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陝西佛協副會長釋果宣的醜惡面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2日訊】(編者按:我們这个栏目只是给网友提供一个發聲的平台,無法核實事件的具體情況,也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新唐人近日收到網友投稿,全文刊登如下:

我們懷著無比悲憤的心情,不得不如實反映舉報乾縣彌陀寺僧人欺詐的事實,揭露這些出家人打著佛教的名譽招搖騙撞的事情經過。

參與人員:

釋佛慧:自稱為彌陀寺監院,全面負責彌陀寺景區規劃籌集資金。
高飛:自稱果宣乾兒子,協助佛慧搞景區建設,經濟主管。
張總:景區福位的營銷策劃(果宣弟子)
陳總:景區工程總監(果宣弟子)

2018年元月底,在朋友介紹下,佛慧法師和高飛等人來我們公司溝通借款事宜。佛慧法師和高飛等人當時解釋的直接借款理由是:彌陀寺孔雀明王殿急需給廠方付清訂購的佛像尾款和大殿裝飾法器採購等用款,且年前必須把佛像運回來,正月十五前要開光。開光之後可以用結緣的錢償還借款,並以結緣銷售孔雀明王殿現有的福位獲得大量的資金用於景區40萬福位建設和還款雙重保證。

實地考察後,對於佛慧法師說自己是彌陀寺監院,負責彌陀寺執法,說果宣上師全權委託他和果宣上師的乾兒子高飛負責景區建設等事宜深信不疑,他們說彌陀寺景區項目是乾縣重點項目是有一位副縣長主抓的。(由於我們對彌陀寺現況和果宣上師在佛界的威望也早有所了解,又考慮到按照佛慧法師說的完全可以通過用滾動發展的模式來籌集資金建設景區40萬福位,)而且佛慧和高飛等人說果宣師傅在全國有幾十萬弟子,而且中央部委都有果宣的弟子等,這些弟子供養佛像都不夠用,(因此用這100萬激活孔雀明王殿下的福位,資金運轉問題不大,)本著對佛法的熱愛和真心誠意,答應借給寺院100萬元整,同時答應支持和參與景區的建設。

在我公司李長泰經理的堅持下,2018年2月6日,我們公司蘇董等人員協同高飛陳總等人前去河北佛像廠繳納了訂購佛像尾款的六十萬,並和廠家協商好剩餘20萬等佛像運回後在結算。(廠家給高飛出具了收據。廠方還拿出了彌陀寺提供的佛像樣品,高飛說是果宣上師給的樣品,果宣讓廠方把孔雀的翅膀往上翹起來,得到果宣上師的認可後廠方才開始正式大批生產的。(後來知道佛像實際每尊220元,高飛佛慧套騙了二十多萬))

2018年2月8日,回到西安後,蘇董把大殿修飾和結緣法器等的20萬元打到佛慧和高飛給的帳戶裡(他們兩人說這個帳號是寺廟專用的帳戶)。至此,我們公司付給佛慧法師和高飛總計80萬元,佛慧法師也因此出具了借款條。

2018年2月9日在佛慧法師高飛等人的邀請下舉行了戰略合作協議簽字儀式。前提是佛慧自己承諾先準備兩千萬,然後讓我們公司籌集三千萬,共五千萬作為寺廟景區建設的前期資金。
同時,我們在彌陀寺見了果宣法師,她帶領我們參觀並親自介紹了彌陀寺景區的建設規劃,要求我們和他的幾個徒弟好好合作,建設好景區。

春節後我方按照佛慧都得安排積極準備景區的營銷工作,準備在正月十五後正式啟動結緣工作程序,但是佛像遲遲沒有到位,明顯不符合年前佛像到位,正月十五開光結緣的說法。同時,佛慧答應的兩千萬也子虛烏有!關於時間上的偏差,佛慧法師和高飛解釋說是沒有提前和廠方溝通好,出現了偏差。我們深信出家人不打誑語,因而相信佛慧法師的解釋。

