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西咸新區區委書記動用黑社會和安全局暴力鎮壓訪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16日訊】2019年10月1日中午12點左右,轄區陝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區渭城街道辦事處主任杜興鵬給我打來電話,誘騙我說,只要我在北京別給領導惹事,立馬回家,街道辦黨委書記林軍叫他轉告我,街道辦可以私下給我兩萬元錢。我堅決不要錢,只要求儘快解決我家的案子,杜興鵬說案子難度太大,解決不了。

10月1日晚上9點左右,杜興鵬再次微信聯繫我說,他已經坐上赴京的車,預計10月2日上午9點左右能到北京,他這次進京的主要目地是帶我回家。如果我配合,他可以給我兩萬元錢,如果不配合,他也必須想辦法帶我回家。

我仍堅持不要錢,只要求他儘快拿出個案子解決方案發給我,否則,我有權留在北京到各大相關部門信訪登記。爭論間,我發現附近有三四個不明身份的小夥子向我包圍過來。我只好打出租暫時逃離。

10月4日下午2點左右,我和一個工友一起到北京市大興區海子角村附近的物美超市購物,被六七名壯漢當街打倒並綁架,扔到一輛七座越野車上強行拉走。車號:京KBH188。

車上一共有四名綁匪,一個負責開車,另外三個負責控制我,途中,我問他們為什麼要綁架我?誰指使他們這樣幹的?他們回答我說,是你們區委書記親自下的命令,你們街道辦主任杜興鵬給我們提供的你的照片和具體信息,聽說前段時間你們區上領導派了不少人來北京找你,沒找到,很生氣,10月1日那天你和杜興鵬電話聊天,他給你定了位,然後僱傭我們來抓你回家。沒想到那天晚上你打出租車逃跑了,我們一路跟蹤,在這裏整整蹲守了你兩天。我們只是掙錢的,只要你好好配合,叫我們把錢掙到手,我們一路上保證不會傷害你的。

其中一個小夥子對我說,我是咱西咸新區公安局的便衣,領導這次派我進京的主要任務就是抓你回家,怕你在北京給領導們惹麻煩,影響了領導們的政治前途。

另外三個綁匪均為外地口音,他們三人聲稱他們只服從西咸新區公安局這名便衣的指揮,保證我中途不逃跑就行,其他的事情他們不參與。

10月5日凌晨三點左右,我被他們直接拉進轄區金旭路派出所大院。關進審訊室,金旭路派出所教導員劉兵和警察崔斌叫來一名女警察,責令我把衣服、鞋、襪、內衣等脫掉,用儀器對我全身進行掃描搜身,把我隨身攜帶的所有物品及手機全部收走,然後給我做筆錄,要求我老實交待什麼時間去的北京?坐的什麼車?幾點坐的車?到北京後都去過哪些地方?都幹了些什麼?都和什麼人接觸過?等等。

我質問劉兵和崔斌:「我這次到北京打工是為了躲避你們的長年暴力維穩傷害,我並沒有到各大信訪部門登記,也沒有非訪,你們憑啥把我綁架回來還審訊我?我犯哪條法了?」劉兵:「你是轄區重點穩控對象,必須接受派出所和街道辦對你家執行的所有維穩措施,這次你敢偷偷跑到北京去,我們居然什麼也不知道,害得我們被區上領導多次批評,你這次的罪名就是在敏感期失控,如果這次你敢在中央各大信訪部門登記,回來之後我們可以給你定性為越級訪。如果你這次敢去天安門等地區非訪,回來之後我們肯定會給你判刑,以後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一直折騰到10月5日早晨5點多,才把我交給早已等候在金旭路派出所大院里的渭城街道辦以信訪主任任彪為首的四名維穩人員手中。任彪要求我上車,騙我說,渭城街道辦黨委書記林軍找了個地方想和我見個面,好好談談。

10月5日早晨六點,我被任彪等人開車帶到位於西安國際機場附近的北杜鎮邊方小學旁的榮欣賓館四樓C03室開始非法關押生活。

任彪強行收走了我的手機,每天安排三男一女對我進行控制。晚上休息不允許我關房門,必須24小時接受他們的監控。

10月5日晚上9點多,任彪怒氣沖沖的跑來質問我,平時是如何勾結境外敵對媒體的?並聲稱杜興鵬目前在北京接到了不少外媒記者的電話和短訊,都是在尋找我的下落,為此,杜興鵬現在已經嚇得不敢開機了,他本人剛剛也接到一個香港記者的電話,他現在也嚇得把記者電話號碼設了黑名單並關機了。

