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韋君宜的後悔與林牧的反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讀了一篇好文章,題目叫《也不知有多少人後悔「走上革命道路」》,作者粱之在文中說:「大半個世紀後的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近七十年前參加中共,跟著『鬧革命』者以及那些革命者的家人『後悔走上革命道路』的文字。」「題目用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即『有很多』之意,可事實上恐怕是『很多很多』,數不過來的多。」作者特別舉了韋君宜的例子。

韋君宜是「一二·九」運動時參加中共,曾奔赴延安經歷過「搶救運動」的「老革命」,中共建政後曾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韋君宜最為人稱道的是,晚年後直面歷史,直面人生,對自己那代人的「革命經歷」做了深刻反思,給後人留下一本《思痛錄》。

是凡讀過這本書的,都能感到韋君宜的切膚之「痛」,而在這種痛裡,又包含了一種深深的「後海」。後悔什麼?後悔當年聽信中共的宣傳,跟著中共走上了所謂的「革命道路」。

《思痛錄》中有一章題目叫「搶救失足者」,生動的記錄了延安整風運動時的慘烈:有一時間段,延安到處是「特務」。凡是從國統區來又坐過國民黨監獄的,無一例外都是被國民黨派進來的特務。當時甚至還發明了一個帽子,叫「不自覺的特務」,把那些實在無「毛病」可挑的青年都歸入此類,甚至明知被審訊者不是「特務」,審訊者也會編造口供送上去。因為挨整,中共四川省委書記鄒鳳平被迫自殺,魯藝有位藝術家全家自焚。置身於這種恐怖慘烈的氛圍裡,一些原本視延安為「革命聖地」來投奔的年輕人自然失望至極,特別是一些背叛富人家庭跑到延安的青年更是後悔不已。

有一個叫吳英的,是從天津跟韋君宜一起出來「幹革命」的,在延安見到韋君宜後,說起整風運動時她在延安行政學院被禁閉,連上廁所都要排隊出來才行,說著說著,她忽然對韋君宜說:「我那時想起來就埋怨你,你不該帶我到這裡來,早知這樣,我也決不會來。」

還有一個叫丁汾的女孩子,是外來知識青年,當時在綏德擔任區長,搶救運動中把她也打成了特務,理由是她的父親是國民黨的專員。後來在案子甄別平反之後,韋君宜去參加平反大會,只聽她站在台上哭訴當時受冤屈的心理狀態,她竟然說道:「我真後悔當時為什麼要背叛我的家庭出來革命!我真應該跟著我的父親跑的。當時我就想過,如果能再見到我的父親,我就要對他說:把這些冤枉我的人都殺掉吧。」

上面這兩位女子,可以說在中共掌權之前就後悔自己「參加革命」了,韋君宜與她們不同,她是在這之後才後悔的。

在反右派運動中,韋君宜曾對黃秋耘說:「如果在『一二·九』的時候我知道是這樣,我是不會來的。」特別是當她看到反右派運動中一些極其醜陋的人和事,她「心裡的痛苦達到最深度」:「我從少年起立志參加革命,立志變革舊世界,難道是為了這個?為了出賣人格以求取自己的『過關』?如果這樣,我何必在這個地方掙這點嗟來食?我不會聽從父母之命遠遊美國,去當美籍華人學者?參加革命之後,竟使我時時面臨是否還要做一個正直的人的選擇。這使我對於『革命』的傷心遠過於為個人命運的傷心。」這幾句話充分表明了韋君宜對參加中共革命的後悔,對中共政權的失望。

與韋君宜相似,林牧也是一位當年投奔延安的「革命青年」。他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加入中共,曾任胡耀邦的政治祕書。毛時代,林牧受到長達12年的政治迫害,期間兩度入獄、兩次被開除黨籍、8年勞改。文革結束,林牧1978年獲平反,曾任中共國務院科技幹部管理局局長、中共西北大學黨委書記。後因參加和支持八九學生民主運動,他第三次被開除黨籍。

在經歷九死一生、痛定思痛之後,林牧在晚年發現,他們這代人的經歷,證明當年投奔延安是一條通向煉獄之路,也是整個民族通往煉獄的路,千千萬萬的個體生命浮沉其中,或九死一生,或萬劫不復。

為何會有那麼多人走上這條通向煉獄之路?林牧在回憶錄《燭燼夢猶虛》中做了深刻的反思,認為是他們年輕時誤讀了中共那些表面的宣傳,那些動人的口號,結果為此付出了整整一生的代價。他將這些誤讀概括為三點:

一、當時他們以為毛澤東提出的「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反對一黨專政」、「反對黨化教育」、「保障人權」、「建立(多黨民主)聯合政府」、「建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富強的新中國」等主張都是有誠意的,既適用於國民黨,也適用於共產黨。

二、他們贊成毛澤東提出的「新民主主義」,誤認為「人民民主」就是全民民主,誤認為「新民主主義」比「舊民主主義」好,有更多的人可以享受民主。

三、雖然他們知道「新民主主義」只是一個權宜之計,但他們當時誤認為中共與蘇共不同,自抗日戰爭以來中共一直強調民主與人權,連根據地都叫「抗日民主根據地」,各個根據地制定和頒布了保障人權的條例,所以他們天真地誤認為中共推行的社會主義可以避免一黨專政和無產階級專政。

回憶錄說,1948年林牧奔赴延安,踏進那個深不可測的歷史騙局中,最終明白誤讀了中共那些表面的宣傳,誤讀了那些動人的口號。而中共的諸多倒行逆施也讓諸多誤讀它的人走向清醒。

韋君宜和林牧付出了整整一生的代價,到晚年時終於從中共的欺騙宣傳中徹底清醒了。可悲的是,時至今日仍有許多被中共欺騙宣傳蒙蔽的人還沒有清醒,還把中共視為偉光正的化身,但願他們能從韋君宜的後悔與林牧的反思中受到啟發,早一點醒來,開啟新的人生。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