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對神的信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是一個對懷有虔誠信仰的民族。

翻開我國最早的歷史文獻彙編《尚書》,夏商周三代君臣開口動輒便是「天」、「天命」,而在甲骨文裏,「帝」字更是隨處可見。何為「天」?何為「帝」?在上古三代,這兩個字其實是一個意思,指的都是中華民族的至上,也就是最高的起著主宰作用的神。除了作為至上神的「天」、「帝」,上古先民還信奉名目繁多的天神、地神和人鬼。

先秦以降,中國又先後出現了道家、道教以及外來的佛教、基督教和天主教等等。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伴隨著氣功熱的興盛,又出現了作為新興信仰的法輪功。這些都屬於對神的信仰,他們都有各自信仰的神。神是比人智慧更大的生命,即高級生命。

然而在中共眼裏,不管甚麼信仰,只要是信仰神的,都是它不共戴天的敵人。當政後,中共變本加厲,不僅把無神論升格為整個國家的意識形態,而且利用政權千方百計打壓和迫害國人對神的信仰。為了給這種打壓和迫害製造理由,它又別有用心地給信仰扣上了一頂唬人的大帽子:「封建迷信」。時至今日,這種政治宣傳仍影響甚廣,以至於一旦有人公開說自己信神,往往就會遭人譏諷:「你這不是搞封建迷信嗎!」「這種封建迷信的東西你還信啊!」

這就給我們提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對神的信仰是不是封建迷信?

要說清這個問題首先就得說清甚麼是封建迷信。

(二)

就筆者所知,封建迷信這個詞既不來自中國的傳統文化,也非舶來品,至於到底是誰發明的似乎也沒人能說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它是中共黨文化裏的一個常見概念,更準確的講,是黨文化裏用來打人的一根政治棍子。

就概念本身而言,封建迷信這個詞並不科學,甚至可以說是牛頭不對馬嘴。因為,所謂「封建」,是指周天子得天下後,把土地和人民分封給功臣和親信去建立諸侯國。簡單來說,就是封地建諸侯國。這是「封建」的來由和含義。所謂「迷信」,就是崇信,而且信的很著迷。把這樣兩個詞拼湊成一個概念,是不是有點不倫不類?

撇開這點不論,就基本的詞義而言,按我的理解,封建迷信就像是黨文化精心編織的一個大籮筐,是凡在它眼裏屬於在生產力水平低下、科學不發達的時代產生的東西通通都被裝進了這個筐裏,對神的信仰便是其中之一。黨文化會告訴你,是凡不符合科學的東西,或者說不能被科學證實的東西都是愚昧盲目荒謬落後的。

如果我們進一步追問下去:為甚麼不能被科學證實的東西都是愚昧盲目荒謬落後的?黨文化接著又會告訴你,因為不能被科學證實的東西就是不存在的虛幻的東西。崇拜信奉這樣的東西那不是愚昧盲目荒謬落後又是甚麼?這也就是黨文化之所以把人們對神的信仰斥之為封建迷信的根據和邏輯所在。

(三)

那麼問題接著來了:神究竟是虛幻的還是真實的?這個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神?

毋庸諱言,科學無法證實神是可以被人看到、摸到和感知到的。但科學無法證實神的存在,是否就意味著神一定不存在呢?非也。

首先,科學無法證實神的存在這是就目前而言,並不意味著科學永遠都無法證實神的存在。科學是不斷發展的,歷史上不乏這樣的例子,在科學發展的一定階段上不能證實其存在的東西,在科學發展的更高級階段上卻被科學證實是存在的。雖然科學在目前的發展階段上無法證實神的存在,但這並不排除到了更高的發展階段,它有可能證實神的存在。此其一。

其二,德國著名哲學家康德曾說:「要證明神的存在甚難;要證明神的不存在更難。」科學固然無法證實神的存在,但更無法證實神不存在。更準確地說,無神論只是一個永遠無法證實的假設。這是因為:

第一,「無神論」認為宇宙是無邊的(如果有邊,邊外面是甚麼?那邊有沒有比人高級的生命?所以不能有邊)。既然無邊,又如何能探索完所有的宇宙從而得出宇宙中沒有「神」呢?這是探索的廣度問題。

第二,隨著科學進步,探索手段也越來越先進,過去探索過的地方要不要再用新的手段重新探索一遍呢?這肯定是需要的。而這種在新技術上的重複探索本身也是沒有止境的。這是探索的深度問題。

第三,如果存在比人高明的生命,那人家的技術水平完全可以不讓你探測到,他能看見人,人卻看不見他。這是低級生命探測高級生命面臨的問題。

第四,科學研究的對像所必備的一個條件是重複性。宇宙、生命、人類的起源是已完成的事情,無法重複。這是科學本身的侷限性問題。

可見,從探索宇宙的廣度、深度、可能性和科學的侷限性上講,「無神論」不但沒有科學性,也沒有可操作性。因此,連達爾文主義的先鋒戰士赫胥黎也承認:「從純粹哲學立場上看,無神論是站不住腳的。」

