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強勢終結國企工人自治嘗試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26日訊】中紀委機關報10月23號發文,嚴厲批評北京一家國企職工通過選舉成立委員會,自治工廠長達8年。分析人士認為,並非工人對抗,而是中共要加強控制,不讓百姓分享企業利潤。

大陸國企「隆達控股」旗下的製版廠職工為了維權,以職工選舉委員會的方式自治長達8年。10月23號《中國紀檢監察報》對此嚴厲批評,聲稱工人「以自治實驗對抗黨的領導」。

根據報導,1955年建立的製版廠從上世紀90年代末期,由國企向物業經營轉型。多次重組後,2007年最終成為「隆達控股」旗下「印包集團」的所屬企業。

製版廠轉型後,工人為什麼要維權自治?報導只是簡單聲稱:2007年時任廠長王強,對上級黨委將該廠黨支部劃歸另一家下屬物業公司黨委的決定不滿。之後王強提出「廠務公開、民主管理」,經職工選舉,成立了「企業管理委員會」和「企業監督委員會」,實行全面自治。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陳闖創表示,他不認為製版廠工人是所謂的「以自治對抗黨的領導」。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陳闖創:「應該是他們在層級上面,就是說我們具體這個廠應該歸誰管?我們不服那個上級,我們認為那個上級是有問題的。我覺得在這個方面的利益衝突可能是更直接的一個原因。所以我覺得這個就是共產黨找了一個藉口,它要強行的展現出來,在任何地方都是我們說了算。我指定誰做你們的領導,你就要接受這個人做你們的領導。」

另外,這篇嚴厲的文章並沒有說明,8年的工人自治給廠的經營造成了什麼問題,相反顯示出自治似乎得到工人的擁護。例如文章說,上級黨委試圖罷免王強,但指派去的新廠長被職工大會罷免。去監督的上級官員連製版廠大門都沒進去。另外上兩級黨委、紀委,對這個問題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旅美上海企業家胡力任:「我估計他們當時覺得,假如說他們自治的話的,從經濟效益上來說,可能會更好一點,更能發揮企業內部員工的一些積極性。那麼共產黨它不是考慮到利益的問題,它主要是考慮到這個性質的問題。(製版廠)它現在性質改變了,你的這個企業的性質必須要由黨來領導。(中共)它主要是要全方位控制。」

今年1月,北京市紀委監委對製版廠進行了處理,4個黨組織和13名幹部被追責問責。

陳闖創:「我相信這樣一起嘗試也不是一個獨立的,也不是一個唯一的。但是這樣一個嘗試又被中共壓制住,我想這證明了一個事情,就是說中共不是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中共代表自己的這個統治階級的大資本家的這些人的利益。他們怎麼會允許這些工人來真正的實現這樣一個自治。」

中共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普遍讓國企改成「廠長負責制」,廠長全權負責,取代了之前廠黨委書記在廠裡的主導地位。但嘗試工人自治的廠長王強卻被開除黨籍。

胡力任:「1984年就出台了一個文件叫『廠長負責制』,黨在企業裡面的分量就削弱了。以前是這樣的,國有企業改制改成股份制,政府全部退出的。現在政府要重新把它收回來了。不是叫國進民退?國進民退就是把股份制企業改成國有企業。」

而中紀委機關報8年後才如此嚴厲批評工人自治,也被認為有重要背景。

陳闖創:「它是過了8年之後才把這個案子拋出來,我想這樣一個重要的背景也要考慮。就是說從2018年中國這個憲法修改以後,其實最大的一個問題,還不是說是一個領導任期限制的需要,而是說它是全面加強了共產黨對於社會各個方面,在任何組織裡面都要體現出共產黨對於它的領導權。」

胡力任認為,從根本上說這是一個政治現象,在新一輪的國進民退中,會有很多企業被吞併,不讓老百姓分享企業的利潤。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