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清:中國民營企業家命運如待宰羔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01日訊】近日不斷傳來重磅級的民營企業家卸任的消息。繼阿里巴巴馬雲卸任董事會主席,騰訊的馬化騰、聯想控股的柳傳志也先後傳出卸任要職的消息。而此前明天系的肖建華、安邦集團的吳小輝和華信能源的葉簡明等多個民營巨頭因「腐敗」而被查,財產被接管或沒收。海航董事長王健在法國遊玩「自己摔死」,其持有的14.98%股份,全部「捐贈」給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

9月20日,中共浙江省官媒報導,杭州政府將派出100名官員,進駐阿里巴巴、吉利、娃哈哈等100家重點企業,作為「政府事務代表」。網上傳出,在山西太原某區,當地政府已開始試點,派駐會計接管私企的財務。試點過後,就將在全區執行。

2018年9月,大陸金融專家吳小平說,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目標,「應逐漸離場」;中共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在「深化民營企業民主管理」會議上表示,民企黨組織要共同參與企業管理,「共用企業發展成果」。

而中共這波國有企業混改自2015年就開始,當時要求有錢的民營企業參股國企,卻沒有決策權與話事權。2017年8月,騰訊、阿里、百度、京東一起注資273.5億人民幣給中國通信巨頭中國聯通。那時包括中國聯通在內,國有企業資產收益率已持續萎縮,僅3%多一點,而民營企業的資產收益率則超過9%。

2019年4月,深圳國資委控制的格力電器啟動混改。格力電器公告稱,格力集團擬通過公開徵集受讓方的方式協定轉讓格力集團持有的占格力電器總共股本15%的股票,估值超411億元。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祕書長彭華崗透露,2018年中央企業和地方國有企業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企業達到2,880家,中央企業完成混改的占比約70%。

「混改」本質:拿民企錢給國企花

拿民營企業的錢給國有企業花,這就是「混改」的本質。自混改開始,「公私合營」的聲音一直不絕於耳。

實際上中國的民營企業是中共眼中的「羔羊」。中共本性就是搶奪私產,拿來為己所用。

回顧共產黨在建政之初對中國民營企業家的洗劫過程。從1952年開始,中共通過「五反運動」和「公私合營」,將民營企業的資產搶奪殆盡。

所謂「五反運動」即是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偷工減料、反盜騙國家財產、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中共「認為」民營企業主對幹部行賄、盜騙國家財產、偷稅漏稅、偷工減料、以及盜竊國家經濟情報,需要對其進行整肅。「五反」運動始於1952年1月。當時在報刊上鋪天蓋地地刊登檢舉揭發信件,之後中共開始逮捕各行業的資本家。「五反」實際上就是搶資本家的錢、甚至是謀財害命。

「混改」最早可追溯至中共的「五反運動」

當年上海市長陳毅每天晚上在沙發上端一杯清茶聽彙報,悠閒地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實際上就是問又有多少商人跳樓。其中所謂「反偷稅漏稅」是從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的,而資本家傾家蕩產也交不起這筆「稅」,想死又不能跳黃浦江,因為會被說成去了香港,家屬還要繼續被逼迫,只好跳樓而死,讓中共看見屍體好死了心。

上海從1952年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統計,因運動而自殺者就達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殺人數幾乎都在10人以上,其中有很多資本家是全家數口人一起自殺。中國航運大王盧作孚被「運動」後,於2月8日吞服安眠藥自殺;冠生園創始人冼冠生於1952年4月被工人圍困在辦公室裡兩天後,於4月21日跳樓自殺。

1956年初,中共進行了全行業公私合營。「國家」對資本主義私股的贖買改行「定息制度」,統一規定年息五厘,也就是企業不歸資本家管,資本家只拿5%的年息,並在勞動中逐步改造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1966年9月,定息年限期滿,未經任何合法手續,私營股份被「沒收」為國有,公私合營企業全部變成了國營企業。

殘存的少量中國個體經濟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運動中被清掃,到70年代最後被當作「資本主義尾巴」割掉了。到70年代後期,中國經濟成了純而又純的公有制經濟。然而,在這種純而又純的公有制經濟制度下,中國經濟出現衰退、低效和停滯。

改革開放40年 民企貢獻三分之二GDP

中共自1979年開始,迫不得已在有限的領域內對民營網開一面。40年之後,根據大成企業研究院和社科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民營經濟改變中國——改革開放40年民營經濟主要資料簡明分析》一書的數據:民營經濟貢獻中國GDP的2/3左右,提供城鎮3億多人工作崗位、繳納了全國50%以上的稅收、稅收增量占65%以上;民營企業就業占城鎮就業存量的80%、增量的95%以上。

由此看出,經過四十年,在夾縫中生存的民營企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主要支柱。

中共一方面需要民營企業支撐中國經濟的發展,一方面對民營企業的盤剝和控制從未放鬆。可以說民營企業在中共眼中是待宰的羔羊,不但錢財受到掠奪,甚至企業家的身家性命都難保。

中國民營企業的納稅負擔幾乎是全世界最高的,世界銀行《世界納稅指數2017》,中國大陸企業總稅率68%,美國是44%。不僅如此,中國民營企業承擔的各種名目的費用,包括獲得土地資源和資金的成本是相當高的。北京工商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周清傑表示,「從上市公司年報或企業自行披露的費用來看,中國的各類『費』非常多,且不透明。這既包括明面上的費,也包括各類尋租和灰色成本。」

中共共產體制 民營企業家遭「打黑」

中國民營企業家慘遭群體性迫害的典型例子是薄熙來2009年在重慶開始的打黑運動,所謂的「打黑」實際上打的是民營企業家,許多頂級民營企業家被打成黑社會頭子,資產被沒收充公,億萬富翁一夜之間變成窮光蛋階下囚,有的甚至掉了腦袋。據說,當時遭到非法抓捕的已達5萬多人,被黑判的人數達到了1萬7千多人。這種現代版的「五反」運動令民營企業家不寒而慄。

中國知名律師陳有西曾說:《刑法》罪名已經發展到450多個,市場經濟秩序方面的犯罪罪名,有110多個。現在要折騰一個中國企業家,非常容易。企業家人人都是待罪之身。用公檢法剝奪一個企業、一個富人的財富,是分分鐘的事。陳有西說:中共的憲法基礎是公有制,是先天歧視私有財產的。重慶能夠這樣大規模地把無辜的企業家打成黑社會,剝奪他們,判決他們重罪,甚至剝奪生命,和中共的這種憲法思想、刑法思想是淵源相承的。

由此看來,中共掠奪的本性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濟的發展而改變,隨時都在搞現代版的「五反」、「公私合營」。企業家人人自危。如果中共的經濟危機進一步加深,它的流氓本性進一步發揮的時候,很難說還會幹出什麼事情。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