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騙財 敗壞佛教聲譽被實名舉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2日訊】編者按:我們这个栏目只是给网友提供一个發聲的平台,無法核實事件的具體情況。

新唐人近日收到網友舉報信,現刊登如下:

中央紀委、國家監察委:

被舉報人:陝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 姜鋒
陝西省咸陽市常委、統戰部部長姜鋒 李曉靜

我們實名聯名反映陝西省咸陽市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歷來敗壞佛教聲譽,公然打著佛教和政府項目的名義欺騙信眾、設局誘騙坑害投資人錢財、恐嚇謾罵毆打受害人員、威脅毆打僧人奪人寺廟等等惡劣行為,造成極大的社會影響。陝西省相關職能部門領導充當保護傘!

釋果宣:俗家名彭繼紅,女,陝西省西安市人,中國佛教協會理事、陝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陝西省第八屆政協委員、陝西省乾縣政協常委、原咸陽市佛教協會會長(2018年12月已被罷免)、咸陽乾縣彌陀寺住持等職務。

一、出家前行騙,出家後隱瞞虛構個人經歷:

1、七十年代在下鄉期間與有婦之夫生育一女孩。
2、嫁到陝西西安長安區樓子村後,育三個女孩。據知情人透露:因在外行騙,大約1982年前後被西安未央區法院判刑兩年左右,之後躲入佛門(具體待核實)。
3、剃度出家後更是虛構個人簡歷:據釋果宣的個人博客和網絡公開信息,釋果宣1980年在耀縣大香山寺依宏賢法師剃度出家,1985年到1987年在福建閩南佛學院上學,1987年至今常住彌陀寺,任彌陀寺主持。據彌陀寺所在地陝西乾縣三坳村村志記錄:釋果宣在1984年到彌陀寺。釋果宣個人博客和網絡公開資料顯示,釋果宣是1987年到彌陀寺開始建設的彌陀寺。
4、據當地多人證實,釋果宣的第四個女兒彭悅今年二十多歲不到三十歲,1980年剃度出家任多家寺廟主持的釋果宣怎麼能育有孩子?誰的孩子?

二、興辦慈善學校,讓當地孩子冒充孤兒騙取社會聲望和各種捐助:

據在當地深入了解,當地群眾和當時在校的學生集體反映,釋果宣的慈善學校實際收養的孤兒只有二十個左右,基本都是當地的孩子。據當地群眾反映,為應付檢查,釋果宣還從其他地方借調孤兒,欺騙社會。

三、利用中佛協理事,陝西佛協副會長和咸陽佛協會長的名譽威脅毆打僧人奪人寺廟:
據上仁師傅實名反映,2014年前後,釋果宣讓社會人員半夜騷擾時任陝西乾縣青龍寺主持和僧人,釋果宣弟子釋演能和釋寬峰等帶人毆打僧人,趕走上仁師傅等僧人,搶奪青龍寺。上仁師傅在當地報案無果,為免於被果宣等人迫害,只好離開陝西!此類奪人寺廟之事很多,管理職能部門可以再去調查。

四、釋果宣極其弟子借用政府和佛教名義長期到處招搖騙撞,坑蒙信眾錢財:

釋果宣打著各種騙來的社會聲望和所謂的「高德大僧」名義,忽悠信眾和社會愛心人士供養捐款捐物,直接以各種名頭直接索要錢財,不擇手段。
讓弟子出面,自己親自接待,直接騙取企業和個人進行投資和捐款,釋果宣本人不出具任何手續,精心設計、用政府項目名義和利用大家對佛家的信任心理,鑽法律空子,形成騙錢套路,讓受害人無法申訴,用心險惡。

五、釋果宣從出家以來,形成以其弟子和社會人員組成的黑社會團體,狂妄威脅驅趕毆打要債人員:

1.1999年前後在山西金峰寺,河北菩提島等地寺院,釋果宣騙取企業和社會自然人投資,完工後拒絕付款,還讓其弟子和社會人員直接動手毆打要工錢的人員。在金峰寺還騙取當地政府信任,利用政府名義騙取眾多人員的錢財,坑苦了當地政府。據了解,金峰寺所在地高平市原政法委書記田新光夫婦因為受果宣牽累負債纍纍,加之身體多病,憂鬱病死!田新光兒子田滿囤也因此事連累,氣氛異常!

