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臨終執意問她要1000塊錢

現代聊齋故事 文/秦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看守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認識了一個房山的大姐,玩牌賭錢進來的。她講了一個自己家的故事:

我老爹在韓村河,家裡子女五個都在外面單過。結婚時,娘家沒給什麼嫁妝,而我弟弟妹妹結婚,家裡都給出了錢。兄弟姐妹中,我家條件最差,雖然開個小賣店,日子緊巴巴的,所以我心裡老不平衡。

老爹70多歲,腦子已經有些糊塗了。平時我看店,逢年過節,我才回去看他。一次,我老爹對我說:「姑娘啊,你給我1000塊錢吧。」

我說:「您要錢幹什麼呀,您又不會花。想吃啥我給你買。」老爹說:「我要出個遠門,你得給我1000元。」

我問:「您要去哪兒啊?」我老爹不說話了。當時我以為老爹又犯糊塗了。

我走的時候,老爹說:「過十天再來看我啊。」當時我想,十天後也不是什麼年節啊。

整過了十天,我兄弟打電話給我:「回來吧,老爹突然不行了,就想見你,他就等你了。」

我趕緊趕回去,奄奄一息的老爹見了我,眼睛亮了一下,然後就閉眼咽氣了。

我們五個子女給老爹辦喪事,再算上一些雜費,輪到我,攤上了1000元。要是過去,我心裡就不平衡了,兄弟姐妹誰家條件都比我好!但這次,我毫不猶豫拿了1000元出來。

我老爹和我要的就是這個數,我還計較什麽呀,就是上輩子欠老爹的呢。父母能給子女多少錢、自己能孝養父母多少,居然都有定數,而且,老人死前能見誰最後一面,也都是定好的呀。

從此我再也不和兄弟姐妹攀比了。(待續)

點閱【現代聊齋故事】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