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瓦羅赴歐促下月退出萬國郵聯 中國電商將受重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4日訊】美國啟動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程序已逼近最後期限,美國貿易顧問納瓦羅將赴日內瓦,就改革協調全球郵政政策問題與萬國郵政聯盟(UPU)進行最後交涉,若不成功,美國政府最快可於下個月正式「退群」。有觀點認為,不論是UPU按照美方支持的方案進行改革,還是美國「退群」,中國電商們的跨境交易都將受到重創。

萬國郵政聯盟(UPU)將於9月24日在日內瓦召開特別會議。納瓦羅將率團前往瑞士日內瓦,要求UPU改革其全球郵政政策中對美國不公平的相關條款。依據那些條款,在過去數十年間,從中國寄到紐約的小型包裹的費率比美國國內的郵費更加低廉,而川普(特朗普)政府決定要杜絕這種對美國企業和商家不公平的做法,並已在一年前宣布啟動相關的退出程序。如果這次納瓦羅的日內瓦執行無法獲得實質性的成果,美國政府按計劃最快將於今年的10月17日正式退出UPU組織。輿論認為,此舉是美國總統川普在處理國際關係方面所推行的「美國優先」策略的一環。

此前,納瓦羅曾於9月11日在英國《金融時報》刊登一篇評論文章,批評中國的電商們利用萬國郵聯的優惠條件「扭曲了全球電子商務」。文章批評中國企業透過美國電商龍頭亞馬遜或中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向美國消費者出售「仿冒產品」,同時批評中國在萬國郵聯體系中被列為發展中國家所獲得的優惠條件,使得中國企業向美輸送「仿冒產品」的運輸成本更為低廉,並因此嚴重損害了美國企業和商家的利益。

文章寫到,「小到柬埔寨,大到中國,這些國家的製造商從本國向紐約寄送小包裹時支付的費用,比美國製造商從洛杉磯向紐約寄送包裹的費用還要低。」

納瓦羅認為,美國郵政局應該單方面重新計算它為寄往美國的信件和小包裹而向其他國家支付的份額。他在文章中表示,美國政府「退群」後,將尋求一種「由本國宣布費率的體系」。

此前,白宮方面早在2018年10月17日宣布,美國國務院已通知萬國郵聯(UPU),美方即日起啟動為期一年的退出程序,原因是「萬國郵聯的憲章改革未取得充份進展」。未來一年內,美國將在萬國郵政聯盟內部就新規則進行雙邊或多邊談判。如不能達成協議,美國將退出萬國郵政聯盟。

聲明同時說,不管協商結果如何,美國將在「現實允許的情況下」儘早開始實施美方自定的「終端費」費率,實施日期不會晚於2020年1月1日。

據了解,萬國郵聯的前身是1874年10月9日成立的「郵政總聯盟」,1878年改為現名。中國政府於1972年4月起正式加入萬國郵政聯盟,而這個組織從1978年7月1日起,成為了聯合國一個關於國際郵政事務的專門機構,總部設在瑞士首都伯爾尼。

自1969年起,在UPU的全球郵政政策框架下,所有被劃入「貧困及發展中國家」行列的國家,可享受遠低於發達國家的郵政費率。

美國政府曾在2016年向UPU提出改革要求,認為上述政策產生的一系列後果,對美國等發達國家不公平。尤其跨國境網上購物興起後,通過郵政系統寄送的小型包裹數量急速增多,導致在國際貿易在運輸成本方面的「不公平競爭」等問題日益嚴重。

當時美國一名高層官員向媒體表示,UPU的郵政折扣條款對美國郵政署(US Postal Service)造成了財政掣肘,也助長了偽劣產品的流通,並且影響美國國內的產品定價,從而導致美國本土企業需要花費更多的費用。因此,美國政府希望修改協議,允許各國能夠像對待大郵包一樣,自行制定小型郵包的郵費。他說:「我們在尋求一個公平的體系,希望最終我們能夠達成一個協商之下的結果。」

美國郵政署的數據顯示,在美國國內運送兩公斤包裹的費用,是從中國向美國運同重量包裹的國際郵資的4倍。而據美國政府估算,與國際郵政價格優惠有關的境外包裹郵寄,每年給美國造成的損失大約為3億美元。

全美製造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主席蒂蒙斯(Jay Timmons)曾在一份聲明中直言不諱的指出,現時的國際郵政協議「已經過時」,並且間接幫助了「偽劣商品和危險藥物」從中國「湧入」美國。

美國政府去年10月宣布啟動退出UPU程序後,美國郵政署以及其國內郵政行業的機構均對此決定表示歡迎,美國知名快遞公司聯合包裹速遞服務公司(UPS)當即表示,美國政府「走了正確的一步」。

中國過去作為發展中國家,在國際郵件中一直享受較低的終端費。互聯網商業興起後,中國迅速成為了互聯網商業大國,占據了巨大的世界市場份額,而美國恰恰是中國電商銷售廉價商品的最大買家之一。2018年,中國電商在美國的銷售額已高達800億美元左右。

因此,美國宣布啟動退出UPU組織後,立即在中國商界引起討論熱潮。有觀點認為,不論是萬國郵聯成員國批准了美國支持的體系修改方案,還是美國政府正式退出這個聯盟,聯邦快遞等美企將直接受益,而對於中國的電商企業來說,則意味著其國際交易(尤其對美貿易)的成本將大幅提高,尤其那些通過郵政小包寄東西的小賣家,如果不能擴大營銷規模,恐將面臨被清場的厄運。

中國貫鑠企業CEO趙小敏去年10月中旬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時曾坦言,過去很多中國的小商家利用萬國郵政聯盟的政策打「擦邊球」,例如利用運費低廉的寄送信函通道向世界各國運輸小件包裹,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小商品可以打出「全球包郵」口號的秘密所在。現在美國要求改革這些條款,必然會讓這些企業在跨境業務上受阻,而資本對這些中國企業的好感也會加速消失。

中國行業分析人士林智勇則發帖分析稱,美國提出改革要求後,如果萬國郵聯不改革,各國可能就會開始站隊,根據自己的需要來設定費率。像中、英、德等發達國家,為了維持有利地位,就會仿效美國紛紛「退群」。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