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港府頒佈蒙面惡法儼如戒嚴 超市糧油食物搶購一空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05日訊】【今日點擊】(3584-2)

提要
港府頒佈蒙面惡法儼如戒嚴 超市糧油食物搶購一空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今天是4日,在4日的香港時間4日的下午3點鐘 ,林鄭月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正式宣布呢,在香港實施緊急狀態法。在5日的凌晨零時就是今天夜裡頭,大概在我做節目的時間,北美時間東部時間就是中午12點,首先頒布的是蒙面法。她的蒙面法的說法就是,在任何集會、任何公共環境當中、集會遊行,如果人們去戴口罩的話,警察有權。

第一是不許戴口罩,第二如果你戴口罩蒙上面,或者甚至在臉上只要你塗上東西,讓人們無法辨別你的面孔的時候,警察有權去摘下你的蒙面的東西。如果你抗拒,如果在集會的場合下你蒙面你抗拒,最高可以判1年的監禁,和2萬5千港幣的罰款。

宗教人士, 說宗教人士因宗教原因,是可以能夠接受,而香港警察可以豁免於這樣的這一條的法律。香港警察都是蒙面的對吧,所以他可以豁免這一條法律。已經頒布出來了,那將意味著什麼?他要首先啟動緊急狀態法,那是196幾年港英時期,當時制定的香港緊急狀態法。他賦予了香港特首予以至上的權力,當在緊急狀態法狀況下,香港特首基本就是,可能在某種情況下比習近平的權力還大,在一個地區。他可以任意根據他自己的判斷,而制定任何法律,而原因就是說,他是香港的行政執政長官,他以香港的安全,香港人民的安全、香港財務的穩定、香港金融的穩定,以香港的任何名義,都可以制定任何一條法律。

這條法律是保護香港的,所以蒙面法是一個表象,是一個現實,但是當他啟動緊急狀態法的時候,那涉獵的就是涉獵到的整個內容就太多了。它可以威脅到人們的集會自由、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經營自由,它會影響到一系列自由。我舉個例子,他可以在以某種法律的背景之下,那宣布比如說反送中的群眾運動是違法的。我舉個例子是這麼講,如果在某種情況下宣稱是違法的話,他可以直接賜,比如說李嘉誠,李嘉誠說了要給年輕人留後路,那他的行為使得這一場在香港的動蕩中,不是給安息了而是出現更大的波動。所以李嘉誠的言論,傷害到香港的穩定,妄圖顛覆國家政權罪就是這意思。它可以以各種理由,李嘉誠。

比如說這個黎智英,壹週刊蘋果日報的老闆,包括周潤發,周潤發呢剛才穿了一身黑衣服矇著面,他經常帶了一個黑色的口罩,矇著面故意在公共場合露面,他是反對嘍。威脅到所有人的安全,他以緊急狀態法,他可以重新修改相應的,在香港的投資法律;他可以用緊急狀態法,可以能夠阻止香港的這個外匯資金的流出。比如說限定在香港,你一天取現金不許超過五千元,任何銀行就得執行這條法律。你們家房子不許賣,我說是這麼個意思,為什麼?賣你會大家都跑了。你比如說那有八萬多美國人想跑,很多人住著房子,但是賣房子了,就是這個意思,他會一連涉及到每一個人的日常的生活。

港府頒布蒙面惡法 儼如戒嚴 超市糧油食物搶購一空

在超市就是香港大的超市,在今天宣布之後,提前關門六點鐘就關門了,那學校全都停課。在六點鐘關門前,市民到這個商場去搶東西,搶水、搶麵包、搶吃的,沒人知道香港今天晚上會發生什麼。也就是說今天的香港進入了準軍事狀態,就是像貝魯特,就是像我們經常看到的那些,死人開槍的城市概念之類似的。所以英、美的反應將是外部的反應,作為中共來講,這是在所謂習近平慶典之後,我們看到的場面。

這是林鄭月娥在宣布這個,該條法律時當時的新聞發布會,記者有詢問她如何執行。記者們質疑的最大特點就是說,那是否意味著妳的權力至高無上,是否意味著這個妳可以在緊急狀態法的背景之下,妳可以任意根據需要設立任何法律。那她呢不否認不肯定,第一隨意制定法律那是不可能了,我保證我也不會那麼做的。但是呢在視其情況的需要和環境的需要,那我們要以香港的人民群眾的安危、香港的穩定、香港的……基本上就這麼說法。所以她在介紹當中,主要就是指明該條法律該如何執行。

禁止在公共活動中蒙面,警方有權在公眾地方要求任何人摘下面罩,如果拒絕一經定罪違者可以被監禁。向傳媒發出的文件說,如果當時人身處集會、聚集、遊行,正處於某種專業或受雇狀況,屬於合理辯解。假如警方在處理非法集會,和遊行間蒙面,可以獲得如何如何。所以警察是被豁免的,而警察有著無上的權力,可以辨別對方,他只要用這一條就可以抓捕所有的人。

儼如戒嚴多區商場提早關門,市民到超市糧、油、食物搶購一空。那很簡單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沒有人知道香港會發生什麼。那在過去的抗爭的過程中,同時間大概在幾個小時之前,勇武派發表了聲明,基本不妥協。如果以死抗爭的年輕人,有幾千人、有上萬人,那在香港就出現了,會出現完全暴力的衝突,完全會出現完全暴力的衝突。你要知道那個時候的人,警察現在的狀況當得到這條法律的時候,警察將不是正常人的狀態,那抗議的人同樣會在很亢奮的背景下出現。

就像我們說10月1日,如果習近平在檢閱的車隊,在檢閱過程中,自己竟然後面放了一輛空車,大白天見鬼公然去請了鬼神。你看他的概念,他在頭一天去見毛澤東去請鬼,毛澤東的鬼出來,然後到外面。而他請的動作呢不是事前安排的,他的時間表上沒有這項,是他自己突然想到的。我說呢與其說他想到的,不如說他背後有高人,這高人是人不是人,可是另外一回事了。然後在外面他就去拜這個紀念碑,面對死人,他用了儀式和花籃花圈,都是面對活人的做法。而在9月30日在銅鑼灣,香港警察同樣向兩個空洞無人的街區,舉旗開槍,跟陰曆7月14日鬼節那一天,他們的做法是一樣的。也就是講說他們把鬼當成人,把鬼當成真的,陰陽反背,一切都是反背的,這個就基本就這樣。

那你讓我說就是當鬼上街頭的時候,它面對人的時候殺人的時候,它會使盡它所有的手段。而鬼上街頭,公然以鬼上街頭的概念出現的時候,那神佛只能出手了。那人是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你看都看不著對吧,鬼,惡的人才看得著鬼。所以為什麼警察能看著,為什麼習近平那麼做,在他的概念中、在香港警察中,其實就跟地獄的鬼一樣,所以他能看著,這是物質等同的一個基本的道理。

蒙面法頒布之後,這是周潤發,周潤發黑衣黑褲,連底下都是黑的,還連腿都是黑的,表面看起來他是跑步啦,戴著黑帽子、戴上黑口罩,這個東西如果在公共場合,警察可以要求他摘下來。那他這麼做在這個時間點上,就是抗議香港政府。我們也想像不出一個藝人他能做出什麼樣,那各自的考量不同對吧,他不是何韻詩,他不是其他的藝人,但真正藝人能夠表達的沒幾個。周潤發有他自己的理念,有他自己的認識,那在整個香港的藝人中,他是比較特別的一個。而就我個人來講我倒覺得,蒙面法在西方的電影中就是V字仇殺隊,在東方的電影中大家看到的應該就是,周星馳的功夫。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 ,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