2.多年以來,釋果宣在陝西乾縣彌陀寺,利用政府項目名義哄騙上十家企業和人員,讓大家都血本無歸,還強硬威脅毆打討債人員,採取無賴和惡人先告狀的方式,隱瞞和欺騙地方政府管理人員,讓受害人員無處和無法申訴!

六、陝西乾縣彌陀寺敗壞佛教聲譽,違規建設藏祕建築:

1、乾縣彌陀寺本為女眾寺廟,但彌陀寺釋果宣豢養多名男眾做打手,甚至當地知情的村民反映彌陀寺有男女混住現象,一對一對的似夫妻住在一起,因此當地村民幾乎沒人去寺廟燒香拜佛,說彌陀寺烏煙瘴氣,一派亂象,收留的人員來歷不明。據村民和在寺廟打工的人員反映,彌陀寺收留有逃匿的犯法涉案人員。

2、據在乾縣彌陀寺做工的民工反映,在彌陀寺僧人的齋堂竟然發現過大量的牛羊豬肉,該民工感到不可思議,該民工從此不再相信彌陀寺,也勸其他人不要再去彌陀寺燒香拜佛。果宣弟子佛慧幾乎公開吃肉抽菸喝酒等。

3、乾縣彌陀寺公開建設藏傳佛教的祕法殿、孔雀明王殿、帶有地下福位的藏傳密塔等建築,釋果宣在漢地寺廟收藏密弟子,公開傳播藏密,其弟子並以此為吃肉喝酒抽菸的藉口。
4.釋果宣一向霸道驕橫,唯我獨尊,自稱陝西唯一的「佛爺」,大肆索要騙取信眾錢財,欺騙信眾,危害社會,走向了邪惡邪教的道路!

5、祝趙勇(佛慧、成功法師):身分證號:61010219660414091X,2016年7月陝西乾縣彌陀寺剃度出家,釋果宣的弟子,戶籍地:西安市新城區東四路226號副10號。乾縣彌陀寺釋果宣主持的騙局代言人。

受害人實名聯名反映陝西省咸陽市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長期以來敗壞佛教聲譽,公然打著佛教和政府項目的名目欺騙信眾、設局誘騙坑害投資人錢財、恐嚇謾罵毆打受害人員等等惡劣行為,造成極大的社會影響!

黎永沖夫婦被騙經過:

2017年12月底,黎永沖夫婦經朋友介紹認識高飛(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乾兒子),高飛以陝西乾縣彌陀寺的名義與黎永沖夫婦簽訂了施工協議。在此期間,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給黎永沖夫婦看了政府的立項規劃,並說這是2018年乾縣的重點工程。黎永沖夫婦於2018年3月9號開始進場施工。

2018年初黎永沖夫婦讓設計院對彌陀寺景區進行整體規劃與設計並進行基礎施工,此後幾次催要工程進度款無果。2018年5月23日,黎永沖夫婦在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佛慧法師和高飛誘騙下又與彌陀寺又簽訂了《項目合作合同》,被掛靠的公司由佛慧提供(陝西靝途實業發展有限公司)。

項目規劃總投資約3.7億元,用於彌陀寺禪養孝文化園整體規劃建設,首期投資1.5億元建設32萬福位。合同簽定以後黎永沖開始組建了銷售和策劃團隊,並在西安君臨大酒店租了兩層辦公室開始工作。後黎永沖夫婦發現事情不可控,就和果宣法師協商註冊了「西安彌陀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把原合作合同作廢,簽訂了另外一個合作合同,合作合同壓在彌陀寺遲遲不給當事人。

在2018年7月22號,彌陀寺釋果宣又以高溫為由,把工地停工,但黎永沖夫婦堅持施工到8月20號。因為彌陀寺貼了禁止銷售福位的通告,而全面停工。(後了解到政府已定為了違建)私下裡釋果宣哄騙黎永沖夫婦說這是應付檢查,9月底就開工。一直欺騙黎永沖夫婦投資資金,至此黎永沖夫婦債台高築。施工期間佛慧和高飛向黎永沖夫婦索要現金15萬元。2018年10月8日,釋果宣要求黎永沖夫婦給寺廟植樹、綠化環境,又被騙進去17萬元。2018年11月份釋果宣騙取黎永沖的信任,黎永沖朋友借給果宣現金125萬元。

