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暴行激民憤 香港開辦「自衞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02日訊】自香港爆發大規模抗議行動以來,港警越來越瘋狂的使用催淚彈、水炮車,以及真槍實彈等清場,無底線對示威者血腥鎮壓。為了對抗警員濫捕濫暴,香港中大學生會在校內舉辦相關「練武班」,教導自衛術及逃脫技巧以保護自己。

據《路透》報導,一名31歲的課程參與者Pino說,她以前是跳舞的,參加各類舞蹈課程,包括爵士、嘻哈音樂,以及鋼管舞。Pino表示:現在「我已停止跳舞,我現在習武。」她解釋:「現時我們需要作戰,而不是跳舞。」

Pino在資訊科技界任職,在前線擔當「義務護士」的角色,為在場傷者包紮,並非所謂的「勇武派」,但她也參加練武班。她說,教練會教授如何逃避警方拘捕等。課程也會播放真實衝突時的畫面。

有示威者透露:在過去數月出現多個同類課程,這是其中一個。

近期的集會,幾乎場場出現警察血腥鎮壓的場面。William Cheung是一名在中大舉辦這些恆常自衞課程的人士。他說:不僅站在前線的人士或年輕人,我們也要學習這些技巧保護自己。」

William Cheung說,如果不保護好自己,不知道何時會被打死,或被打至受傷或需送院。

在10月份的一個早上,中大圖書館外約有10多名學生練習劍擊,他們使用泡綿軟棍模擬警方的警棍,並嘗試以背包作為盾牌抵擋攻擊。

一名男參加者說:「今日課堂的主題為逃走」,他認為示威衝突並沒有結束的跡象,因此這樣的課程是有必要的。

防暴警察在旺角发射催泪弹。(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近日,兩名訪美的「香港民間記者會」成員說,港人反送中抗爭一直採取多種多樣的形式,抗争行动中的「勇武派」是因為應對警察的暴力而產生。比如香港警察中有一支極度暴力的「速龍小隊」,他們手中沾有反送中示威者的鮮血,這樣便催生了「勇武派」中的「屠龍小隊」。

他們說,「屠龍小隊」在香港抗爭的勇武行為,主要是想為他們死去的手足出一口氣。但他們是聰明的,知道該作什麼,不該做什麼。

他們還預測未來「勇武派」與警察的對峙將越來越嚴重,過去的警民關係再也回不去了。香港人已經徹底的仇視香港警察,我們已經放棄他們了,解散他們吧。

他們認為,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跟民主運動不會一朝一夕就完成:我們是時候想一想,把每天的抗爭化為數以年計、十年計的運動,將運動延續下去,把對政府的抗爭變成香港生活的一部分。

香港主權移交北京之前,曾被譽為「亞洲最精良部隊」(Asia’s finest)的香港警隊,因為在持續近5個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濫捕、濫暴、濫權,卻不受監管備受國際輿論詬病。

港警在市民的重重敦促下,不但沒有收斂跡象,反倒無底線的升級鎮壓力度。在中共「十一」開槍,及10月5日《禁蒙面法》推出後,港人的五大訴求已增加一條,即「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第17次「民間記者會」上發言人譴責警方實彈開槍殺人,並表達「自由之心不死 奈何以槍斃之」的抗爭決心。反送中抗爭以來「被自殺」與性暴力頻傳,香港年輕人仍前仆後繼的走上前線捍衛普世價值,精神堪比1989年六四學運。

曾參與六四學運的王華撰文感慨,這批走在香港抗爭最前線的年輕人,就像是當年被中共害死的同伴們,如今他們從北京轉生到了香港,目的就是要完成未竟的使命。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鏈接:千餘傷者不敢求醫 港醫悲嘆:示威者搏命換公義
相關鏈接:港大女生揭港警性暴力:有示威者被輪姦
相關鏈接:郭文貴:陳彥霖被中共殺害 原計劃從樓上拋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