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藉開放資本市場吸外資 白宮傳出招阻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30日訊】北京當局近來積極開放資本市場管制,意圖吸引外資以彌補因出口不振與國外直接投資下滑所導致國際收支失衡,威脅到外匯儲備。同時隨著中國股市債市被納入國際金融指數,引領海外投資經理配置購買中國資產,估計每年可有數千億美元流入中國資本市場。不過,最新消息指出,白宮方面在研擬的反制措施,以限制美國資本流入中國,甚至有臆測稱最終是為了讓美中兩國的資本市場關聯脫鉤。

據彭博27日報導,川普政府正討論限制美國資金進入中國市場,擬議的選項包括處分財會信息披露不足或造假的中概股從美國股市退市,以及限制美國養老基金投資中國股市,以阻斷其在美國的融資渠道。消息稱,美國還可能要求摩根史坦利MSCI明晟等國際指數金融機構將中國資產從它們的指數中剔除。

據統計,在美國三大證交所掛牌的中國企業目前將近有200家。依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今年2月底的數據,市值合計約1.2萬億美元。

中國債市大坑 收益率誘人引外資

而另一方面,中國債市膨脹快速,中共地方政府和企業將大量債務證券化發行債券出售。今年1月至8月,透過「滬港通」與「深港通」途徑,外資流入中國債券市場累計成交規模達3萬億人民幣,年增30%。中國債市規模93萬億人民幣,接近去年整年GDP的95萬億。

國際投資經理同行普遍有傳聞説中國債市是個大坑,因為中國債券違約率高、風險大,但金融市場總是不乏逐利的投機者。

據大陸金融界網站數據,2015年中國債券違約總額126億人民幣,2016年遽增至237億元,2017年392億,2018年飆三倍至1,223億元,共134支債券違約。

統計顯示,今年截至8月30日,共118支債券違約,涉及金額達629億人民幣。預計未來還有潛伏的未爆雷。

中國債券成交量暴增的原因之一是收益率很具誘惑性。全球債市低迷,德國債券甚至出現負利率。反觀中國企業和地方政府發行的債券,槓桿率高,收益率3%左右就很吸引人,但相對風險也大。不論是發債主體、債市運行方式與評級機制,都很不成熟。

中共疑綑綁華爾街 積極對外開放資本市場

中國債市突然熱起來的另一原因是,今年4月份彭博-巴克萊綜合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Index Agregate)將中共政府債券納入,9月初摩根大通指數跟進。這意謂著世界許多基金的投資組合會配置中國債券。華爾街為敲開中國資本市場的門,已成為中共在美國境內少數的盟友和代言人。

由於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漸增,中共當局亟需資金和外匯,因此積極出台各項措施開放資本市場,也誘導外國資本流入,如中共外匯管理局取消境外投資機構QFII和RQFII的投資限額、准許這些投資者境內外匯套期對沖人民幣貶值、中共證監會公布資本市場「深化改革」12條等措施。

中共一系列開放市場的動作始自兩年前,2017年6月摩根史坦利宣布MSCI明晟指數將逐年增加納入中國A股的比率。

美恐要求國際金融指數剔除中國資產

川普政府這次考量截堵資本流入中國市場一事,有消息傳出其選項還包括要求國際指數機構剔除中國資產因子,以阻絕這些金融指數指引全球性投資組合配置中國資產。

與此同時,全球第二大指數公司富時羅素(FTSE Russell)26日傳出不將中國債券納入富時全球政府債券指數(WGBI)。這原本是市場預期中呼聲最高的國際重磅型債券指數接納中國資產。

彭博28日引述美國財政部官員的回應稱,目前並未考慮阻止中國企業在美國境內證券交易所上市。但該聲明內容也未排除實施這項措施的可能性。

中美兩國將於10月10日恢復貿易談判,美國上述措施可從關稅戰擴及對中國資本流動控制,進而增加談判籌碼,同時避免兩國資本市場關聯過於緊密而牽制了談判進程。

──轉自《大紀元》(記者程木蘭報導)

(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