黎永沖夫婦在墊資一千多萬元做了福位的基礎建設後,果宣堅持把資金打到彌陀寺寺管會(寺管會主任:果宣法師),由彌陀寺掌管資金使用,這樣做違背合同、資金不安全的要求,投資股東堅決不同意,雙方發生爭議,釋果宣單方讓工程停工。合同被迫無法執行。
在工地施工和停工之後,釋果宣以誘騙的形式給黎永沖夫婦不斷索要供養,累計達20多萬元。為了能夠順利結帳,黎永沖夫婦只能默默承受。

2019年元月,黎永沖夫婦要求果宣結算植樹款和工程款,果宣開始推諉,最後把黎永沖夫婦公司工作人員趕出寺廟,封鎖公司在寺廟的所有辦公室。施工工人向黎永沖夫婦逼要工資,黎永沖夫婦被迫帶工人在冬天雪地裡向果宣索要工程款,但是果宣避而不見,還挑撥離間、謾罵污衊,威脅黎永沖夫婦如果和彌陀寺硬碰硬,要想好自己的下場和後果!

黎永沖向陝西乾縣和咸陽市等各主管部門反映,無果! 2019年春節,追債人員打上門要錢,黎永沖身無分文,被迫借錢離開陝西禮泉縣,躲債到四川成都老家過年!

2019年2月1日,政府下了批文,並說該項目屬於違建。黎永沖在釋果宣精心安排的騙局下,有家不能回。黎永沖認為這是在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和一幫人員精心策划下騙取投資人的信任,詐騙錢財的行為。

陝西乾縣和有關部門領導聲稱「乾縣彌陀寺建設項目」政府沒有頒發任何政府文件,並說【乾發改{2017}11號】文件系假批文。但在彌陀寺後牆掛的乾縣宗教局的彌陀寺規劃圖,還有各級領導到彌陀寺視察和講話,還有至今在政府網站上關於該項目的宣傳!這種赤裸裸的勾結和睜眼說瞎話的行為,把我們受害人置予何處?釋果宣甚至叫喧冤有頭,債有主,叫我們不要找她。我們受害人就不知道誰是債主??債主是政府還是彌陀寺?

自從2018年四五月份開始,受害者們多次分別逐級向各級管理部門實名舉報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欺騙的事實,也向陝西佛協反映,但是均被無視而沒有任何結果。受害者多次向陝西省委統戰部實名舉報,在陝西省委統戰部的干涉下,咸陽和乾縣宗教部門卻和果宣一致認為是經濟糾紛。

2019年三四月份受害者們向陝西省公安廳舉報,舉報材料被轉給乾縣公安局後,乾縣公安局把舉報的所有受害人員當犯人一樣審問,只錄取對彌陀寺有利的筆錄,故意把詐騙案件引導到經濟糾紛上去。據有人透露,乾縣公安局在通知受害者們做筆錄調查案件的前一天晚上和彌陀寺人員已經密商好了對付受害者們的方案!乾縣公安局把舉報人員當做犯人一樣審問,毫不尊重舉報人員。明顯的具有包庇釋果宣的嫌疑。

最終陝西咸陽和乾縣政府管理部門都紛紛指責受害者們,均被以合同糾紛和沒有提前向他們諮詢的名義推諉和拖延著。(乾縣公安局一個隊長甚至告訴我們果宣就是一個壞人,只是騙得了你們外地人。乾縣宗教局副局長甚至說果宣就是一個貫犯)

受害者們連續向陝西佛教協會實名舉報釋果宣的惡劣行為,陝西佛協推卸責任,否認釋果宣是的陝西佛協的人,陝西佛協王副會長狡辯說釋果宣沒有拿佛協的工資所以不是佛協的人!陝西佛協祕書長寬嚴師父積極配合乾縣宗教局聯合歪曲事實,把彌陀寺詐騙演變成個人私人借貸!

多次向陝西省宗教局實名舉報,沒有實質結果。2019年4月份再次聯名舉報至今亦無結果!

咸陽宗教局李科長和乾縣宗教局局長無視受害者的舉報事實和提供的證據,只一味的替彌陀寺辯解,指責受害者,甚至拿著彌陀寺的偽造證據隨便定性受害者是滋生鬧事!政府官員和彌陀寺串通一氣,公開替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辯解,咸陽宗教局和乾縣宗教局在咸陽市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李曉靜和乾縣縣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師虎的直接領導和授權下,對宗教系統一手遮天、恣意妄為,給上級隱瞞虛報實情,壓制乾縣公安機關對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的調查,忽悠欺壓舉報人員,對舉報人的生死麻木不仁!師虎、李曉靜是陝西乾縣彌陀寺的保護傘代言人!陝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姜鋒在多次收到舉報後任袒護如此虛偽的所謂法師?!

