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翎燊:弊端叢生的中國高等教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恰逢家裡有晚輩高考,打電話跟我諮詢報志願的事。在經歷過令我極度失望的四年大學生活後,我不關注中國的高等教育已經很多年了,親戚的一通電話倒是讓我回想起自己多年前在北京上大學的經歷,中國高等教育的種種醜惡也漸漸浮上心頭,讓我噁心得難受。

一、盲目擴招,學位名不副實

翻看中國高考歷年的招生數據,不難發現無論是高考錄取人數還是錄取率總體上而言都呈上升趨勢,即便是個別年份有所回落,其變化幅度也非常小。2018年高考共錄取考生790.99萬人,錄取率達到81.13%,與1977年錄取27.3萬人,5%的錄取率形成了鮮明對照。

我並不否認目前中國的高等教育比起文革剛剛結束的時候有所進步,但這爆發式增長的招生人數中間難道就真的沒有一點貓膩?正當我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電話那頭的親戚搶先向我說出了一個可怕的事實:「現在考零分都有學校要!」

考零分都能上學?怎麼可能!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電話那頭的聲音卻慢慢道出了玄機:雖然一、二、三本和大專都有對應的分數線,但由於近些年高校擴招太甚且新學校層出不窮,導致很多大專院校的冷門科系招不滿人甚至招不到人,於是他們只能在專科批次的補錄環節降低標準,再加上大專的計劃招生人數多於實際招生人數,「零分被錄取」這種原來只會在電影中上演的荒誕劇便堂而皇之地進入了現實世界。

大學盲目擴招帶來的直接後果就是教育質量的下降和學位的貶值。在上個世紀,擁有一紙全日制本科甚至大專文憑就能找到很好的工作,然而現在的大學生和大專生很多卻只能找到端盤子、掃地這樣技術含量不高也難有發展前景的工作,2003年甚至傳出了轟動一時北大文科狀元迫於生計當屠夫的新聞,連中國的最高學府—北京大學都淪落至此,可見中國高等教育的質量貶值有多嚴重。

當大學變成人人都能進的廁所,大學文憑變成人人唾手可得的廁紙,大學還有意義嗎?

二、學術舞弊,假貨泛濫成災

如果說盲目擴招點燃了中國高校教育質量下降的導火線,那麼學術舞弊無疑是對其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和無數的莘莘學子一樣,剛邁進大學校園的我懷著一顆渴求真理的赤子之心。但短短幾個月之後,我發現我渴望的一切原來竟都是妄想,因為造假在這所大學早已成了家常便飯:出勤率全是假的,課後作業都是抄的,論文可以花錢請人代寫,連期末考試都會允許考生互相傳抄答案。這樣的大學,與我心中純潔無暇的象牙塔簡直是天壤之別。

學生還只是學術舞弊的最下層,造假、作弊頂多是為了混個學位。但大學教授參與的學術造假卻足矣對大學的聲譽和科研工作造成毀滅性的影響,其中影響最甚的莫過於十幾年前的「漢芯事件」。

2003年2月,時任上海交大教授的陳進委託他弟弟從美國某公司買來一款芯片,雇來民工將芯片原有的表示磨掉刻上「上海交大」的字樣,偽裝成研製出來的國產芯片向政府邀功。一時間,陳進聲名鵲起,在黨媒「中國人有自己的芯片了」的假新聞的炒作聲中成功騙取了上億元的科研經費。即便是在2006年陳進被人舉報造假之後,他也只是被撤銷公職,上億元的科研經費至今仍不知所蹤。

今天中國身陷貿易戰旋渦,芯片也成為西方國家要挾中國的手段,中共政府一面借華為之口欺騙人民,一面偷偷派人跑到國外出賣國家利益跪求談判,如此顛三倒四、狼狽不堪的吃相安之不是平時學術造假太過的結果?