孔雀明王大殿的佛像開光時間被佛慧法師一拖再拖,佛像也遲遲沒有到位,甚至連廟會的具體時間也是由正月變到二月等,公司至此陷入極其被動之中。後來在我方追問下,佛慧法師說果宣法師定到三月初三給孔雀明王殿開光,我們的錢在三月初三開光後就可以拿到!並主動提出開光結緣的錢給我們公司20%作為回報!直至再次拜見了果宣法師才知道廟會的具體時間是陰曆的三月二十八日至四月初八。

4月份我們公司給果宣法師提交了整個借款情況詳細文字說明,希望寺廟儘快解決歸還借款,果宣法師讓我們安心等錢,說佛像回來就給錢。

期間一直追要我們的80萬借款,但是佛慧法師一直拖延不予解決!佛慧法師截止現在以各種理由和謊言繼續哄騙我們,我們不得懷疑我們是完完全全的被佛慧和高飛等人打著寺廟景區建設的名譽欺騙了!

(5月初,果宣法師向公司董事長蘇紅提出要兩百萬,給兩百個福位證書,賣完再給寺廟結清兩百萬,每個福位證書算兩萬元。我們對彌陀寺的動機開始產生懷疑。)

(截至5月13日廟會開始前一天,佛像才遲遲到位,但是還沒有還錢。因此,)我們於5月20日再次正式向果宣大師提出還款要求,如實闡述了佛慧和高飛等人欺騙我們公司事實的經過,果宣法師當著幾個人的面多次表示會儘快歸還我們的錢。

果宣法師讓佛慧、高飛和我們面對面說清借款事宜,但是把他們兩人叫一起和果宣法師說起此事時,果宣法師卻否認她說的話,明確表態借款是佛慧和高飛的私人行為,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6月20日,忍不可忍的情況下,公司人員去彌陀寺追問原因,當在自己的車上掛橫幅時果宣師傅出來阻止,並和我方蘇建材發生口角之爭,由於蘇建材說彌陀寺是騙子,說果宣大師是假善人,因此果宣法師竟然帶領寺廟人員直接動手打人!揚言要打死我們!彌陀寺護法團團長陳燕竟然威脅我們人員不許拍照和視頻,喊叫誰敢發現場視頻,國家安全局將追究誰的責任!而這位陳燕正是果宣大師之前給我們介紹說是咸陽市供電局某位局長的夫人!

果宣法師竟然說收拾我們就像捏死臭蟲一樣簡單,讓我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樣殘忍的話語我們簡直無法相信是出自一個在佛教界聲名顯赫並擔任陝西佛協副會長和咸陽佛協會長的大師之口,實在超出我們的想像,感到無比的震驚!果宣大師當著眾人面和出警的民警面說省佛協增勤會長就是見了她也要跪地叩拜等等!

果宣給民警竟然說佛慧不是她的弟子!說她根本就不認識我們!說她什麼都不知道! (果宣大師還說佛像不能在外面風吹雨淋,把佛像暫存寺孔雀明王殿裡!而事實上高飛他們訂購的1800尊佛像,在孔雀明王殿也正好有1800個佛龕位置!在廟會期間,果宣上師在孔雀明王殿開了法會,她的兩側就陳列著這1800尊佛像!不知道果宣上師對此該如何解釋?)

雖然果宣上師在民警面前信口雌黃,百般抵賴,但是我方蘇建材還是當著民警的面就說果宣上師是假善人這句話向果宣大師道了歉!

到下午七點多,高飛出面說下週二前把佛慧約到西安見面解決事情。但是我們幾個人在等解決方案期間,寺廟安排眾多社會人員封堵了我們的路,這些自稱黑社會的人,揚言出來一個打死一個!

天快黑時,我們其他人員出去買東西,一個女的(果宣的女兒)帶著社會人員氣勢洶洶的直接打了我方蘇建材,揚言以後不許到寺廟來,來一個打死一個!並和社會人員要檢查我們的手機,要求刪掉拍攝的視頻!否則一個也不許離開,就地打死!她說佛慧早就在半個月前半夜偷偷從寺院搬走了等等,她猖狂的揚言,如果我們敢把視頻發到網上,就打到我們公司去!