陝西省咸陽市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在面對受害者時說,不管你到哪兒去告,陝西,中央,你隨便去,我無所謂,哪怕你現在到聯合國去告我!!

陝西省咸陽市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狂妄得覺得沒有哪級政府能管得了她,並且說陝西、中央都有她的弟子、都有她的後台,聯合國也管不了她?!

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採取惡狗先咬人的方式,和一些保護傘勾結,對受害人先發制人,顯得好像自己有理,自己委屈,其實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假善人假慈悲,假借弟子行騙,對抗組織審查!釋果宣口氣狂妄!

至此,受害者們在陝西省竟然沒有說理的地方,沒人實際在管!受害者們無奈之下,只能向中央機構、社會各界實名反映我們的問題,揭露果宣的無恥無賴黑社會邪惡行為,讓受害者們起碼能活下去!受害者們堅信有關管理部門會調查和處理受害者們被惡意圈套欺騙的事情,也相信社會正義一定會得到伸張!也相信為維護社會正氣,以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為首的掩藏在佛教系統內的邪惡勢力會得到徹底剷除!

希望上級領導嚴懲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的騙子行徑,還受害者血汗錢!嚴懲有關保護傘,還公眾一個交代!!

以下受害人為不完全統計:

1、受害人上仁師傅陳述:

釋果宣利用中佛協理事,陝西佛協副會長和咸陽佛協會長的名譽威脅毆打僧人奪人寺廟:
據上仁師傅實名反映,2014年前後,果宣讓社會人員半夜騷擾時任陝西乾縣青龍寺主持和僧人,果宣弟子釋演能和釋寬峰等帶人毆打僧人,趕走上仁師傅等僧人,搶奪青龍寺。上仁師傅在當地報案無果,為免於被果宣等人迫害,只好離開陝西!

2、受害人任金平陳述:

1999年任金平在乾縣彌陀寺跟隨果宣,果宣讓任金平去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大雄寶殿做了十八羅漢和三個大佛,果宣只付給任金平不到一萬工錢。後任金平去彌陀寺找果宣要錢,被彌陀寺的四個打手手持鋼管攆出寺廟,任金平媳婦嚇哭,任金平說自己惹不起果宣就不敢再要錢了。

3、受害人胡新民陳述:

1999年胡新民(現寶雞政協委員)經人介紹認識果宣,帶十二個工人給果宣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做了塑像等活。果宣哄騙著讓胡新民墊了工資和材料費十幾萬元,但是果宣只給了一萬兩千元後,就不再給錢,讓寺廟的打手把胡新民等人打出寺廟,胡新民氣憤的說:果宣不但是佛教騙子,還是個政治騙子。

4、受害人陳述:

1999年前後在山西金峰寺,河北菩提島等地寺院,騙取企業和社會自然人投資,完工後拒絕付款,還讓其弟子和社會人員直接動手毆打要工錢的人員。在金峰寺還騙取當地政府信任,利用政府名義騙取眾多人員的錢財,坑苦了當地政府。據了解,金峰寺所在地高平市原政法委書記田新光夫婦因為受果宣牽累負債纍纍,加之身體多病,憂鬱病死!田新光兒子田滿囤也因此事連累,氣氛異常!

5、受害人陳述:

據受害人了解,1999年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果宣詐騙人數很多,涉及被騙資金一千多萬。被果宣使用極其無賴手段欺詐的企業和人員多不勝數,相關管理部門多年收到無數舉報。乾縣彌陀寺所轄陽洪鎮派出所給彌陀寺出警和收到的報案不下十次,有人因為要被騙的錢被果宣安排的打手打傷住院兩個多月,有人因為被果宣騙取一千多萬哭昏在咸陽宗教局等。

6、受害劉小平陳述:

2017年6月,陝西興平市油漆廠職工劉小平在朋友介紹下給彌陀寺供油漆,果宣承諾把油漆送到寺廟就付款,但是當劉小平把三萬一千元油漆送到寺廟後,並說好油漆送到就付款,果宣以一貫無賴的方式一拖再拖,拒絕付款,反而威脅謾罵劉小平。聲稱不許再來寺廟要錢,最後彭繼紅乾脆耍賴否認欠油漆款,一直不給。造成劉小平總計損失4.5萬元。

