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騎傳奇:紙驢與草龍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塊鐵片,若在某種能量的作用下,改變其內部的分子結構,金屬的表面就會發生變化,或許會變成金銀銅等金屬。

古時,修行有素的人,能夠輕鬆地改變物質的分子成分,將普通的東西,變成活生生的坐騎。不用巨大的熱量與高溫,就能瞬間改變物質成分,傳奇的民間故事,引人遐思。

紙驢坐騎

張果老,道家八仙之一,歷史上確有其人,在正史《舊唐書》確有記載。唐朝時期,他常居住在恆州中條山。唐太宗、唐高宗累次召見他,他都謝絕未見。

他有一特別的坐騎,不是牛,不是馬,而是一頭白驢。每當休息的時候,他將白驢摺疊收起,其厚度薄如一張紙,放入巾箱中;想騎的時候,用水一噴,紙驢就又變成真驢。這頭白驢每天可走幾萬里。

眾所周知,張果老向來「倒騎驢」。他發現世風日下,離「道」越來越遠。唐朝末年,他曾對張天師、二靈官預言一千五百年後,將會是「真正大亂」的時代,那時人還是人,卻是人心皆死的時代。一千五百年以後,世道人心大變:「在官則不顧公家,只知賄賂。賄賂可以公行,苞苴不必暮夜」,「在普通人民,則孝道可以廢除,淫風可以倡導。只求有利於己,不問廉恥禮義」。

正是因為,他提前看到了世道人心的敗壞下滑,為了警醒世人,他就掉過來騎。

草龍坐騎

蘇州洞庭山有位徐真人。據記載,徐真人降生前夕,徐母夢見一個英俊的道人,跨著青龍來到徐家門前。道人向她下拜,說:「我前世還有未了之事,願隨阿母小住十一年。」徐母說:「我家貧寒淡泊,無法供養道士啊?」

道人說:「既來之,則安之。」一會兒,響起一陣龍吟的聲音,徐母恍然從夢中醒來。伴隨著奇異的芬芳,小嬰兒也呱呱落地。從六歲開始,徐真人逐漸地顯現出不同尋常的一面。

比如,夏天鄉民都在辛苦地踏著水車,澆灌莊稼。他信手扎個草人放在水車的轆轤上,水車居然能轉起來,很快就灌滿了田壟。

八歲那年歲末,徐母做湯餅,命徐真人燒火。徐真人就在灶前,一面嘰嘰喳喳地與母親閒聊,一面扎著草龍。那條草龍只有一尺多長,卻是惟妙惟肖,龍頭、龍角、龍爪、龍尾一應俱全。

當湯餅蒸好後,徐真人笑著說,要給哥哥送過去嚐一嚐。徐母以為他在說瘋話:「你哥哥在幾千里之外,怎麼送?餅能自己飛過去嗎?」所以沒把他說的話放在心上。

到了晚上,徐真人就不見了,一直到次日晌午,他才笑嘻嘻地從門外走回來。原來,昨天夜裡,他悄悄地騎著自己的草龍,飛到了四川,真的為哥哥送湯餅去了。

在張果老和徐真人的手中,普通的紙驢和草龍,竟也展現出非同尋常的一面,世外高人的世界還真是奇異。@*#

參考資料:
《太平廣記》卷30
《八仙得道傳》
《夜雨秋燈續錄》卷1《草龍真人》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