我們離開寺廟,並帶著蘇建材在陽洪鎮派出所報警立案!好在蘇建材傷情不重,在當地民警建議下我們帶他回西安治療。

事情發展到現在,我們不得不接受被彌陀寺僧人設立圈套,虛構事實,團伙相互配合,公然打著佛教和建設景區40萬福位的名譽欺詐的事實!佛慧高飛以及果宣法師等人串通一起,狼狽為奸,懷疑果宣法師暗中坐鎮,縱容指使她的弟子和乾兒子對外詐騙,否則佛慧和高飛不可能公然欺詐,還理直氣壯!果宣法師應該才是這一切騙局的幕後黑手!否則我們在幾個月前就書面給果宣法師反映我們被佛慧高飛欺騙的事實,她竟毫無理會,且出爾反爾言而無信,任憑佛慧高飛繼續欺騙!是可忍孰不可忍!

至此,我們公司只能關門等待,公司損失慘重!我們不得不開始向相關管理部門實名舉報果宣大師等人欺詐的事實:

2018年7月10日,我們向陝西省佛教協會交了實名舉報資料和證據視頻,寬嚴法師說立即處理,再三囑咐我們不要擴大範圍,不要再向上級單位舉報了,在他這裡就可以解決!但是當天得到的結果是彌陀寺佛慧法師電話威脅我們舉報就一分也不還我們的錢!兩日後,我們再次來到陝西省佛教協會,寬嚴法師卻說佛協無能為力,他們沒有執法權,讓我們向上級管理部門反映!

2018年7月16日,我們正式向乾縣宗教局李偉局長和乾縣統戰部實名提交的舉報資料和證據視頻。(李局長當時說下週答覆,但是至今沒有任何回復!)

2018年7月26日,我們向咸陽宗教局和統戰部提交實名舉報資料和證據視頻.(至今泥牛入海!)
2018年7月27日,我們再次向陝西省宗教局提交了實名舉報資料和證據視頻。(至今沒有結果!)

據果宣上師出家前的婆家樓子村村民反映:原名彭繼紅的果宣上師在出家前的八九十年代坑蒙拐騙財物,在本村商店銷贓,被追討人員天天在樓子村追查!果宣至此離開村子,躲到佛門!

根據彌陀寺當地村民集體反映:

1) 八十年代末,果宣上師來到彌陀寺所在地,蠶食當地村民土地,套取國家退耕還林專款,坑害當地村民利益。當地村民舉報後,據當地村民說有更大的官員保護果宣,舉報無果!

2) 興辦慈善學校:據當地村民反映實際只有十個左右的孤兒,其他學生都是當地孩子。果宣教當地孩子冒充孤兒,騙取社會捐款捐物和相關國家補助,騙取各種榮譽!

3) 果宣自己出面接待,讓弟子收錢,形成騙錢套路 !坑騙投資人!甚至當地村民的勞務費也拖延幾年,外地人的勞務費幾乎要不到~!甚至彌陀寺人員連當地80歲老人的錢財都要騙取!

4) 據當地村民說,近幾年,果宣招募高級規劃人員,招募高級騙子,自己暗中指揮,以景區福位建設等名譽專門騙取投資,坑害投資人錢財!當地村民對此議論紛紛。

2017年12月底,黎永沖經朋友介紹認識高飛,高飛以彌陀寺的名義與黎永沖簽訂了施工協議。 2018年初黎永沖讓設計院對彌陀寺景區進行規劃與設計並進行基礎施工,花費設計費19.8萬元。此後幾次催要工程進度款無果。2018年5月23日,黎永沖在果宣、佛慧和高飛百般誘騙下又簽訂了《項目合作合同》,掛靠公司由佛慧提供。後黎永沖發現事情不可控,就以王修修名義註冊了「西安彌陀實業發展有限公司」。

《項目》規劃總投資3.7億元,用於彌陀寺禪養孝文化園整體規劃建設,首期投資1.5億元建設32萬福位。施工期間佛慧和高飛向黎永沖索要現金15萬元,2018年11月份黎永沖的朋友借給果宣現金125萬元;在工地施工和停工之後,果宣以誘騙的形式給黎永沖夫婦不斷索要供養,累計達20多萬元!為了能夠順利結帳,黎永沖夫婦只能默默承受!

