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運軍:洛杉磯民運「勇武」派走上舞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9年開始,在洛杉磯的民運活動中,湧現出一批年輕、勇敢、機智、決斷的異議人士,他們一改過去多年只是喊口號、唱歌、遊行和集會的傳統方式。在和美國親共勢力的面對面對抗中,在大型的民運活動中,這些「勇武」派的做法,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在過去的十多年,也零星出現一些有違傳統「合理非」的做法。但是2019年,在六四鎮壓三十年之後,洛杉磯集中出現了「勇武」派人物和做法,證明了在傳統的「合理非」之外,「勇武」派有合理的空間和社會需求,也證明年輕的一代對共產黨的的忍耐也到了極限。

「勇武」派一詞,因香港從6月開始持續至今的「反送中」抗議而備受關注。之前「合理非」和「勇武」派的前身——「革命」派之間,在海外民運中一直存在分歧和爭論。「革命」派指責「合理非」以及「我沒有敵人」的劉曉波,三十年來主張「平反六四」,希望體制內的「改良派」可以成為主流推動中國和平轉型等等,無異於與虎謀皮,根本是無法實現的空想。而三十年來中國內部改良派的式微乃至幾近消亡,也證明了共產黨不能主動進行政治改革,把壟斷的權力還給人民。「合理非」也批評海外的激進主義是「口炮黨」,只知道空喊「打倒」的口號,卻根本沒有「革命」的良策。因此,雙方一直很難找到交集,內部的爭論不絕甚至惡言相向,也造成了海外民運的分裂和內耗。

但是這次香港的「反送中」,「合理非」卻不願意和「勇武」派割席。其實,衝在前面的「勇武」派,不斷挑戰政府底線,把運動的訴求也從單一的「反送中」擴大到「五大訴求」;而「合理非」不願意安全撤退,甘愿在隊伍後面壯大聲勢,提供物資支援,也給前面的「勇武」派以安全的保證。試想如果「合理非」退場,那麼前面的少數的「勇武」派很容易成為警察的抓捕對象,不會堅持到今天依然保持著震撼世人的戰斗力。

這次在洛杉磯出現的「勇武」派,在「六四」三十周年紀念活動中漂亮登場,他們租用一架飛機,拉著「打倒共產黨」的條幅在活動現場的上空驚豔飛過,是當天的「亮點」和「焦點」。

隨後的9月中旬,在洛杉磯蒙市由中領館舉辦的國慶升旗中,抗議者把黑色油漆潑向中共紅旗。抱著小孩的楊曉女士縱身一躍的颯爽英姿,潑墨的視頻下面是一片的「女杰」的敬佩評語。而本人作為主要的策劃者,也在現場掩護楊曉,並嚴詞斥責呵退準備動武報復的保安。

同時,一架小型的無人機懸掛著一面黑色的畫著納粹符號的共產黨的旗子,飛到升旗儀式的上方,先後左右上下衝擊著紅色的旗子,讓70周年的升旗儀式,在場外放出的哀樂和盤古樂隊的名曲「打到共產黨」的搖滾聲中,草草收場。那些參加表演的演員和嘉賓,在訪民和抗議者的夾擊中,低著頭狼狽散去。現場的幾個要「誓死保衛紅旗」的護旗手,也只是垂頭喪氣地提前降下潑墨的紅旗,很快就不見蹤影。

在和親共分子的面對面較量中,「勇武」派的出現很快就在氣勢上壓倒對方。這次的對抗遠遠超過數年前的抗議。那次抗議中只有姜鳳林一人英勇面對占絕對優勢的親共分子,親共僑領竟然假摔誘騙警察抓人。在這次抗議中也有場外的小粉紅假摔,卻被警察呵斥,只得爬起來悻悻離去。

洛杉磯「勇武」派的登場,象徵著海外民運的推陳出新,年輕世代的集結現身,表明民運隊伍的壯大和後繼有人。相信隨著共產黨在末日到來前的最後的瘋狂,也一定有更多的年輕人覺醒,成為「勇武」派的中堅力量,也將成為海外民運的中流砥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