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共議員成「害群之馬」 港賽馬會破天荒取消賽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19日訊】香港親中共議員何君堯因涉嫌與元朗黑幫有勾結而遭到不少港人的唾棄。因其名下的馬匹擬參加週三晚間的賽事,網絡上便有人號召網民屆時包圍馬場「慶賀」何某。香港馬會經過連日斡旋和商議後,宣布取消當晚的所有賽事,理由是預估比賽時可能發生混亂情況,威脅到人馬安全。此事件引發網民熱議,有網友笑稱何君堯已成了「害群之馬」。

「馬照跑、舞照跳」是已故中共前黨魁鄧小平當年許諾香港制度「五十年不變」的一個十分形象化的說法。但現在距香港主權移交中共僅22年,香港人就因為無法繼續容忍香港的民主自由遭中共嚴重侵蝕而爆發了大規模抗爭運動,以至於影響到了原本與政治無關的跑馬賽事

香港馬會原定於本週三(9月18日)晚間在港島跑馬地馬場舉行賽事。當晚第一場舉行的草地1000米比賽中,有親中共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名下馬匹「天祿」參賽。這個消息幾天前傳出後,網絡社交平台上就有網民發帖號召眾網友屆時包圍馬場,去向一直大肆鼓動港府強力鎮壓民眾反送中抗爭活動的何某表示「慶賀」。

於是,在週三賽前幾小時,馬會發布公告稱,考慮到當晚跑馬地附近地區可能會發生「不可預計的混亂情況」,出於對馬迷、騎師和員工的安全及馬匹的安全考量,決定取消原定於當晚舉行的所有賽事。

馬會發言人表示:「我們關注到跑馬地附近地區今晚或會發生不可預計的混亂情況,跑馬地馬場今晚可能遭受干擾甚至可能出現暴力場面,以及馬迷、騎師、馬會員工及馬匹今晚進出馬場時,跑馬地及銅鑼灣地區的交通安排所存在的不確定因素。」

該發言人強調:「要作出這個艱難決定,我們感到無奈;但公眾安全是馬會的首要考慮因素。我們希望賽馬業界和公眾人士均理解我們作出這個決定的原因。」

馬會並表示,將儘快公布有關投注退款及馬場設施訂座安排的進一步資料。

據了解,親中共議員何君堯被指與香港黑社會關係密切。元朗白衣幫派份子今年7月21日晚間在地鐵站附近持械無差別襲擊抗議者和普通市民的事件發生後,網絡上曝光的視頻顯示,何君堯當晚在襲擊現場附近曾熱情的與剛剛在車站毆打過市民的白衣幫派份子握手,稱讚他們是「英雄」。何某此舉激起了反修例民眾的極大憤慨。其後何某的辦公室和他父母的墳墓都一度被人破壞。

因此,當何君堯名下的馬匹「天祿」週三將出賽的消息傳出後,這場賽事就成為了部份網民準備發洩憤怒的一個渠道。

元朗白衣幫派份子7.21襲擊市民事件發生當晚,有網民拍攝到親共議員何君堯在襲擊現場附近與幫派份子握手。(視頻截圖)

有香港媒體稱,同一級別的賽事一般會較晚舉行。但這次馬會考慮到何君堯招惹的民憤可能帶來的風險,破例將其馬匹出賽的賽事安排在第一場,以方便萬一臨時出現意外衝突事件時可取消整場賽馬。而馬會幾經斡旋和商議後,評估賽事上發生混亂的風險過高,最終決定取消當晚所有賽事,以確保人馬安全。

香港一位馬評人表示,這是香港首次由於擔心發生暴力衝突而取消全日賽事。難以評論馬會決定的對錯,只能表示體諒,因為如果按計劃舉行賽事,一旦 「出事」,導致馬匹受到驚嚇、身體損傷,馬會將難以承擔相應的責任。

馬會宣布取消當晚所有賽事後,有外媒發電郵詢問香港馬會,為何不單獨取消何君堯名下馬匹出賽的賽事?取消整晚賽事是否過於敏感?但馬會對此未給予回復。

香港「獨立媒體」隨後刊發了一篇題為《何君堯之禍遠大於天災》的署名評論文章。該文表示,由於只要何君堯是合法的馬會會員,香港馬會就不具備任何理由迫使他旗下健康正常的賽駒退出賽事,也因此今後只要有何君堯名下的賽駒報名出賽,馬會就要承擔比賽時可能有示威者對何某及其賽馬「群起而攻之」的風險。文章稱,「換言之,何君堯之禍遠大於偶一為之的八號風球,所以馬會必須儘快想辦法拆除這個政治炸彈」。

該文指出,依照馬會的慣例,過往因賽事取消而無法出賽的馬匹,在往後的賽事中有優先出賽權。因此何君堯名下的馬匹「天祿」很有可能短期內再次出現在賽場,而馬會要想預防上述風險發生,只有通過加強場內保安以及與何君堯周旋這兩條路徑可走。

現在的問題是,對於通過加強場內保安來杜絕混亂情況發生,馬會明顯沒有信心,否則這次就不會取消整晚的賽事,因此馬會似乎只剩下與何君堯周旋,勸其暫不參賽或把賽駒轉售他人這一條出路可走。

文章最後強調,自己研究賽馬多年,深知馬匹情緒受到驚嚇可衍生多大的禍害。但是這次勇武派在抗爭運動中貢獻和犧牲頗大,因此自己也「無法有效的勸勉示威者不要衝擊香港馬場」。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