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泳將變全裸女浮屍 生前是反送中示威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11日訊】自港警8.31太子站恐怖襲擊乘客後,可疑「自殺」事件激增,海上浮屍頻現,其中包括曾參與反送中運動的15歲游泳健將陳彥霖,警方最近口頭確認,油塘浮屍是失蹤陳姓女童。

近日,香港網路上流傳一則失蹤少女陳彥霖的尋人啟事。啟事稱,陳彥霖15歲,身高1.53米,她於9月19日下午2點15分在美孚與友人分開,10分鐘後曾傳短訊給友人稱,她正在回家,可是過了5天,都沒有到家。

隨後,有人在陳彥霖所屬將軍澳區學校拾獲其手機、身分證及學生證。近日,網上有留言說,她已經死了,變成了浮屍。

警方證實9月22日在油塘魔鬼山一帶的海面上,發現一具全裸女浮屍,相信為15歲陳姓失蹤女童,但沒有進一步確認浮屍是否陳彥霖。現場消息指,屍體身高約1.5米、有長金髮、推斷25至30歲。

陳彥霖多個身邊友人確認,警方發現的浮屍就是15歲的陳彥霖。

10月11日,《蘋果日報》從多個渠道獲悉,陳彥霖失蹤後約一週內,其浮屍被警方撈起並證實身分。蘋果詢問該浮屍案是否涉及自殺、有無可疑、並要求確認事主是否曾因參與反修例運動被捕、被帶署調查或助警調查等。

警方書面回覆稱:有關案件仍在調查中。事主死因有待毒理化驗及進一步調查確定。

陳彥霖的死訊傳出後,她的多個好友均感到詫異,懷疑死因可疑。多個消息來源稱,陳彥霖生前多次單獨參加反送中示威。懷疑死因有可疑。

據悉,陳彥霖是游泳健將,早年曾參加跳水隊,大約3年前一度接受定期跳水訓練。陳也曾就讀博愛醫院鄧佩瓊紀念中學,學校報告顯示,她曾在校際游泳比賽中獲獎。

修讀職業訓練局(VTC)發言人接受蘋果查詢時稱,陳彥霖就讀VTC轄下的青年學院,校方對陳的死訊深感難過,向其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律師兼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有關事件會由死因裁判官決定如何調查。按正常程序,警方發現浮屍應盡力調查,例如涉事少女是否因參與反送中運動,而被警方拘捕,以及何時釋放。

10月6日,香港民众在湾仔轩尼斯道庄士敦道交界设灵堂。(余天佑/大纪元)

8.31事件後可疑「自殺」案激增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4個多月,港府10月10日稱,至少有2300名示威者被捕,其中三成為未成年人。而港警因無底線的血腥鎮壓示威者,以及令人髮指的性暴力,正在成為是抗爭者努力追責的對象。

自8.31港鐵太子站發生防暴警察恐怖襲擊乘客的慘案之後,有關警察打死人的傳聞不斷,同時「自殺」事件更是成倍激增,海上浮屍頻現。

其中很多命案疑點重重,包括墮樓屍體無血跡,反有舊傷,浮屍雙手被捆綁等。而且很多屍體死狀恐怖。一女子全裸「墮樓」,屍體從腰部斷為兩截。一名「溺死」女子成乾屍。

蘋果日報梳理發現,自8.31後,至少有5具浮屍與反送中運動有關。除15歲失蹤少女陳彥霖成全裸浮屍外,另有4起。

包括10月8日下午,在海怡半島附近海面上發現身穿黑衣的女性浮屍。被指是10月1日被警方拘捕的女示威者,連海怡半島區民兼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質疑案情不單純。

9月24日,荃灣柏傲灣對開海面又有浮屍,屍體黑衣黑褲黑鞋,腳部皮膚慘白,沒有出現一般溺斃屍體的水腫,而且還滲出大量血水,屍體浮在海上時,還呈仰臥狀,雙手握拳上舉,網友認為這代表「有莫大的冤情」。

9月16日,在將軍澳唐賢街海旁發現失蹤女子高秀蘭的浮屍,被懷疑是8.31太子站死者之一。

9月7日,在北角碼頭對開海面一具浮屍雙手被綁起,身上亦綁有一個黑色環保袋,內有一個放有四塊磚頭的膠籃,死者為一名81歲老翁。

日前有民間學者公布對6月12日到9月10日的109個可疑自殺個案,提出諸多質疑。

自6月12日以後,每10天的自殺個案都維持在大約10人左右。令人驚訝的是,8月21日到31日,自殺個案突然飆升至18人。

從9月1日後的10多天內,「自殺」案例陡然提升至49人。而這時段是「8·31事件」剛過,港鐵拒絕公開當晚太子站的閉路電視錄像片段,加深了民眾的質疑。

美國AI機構揭港人「被自殺」恐怖內幕

針對這些密集離奇的自殺案,10月6日,美國一家叫做「The AI Organization」的權威人工智能研究機構,獨家披露了他們自己掌握的、關於示威者被港警拘捕、被性侵和「被自殺」的恐怖內幕。

「The AI Organization」在網站發表標題為「人工智能的面部識別技術尋找香港年輕人,並用以抓捕、強姦和所謂的自殺」的文章。

文章介紹,人工智能如果綜合面部、聲音跟很多其它生物特徵識別,將是致命的,此能夠實現掃瞄、定位、跟蹤、追捕,最終導致人死亡。

而這種技術已經由大型技術公司提供給大陸,使得這種技術在大陸可以滲透到你的手機、物聯網、智慧房屋、無人機、汽車和視頻監控系統。

情報界反饋給我們的報告說,北京政權已在香港的警局內,部署了自己的準軍事部隊,並通過人工智能的面部識別技術定位學生後,將女學生拘禁在警察大樓跟警車內。

報告顯示,這些女孩們被港警多人強姦。而這些所謂「港警」,實際上是被派往香港並且得到港府批准的大陸警察和安全機構人員。

文章揭露,香港的學生,包括男孩和女孩皆被宣稱是跳水或跳樓自殺。實際上,有一些女性是強姦受害者。而中共的目的是恐嚇學生群體退縮,以使北京接管香港。

那些宣稱跳樓的則是被脅迫或直接扔下去的,這種「被自殺」在大陸普遍使用,被警察、安全與準軍事人員,用在被追蹤跟追捕的民主活動人士、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維吾爾人、藏傳佛教徒和其他群體。

文章還說:香港學生被通過面部識別追捕,是通過連接到網絡的、隱藏在智能手機與app中的軟件實現。而北京也在香港的警局、記者、學校、俱樂部等多處安插間諜。

文章最後還提到遍布香港的視頻監視網絡,跟中共政府通過不直接的管道聯絡,把蒐集的信息會先儲存起來,供有關安全部門日後去使用。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