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深陷四大危機  美中談判北京多變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1日訊】【新聞看點】深陷四大危機  美中談判北京多變(2019/09/20)(總第421期)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中副部級磋商進入了第二天,華府憲報《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今天(9月20日)發表了貿易代表辦公室的三份文件,對437項中國商品豁免關稅。

昨天,知情人向路透社透露,雙方磋商的焦點多數是農業問題。美國農業部長珀杜( Sonny Perdue)告訴記者,中方代表團將在下週訪問美國農業區。

按雙方計畫,第13輪貿易談判下月將在華盛頓敲鑼。談判前夕,雙方似乎都表現出了營造良好談判氣氛的願望。特別是中方,不僅大批量採購美國主要農產品,還要到美國農業區訪問。這是否意味著川普政府的貿易政策有變?中方接連示好的原因是什麼?

美暫免部分商品關稅

美國政府文件顯示,根據美國公司和一些實體提出的豁免請求,選擇了這437項。這些商品都是去年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的部分,包括沖泡咖啡使用的紙過濾器、鋼絲烤肉架、聖誕樹燈飾、寵物飲水機和汽車散熱器等等。

目前還不清楚這些商品關稅在總體關稅額中所佔的比例。從商品種類來看,對這些商品豁免關稅,川普政府可能更多的是考慮貿易戰對國內消費者的影響。

美國政策有變?

經濟學人智庫全球貿易主管馬羅(Nick Marro)認為,這不是川普政府對中方的讓步,更不是「美國貿易政策的直接轉變」。川普可能是在考慮美國民眾的利益,而且這有助於下個月的談判。

副總統彭斯昨天對福克斯表示,川普不會改變立場,直到中方決定接受改革,重新塑造兩國的經貿關係。彭斯依然保持著對中共的強硬,他認為談判的氣氛是「正在改善」,但川普已經對中方官員「非常非常明確」的表示,「(解決)結構問題才是核心」。

彭斯指出,無論是「在『自由』還是行為」,中共在許多方面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對這些問題,川普「看得非常清楚」,也「採取了強硬的立場」。要重新建立美中貿易關係,讓中國開放市場,遵守國際商業規則。

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也重申,美中需要糾正巨大失衡。不僅是當前的貿易逆差,還包括結構性失衡、市場准入障礙、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等。

被川普稱為「中國通」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更是指出,如果中方不儘快與美國敲定協議,可能會面臨著50-100%的關稅。

這位哈德遜研究所中國策略中心主任在南華早報的專訪中表示,華盛頓對中國開徵的關稅「仍然相當低(low level tariffs)」。川普對中國施加的貿易壓力仍然「非常節制(remarkably restrained)」,他手裏有很多升級貿易戰選項,提高關稅只是其一。

白邦瑞指出,川普並不想打冷戰,也沒有壓制(containment)中國的意圖。但是如果中方不想跟美國儘快敲協議,兩國經濟可能就會脫鉤。他特別指出,川習已經通過了近30次電話,每次都有一小時左右。

中方接連示好

通過美國官員和白宮重要顧問的話,可以看出川普沒有轉變立場。那麼美國做出善意舉動的原因在哪呢?

我們前面提到了,珀杜說中國官員要訪問美國農業區這件事。他告訴記者,中方官員下週將與美國官員一起,訪問農業區,這是中方「想要建立友好關係」。

據CNBC稍早報導,中共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屈冬玉可能訪問兩個地方,蒙大拿州博茲曼和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博茲曼的主要農產品有牛肉、奶製品、綿羊、小麥等等,奧馬哈是著名的牲畜市場和肉類加工城市。

蒙大拿州農場局聯合會執行副總裁楊伯格(John Youngberg)在回覆彭博社的電郵中證實,中方代表團將在下週一(23日)抵達蒙大拿,25日下午離開。

僅是訪問蒙大拿就用2天的時間,行程並不短。在談判期間訪問美國農業區,這種安排並非傳統。這種特殊安排,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似乎是增購農產品的姿態。不知道中方官員與美國農業生產商見面之後,會不會有這樣的舉動,這是一個很值得關注的事情。但是珀杜表示,他不清楚北京方面是不是有這種計畫。