其三,人雖然無法借助科學的實證方法看到、摸到、感知到神,但古往今來神因為在世間顯靈而被人目睹的事卻不乏其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網上搜索)。只是因為這樣的事例不能在人為的控制下重複,無神論者從來都不相信罷了。

綜上所述,僅僅因為科學目前無法證實神的存在就斷定神不存在、是虛幻的,進而斷定對神的信仰是愚昧盲目荒謬落後的,這在理論上和邏輯上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四)

進而言之,儘管神沒有直接顯現在眾人之前,所以我們至今無法用科學方法證實他的存在,但神卻在世間留下了他存在的諸多跡象,使得我們能夠根據這些跡象判定他的存在。而說到神顯露在世間的跡象,這就跟科學發現的成果密切相關了。

是凡具有常識的成年人都知道,在我們生活的環境中,小到一個家庭的內部陳設,大到一棟棟摩天大樓的構造、每個城市的交通管理乃至整個社會的結構,不但都有各自的秩序和規則,而且這些秩序和規則或多或少都離不開人的設計、人的智慧,不可能是自發形成的。

同樣,自然界裏也存在著類似的秩序和規則,不僅如此,它們甚至比人類社會的秩序和規則更精密更高級無數倍。而科學帶給人類的一大收穫,就是讓我們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深入的認識到了我們置身的這個世界一切都是秩序井然,有規律可循的!

試想,既然人類社會的秩序與規則離不開人的意志和智慧,那麼比它們更精密更高級的自然界的秩序與規則怎麼可能是自發形成的呢?它只能來自於比人智慧更大的高級生命,也就是神的創造。

正如劍橋大學著名物理學家John Polkinghorne所說:「當你認識到自然界的規律都是不可思議地精密地協調在一起,從而製造出我們看到的這個宇宙,你就會有如此的想法:這個宇宙不是碰巧存在的,而是有意創造的。」

以我們人類生存的這個地球為例。地球到太陽的距離是1.5×10^8公里,只有在這個位置上,地球才能獲得足夠的光和熱,又不被烤焦,並以每秒11公里的速度前進才不至於脫離軌道。這個距離是經過精確計算,還可能有多次試驗得來的,這個速度也是經過精準計算得到的。誰可能有這個本事?只能是神!

地球圍著太陽、月亮圍著地球在軌道上公轉,需要非常準確的初速度和角度,如果這個速度快一點點,地球和月亮都會飛走,如果慢一點點,月亮就慢慢掉到地球上、地球掉在太陽上。這個速度如何產生的?為甚麼如此準確?是甚麼力量給地球和月亮加上這最合適的力和方向?只能是神!

再拿動物的眼睛來說,望遠鏡和照相機夠精密了吧,可動物的眼睛比它們還要精密,天文望遠鏡中的望遠鏡矩陣就是根據蒼蠅的眼睛原理製造出來的。而如此精密的眼睛是誰設計和製造的?是人嗎?當然不是。是雜亂無章的宇宙大爆炸炸出來的?也不可能。只能是更高級生命的傑作。

那麼人體呢?人體的結構可以說奇妙無比,有神經系統、消化系統、呼吸系統、血液循環系統、免疫系統、內分泌系統、運動機能系統、排泄系統等等。其中有全自動的、半自動的,有受思想控制的、有需要休息的,有的需要分秒不停的工作,從而互相配合成一個活人,稍有差錯,便會造成生命的結束。這種系統可能自發形成嗎?也不可能。只有神才能創造出如此奇妙之物!

類似這樣的例子可謂不計其數。可見,科學雖然無法證實神的存在,但古往今來的科學發現卻為我們提供了大量有關神真實存在的證據。

(五)

正因為科學的發現處處顯示了神的存在,許多科學家都信神。

這不,聯合國曾經調查過最近300年間的300位最著名的科學家是否相信神,結果發現信神者比例高達九成,其中包括幾乎所有曾對科學發展作出過重大貢獻的科學巨人:如物理學之父牛頓、發現相對論的愛因斯坦、電報之父莫爾斯、火箭之父范伯郎、偉大的女科學家居裏夫人、諾貝爾獎創辦人諾貝爾、第一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倫琴、發明無線電通信的馬可尼、發明種牛痘的琴納、發明飛機的萊特兄弟、現代實驗科學創始人培根、量子論創始人普朗克、昆蟲學界泰斗法布爾、生物學界泰斗巴甫洛夫、現代原子能大科學家普賴特……