三、崇洋媚外,歧視本國學生

我在大學時代因為英語成績優異,曾受學校指派為留學生當翻譯,因此「有幸」進入過一般人不被允許進入的留學生公寓。一進去我就震驚了,這哪是什麼公寓?分明是賓館的豪華套房!留學生一人住一間房,房間不但裝修精緻,還配有廚房、廁所和24小時的熱水供應,沙發、電視、空調一應俱全,連Wifi用的都是當時國內最先進的4G網絡外加「翻牆」用的VPN。而我們呢?我們也是學校的學生,是正兒八經的中國人,住的卻是一棟有80年以上歷史的危樓,牆壁已經開裂,有的地方甚至已經被青藤腐蝕;我們兩個人睡一張上下鋪,8個人一個房間,50個人共用一個廁所;我們夏天沒有空調,冬天的暖氣也時斷時續,供水、供電都時常出現問題。

我正欣賞著留學生公寓裡的種種陳設,忽然迎面走來一個管理員,二話不說就把我轟出去。站在留學生公寓的樓下,我仿佛看到那棟精緻的四層小樓處處都寫著「華人與狗不得入內」。

類似的事其實還有不少,遠的不說,單是今年就發生了好幾起:山東大學被爆出給每個外國留學生配三個「學伴」(且都以女生為主);福州一名埃及留學生毆打交警,結果只是被學校批評教育;北大以47萬獎學金錄取漢語成績不及格的菲律賓學生……

中國高校待外國留學生如此之好,他們又是什麼感覺呢?

我曾與一位同我關係較好的加拿大留學生談及此事,對方聽完之後沒說話,只剩一臉鄙夷的表情。

孟子曰:「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一個處處歧視自己,輕賤自己的國家,又怎能得到別國的尊重?

四、洗腦教育,扼殺大學精神

「大學精神」大學的靈魂,是大學自身存在和發展中形成的具有獨特氣質的精神形式的文明成果,它是科學精神的時代標誌和具體凝聚,是整個人類社會文明的高級形式,其本質特徵可以概括為創造精神、批判精神和社會關懷精神。

現在中國內地的大學看上去都有模有樣,有學生,有教授,有校訓,有五花八門的學院、專業和課程。然而,無論學生上的是哪一所大學,讀的是哪一個專業,都要上一門在國外的大學幾乎看不到的課:馬克思主義哲學(下面簡稱「馬哲」)。

馬哲學課不僅是必修課,而且學分奇高,在我的印象中大學語文的學分是3分,大學英語的學分是3分,高等數學的學分是4分,馬哲的學分竟有6分之多,是語文課和英語課的總和。好在那一屆的大學領導都有過留洋經歷,思想比較開明,在實際計算績點的時候馬哲會以4個學分計算。

為什麼實用性並不強,也不收國際社會歡迎的馬哲課的學分會那麼高呢?答案很簡單,馬克思主義中共邪黨的立「國」之本,大學裡的馬哲課就是中共邪黨洗腦大學生,讓大學生對黨惟命是從的工具!

然而這門哲學又能世界帶來什麼呢?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近一百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們,馬克思主義帶給世界的是戰爭、屠殺、飢餓和專制,時至今日,馬克思主義已經在全球範圍內造成超過1億人的非正常死亡,這其中,有至少7000萬人的非正常死亡發生在中國。

更可怕的是馬哲對於大學精神的毀滅。大學生群體作為通過國家選拔的,擁有一定智力水平的人群,本應擁有獨立的創造精神、批判精神和社會關懷精神。但在馬哲強制性的洗腦下,中國大學生本該具有的大學精神被套上了一層枷鎖:創造精神可以有,但創造的事物必須符合黨的精神;批判精神可以有,但是批判共產黨就要坐牢;社會關懷精神可以有,但是關懷異議人士、維權律師、法輪功學員等群體就是自尋死路……總之一切一切都要順從黨的意志。在這種精神高壓下,學生或是因為真的相信馬哲,或是因為恐懼,都自覺或不自覺地成為了學術進步和社會發展的阻力。從前短短三十餘年的民國時代大師輩出,今日中共篡國奪權七十年大師卻寥寥無幾就是這個原因。

馬克思主義,一個壞透了的思想,除了維護自己腐敗的既得利益外,中共當局還有什麼動機強迫學生接受它?

其實要想解決這個問題並不難,只要中國人民團結一致,同心協力地要逼中共解散,馬哲就回順理成章地退出大學課堂,失落已久的屬於中華民族的大學精神也能慢慢地在故土上生根發芽,像民國時代一樣結出累累碩果!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