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營入地20米 人囚鐵籠如關鳥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7日訊】中共在新疆大舉興建集中營,被揭露關押至少百萬少數民族,並普遍存在酷刑甚至活摘器官的暴行。日前再有僥倖逃脫的人員披露,部份集中營深入地下20米,將人長期關在一平米的鐵籠中,還有集中營用活人進行疫苗育種

自由亞洲電台9月26日報導,被中共官方稱為「職業培訓中心」的集中營中,關押了眾多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其中極少數哈薩克族人獲得哈薩克斯坦民間組織和外交部的協助,以及國際社會的干預,從而僥倖獲釋,抵達哈國的阿拉木圖接受治療。

其中兩名受害者,葉兒哈利•葉兒滅可和圖爾孫別克•哈利通過翻譯接受了採訪。他們倆人都原籍新疆,此前已經移民哈薩克斯坦,但在入境新疆後遭中共抓捕,關入集中營。中共政府已將哈薩克斯坦列入26個「恐怖主義國家」之一。

圖為葉兒哈利.葉兒滅可。(志願者提供/自由亞洲)

葉兒哈利回憶,他被抓後戴著手銬腳鐐、黑頭套被送入拘留所,押在老虎椅上,被迫吸煙及喝酒。在審訊一週後,被送入伊寧市監獄,繼續被嚴刑拷打,逼迫認罪。一週後,他又被轉移到霍城縣集中營。

他在集中營內,前六個月不準接見任何人,之後每隔3個月可以視頻會見親屬一次。在集中營中一整天只能上廁所小便2分鐘,大便5分鐘。白天全天都得坐在椅子上不能動彈,晚上進入18個人住的30平米牢房。牢房雙重門被反鎖,飯從門縫送入,所有人的大小便都用一個鐵桶解決。牢房中全是視頻語音監控攝像頭,隔三差五還被暴打。

葉兒哈利說,他所在的集中營關押了至少五千人,被關押者每天還要參加體力勞動,建造新的集中營。在霍城縣有三座關押一萬人的集中營和一座羈押五千人的小營。

葉兒哈利還透露,他們在集中營內被強行接受疫苗育種,他目前病情發作,在哈薩克斯坦接受治療。

圖為圖爾孫別克•哈利。(志願者提供/自由亞洲)

另一位受訪者圖爾孫別克,曾被羈押在他老家額敏縣一座新建集中營的地下室。他回憶說,他被關押的牢房在地下20米深處,那裏有很多面積約10平米的房間,每個房間有6個鐵籠子,每個鐵籠子面積只有一平米左右,人進去很擠。他每天從下午3點至第二天凌晨2點都被關在鐵籠子裏,然後又被帶到審訊間,綁在鐵制椅子上繼續審訊。整個過程持續一週。

圖爾孫別克說,在鐵籠子裏只能坐著,看守員拿著鐵棍,看誰睡著就打醒。他的腰部、胸部及耳朵都被打致內出血。

圖爾孫別克還說,他的小舅子在集中營內不堪折磨,自殺致死。他見到從小孩到80多歲老人都被關進集中營,包括企業家和普通農民。

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的翻譯人員,在敘述他們倆人的經歷時表示,這是中共自己拍攝的日本731部隊在新疆復活了,而且更為殘酷。目前在阿拉木圖接受治療的新疆集中營受害者,有很多人失去了生育能力,肝臟、腎臟、心臟等都出現嚴重問題,還有些人顱內出血。

綜合此前有關的爆料,中共在新疆集中營中看管和迫害新疆人的手段,包括寫「悔過書」、「包夾(用刑事犯貼身看管良心犯)」、各種精神和肉體酷刑,甚至藥物試驗和活摘器官等等,和中共此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法如出一轍。甚至一些負責迫害新疆人的官員,就是當年中共「610辦公室(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官員。因此有分析認為,中共之所以能夠無所顧忌的迅速建立一整套系統大肆迫害新疆人,就是因為在十幾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積累了「成熟的經驗」。

新疆的高科技監控模式在幾年內發展成熟,也是因為有十幾年在內地監控民眾的基礎。而中共2000年左右開發第一套監控系統「金盾工程」,其主要目的也是監控全國的法輪功學員。

2006年曝光的第一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就位於瀋陽蘇家屯一所醫院的地下。隨後有軍醫披露,許多類似的集中營,都位於全國各地深山或地下的軍用工事中。

(記者鄭鼓笙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