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香港女孩的故事 街頭抗爭讓她們一夜長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22日訊】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進入第5個月,港警與中共臥底武警公安的血腥清場,引發更強烈抗爭,甚至一些未成年的瘦弱女孩,也紛紛走上前線,誓言為自由捍衛到底。香港《蘋果日報》採訪了其中5個女孩,分享了她們走上前線抗爭,一夜長大的故事。

15歲女孩追求公義

YY(化名)是個15歲的小女生,個子比同齡的女孩還要小,身體瘦弱。她在香港出生,4歲隨家人回大陸居住,直至中一才回港讀書。她視香港為家,視街上一起抗爭的同代人為手足。

她回憶小時候在大陸要唱中共國歌、被洗腦,被灌輸共產黨的價值觀,「香港有言論自由,上網不用翻牆,被大陸封殺的網站在香港都能看到,過去兩年,我都有去六四(燭光)晚會。」

整個暑假,她都能自由出外參與抗爭,因為父母都回了大陸過暑假。這個暑假,原本計劃了回大陸探親、去迪士尼玩、聽演唱會,但全都泡湯了,因為每次衝突她都跑到現場,把所有零用錢都用來買濾棉、護目鏡、手套。

在遊行現場,她只戴防毒豬嘴和眼罩,卻沒有頭盔,她說頭盔太大不容易收藏,怕被警方盯上。在被捕與被射爆頭之間,女孩選擇了後者。

從7月至今,YY滅過無數催淚彈。有一次她被催淚彈擊中,與死神擦身而過。幸運的是那枚催淚彈可能先射中某些東西,才落在YY的後頸,衝力稍為減弱,中彈後,她感到皮膚灼燙,又癢又痛。

YY恨不得自己能一夜長大,她說只想儘快上大學、做兼職,經濟獨立就能來去自如。

一些未成年的瘦弱女孩,也紛紛走上在前線誓言為自由捍衛到底。(宋碧龍/大紀元)

催淚彈下16歲女生憤而走上前線

6.12那天,市民都在參與和平集會,16歲的阿澄(化名)在金鐘的天橋上,突然一批防暴警衝上橋,在與人群不足10米的距離發放催淚彈,令阿澄憤怒,這也促使阿澄走上前線。

她有空就一定會到現場,有些突如其來的地區衝突,她不帶任何裝備直接衝過去,設路障、滅煙等等。她眼裡沒有顯露出絲毫恐懼,這種場面早已習慣,警暴是令她義無反顧跑出來的原因。

阿澄說到一次差點被捕的經歷,她說那次的恐懼根本無法用文字來形容,當時防暴警察已經抓住她的背囊,她用意志力成功甩開,真是好驚好驚!跑到一間餐廳門口,一個員工叫她進去坐,還給她飲料。

 16歲女孩遭斷糧仍堅持抗爭

小黑(化名)今年16歲,剛上中五,跟很多中學生一樣,6月時一直都是「和理非」。直至7.21發生了元朗白衣人恐襲事件,當時警方不見人,以至其後的警暴和濫捕,這些令小黑再也按捺不住,走上前線,成為了別人眼中所謂的「勇武」。