黎永沖在墊資一千多萬做了福位的基礎建設後,果宣堅持把資金打到彌陀寺寺管會,由彌陀寺掌管資金使用,投資股東認為這樣做違背合同、資金不安全,因此不同意,雙方發生爭議,果宣單方讓工程停工。黎永沖一直苦口婆心給果宣解釋和協商,但是果宣堅持要把資金必須交給彌陀寺,合同無法執行,黎永沖損失慘重!

2018年10月8日,釋果宣要求黎永沖給寺廟植樹、綠化環境,黎永沖又被騙進去17萬元。2019年元月,黎永衝要求果宣結算植樹款和工程款,但是果宣開始推諉扯皮,直至把黎永沖和工作人員趕出寺廟,封鎖黎永沖在寺廟的所有辦公室!施工工人向黎永沖逼要工資,黎永沖被迫帶工人在冬天雪地裡給果宣要錢,但是果宣避而不見,還挑撥離間、謾罵污衊黎永沖,威脅黎永沖如果和彌陀寺硬碰硬,要想好自己的下場和後果!

無奈之下,黎永沖向乾縣和咸陽等各主管部門反映,無果!2019年春節,追債人員打上門要錢,黎永沖身無分文,被迫借錢離開禮泉,躲債到成都老家過年!悽慘無比!

2017年6月,陝西興平市油漆廠職工劉小平在朋友介紹下給彌陀寺供油漆,果宣承諾把油漆送到寺廟就付錢,但是當劉小平把三萬一千元油漆送到寺廟後,果宣以一貫無賴的方式一拖再拖,拒絕付款,反而威脅謾罵劉小平!不許她再來寺廟要錢!劉小平被迫自己貸款給廠方付了油漆款。

2017月3月份,白航線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佛慧高飛。佛慧高飛給他大肆宣揚彌陀寺景區美好前途,吹噓景區多麼賺錢等!白航線也見了果宣,相信了彌陀寺和果宣,隨即簽了施工合同。佛慧索要工程保證金15萬元、並向白航線借款30萬元!佛慧在合同裡承諾修建完彌陀寺景區的「二十四孝牆」後分12次付款,欺騙白航線說「二十四孝牆」結緣價值400萬元,承諾給白航線分200萬元,寺院拿100萬元,佛慧自己分100萬元。但是至今寺廟也沒有還本錢,白航線因此負債纍纍。期間果宣安慰白航線不要著急,答應親自給白航線錢。現在寺院和果宣佛慧不但拒絕還錢,還威逼白航線不許再來寺廟要錢!

2017年2月份,鄭式坤在佛慧和高飛的帶領下到西安長安區豐峪口觀音禪院拜見了果宣師傅。果宣親口給鄭式坤介紹說「乾縣彌陀寺東溝樹葬工程是乾縣重點工程,並列入乾縣政府工作報告內。寺院工程資金絕對有保證,不會拖欠一分錢工程款,你們大膽去干!以後還有大量的工程給你們做!具體和我的徒弟祝趙勇(佛慧、成功法師)去談,我已經全權委託他全面負責寺院景區建設了」等。

2017年2月26日,鄭式坤正式和佛慧簽了施工合同並開工建設「樹葬工程」,佛慧向鄭式坤借款17萬元!在施工過程中佛慧以各種理由遲遲不付工程進度款,誘騙鄭式坤繼續墊資建設!在鄭式坤發現彌陀寺沒有任何建設手續被果宣、佛慧、高飛等師徒欺騙時,已經投資了130萬元!後鄭式坤和彌陀寺多次交涉,在2018年2月11日佛慧承諾從3月起在9月15日前按照工程本金分多次結清!但是,至今一分不給!