眾所周知,牛頓是「歷史上最傑出的科學家」與「近代物理學之父」。為了證明神的存在,晚年的牛頓寫了長達150萬字的神學著作。他說:「在沒有物質的地方有甚麼呢?太陽與行星的引力從何而來呢?宇宙萬物為甚麼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甚麼?動物的眼睛是根據光學原理設計的嗎?豈不是宇宙間有一位造物主嗎?雖然科學未能使我們立刻明白萬物的起源,但這些都引導我們歸向萬有的神面前。」在牛頓看來,這個世界如此絢麗多彩、井然有序,各種運動如此錯綜複雜,「只能是出於指導和主宰萬物的神的自由意志。」

英國著名天文學家哈雷是牛頓的朋友,哈雷彗星的軌道就是他推算出來的,這顆彗星也是以他命名的。但哈雷卻不肯相信宇宙中一切天體都是神創造的。有一次,牛頓造了一個太陽系模型,中央是一個鍍金的太陽,四週對應著天體秩序排列著各大行星,一拉曲柄,各星立即照自己的軌道和諧轉動,非常美妙。一天,哈雷來訪,見到這模型,玩弄了很久,驚嘆叫好,詢問這是誰造的。牛頓開玩笑地說,這個模型沒有人設計和製造的,只不過是偶然各種材料湊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說,無論如何必定有創造它的人,而且他無疑是位天才。這時,牛頓拍著哈雷的肩頭說:「這個模型雖然精巧,但比起真正太陽系,實在算不了甚麼!你尚且相信一定有製造它的人,那麼比這個模型精巧億萬倍的太陽系,豈不是全能的神,用高度智慧創造出來的?」哈雷這才恍然大悟,也相信了有神存在。

(六)

除了科學發現,古往以來有大量的事例也充份顯示了神的存在。

你知道河南省鹿邑縣明道宮內的老君台嗎?那是老子修道成仙飛升之地。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938年陰曆五月初四上午9點多,侵華日軍從安徽亳州向西進軍,行至鹿邑縣城東邊,在離城牆三華里的地方停了下來。瞭望鹿邑縣城,發現有兩個高大的建築。左邊的是縣城城牆的東南角樓──魁星樓,右邊的就是老君台。日軍指揮官誤以為它們都是國民政府的抗戰工事,就架起迫擊炮攻擊這兩個高大的目標。

炮手梅川太郎第一炮就把整個魁星樓炸得粉碎。隨後他掉轉炮口,對準右側那個更為高大的建築,一炮打去,沒有爆炸聲,兩炮打去,還是沒有動靜,一連打了十二發,一顆都沒有爆炸。指揮官氣急敗壞,一腳把梅川踹倒在地,自己操起炮筒,對著老君台又發射了第十三發炮彈,結果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指揮官及整個隊伍驚呆了!個個嚇得呆若木雞。日軍又向縣城的其它地方開炮,炮彈在其它地方很有威力,唯有老君台巋然不動,不為所傷。

等到日軍攻進縣城,走進明道宮,爬上老君台,看到台上大殿裏供奉著「太上老君」,整個日軍隊伍嘩然,一個個目瞪口呆,繼而全體日軍便齊刷刷地跪倒匍匐在大殿門前,磕頭作揖,並口中念念有詞,請求「老君爺」寬恕自己「向老君台開炮」的罪行,並保護自己能平安回國。

當時,老君台大殿東牆、東偏殿後牆和柏樹上共中炮彈十二發,其中一發打在了老君台的西側,兩發炮彈穿透大殿山牆,一發卡在了大殿內西邊的梁架上,一發落在了老君像前的神龕上。還有一發炮彈鑽進老君台泥土裏了,在2002年修繕時發現,引爆時威力強大。

也許有人會說這純屬巧合。這樣的巧合可能嗎?為此有人專門請教了炮彈專家,得知日式炮彈的啞炮率在1/10左右。也就是說,根據這個概率,在正常的情況下,要發10000發炮彈才有一次連續4發不響的概率,如果頭4發不響,就像買4位數的彩票,你買第1次就中獎;要發10^13發炮彈才有一次連續13發不響的概率,用日本的小炮發這些炮彈,10秒鐘發一顆,24小時不停,那得用32萬年才能發完,數量極其大;如果1發炮彈1公斤,世界有史以來到當時的鋼產量都沒有那麼多。第1次就連續13發炮彈不響,就相當於買一個13位數的彩票,第一次買就中獎,就這麼低的概率。1/10^13的概率是零概率,顯然,這樣的巧合是不可能的,只有神才能實現這種巧合。

現在我們可以對我們所討論的問題做一個簡單的結論了:儘管科學目前還無法證實神的存在,但科學和神的存在並不是互相排斥的,無論是科學的發現還是古往今來的神跡以及與此相關的許多事例,都告訴我們神確確實實是存在的,絕非人們臆想的虛幻之物。因此,人們對神的信仰根本就不是盲目的非理性的,黨文化將其斥之為封建迷信當然不能成立。

真要說愚昧,共產黨的官員為了升官發財保命而去求神拜佛,算命改風水,特別是這個黨所宣揚的共產主義烏托邦,那才是愚昧盲目荒謬落後的!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