從那時開始,差不多所有衝突,她都在場。

這個暑假,做得最多的,不是跟朋友在街上吃喝玩樂,而是跑到街頭吃催淚彈,從7月中開始,她再也沒回家吃過一餐飯,父親早已過世,媽媽是「深藍」。

自從媽媽知道她參與反送中運動後,就再沒給過她零用錢,吃飯的錢都是由街外「家長」捐助,有時也會用餐券買食物,每晚更要到凌晨1時後、待家人都睡了才能回家。

9月開學後,要處理學校上課日常。她已幾個月沒有回家吃飯了,為了省錢,一天只吃一餐。

身形本來苗條的她,這幾個月來更顯消瘦。她感冒了一段時間還未痊癒,也許是吃得太少不夠營養,也許是吃太多催淚彈導致咽喉發炎,但她不敢跟醫生說。

圖為警方拘捕一名女示威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女大學生因穿黑衣被捕

大學三年級學生Rita(化名)被捕時,身上穿着黑衣、背着背包。因為穿黑衣,她和在場的數十名年輕人被警察抓捕。Rita對警方濫捕的做法感到憤怒。

在被拘留的48小時內,她被安排坐在一個停車場中,得到一張椅子,沒有受虐待,她說自己幸運,但跟她一起被捕的其他手足慘遭逼供,「有男手足被警員帶去廁所,脫去衣服,用電筒照並審問他,讓他供出其他手足的名字。」

她見過手足中槍,躺在路上奄奄一息,整個人在發抖,雙手按着眼睛不斷喃喃自語「我會不會盲」,亦見過警方突如其來的衝擊,在民居附近發放大量催淚彈,令經過現場的街坊受苦,很多次她都幫老人家清洗眼睛。

女大學生被防暴警追趕

大學生平平某天被防暴警追趕後,跟眾人跑到一旁去更衣,當大家除下面罩時,她發現身邊不少四五十歲的叔叔和姨姨。15分鐘前,這班人還跟自己在外邊一起逃跑,現在卻脫罩相見,她很感動,因為共患難過。

這幾個月來,她到前線做滅煙隊,碰到的人和事讓她對香港這個城市完全改觀。

有時撤退,會遇到家長「接放學」,平平遇過一位50多歲的中產女家長,冒險出來「接放學」。

現在平平多數跟前面提到的15歲中學女生YY拍檔,兩人能力、體力相當,前進抑或撤退都較易得到共識。

平平說,她沒法躲在家裡,如果不走出來爭取,將來香港被大陸同化,自己的前途都會受到影響,「最後香港淪陷,外資撤離,我畢業也會失業,根本無分別。」

香港警察抓捕一名女生時暴力壓制被捕者,導致該女發出痛楚的尖叫。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示威者留「遺言」令人淚崩

截止日前,香港反送中抗爭已持續4個多月,2000多名示威者被捕,三分之一是沒滿18歲的未成年人。

在無數名反抗暴政的示威學生中,一名露宿街頭的15歲少年引起關注,儘管該男孩生活窮困,時常被迫露宿街頭,忍飢挨餓,還被警方抓捕。男孩被保釋出來後,仍堅定地說,「我出來了!我要繼續抗爭!我最愛的香港!我誓不低頭。」

10月5日,港府頒布《禁蒙面法》之後,引發更激烈的抗爭,許多示威者誓言為自由捍衛到底,「不自由,毋寧死」。

據推特帳號「喜馬拉雅國際工作站」PO出一張照片,一名急救義工在頭盔上,以中英文寫下放棄急救的「遺書」:「如果我傷勢嚴重,沒有反應,不要給我做心肺復甦術。手寫遺書在口袋裡,天佑香港!香港加油!願榮光歸香港」。

另一名急救員:寫道每次出來,爸媽總是叫我不要出來,可是我不能就這樣把我的夥伴,把香港人民扔下不管。我要和他們站在一起。我希望有天我的家人會理解我,因為我不是為了自己出來,我們是為了香港,為了這些孩子,為自己的將來而戰。

警察抓捕一名女生。(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一名化名為Tina的20歲女抗爭者,在上街抗爭前,事先寫好並放在背包內的一封「遺書」,在臉書被公開。遺書中寫下最大心願:

「希望你們能體諒我的倔強,為我的勇敢驕傲」。

Tina寫下對家人最後想說的話:

「即使最後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只要你也覺得是對的,而且因為我感到驕傲,那這樣,我會問心無愧」。

《蘋果日報》報導說,這幾個月,香港整整一代人對當局和警方失去信心。這些年輕人,將永遠記得這個盛夏,記得在她們身旁出現過的、每一張滴著血和淚的年輕面孔。從她們的眼神中,人們都知道香港回不去了。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