7、受害人白航線陳述:

2017月3月份,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佛慧高飛。佛慧高飛給他大肆宣揚彌陀寺景區美好前途,吹噓景區多麼賺錢等!白航線也見了果宣,相信了彌陀寺和果宣,隨即簽了施工合同。2017年3月30日,乾縣彌陀寺以祝趙勇的名義和我簽訂《工程承包合同書》建設乾縣彌陀寺「蓮花手指印牆、藝術牆體」工程,祝趙勇即彌陀寺僧人佛慧法師的俗名。佛慧索要工程保證金15萬元、並向白航線借款30萬元!佛慧在合同裡承諾修建完彌陀寺景區的「二十四孝牆」後分12次付款,欺騙白航線說「二十四孝牆」結緣價值400萬元,承諾給白航線分200萬元,寺院拿100萬元,佛慧自己分100萬元。但是至今寺廟也沒有還本錢,白航線因此負債纍纍。期間果宣安慰白航線不要著急,答應親自給白航線錢。現在寺院和果宣佛慧不但拒絕還錢,還威逼白航線不許再來寺廟要錢!至今乾縣彌陀寺不給我還剩餘的200多萬工錢,現在居然還否認白航線在寺廟幹活的事!果宣還威脅白航線不許到寺廟要錢!

8、受害人崔濤陳述:

2017年初,崔濤在朋友張進京介紹下,在長安區豐裕口的觀音禪院做了彩繪、油漆、木工、鐵藝護欄、古門樓等總計32.6萬元的活,到2017年9月完工時果宣只給16萬元人工工資。果宣給崔濤說:「師爺不差錢,師爺出去一趟就有錢給你了,你這點錢還叫錢?」等。2017年11月份果宣又讓崔濤去陝西乾縣彌陀寺幹活,讓她的弟子佛慧和高飛安排做彌陀寺孔雀明王殿和九個福塔的彩繪壁畫。

崔濤按照果宣和其弟子佛慧的要求設計了多個方案,果宣認可了其中一個,總造價219664元。施工期間佛慧和高飛讓崔濤開車不斷拉著他們在外面跑,花費很大,但是佛慧和高飛不但不給錢,還要崔濤管他們兩吃住和零花錢。2018年2月份,果宣回到彌陀寺,讓崔濤加急施工,說:「你這點錢算什麼,彌陀寺活多著呢,夠你干很多年,師爺不會虧你錢,以後師爺直接給你工錢」等等。

但是在崔濤東借西借錢墊了十幾萬時,果宣不給錢!5月份工程完工後,工人急著回家收麥子,在多次催要下果宣只給了幾萬工錢,其他錢拖著不再給了,崔濤陷入極端困難中,孩子上學都是問題!現在果宣不但不給錢,還給崔濤打電話威脅不許再要錢,讓崔濤等著,有人會收拾崔濤! 揚言再敢要款就打死崔濤!

2017年到2018年分別給釋果宣師父當主持的終南山觀音禪院和乾縣彌陀寺乾的油漆繪畫等活,拖欠我三十多萬工程款,至今不但不給錢,還威脅我不准再去寺廟要錢,我一下處於極度困難之中,生活都成問題,現在彌陀寺還欠我35萬不給還款。

9、受害人侯忠選陳述:

2017年初,侯忠選經人介紹下認識了陝西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的弟子佛慧。佛慧讓侯忠選給乾縣彌陀寺裝修辦公室,幹完活之後釋果宣的乾兒子高飛讓侯忠選去釋果宣的觀音禪院有一批急活讓我干,從此侯忠選認識了釋果宣。經釋果宣同意,侯忠選帶領二十多人給觀音禪院做裝修活(塗料、油漆裝修),完工後,只付給了侯忠選2萬元。

之後,釋果宣四次當面給侯忠選說讓侯忠選帶人去彌陀寺做塗料、油漆裝修活並承諾幹完活後觀音禪院和彌陀寺乾的活全部結清,結果只給了侯忠選5萬元。2017年年底給了侯忠選2萬元。至今,釋果宣再未付一分錢。工程總計費用還欠50萬元左右。但至今寺院釋果宣不再給侯忠選付款,果宣反而打電話讓侯忠選滾出寺院!侯忠選認為果宣和其弟子根本就是打著佛教和政府工程的名義欺騙,沒有做人的基本素質,出爾反爾,言而無信,是佛教的敗類!

