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悲苦 九死一生 湖南七旬老人再遭綁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23日訊】7月24日,湖南省郴州市法輪功學員雷安祥被北湖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之後被非法拘禁在解放軍第一九八醫院,至今已逾3個月。

明慧網報導,據知情人士透露,雷安祥綁架是北湖區國保大隊與燕泉街道香雪路社區相互勾結的結果。

2019年7月24日,雷安祥被香雪路社區工作人員以談話為由騙離家中後,被北湖區國保警察非法拘禁。

8月下旬,北湖區國保拿著逮捕通知書要求雷安祥的家屬簽字,遭到拒絕。

此前4月份,雷安祥前往廣東省樂昌市向民眾傳遞「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保平安真相時被綁架,隨後被遣返回當地。

據悉,樂昌市政法委將雷安祥講法輪功真相之事上告至廣東省公安廳,廣東省公安廳出面將雷安祥的事情告知湖南省公安廳,湖南省公安廳派遣專人駐點郴州市一個月。

期間,雷安祥被軟禁在家中18天,被香雪路社區工作人員以及北湖區公安局警察輪流值班看管。

雷安祥曾是湖南郴州市空調設備廠的生產技術骨幹,現年70歲。

1995年4月,他連續看了三天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到第四天,他曾患有的腰椎骨質增生、風濕關節炎、坐骨神經痛、支氣管炎等多種疾病都神奇般消失了。他體會到法輪功的神奇,從此走上修煉「真、善、忍」之路。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慘無人道的迫害。雷安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20年來多次遭綁架、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累計遭冤獄達七八年之久,期間遭毒打、木桿壓小腿、鉛筆旋手指、銬刑、跪刑、暴晒、暴打等酷刑折磨

五根肋骨被打斷 內臟被打壞

2004年10月24日下午,雷安祥在廣州赤崗東路張貼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標語時,被赤崗派出所警察及其僱用的保安發現。保安死死扼住雷安祥的喉頸,兩個高大的警察使用了全身力氣想將他的雙手銬在一起。

隨後,十幾個警察來增援,對雷安祥拳打腳踢、行凶不止,將他的雙手銬上後推上警車劫走。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暴打。(明慧網)

在廣州赤崗派出所,雷安祥繼續遭警察毒打,傷勢嚴重,被送到醫院搶救。醫生診斷為五根肋骨被打斷、內臟被打壞,不馬上打針用藥,人會有生命危險。

雷安祥懇求醫生說,如果要給自己一條活路,就允許他打坐煉功調理,那會比打針、用藥效果好得多。

在醫院裡,雷安祥打坐了三天,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脫離了危險期,兩個多月後,差不多完全恢復。看守所的犯人都說:法輪功真好,被傷得這麼重,不吃藥不打針這麼快就好了。

木桿壓腿,鉛筆桿旋指

三個多月後,雷安祥被劫入廣州第一勞教所,後轉入廣州第三勞教所。勞教所為了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逼迫放棄修煉),迫害手段非常毒辣,將每個法輪功學員關進一間房裡,安排多個犯人圍攻、酷刑折磨他們。

雷安祥被關進去之後,獄警先威脅說:「不轉化,你死定了!」然後指使五六犯人對他拳打腳踢,強迫他跪在地上,再用木桿子壓住他的小腿,在上面滾動,致使其小腿的皮膚被碾脫、肉被碾掉。

有一天,六七個犯人用六稜柱鉛筆插入雷安祥的右手指間使勁旋轉。他們壓住他的頭、按住身子、抓住手臂、捏緊手指,使他不能動彈,再轉動鉛筆,並用毛巾封他的嘴。最後,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根部的皮肉都被磨掉,露出骨頭。

勞教所還利用廣州軍醫大學畢業的一個博士和黑社會之徒梁耀演一起研究惡毒刑罰迫害法輪功學員,其目的是:讓人痛不欲生,卻不至於死去。

警察實施的迫害手段有:坐凳子不准動,一坐就是很多天;用槓子壓小腿肚子、用針刺腿、用菸頭燒身體等等。

酷刑演示:火燙。(繪畫)(明慧網)

暴打、暴晒、日夜銬

2008年5月9日,湖南郴州市「610」(中共專門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操縱郴州市國安局、公安局、北湖區「610」及公安分局、蘇仙區「610」及公安分局等綁架了雷安祥。他被非法關押在郴州看守所,遭到犯人暴打,頭部被打得出了很多血。

2008年8月20日,雷安祥被郴州市北湖區法院冤判3年徒刑,被劫入湖南常德津市監獄五監區。

在監獄裡,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三個犯人24小時夾控。2009年正月,雷安祥抵制做奴工,頭部被獄警何選智打開了一個血口子。

2009年6月20日,雷安祥被警察占建華拳打腳踢,其臉部被打腫。占建華還覺得不夠,又叫來幾個犯人一起毆打雷安祥,打完後,將他放在烈日下暴晒了六七個小時,暴晒後又把他打一頓,並且將他銬在樓梯間的欄杆上三天三夜。他身上被蚊子咬出的紅包層層疊疊。

雷安祥絕食五天反迫害,副監獄長找他談話,承認他們有錯。雷安祥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都是好人,不像有的警察開口就罵、動手就打,就像社會上的地痞流氓。」獄警們聽後面面相覷。

當副監獄長誣衊法輪功時,雷安祥制止他,並用手指著他說,他會遭厄運的。獄警們都看著副監獄長,他很不自在,馬上離開了。

後來,打雷安祥的警察和犯人都感到全身疼痛難忍。

2010年正月初七晚上10點許,雷安祥拒絕向警察下跪、喊報告。警察李刃偉打他耳光,還叫來劉億光等人一起把他踹倒在地。他的右腿膝蓋腫得不能走路,進進出出都得由夾控犯人背著。

九死一生,這個詞語不僅高度概括了雷安祥這二十來年的人生經歷,也透露了雷安祥及家人的幾多心酸與悲苦。

正如雷安祥的妻子所言:「我這些年來總是在擔驚受怕中度過,我們簡直是生活在刀尖上。」

如今古稀之年的雷安祥再次被非法囚禁,其家人也再次被迫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

(文字整理:大紀元記者李潔思/責任編輯:王安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