其實,即使沒有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的計畫,就目前而言,中方的舉動已經是放軟身段、向美國示好了。

最近中方接連出手,購買了足以裝滿15艘貨輪的60萬噸美國大豆和一萬多噸豬肉,還豁免了16種美國商品關稅。

中國人講「商場如戰場」,兩方談判如同兩軍對壘。在戰場上示好,難免給人「服軟」的印象。

中國經濟「入冬」

服軟,因為實力不夠,沒信心與對方較量。

大家知道,中共總理李克強已經承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大,GDP保6「十分不易」。習近平也強調,「一定要把製造業搞上去」,穩定實體經濟。

中共最高官員接連喊話經濟,凸顯出經濟形勢的不容樂觀。中共官方8月份的數字顯示,「三駕馬車」都進入了煞車狀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超預期下行,只有49.5%,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出現3年來的低位。

失去了動能的中國經濟,正在貿易戰的衝擊下顯露疲態,似乎已提前「入冬」。

多位經濟學家紛紛警告,今年的中國經濟增速,可能會跌破當局的預期。分析師預計,第三季度增速,將在第二季度6.2%的基礎上繼續放緩。

牛津經濟研究院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高路易(Louis Kuijs)認為,今明兩年中國經濟增速將分別是6.1%和5.7%。經合組織OECD也作出了相同預估。

但瑞銀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認為,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會進一步減慢。她估計今年是6%,明年是5.5%。

經濟糟糕,的確是令人頭疼的事情,但還有比經濟問題更讓北京頭疼的。

中共「生死決鬥」

白邦瑞在接受南華早報的採訪中,談到了5月份美中談判破局那件事。他表示當時雙方距離達成協議「非常接近」,許多人也都這麼認為。但是後來「發生了一些神秘的事情」,中共背棄了承諾,通過傳真發來一份經過大幅刪改修訂後的協議。這導致了雙方十幾輪貿易磋商和一年多的談判崩潰了,然後川普把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大幅提升了關稅,從10%提高到25%。

白邦瑞指出,「神秘的是(在北京的中共)強硬派」。這些強硬派不知道這份草擬的協議長達150頁,但是4月份,他們「以某種方式」得知了情況,並有一些新的參與者介入。接下來,就發生了外界都知道的中共反悔這件事。

白邦瑞透露的這些內容,我們無法得知他的消息來源。但是大家知道,白邦瑞與中方有著廣泛的聯繫,其中包括部分中共高層官員和一些中共的智囊、學者。

白邦瑞所說的「強硬派」,這些人是誰呢?昨天我們的節目中提到,有一段疑似中共高官的錄音。在這段無法證實真偽的錄音中,這名官員表示,中共內部在「生死決鬥」,已經顧不上老百姓的死活。提醒人們苦日子來了,如果能逃出去,千萬別猶豫。

如果中共在內鬥,其中一方應該是習陣營。另一方我們無法確定具體是誰,但很可能就是那些中共權貴利益集團,也就是「強硬派」。

大家知道,如果與美方達成協議,中國市場就將要開放。中國如果開放市場,國企就要受到衝擊,甚至走向解體。而國企是權貴利益集團的「搖錢樹」,也是中共政權賴以支撐的重要經濟來源。

「搖錢樹」要被砍,中共政權受到威脅,權貴利益集團能幹嗎?所以「維護中共統治」,很可能成了「主戰派」冠冕堂皇的理由。誰要向美國妥協,就可能被扣上一頂「賣國賊」的大帽子。

這頂帽子,沒有人願意頂,也頂不起。所以很可能在「帽子」的壓力下,北京不得不推翻了自己的承諾。

北京悔棋,直接導致美國大幅提高關稅,使中國經濟的惡化速度在加快,也加劇了北京的疼痛感。這種切膚之痛,可能成了北京重新考慮與美國談判的一個因素。即使「主戰派」阻攔,也得談。

