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革命尚未成功 世界必須努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聯合國人權憲章》作為一份旨在維護全人類每個人都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的文件,於1948年12月10日在法國巴黎簽署,並在全球推行,至今70多年了。當時參與起草的中華民國的代表張彭春、美國的愛里諾· 羅斯福、加拿大的約翰·彼得福·漢弗萊、法國的瑞納·賽繆爾·卡心、黎巴嫩的查爾斯·馬利克等作者如今已經辭世,物是人非了。我們無法知道,他們對《聯合國人權憲章》今天所取得的成效和如今世界面臨的人權挑戰作何感想。可是我們卻知道,中共黨國體制利用現代科技踐踏人權,肯定是他們當時沒有想到的新的人權問題。

去年七月,我有幸受邀參與了紀念《聯合國人權憲章》實施70年的紀錄片在紐約的拍攝。該紀錄片從全球的角度,向世人展示了目前世界各地的人權狀況。其德語版已經於去年12月10日的「國際人權日」按時完成製作並發布,其英文版名叫《Inviolable:The Fight for Human Rights》, 於本週二也就是2019年10月1日在紐約公開放映。我接受德國駐聯合國大使 Ambassador Christoph Heusgen 之邀,一起欣賞了這部震撼人心的影片。之後由Christoph 主持、提問,和參與該片採訪與製作的德國最著名電視主持人Claus Kleber、該片的導演Angela Andersen、「人權觀察」總執行人及非洲代表一起,就《人權憲章》已經起到的重要作用,取得的成效及目前與未來面臨的挑戰和工作重點應該是什麼等問題,進行了對話討論。

70多年,在人類發展的歷史長河中,不過是轉瞬之間的事。可是對於具體的許多個人來講,卻是從起點到終點的一生經歷的時間。儘管聯合國由於它的低效、腐敗與比較容易被中共這樣的大獨裁者拉幫結夥進行破壞等,有許多需要改革、完善的地方,目前飽受批評,甚至有人呼籲解散它。可是就聯合國人權憲章而言,70年來,毋庸置疑地在對全球許多國家的法律制定和人權保護、人道救助上,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個人認為,目前的人權迫害歸納起來,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兩點是由於制度性的社會不公和有組織犯罪所造成。從方法論的角度,要解決制度性社會不公造成的人權迫害,可以從建立公平,公正的社會制度 – 推行民主,建立憲政法治著手解決;而解決有組織犯罪的難點,則是在於如何解決犯罪集團不斷阻止、破壞人們建立公平的社會制度。尤其是像中共這樣的反人類組織掌握了國家政權後,為了維護其極權專制,不斷以國家的名義利用國家機器持續的、有針對性地進行大規模的人權迫害,阻礙國家實現民主。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打擊獨裁者。

因此,民主國家聯手在全球推行民主,協助建立憲政法治體系,特別是打擊專制獨裁,消滅反人類政權是達到《聯合國人權憲章》想要達到的目的的最直接和從根本上解決人權問題,無法迴避的途徑與辦法。只要專制依然存在,人權就得不到真正的尊重與保障。

總之,專制不除,人民難安。人類去除野蠻的極權專制、實現真正維護每個人人權的革命尚未成功。面對極權對人權的無底線侵犯,此時時刻,世界各國人民必須攜手努力才是正確的選擇。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