10、受害人鄭式坤陳述:

2017年2月份,鄭式坤在佛慧和高飛的帶領下到西安長安區豐峪口觀音禪院拜見了果宣師傅。果宣親口給鄭式坤介紹說「乾縣彌陀寺東溝樹葬工程是乾縣重點工程,並列入乾縣政府工作報告內。寺院工程資金絕對有保證,不會拖欠一分錢工程款,你們大膽去干,以後還有大量的工程給你們做,具體和我的徒弟祝趙勇(佛慧、成功法師)去談,我已經全權委託他全面負責寺院景區建設了」等。

2017年2月26日,鄭式坤正式和佛慧簽了施工合同並開工建設「樹葬工程」,佛慧向鄭式坤借款17萬元。在施工過程中佛慧以各種理由遲遲不付工程進度款,誘騙鄭式坤繼續墊資建設!在鄭式坤發現彌陀寺沒有任何建設手續被果宣、佛慧、高飛等師徒欺騙時,已經投資了130萬元!後鄭式坤和彌陀寺多次交涉,在2018年2月11日佛慧承諾從3月起在9月15日前按照工程本金分多次結清!但是,至今一分不給。

11、2016年11月16日,佛慧法師(祝趙勇)以「乾縣彌陀寺佛像牆項目城建處」負責人的身分,以建設乾縣彌陀寺佛像牆(萬佛牆)的名義騙取陝西興平市黃煒(610421197305220514)20萬元,佛慧法師(祝趙勇)至今以各種理由拒絕歸還被騙款,目前祝趙勇失聯。但在受害人準備聯名報案時,高飛卻突然主動聯繫黃煒說還錢,繼續哄騙。

12、2017年9月1日,乾縣彌陀寺主持釋果宣乾兒子高飛以「乾縣彌陀寺佛文化旅遊景區管理委員會」負責人的身分,以「彌陀寺孔雀明王殿建設項目」的名義騙取「興平市世欣商貿有限公司」劉欣50萬元。款打入高飛提供的所謂寺廟專用帳戶內(開戶名:羅芳儒,農業銀行:6028480228691986472)。至今高飛拒絕還款,失聯。事後查明「乾縣彌陀寺佛文化旅遊景區管理委員會」的章子是高飛私刻的公章,該管委會也是高飛虛構的,而當時彌陀寺孔雀明王殿實際早已建好,但是沒有正式掛牌子。在受害人準備聯名報案時,高飛卻突然主動聯繫劉欣說還錢,繼續哄騙。

13、2018年元月份,高飛以釋果宣乾兒子、祝趙勇以乾縣彌陀寺監院身分,以彌陀寺孔雀明王殿購買佛像的名義騙取陝西名石電子商務有限公司80萬元。在陝西名石公司發現被騙後,去寺廟追要被騙資金,釋果宣讓社會人員毆打名石公司人員。後在陝西名石公司不斷舉報和陝西省統戰部的干涉下,在陝西乾縣宗教局辦公室,釋果宣才被迫付了騙借陝西名石的錢,協商對陝西名石造成的損失和其他欠款計65萬元會後解決。但是至今遺留問題沒有處理,釋果宣和其弟子祝趙勇還謾罵污衊名石公司,威脅名石公司。

犯罪嫌疑人釋果宣對外宣傳自己能代表彌陀寺景區項目的開發主體,藉此與他人簽訂大量的投資協議和索取錢財,收取了巨額的款項。犯罪嫌疑人的上述行為不僅已經導致多數被害人巨大財產損失,還給社會造成了重大的負面影響。犯罪嫌疑人沒有履行合同的能力。該項目的立項文件存在問題,而且沒有用地批准文件,新建建築被列為違章建築,要求強拆。事實上犯罪嫌疑人完全沒有該項目業主的實際履行能力。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24條之規定:「犯罪嫌疑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手段,騙取他人贊助費等款項,數額巨大,自身又沒有履行能力,其行為已涉嫌構成合同詐騙罪」。《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66條規定:「犯罪嫌疑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涉嫌構成詐騙罪。

希望上級部門給予積極處理為盼!

致禮!

舉報人:
黎永沖,四川威遠縣碗廠鎮古埝村6組27號,身分證號:51102419750919819X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