中共的「生死決鬥」,在台灣方面也得到了證實。最近北京當局升高了對台灣的打壓力度,推出了「臺灣介選計畫」。主要是不計代價的挖角台灣邦交國,停止赴台旅遊,並升高軍事威嚇。

台灣國安人士透露,北京的這些動作,都是因為中共黨內問責北京的聲音在升高。也就是說,北京在轉移注意力,轉嫁危機,用台灣這張牌來掩蓋內鬥。

更大的頭疼因素——香港人權法案

中共內鬥,在如何處理香港問題上也有著明顯表現。這可能是讓北京更頭疼的因素。

反送中一百多天,中共已經沒有有效措施應對香港危機了。只能不斷向港府施壓,讓港警打人、抓人,試圖嚇退香港民眾。

儘管香港警方否認使用過度武力,也不承認濫抓濫捕。但國際特赦組織的最新報告表示,他們在本月訪問了38位香港示威民眾,幾乎每個人都表示,在被警方抓捕的過程中,遭到了警棍毆打或拳打。

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表示,報告主要是與當事人面對面訪問。其中有律師、醫護人員,也有社工,這些人都證實警方不僅使用過度武力,甚至還使用了酷刑、私刑。

其實中共在香港的動作,與它在中國大陸的黑社會統治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國際特赦的報告,讓人們管窺到了中國大陸的現狀。

眼看十一逼近,北京已經在籌備排演閱兵了,大陸的文宣、國安系統,都已經進入了十一模式。可是另一邊,香港已經持續了一百多天的民主運動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看不到任何平息的跡象。

如果不能平息香港民眾的怒火,屆時將會出現令北京非常難勘的局面。這邊在搞閱兵,那邊民眾在大規模抗議。美聯社報導,十一期間,香港可能會有大規模的遊行集會抗議。

更嚴重的是,美國非常關注香港的局勢。國會已經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舉行了聽證會,邀請了香港知名的民主人士黃之鋒、何韻詩等人作證。

眾議長佩洛西也會見了這些民主人士,並攜同他們召開了記者會。美國之音認為,國會很有可能會通過這項法案。

眾所周知,國會通過法案,距離成為正式法律,只差一個環節——總統簽署。也就是說,國會通過之後,法案就會落到美國總統川普手裏。如果他簽署,就會成為正式法律。

我們知道川普曾說過,北京如果想達成貿易協議,必須人道處理香港問題。但對於是否在國會通過法案後簽署,他還沒有表態。

恰恰就是這個不表態,讓北京慌手腳了,也成了川普手裏一張王牌。

大家知道,香港對中國而言,具有無可取代的重要性,就是因為它有著獨立關稅區的特殊地位。中國利用香港,在大量的引進外資和轉出口中國商品。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所有進入中國的外資當中,有7成、629億美元是外資直接投資香港。可以說香港是中國最大的海外籌資中心。中共也借助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把中國商品轉出口到全世界,等等。

就是說,美國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使中國得到了很多好處。

一旦這項法案被川普簽署成為正式法律,這一切就都沒了。中國連結世界的橋樑坍塌了,與世界聯繫的經濟紐帶被割斷了。

在貿易戰的衝擊下,李克強早就喊出防止經濟「斷崖式下跌」。如果香港再失去獨有的活力,中國經濟將是如何景象,北京不會不思量。

危機環環相扣,北京身段放軟

無論是中國經濟「入冬」還是中共內鬥,也無論是美國的壓力還是來自香港的壓力,中共的重重危機環環相扣,每一環都把北京逼得走投無路。

多重壓力之下,北京身段放軟了,向美國示好的動作不斷。而川普則順勢釋放善意,又可以減輕美國百姓的經濟負擔,可謂一舉兩得。不過,中共最終還是要做出結構性改革,否則,貿易戰還會繼續打。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