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寫了兩百卷佛經 為何他最終還會下地獄?

千古佛音 文/孫書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本平安時代,有位擅長和歌寫作和書法的左近少將,叫藤原敏行,他對佛家經典也很感興趣,一些朋友包括故去的亡靈,都委託他抄寫佛經,他一共抄寫了大約二百卷佛經。

抄寫佛經卻被傳喚到冥府

一天,藤原敏行突然去世,靈魂離開了肉身。一些面目可憎的冥使突然闖了進來,將他五花大綁,強行帶走了。

藤原問:「我到底犯了什麼錯?」冥使回答:「我們也不知道,只是奉命。你抄寫過佛經嗎?」藤原答道:「抄過。」冥使說:「你本不應被召入冥界,正因你抄經,才傳你到冥府。」

隨後,幾個人向前趕路。此時,兩百多個披甲戴盔的士兵,鬼一樣騎馬跟過來。他們口吐火焰、眼如閃電,心驚膽顫的藤原幾乎嚇暈了。

他問冥使:「這些士兵是什麼人?」冥使答:「你不知道嗎?這就是託你抄經的人啊,本來他們期望借你抄經的功德,他們就可以轉生到一個好的世界,或再投胎為人。可是你抄經時不精進,不忌肉食,胡思亂想,甚至滿腦子淫邪之念。他們不僅未獲功德,反而轉生為暴戾之身。他們憎恨你,所以將你吿到冥府,要求把你抓來報仇。」

藤原大驚:「那我將如何被處置?」冥使道:「他們會用劍將你切成二百份,每人一份,每一份都有你的心臟,你會痛苦不堪。」藤原悲傷地問:「如何能解脫呢?」冥使答道:「不知道,我無法幫助你。」

藤原不由自主地繼續前行,恍惚中來到一條河邊,但見河水像墨一樣的黑,藤原問冥使:「為什麼這條河的水這麼黑?」冥使回答:「這都是你抄經用過的墨,變成河水在流。」

藤原又問:「那為什麼河水腐臭污濁?」冥使答道:「以清淨之心書寫的經文,都被天宮收納;以污濁怠穢之念抄寫的經被棄之荒野,墨水被雨水沖掉,匯集成髒污的河流。」

藤原驚愕不已,他哭著對冥使說:「如何才能得救啊?無論如何,請您幫幫我!」冥使說:「你確實可憐,但你罪業深重,我亦無能為力。」這時有人過來催促,很快,他們來到一個大門前。那裡很多人被綁著四肢,有很多人腳戴枷鎖,擠得都沒有地方站了。

發願悔過 重返人間

先前的二百個士兵仇恨地看著藤原,恨不得立刻粉碎了他。藤原恐慌得不知所措,再次問冥使:「真的沒有什麼方法了嗎?」冥使說:「你只能是立誓要寫四部經書(四百卷),看看如何。」於是,藤原就在進大門前,心中暗自發誓:今後,我一定要繼續完成書寫四部經書,懺悔過錯。

一會兒,他被帶到閻王殿上。殿中走出來一冥官,問:「此人是藤原敏行嗎?」冥使答道:「是。」冥官問藤原:「藤原敏行,本官問你,你在人間修成何種功德?」藤原答道:「沒有什麼功德,只是曾受人之託抄過兩百卷的佛經。」冥官說:「你陽壽未盡,但因你以污穢之身心抄寫佛經而被傳喚,現將你交給那些告發你的人,按照他們的意願來處置吧。」

藤原不勝驚恐,說:「我發誓要寫四部佛經,如今才寫了兩部,願望還沒實現就傳喚我來,我無法贖罪。」冥官說:「竟有此事,拿帳薄過來。」帳薄立刻被送過來,藤原趁冥官來回翻閱的時候,瞥見自己所造下的罪孽,一事不差地都被記載在冊,確實沒有功德。而在藤原進門前發的願——抄寫四部佛經,被記錄在最後面。

冥官看了後說:「果真如此,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可回去實現你的願望,但你必須真正做到才行。」冥官做出裁決後,二百個士兵頓時不見了。冥官再次強調:「回到人間後,你一定要兌現誓願!」於是藤原被放回去了。

意志薄弱 沒有完成誓願

陽間這邊,妻子正在悲傷哭泣時,藤原起死回生了。他感覺好像是從睡夢中醒來,夢中一切歷歷在目,他想:「這回,我一定要努力以清淨之心來抄寫佛經。」

藤原準備了寫經的紙筆硯墨,並讓人專門在紙上清晰地劃好網格,打算著手寫經了。可是時間一長,藤原心猿意馬,控制不住自己,寫著寫著就突然跑出去,尋找歌姬玩樂。漸漸地,他將在冥府裡的誓約忘得一乾二淨,很快大限即到,藤原終是離世而去。

藤原離世後一年多,歌人紀友則(《古今和歌集》撰者),在夢中夢到藤原,容貌怪異恐怖,神情哀傷:「我因立誓抄寫四部經文,暫時延命回到人間,但因意志薄弱,怠穢之心不減,沒有完成誓願,最後受罰而死,現在正承受著無以倫比的痛苦。」

藤原又說:「你若同情我,就將寫經的紙料找出,委託三井寺的僧人,請他書寫四部經供養。」說著,藤原放聲大哭。紀友則從夢中驚醒,大汗淋漓。天一亮,他就找出紙料,立即出發到三井寺去拜訪僧人。

三井寺的僧人一見紀友則便說:「啊!我正打算遣人前往貴府,沒想到您親自到訪!」紀友則問道:「有什麼事情嗎?」僧人答:「昨夜我夢到已故朝臣藤原敏行,他說,『我應虔心抄寫完四部經書,終因怠墮受懲而死,為此罪我正承受萬般苦痛。』藤原還說您那裡有紙料,請求給我紙料讓我書寫經書給他供養,以減他的罪責……」

聽完這番話,紀友則遂將自己的夢也述說一遍,然後二人相對落淚。接著,紀友則將紙料交給僧人。僧人接過紙料,以虔恭之心親筆書寫佛經。

後來,藤原敏行又同時出現在二人的夢中,說:「感謝二位,我憑藉此功德已從不堪的痛苦中稍稍解脫了。」看上去他心情很好,面容也不同於以前,露出了喜悅的神情。@*#

參考資料:

日本《宇治拾遺物語》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