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策劃皖南事變內幕:害死項英 嫁禍蔣介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07日訊】1941年1月6日的「皖南事變」,一直被中共稱為是國民黨不打外戰,專打內戰的陰謀。然而,有學者披露「皖南事變」的真相是,毛澤東策劃了皖南事變,藉機幹掉自己的死對頭項英,並給蔣介石扣上發動內戰的大帽子,迫使國際社會給國民政府施壓,使中共得以苟延殘喘。

第二次國共合作期間,中共紅軍游擊隊接受國民政府改編成為新四軍,並接受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最高軍事委員會統一指揮。然而,新四軍拿着國民黨軍餉,卻聽命於延安的毛澤東和中共。

新四軍自成立以來,就只圖發展和擴張,只打友軍,不打日軍,甚至拒絕聽從國民黨的命令。中共宣傳的所謂著名的韋崗戰役、黃橋戰役,即所謂的七戰七捷,以及西路戰役等,全部打的是內戰,打的是國民黨正在抗日的軍隊。

1940年7月17日,蔣介石正式發布命令,限新四軍軍部一個月全部撤到江北。中共在拖延了不少時日後,於1941年1月4日下令新四軍軍部及所屬的支隊9000多人由雲嶺出發北移。

在行至皖南涇縣茂林時,遭到國民黨軍8萬多人的伏擊,新四軍除2000人突圍外大部分被俘或陣亡。軍長葉挺與國民黨軍隊談判時被扣押,項英、周子昆被中共內部叛徒殺害。這次事件被稱為皖南事變

英國籍華裔作家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披露了皖南事變的真相:皖南事變的主角之一新四軍政委項英,一直就是毛澤東的死對頭,二人有不解之仇。項英曾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團,毛則誣陷項英是AB團的後台。後來項英又反對毛「長征」,預見到毛要伺機奪權。項英對毛的態度一直是批評和嘲諷的,而毛則費盡心思想除掉項英。

項英的總部是新四軍唯一在長江以南的部隊,總部有1千工作人員、8千部隊,駐紮在雲嶺,黃山之側。毛澤東把新四軍90%的隊伍都已調到江北,組成了江北指揮部,由毛的盟友劉少奇負責,項英管轄的新四軍不到10%。

毛有意把項英的孤零零的總部送給蔣介石的部隊去殺戮,逼蔣介石開第一槍,促使斯大林同意打全面內戰。

1940年12月10日,蔣介石下令項英撤到江北,規定其走皖東路。因為鎮江一帶國民黨韓德勤部正在和新四軍開打,他不想項英部隊去參戰。

毛沒有向蔣表示異議,12月29日,他批准了這條路,對項英說:「同意直接移皖東、分批渡江。」

但是第二天,毛突然打電報要項英改走蔣介石特地否決的蘇南路線:「走蘇南為好。」這一路線改變,毛沒有通知蔣介石。

蔣介石還以為項英會按他的要求走皖東,於1941年1月3日發電報給新四軍軍長葉挺,重申皖東路線,並說他「沿途已令各(國民黨)軍掩護。」

項英發現蔣介石並不知道路線已改,趕緊在4日給蔣介石發了封電報通知他。但這封關鍵電報沒有送達蔣介石手裡,毛把電報壓下了。毛早已明令禁止中共將領直接跟蔣介石聯繫,所有的聯絡都必須經過他,再由周恩來轉。

張戎指出,毛澤東壓下項英1月4日關鍵電報的根據,是他在1月13日給重慶周恩來的電報。裡面說:「軍機前轉上葉、項支(4)日致蔣電,措詞不當,如未交請勿交。」這不僅說明毛不讓周轉項英的電報,而且說明毛是在13日或前一兩天才把項英4日的電報發給周恩來,這時國民軍隊對項英部隊的攻擊,已經在持續一星期後結束。

項英發完電報又等了若干小時,拖到當天夜裡才出發。他以為蔣介石應該得到改變路線的消息了,沿途駐紮的國民黨軍隊也應該接到命令,給他讓路了。

1月4日的夜晚,風雨交加,項英和一萬新四軍進入了國民黨十幾萬大軍的駐紮區。這些軍隊沒有得到項英要過路的通知,以為是新四軍來挑釁,就開了火。早已因黃橋之戰而痛恨新四軍的顧祝同,6日下令把項英的部隊「徹底加以肅清」。皖南事變爆發了。

