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數據揭香港無法被取代 美媒三字概括:錢錢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24日訊】在台灣殺害女友的香港居民陳同佳週三出獄了,這起域外殺人案引發的蝴蝶效應卻仍在蔓延、發酵。隨著港人的反抗運動日趨激烈,外界對中共或將派兵武力鎮壓香港的擔憂也在加重。有美國媒體日前發文分析指出,香港作為中國的環球經濟門戶,其角色無可取代,中共如果武力鎮壓將付出巨大經濟代價。

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已持續將近5個月,從最初單純的反對修改增設「送中」條例,一路升級到了反抗中共極權蠶食香港民主自由的抗爭運動,香港警方的鎮壓行動也越來越暴戾。期間,不斷有關於中共已暗中派遣中方人員冒充港警執法,甚至中共臥底假扮示威者蓄意製造事端的消息傳出。香港正面臨中共變相介入武力鎮壓的嚴峻局面。

針對香港當前的形勢,《華爾街日報》日前發文,分析了香港對於中國大陸的發展所發揮的特殊作用。文章指出,香港的角色和地位是上海或其他中國大陸的經濟自由貿易區所無法取代的,中共如果動用武力強行鎮壓,必將面臨嚴重的金融損失。

文章表示,香港主權自1997年移交給中共政府後,在價值數以萬億美元計的融資、貿易和投資活動起到了重要的橋樑作用。雖然現在的香港與22年前相比,在中國整體的經濟格局中的重要性降低了很多,但其門戶作用未減當年。

文章引述經濟學家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指出,香港之所以如此出眾,根本原因是香港擁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實行法治,監管完善,資本可以自由流動,而且香港使用英語,無論是上海還是中國其它自由貿易區,都「無法真正抗衡香港的優勢。」

文章深入分析了香港在經濟金融上對中國大陸很重要的幾點原因:

其一,香港是股權融資中心。

文章指出:作為亞洲地區領先的金融中心,香港以其高度自由化的經濟體系、健全的法律制度和開放的資本市場聞名,同時又是國際資本進入中國內地的絕佳通道。自1997年以來,中國內地企業通過在香港上市籌集了3,350億美元的資金。由於港元與美元掛鈎,而且香港沒有資本管制,因此在香港上市可以為進行外國收購和投資帶來硬通貨。

其二,香港是債權融資中心。

文章表示,香港是中國企業最大的離岸債券發行中心。許多中國企業通過香港大舉借債,包括銀行貸款和債券發行。在香港,企業能夠借入比在岸期限更長的資金,而且至關重要的一點是,還可以融入硬通貨資金。

文章引述加州大學研究中國政治和金融體系的學者史宗瀚(Victor Shih)稱,當涉及美元債券時,大型國有銀行和工業企業更願意在香港發債。在美國發債受制於美國監管機構,並需要更多的信息披露。

其三,香港的法律和監管體系深得信任。

文章指出,因為香港擁有被認為公平和非政治性的西式法律和監管體系,成為了中國和國際金融人士或商業人士進行交易的首選地。而現在已被擱置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恰恰引發了人們對這兩個法律體系會發生質變的擔憂。

其四,香港還是直接投資的門戶。

外國公司和政府投資者長期以來一直將香港作為在中國內地投資公司或建設設施的中轉站,中國企業則通過香港對海外進行投資。

文章引述法國外貿銀行經濟學家埃雷羅(García Herrero)分析稱,與中國有關的外國直接投資流經香港,部份原因是兩地達成了一項經濟合作協議,為貿易和投資提供了稅收優惠政策。

其五,香港是離岸人民幣交易場所。

儘管北京方面仍實行嚴格的資本管制,但香港是人民幣貸款、債券和交易的主要離岸中心。

報道援引國際清算銀行及Swift 公布的數據指出,以人民幣外滙的每日平均交易量計算,有30%人民幣交易在港進行,比例甚至高於中國本土的28%。人民幣使用量方面,撇開中國本土計算,香港更占其中75%,較第2位英國的6%多逾10倍。

文章引述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中國政治與金融體系學者施志榮表示,相比於海外,中國更易在香港影響人民幣離岸滙率,譬如透過國企銀行購滙,或發債以收緊流動性,他形容「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中,香港無法取代。」

而在國際評分方面,據2019年世界正義工程的法治評分,香港於「秩序與治安」、「廉潔」、「監管執法」、「民事司法」,及「刑事司法」方面,均高於中國,甚至美國。而就「公開政府」、「基本權利」、「限制公權力」方面,雖不及美國,但仍遠高於中國。

(記者李明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