2017年初,侯忠選在人介紹下認識了果宣弟子佛慧。佛慧讓侯忠選給寺院裝修辦公室,裝修塗料、油漆和二十多人的工資總計二十一萬元,完工後,佛慧拒絕按照施工合同付款,只付給了兩萬元。施工期間,高飛帶侯忠選去長安區豐裕口的觀音禪院見了果宣師傅,果宣也答應完工後一次付清裝修款,果宣先後四次打電話要侯忠選儘快施工。但至今寺院不再給侯忠選付款,果宣反而打電話讓侯忠選滾出寺院,否認她讓侯忠選給彌陀寺裝修辦公室之事!

2017年初,崔濤在朋友張進京介紹下,在長安區豐裕口的觀音禪院做了彩繪、油漆、木工、鐵藝護欄、古門樓等總計32.6萬元的活,到2017年9月完工時果宣只給16萬元人工工資。果宣給催濤說:「師爺不差錢,師爺出去一趟就有錢給你了,你這點錢還叫錢?」等等。

2017年11月份果宣又讓催濤去陝西乾縣彌陀寺幹活,讓她的弟子佛慧和高飛安排做彌陀寺孔雀明王殿和九個福塔的彩繪壁畫。催濤按照果宣和其弟子佛慧的要求設計了多個方案,果宣認可了其中一個,總造價219664元。施工期間佛慧和高飛讓催濤開車不斷拉著他們在外面跑,花費很大,但是佛慧和高飛不但不給錢,還要催濤管他們兩吃住和零花錢。

2018年2月份,果宣回到彌陀寺,讓催濤加急施工,說:「你這點錢算什麼,彌陀寺活多著呢,夠你干很多年,師爺不會虧你錢,以後師爺直接給你工錢」等等。但是在催濤東借西借錢墊了十幾萬時,果宣不給錢!五月份工程完工後,工人急著回家收麥子,在多次催要下果宣只給了幾萬工錢,其他錢拖著不再給了,催濤陷入極端困難中,孩子上學都是問題!現在果宣不但不給錢,還給催濤打電話威脅不許再要錢,讓催濤等著,有人會收拾催濤! 揚言再敢要款就打死崔濤!

1999年任金平在乾縣彌陀寺跟隨果宣,果宣讓任金平去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大雄寶殿做了十八羅漢和三個大佛,果宣只付給任金平不到一萬工錢。後任金平去彌陀寺找果宣要錢,被彌陀寺的四個打手手持鋼管攆出寺廟,任金平媳婦嚇哭,任金平說自己惹不起果宣就不敢再要錢了。

1999年胡新民(現陝西人大代表)經人介紹認識果宣,帶十二個工人給果宣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做了塑像等活。果宣哄騙著讓胡新民墊了工資和材料費十幾萬元,但是果宣只給了一萬兩千元後,就不再給錢,讓寺廟的打手把胡新民等人打出寺廟!胡新民氣憤的說:
據調查,1999年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果宣詐騙人數很多,涉及被騙資金一千多萬!同時代的阿里巴巴公司創業起步資金五十萬元是幾十個人湊齊的!可見果宣詐騙錢財的手段多麼厲害!據悉果宣不但欺詐了眾多施工單位的錢,還連累坑苦了高平市政府!

如此,被果宣使用極其無賴手段欺詐的企業和人員多不勝數,相關管理部門多年收到無數舉報,當地派出所給彌陀寺出警和收到的報案不下十次!甚至有人因為被果宣欺騙後想不通上吊自殺,有人因為要被騙的錢被果宣安排的打手打傷住院兩個多月,有人因為被果宣騙取一千多萬哭昏在咸陽宗教局等等!

當我們了解到果宣這麼多的斑斑劣跡,我們仍然苦口婆心的勸告高飛佛慧儘快還錢,不要擴大事態,名石董事長因輕信他們白白損失了價值150萬的房子!