我聲稱並不知情,任彪說我不老實,叫來五六個維穩人員輪番對我進行審問,通宵罰站、罰蹲、不準休息、不準吃喝、不準坐、不準靠牆等等,其中一個維穩人員還威脅我說,如果我再不老實交待,他就叫人來打斷我的雙腿或者派人到家裡把我父親的腿弄斷。一直折騰到10月6日下午大約二三點才罷休。

之後的幾天時間裏,任彪又拿來一張所謂的維穩協議叫我簽字,大致內容為:以後每逢國家重大活動、全國兩會、省、市、區兩會及其他敏感期,可以帶我外出旅遊並酌情補助一些生活費;非敏感期如果要赴京上訪,必須提前和街道辦領導打招呼申請,並隨時保持電話聯繫;如果有違犯上述協議行為,必須在一個月內退回自簽定協議之後領取的所有費用,同時交給公安機關隨便處置等等。

我不同意簽此協議,街道辦維穩人員就一直堅持不放我回家。期間,任彪告訴我說,我這次偷偷跑北京打工的行為性質非常嚴重,西咸新區安全局已經開始插手全面調查我在北京的所有行蹤了。

一直僵持到10月11日下午一點左右,我仍堅持不願簽維穩協議,只要求儘快解決我家的案子。任彪很生氣的走了,扔下一句話:「讓你簽這個協議我是為你好,你不願簽就算了。你再好好想想,什麼時候想通了,叫其他人給我打電話,我再過來找你簽。」

10月11日下午3點多,其他負責監控我的維穩人員過來告知我,說是渭城街道辦8月份新上任一個叫張勇的黨委副書記,安排我下午回家和張勇見個面。

據了解,這個叫張勇的黨委副書記原本是附近窯店街道辦的零上訪先進幹部,西咸新區領導為了維穩我家,特意把他從窯店街道辦調過來到轄區渭城街道辦任職。

在兩名維穩人員的陪同下,我坐車離開賓館,車子直接開進了金旭路派出所大院,教導員劉兵又把我叫進審訊室說,今天把你叫過來,想再了解些情況。你在北京打工的那家公司到底叫什麼名字?老闆是哪裡人?公司規模有多大?公司位於北京什麼位置?屬於北京幾環範圍?等等。

我問劉兵:「他們不是說叫我今天下午和街道辦副書記張勇見面嗎?是不是張勇今天沒時間見我?」

劉兵:「張勇現在有事,等一會才有時間見你。我先找你談個話。」

一直堅持到當天下午六點多,那兩名街道辦維穩人員才把我帶離金旭路派出所,來到我家所在社區辦公室。

等了一會兒,張勇終於來了,他首先拿出那份維穩協議要求我簽字。我告訴他,維穩協議只是一張紙,我並不是一個貪財之人,我想要的結果是儘快依法解決我家的案子,讓我全家儘快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如果我和你簽了這個協議,那我家的案子將會被永遠拍死,陷入無窮無盡的維穩漩渦中,永遠也翻不了身。你們當領導的為啥不能想辦法把我家的案子儘快解決了,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呢?

張勇:「如果你簽了這份維穩協議,至少我可以拿着這個東西去和區上領導彙報工作,說明我做通了你王小琴的思想工作,取得領導的信任,以後也好開展工作,如果你實在不願意簽,我也不勉強你。」

回到家中已是當天晚上7點多了。回家後我才知道,我10月4日在北京被當街綁架後,有好心訪友曾電話告知我父親,同時,很多訪友還在不少微信群里為我發了尋人啟示。

我父親在得知我被綁架的消息後,曾多次打電話給轄區渭城街道辦黨委書記林軍,要求他立即放人。林軍每次都承認人在他手裡,但堅持不放人。隨後,我父親又多次向上門給他做思想工作的黨委副書記張勇要人,張勇起初堅持不承認綁架和非法關押我的事,之後,在我父親的多次質問和公開聲討下,他才答應本周六前可以放我回家。

今天已經是回家的第三天了,我仍舊沒有太多的人身自由,以渭城街道辦事處黨委書記林軍為首的土匪官員們每天仍派多名維穩人員倒班對我全家進行非法24小時監控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不允許自由外出不允許正常生活。有知情者透露說,領導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北京馬上要開四中全會了,害怕我在四中全會期間赴京上訪登記,影響了他們的烏紗帽。

金旭路派出所值班室電話:029——33431680
渭城街道辦黨委書記林軍辦公電話:029——33414696
渭城街道辦主任杜興鵬辦公電話:029——33414698
渭城街道辦黨委副書記張勇辦公電話:029——33414692
渭城街道辦黨政辦電話:029——33434113

訪民 王小琴

相關鏈接:
http://www.epochtimes.com/gb/19/9/17/n11527172.htm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