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港府重蹈烏克蘭暴政垮台前四大覆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06日訊】日前,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姚松炎撰文,總結當年烏克蘭暴政垮台前的政局,並與當前香港的形勢進行比較。他認為,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做錯的四件事,現在正在香港出現,包括對政治問題不用政治解決、警暴升級、臥底、惡法等等。

10月4日,姚松炎發表題為「警暴、臥底、惡法——烏克蘭暴政垮台前的四大錯誤在港續應驗」的文章。姚松炎說,他在8月29日獲邀出席在香港中環舉行的「遍地開花放映會」,觀看了烏克蘭反政府示威的記錄片:《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

影片記述了2013年烏克蘭學生的和平抗爭,政府的暴力鎮壓,從獨立廣場市民聚集保護孩子,到烏克蘭群眾參與捍衛自由而戰,從政府利用囚犯毆打示威者,到荷槍實彈的部隊開槍射殺民眾,甚至將槍口對準救援人員、對準牧師,政府一步步將人民推向憤怒。

2013年11月21日,當時烏克蘭爆發和平示威,反對總統亞努科維奇中止和歐盟簽署政治和自由貿易協議。

11月30日,示威者被武裝警察暴力驅散,導致基輔市發生全市範圍的動亂。

12月1日,示威者重新占領了廣場,期間和政府發生了多次衝突,反對派更發出了政治上的最後通牒。

但烏克蘭政府為了阻止民眾的示威活動,在2014年1月16日出台許多禁止示威的法案,不料引發更大的抗議。

從1月23日起,烏克蘭西部的許多州政府建築和地區議會被示威者占領,2月示威者成立了「自衛隊」。2月22日,烏克蘭議會罷免了亞努科維奇的總統,同時宣布提前於同年5月25日舉行總統大選。

2月23日,議會投票支持反對派領袖、新任議長亞歷山大‧圖爾奇諾夫暫行總統職責。而亞努科維奇隨後逃亡到俄羅斯。

姚松炎說,這與香港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何其相似,從金鐘公民廣場市民聚集反對惡法,到群眾聲討警暴惡行,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5大訴求而抗爭至今超過百日。

從7.21警察縱容黑社會向市民無差別襲擊,到8.31警察在太子站內使用過度武力,甚至在9.29蓄意打盲印尼女記者,在10.1近距離向18歲示威者胸部開槍,令衝突不斷升級,更多市民更加憤慨!

姚松炎感嘆,歷史好像有其必然的軌跡,人類即使學習了這麼多歷史教訓,但權力物慾令掌權者繼續犯下同樣的錯誤,令歷史一再重演!

他總結了烏克蘭垮台前亞努科維奇做錯的4件事,現在正在香港相繼出現。

1,政治問題不以政治解決

烏克蘭當年的運動稱為親歐盟獨立廣場運動(Euromaidan),起因是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宣布中止原先承諾與歐盟簽署的自貿協定,一開始總統下令武力鎮壓和平示威,最終觸發更大規模的示威抗議。

烏克蘭政府沒有做到「政治問題政治解決」,「跟香港的林鄭月娥一模一樣,其實五大訴求用政治解決,如果香港能有真正民主選舉,在議會內透過討論解決問題,其實可以化解這一場衝突。但當權者為了自己的利益連講撤回都不肯,令示威一路升級。」

香港的議會制度失衡,令政治問題無法透過政治平台解決。香港的情況比烏克蘭更惡劣,因為沒有真正的公平選舉,議會變成一言堂,政府甚至可以隨便取消議員資格,市民不再相信政治制度,唯有走上街頭,令政治人物無法處理政治糾紛。

烏克蘭當年最終仍可透過議會罷免總統,解散國會,重新大選。但香港的政治制度令此路不通,表面上可令政府安心,無懼罷免,但其實當公權力失去了制約,結果必然是腐敗政權,逼出革命。

2,警暴升級

當權者妄圖通過不斷升級的警暴來壓制示威,甚至縱容流氓打手無差別隨處打人。過去幾個月裡,香港的前線抗爭者親身體會到當局把警察變成了政治的棋子,入職時發誓要保護市民安全的公僕,竟會變成視民如曱甴(蟑螂)的殺人魔警。

「然而,歷史告訴我們,這樣不單解決不了問題,只會造成更深厚的仇恨⋯⋯在這段烏克蘭歷史的尾聲,其實很多參與的警察和軍人最後都是跪地懺悔的,也有一些受到懲罰。所以今時今日香港的警察其實都應該要看看這部電影。」

3,臥底激化衝突

港府犯下的第三錯,也是最致命的錯誤, 就是8月中終於揭曉的「臥底」:警察喬裝成示威者,不但在現場拘捕示威者,更把各種縱火和激化示威行為嫁禍於示威者。

2014年烏克蘭的當地警察很多不肯開槍鎮壓市民,亞努科維奇因此最少兩次派出臥底,包括起用一些軍隊假扮成警察,向示威者開真槍就是由臥底開始,然後在前線激化、製造藉口讓警察開槍。這個情況跟香港很相似,警察也承認了他們真的有派出臥底,這就是失信於民。

烏克蘭事件第二次的臥底工作更加恐怖,烏克蘭政府派出受過訓練的僱傭兵用長槍對準示威者瘋狂射殺,現在的統計是在烏克蘭事件中大約死去了200人。

同樣,香港警察在過去3個多月也有用臥底滲透手法去激化示威行動,然後進行拘捕和毆打示威者,8.11衝突當晚被拘捕的人遭到臥底虐打,有的出現嚴重受傷、骨折等情況。

4,惡法禁止示威和蒙面

烏克蘭政府犯下的第四個錯誤,也正在香港發生。2014年,亞努科維奇通過新的獨裁法例,禁止示威、蒙面和戴頭盔,更加激起民憤,使得更多人走出來,不准戴頭盔就拿幾個煲,不戴口罩就戴中世紀的面具出來。這條惡法的推出,終於成為局勢的轉捩點,觸動了1月19日大規模的死傷,接著示威者最後通牒,終於逼令國會接受和令亞努科維奇下台離境。

香港政府在2019年10月4日下午3時宣布從10月5日起實施「禁蒙面法」。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實施「禁蒙面法」當天,立即引發港人的強烈抗議:全港首次出現18區同時上演抗議活動,甚至連未曾爆發抗議遊行的港島南區香港仔,也第一次發射催淚彈。

姚松炎表示,從烏克蘭事件的經驗教訓中,更凸顯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爭取真普選尤為關鍵,「我們不單要犯錯的領袖下台、追究刑責,更重要的是重選政府,讓人民重新掌權,這才對得起這幾個月為我們犧牲的前線勇士。」

他說,只有當政治制度能夠對公權力起到適當的制約作用,市民的聲音能夠透過政治平台和平解決,政府真心尊重民選議員,議員能夠有合理的機制彈劾及罷免特首及問責官員,政治問題得以政治解決,社會才能長治久安。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