2018年10月9日,經名石公司多次舉報和政府管理部門的多次干涉下,在乾縣宗教局會議室召開包含陝西佛協祕書長寬嚴師傅、彌陀寺果宣、乾縣宗教局李偉和名石公司等四方協商會議。會議前李偉和寬嚴師傅不問是非曲直,要挾名石公司簽署誣告果宣的承諾書才能還款!為儘快解決問題,名石一再讓步,簽了有限承諾。

會議中,經過協商果宣當場歸還名石公司借款,責成會議後由她的徒弟佛慧和高飛負責協商解決名石公司後續其他款項以及損失。李偉局長當場扣押名石公司十萬元威逼名石公司人員和他一起去省宗教局和省統戰部解釋此事!但是事後李偉卻遲遲不來處理,而佛慧公然猖狂謾罵污衊名石公司總經理,揚言讓寺院的法律團收拾名石公司,佛慧惡狠狠的給名石董事長打電話不許再聯繫他等等。

從此,佛慧高飛失蹤,李偉局長也推卸責任,不要再找他了!李偉局長竟然當著名石公司總經理的面說他管名石公司的事純粹是多管閒事等等,李偉局長和彌陀寺把和名石公司的四方協商等同兒戲!

我們,這才徹底醒悟:我們大家都陸續掉進了彌陀寺深不可測的陷阱和圈套!果宣、佛慧、高飛等師徒三人緊密配合、精心設計、編造事實、利用信眾對佛教的虔誠和尊重、以彌陀寺景區工程和40萬福位建設等為誘餌、巧妙設局、不擇手段的公然詐騙,其用心歹毒殘酷,失去基本的人性!更談不上出家人的慈悲!

就在我們準備聯名舉報揭露釋果宣時,果宣對外聲言她讓東北的黑社會弟子帶人已在趕往彌陀寺途中,讓要錢的我們等著被收拾!

2019年2月28日,咸陽和乾縣政府定性彌陀寺景區建設為非法行為,下令限期拆除!多年來,各級政府官員不斷去彌陀寺視察施工進度和看望施工人員,那麼,到底是寺廟和政府聯合欺騙我們?還是果宣欺騙了政府和我們大家?我們被果宣以景區建設名義騙的錢財該誰來負責?

果宣仗著中國佛協理事、陝西佛協付會長、咸陽佛協會長、多屆當地政協委員,仗著騙取來的社會聲望、仗著乾縣當地政府重點項目的庇護、揚言中央部委有人等等的名義,為非作歹、狂妄自大、惡貫滿盈!更為嚴重的是在國家新宗教條例公布執行之後,在國家嚴肅處理中佛協主席學誠的風口上,還敢繼續打著寺廟建設的名頭大肆詐騙!

質問陝西佛協、職能管理部門為何讓這類人擔當佛協主席和當地政協委員?試問相關管理部門多年來有如此之多的投訴舉報和報案、為什麼就沒人出來管管?請問政府相關部門有沒有官僚主義、瀆職和共同利益的嫌疑?再問到底是誰給了果宣等人如此大的膽量和權利、是誰在給果宣等人站台庇護?是誰在縱容果宣幾十年來打著佛教的名義一直在為非作歹?!敢問陝西佛協系統為什麼會黑暗到如此程度?

我們強烈要求嚴查果宣、佛慧、高飛等彌陀寺僧人打著佛教的名義、披著慈善的外衣狼狽為奸、欺騙斂財、藏污納垢、勾結社會人員做打手、敗壞佛教聲譽!影響極其惡劣!要求歸還我們被騙的錢財,彌補我們損失,嚴厲追究彌陀寺果宣、佛慧、高飛等人一切經濟法律責任!

真相和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不歸還我們被惡意詐騙的錢和損失,我們決不罷休!絕不停止舉報!我們關注事態發展並通報新聞部門、抖出果宣更多的黑幕資料!徹底撕破陝西佛協副會長果宣的醜惡嘴臉,公開一切事實真相,討回我們的公道!還信眾一片淨土!還陝西佛教一個清明!

(聲明:對以上實名舉報,我們承諾完全屬實,並提供一切證據資料!
舉報人:黎永沖 鄭式坤 白航線 孫衛紅 侯忠選 劉小平
崔 濤 任金平 胡新民 郭亞明 王 修修)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