邊的村民都感到很意外,看他平時也沒啥毛病,且正直壯年,怎麼突然人就沒了呢?

知情人說,鄧碧龍的父親是唐山市遷西縣新集鎮的人,在縣城當幹部,育有兩個兒子,鄧碧龍是老大。鄧碧龍小名叫大華,大華小的時候得過大腦炎,留下了後遺症,所以,他人表面不靈透,大腦反應慢,但精神正常,娶了一個媳婦(在縣裏大醫院做臨時工)。他父親托人給大華在縣城街道辦山莊裏居委會找了一份工作,主要是打雜、搞衛生,讓他負責在片區內撕標語、小廣告等,所以人們經常看到他騎著後面帶鬥的三輪車,撕標語、小廣告。見到法輪功學員發(樓道裏、車筐裏)的小冊子,他都給收走,法輪功的標語他都清除,他幹的很認真。有人說,他幹了有五、六年了,現在已經轉成正式的了。

對於他的死,街坊鄰居眾說紛紜。但是,明眼的人都知道,他是被邪黨打壓法輪功謊言矇蔽,無知的被利用,撕毀大法真相標語,不明不白的失去了生命,甚是可憐。

內蒙古莫力達瓦旗於力明遭惡報車禍死亡

於力明,內蒙古莫力達瓦旗(莫旗)尼爾基第一中學語文教師,二零零五年,煉法輪功的同事給他一張《九評》光盤,事後,於力明將同事舉報。「610」警察苗玉久(已遭惡報死亡)蹲坑、跟蹤,將該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

大約在二零一零年,於力明遭了惡報,因車禍死亡,死相淒慘。

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昭陵鄉建陵鎮東山村李宏偉和母親遭惡報

二零零零年,江澤民小人妒嫉,瘋狂迫害法輪功, 李宏偉,原建陵鄉政府公務員,受上級領導的指示,積極參與迫害東山村法輪功學員。

有一天,幾位法輪功學員開自家的農用車,去禮泉縣城買日用品,在路上,碰見李宏偉的母親,他母親也幫兒子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就把看見法輪功學員的事告訴了她兒子李宏偉,李宏偉馬上打電話報告縣上,說這些法輪功學員到縣上「去搞甚麼去了」。

結果,這些法輪功學員剛到家,李宏偉的母親就緊跟著來了,隨後縣上就來抓人了,就這樣,這幾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建陵鎮政府一天一夜,有兩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棗子河勞教,其中一位被迫害致殘,最後被家人抬回家。

就在前年,年僅四十歲身強力壯的李宏偉突然得了癌症,去世了,兩個月後,她母親也去世了。

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世人明辨是非,認清善惡,千萬不要參與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輪功學員!

遼寧省黑山縣太和鎮包屯村謝文住謾罵大法 遭惡報

謝文住,五十幾歲就變成了廢人,不能勞動,靠親戚接濟維持生活。其根源是他一直反對法輪大法,鄙視法輪功學員。

十年前,謝文住的第一個妻子拋棄了他。八年前,他遭車禍,撿了一條命,以後患嚴重腰脫,幹不了體力活。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可憐他,給他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念九字吉言,他不但不聽,卻破口大罵法輪功。

一年後,他第二個妻子也拋棄了他。又一年後,他又一次遇車禍,這次是死裏逃生。如今他體弱多病,完全失去了勞動能力。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