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升起 隨即打開福禍之門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當人沒有動念之前,清澈的心靈猶如明淨的湖,不起漣漪。當人動念時,心也隨之而動,心中的靜湖泛起無限的漣漪。善念猶如燦陽,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惡念猶如陰雲,布滿自己的心,也降陰影於他人。中國古代,人們為了降伏不好的念頭,孜孜不倦地努力踐行使惡念止息的方法,留下了不少精采故事。

白豆記善念 黑豆記惡念

宋朝時期,有一人叫趙康靖,他準備了瓶子,及黑白兩種豆粒。每當心生一個善念時,就往瓶中投一粒白豆;若心生一個惡念,就向瓶內投一粒黑豆。

剛開始時,他發現投入瓶內的黑豆非常多。隨著他的努力,投入瓶中的黑豆漸漸地減少了。最後心地已經完全清淨,連善惡兩種念頭都沒有了,瓶子與豆子也就棄之不用了。

古人說:「行善如春園之草,不見其長,曰有所增。行惡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虧。禍福密移,迷者罔覺。」

一個人的禍與福,也隨著念頭的起伏變動,在不知不覺中悄然地發生著變化。

一念升起 隨即打開福禍之門

宋朝衛仲達,最初曾在翰林院做官。有一天夜裡,他做夢被陰差攝到地府,帶他核查善惡記錄。地府官員驚訝地發現,記錄他惡事的冊子之多,攤滿了庭院,而善錄只有一小軸。冥官一看,臉色驟變,於是用秤稱了一下。不料那一小軸善錄的重量反而壓過了那些惡錄。冥官喜悅地說:「您可以出去了。」

於是仲達問道:「我還不到四十歲,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惡錄?」那名官員說:「只要一念不正,鬼神馬上就會知道,並立即記錄下來。」他又問:「那一小軸善錄記錄了什麼事呢?」冥官說:「朝廷曾經想大興土木工程,修建三山石橋,您上奏勸諫皇帝不要修,免得勞民傷財。那一小軸善錄記錄的是您的奏章。」

衛仲達說:「可是朝廷並沒有採納我的諫言,還是動工修造了。為什麼這份奏章還會有如此巨大的善力呢?」冥官說:「那是因為您動的是真念。說的話可以訓世,假如朝廷能夠聽從,您的功德將會無量。如果您用這樣的心來度化世人,那一點也不難。只是您惡念太多,致使善力減去一半。不可奢望再升任宰相了。」後來,仲達果然只做到吏部尚書。

《感應篇彙編》對此評價道,仲達之惡,雖然空有其念,卻也能折損他做宰相的福份。仲達之善言,雖然並未被皇帝所採用,卻也能力壓堆滿整個庭院的惡錄。更何況那些實際行善或作惡的人呢。可見一念起處,即會打開禍福之門。

古人常說:「三尺頭上有神靈。」人的壽命,以十二年為一紀,一百天叫一算。民間傳說,三台星神掌管世人壽數,北斗星君掌管人間的生死。《業報因緣經》說:「七星之氣,常結為一星,在人頭上,去項三尺,其人為善,則光大而明,為惡則光小而暗。」這樣的景象,一般人看不到,而鬼神能看到。

嘗盡意惡慘報 意淨終改人生

明朝嘉靖年間,江西有一人,姓俞名都,字良臣。讀私塾時與十多個人創辦了文昌社團,發誓惜字放生、戒除殺生、摒棄邪淫、不犯口過,並且努力地踐行多年。結果,他七次鄉試名落孫山,而且俞都妻子生下的五男四女,四子早夭,雖然僅剩一男,卻於八歲時走失了。四女中有三個夭折,僅存一個女兒。他的妻子為此哭瞎了雙眼。俞都終年潦倒,生活越來越窘迫。他反省自己,平日並無大過,為何慘遭天譴?

四十七歲那年的除夕夜,俞都家來了一位張姓老人。二人閒談之間,俞都說起自己的平生遭遇,並給老翁背誦了歷年寫給灶神的疏文。

張老說:「我知道你家的事已經很久了。你的思想中惡念太重,專門追求虛名,你寫的疏文滿紙怨言,已經是褻瀆玉帝了,恐怕日後受到的懲罰還不止這些。」俞都聽後大吃一驚。張老繼續一一為他剖析,雖沒有犯邪淫,但他見到貌美的女子,就會心神大動,妄念四起、惡意不絕,還不自知。

張老一一為他分析種種念頭的善惡真偽,並希望他日後摒棄貪婪、色淫、妒嫉等妄念,對於善行不論大小,不分難易,皆要量力而行,持之以恆,必有效驗。

從此,俞都痛改前非,力行善事,自號淨意道人,立志祛除各種雜念、妄念。如此踐行了三年,至明朝萬曆四年,俞都赴京應試登科,次年中進士,並且在機緣巧合下找回了丟失了的兒子,失明的妻子也恢復了視力。@*#

事據《感應篇彙編》、《俞淨意公遇灶神記》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