1月6日到9日,國民黨軍隊圍殲項英部的最激烈的4天,慌張的項英發了一封又一封電報給延安,要毛向國民黨交涉停火,但是毛毫無動靜。到了9日,新四軍江北指揮部劉少奇電毛談起項英的情況,毛回電說他什麼情況也不知道。

毫無疑問,毛不想為新四軍解圍,毛要蔣介石殲滅他們。這樣莫斯科才可能批准他打全面內戰。同時,他也一箭雙鵰,除掉項英這個心腹之患。

在收到劉少奇1月9日發給毛的電報後,10日,新四軍總部報告毛:「支持四日夜之自衛戰鬥,今已瀕絕境,幹部全部均已準備犧牲。」「請以黨中央及恩來名義,速向蔣、顧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脅,要顧撤圍,或可挽救。」然而,毛仍舊沒有動靜。

10日那天,項英親自給蔣介石打了封電報,懇求蔣撤圍。這封電報他再次發給毛轉,毛又再次把它壓了下來。毛對周恩來說,項英的這封電報比前一封「立場更壞」,「此電決不能交,故未轉你處。」

11日晚間,周恩來在重慶開酒會,慶祝《新華日報》3週年。毛關於新四軍總部被圍攻的電報這時姍姍來到,由周對慶祝會上的人宣布。但就是這份電報也不是叫周恩來向國民黨交涉停火,而只是泛泛的情況通報。

直到13日,周恩來才在毛的指令下向國民黨提出抗議,要求撤軍,而蔣介石已在前一天主動下令停止攻擊了。

也是在13日這一天,毛突然活躍起來,叫周恩來「向全國呼籲求援」。他命令部隊:「軍事上立即準備大舉反攻。」「已不是增兵威脅問題,而是如何推翻蔣介石統治問題。」「一下決心,就要打到四川去,打到底。」

毛知道他的軍隊遠不是國民黨的對手,沒有斯大林出兵相挺,他將一敗塗地。1月15日,周恩來去見蘇聯大使潘友新,說中共急需蘇聯的拯救。但潘潑了他一頭冷水。

潘在他的只給蘇聯高層看的回憶錄裡指出,他當時就懷疑皖南事變是毛澤東有意讓項英去送死,而周恩來在向他撒謊。

毛又繞過潘友新,直接向莫斯科呼籲懇求,要斯大林出兵幫他打全面內戰。但是莫斯科不相信毛的危言聳聽,也不相信蔣介石要「斬盡殺絕」中共。斯大林警告毛澤東「不要挑起破裂」。毛只好服從。

毛雖然沒能挑起全面內戰,但他的宿敵項英死了。項英在蔣介石下令停火後逃了出來,3月14日深夜,他在一個山洞裡睡覺時,被副官開槍打死。這名副官本來就對共產黨不滿,打死項英後,他拿走項英身上的金條財物,後來投向國民黨。

而毛澤東則給項英冠以種種罪名,把皖南事變說成是他「一貫機會主義領導的結果」,甚至影射項英是內奸:「此次失敗是否有內奸陰謀存在,尚待考查,但其中許多情節是令人懷疑的。」

直到今天,皖南事變的帳仍算在項英和蔣介石身上。蔣介石被毛澤東扣上打內戰的大帽子,受到國際社會施壓。皖南事變時,美國媒體報導,華盛頓打算把準備給中國的5千萬美金貸款壓下來,等中國不打內戰了再說。羅斯福對蔣介石表示,想要美國援助就不要打內戰,不管是誰發動的都不行。

英國也對蔣介石施壓,英國大使科爾(ClarkKerr)直言不諱地對蔣說,要是打起內戰來英國不會支持蔣,不管它是誰挑起的。

皖南事變後,莫斯科在西方組織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蔣宣傳,稱蔣介石屠殺了一萬新四軍。實際數字是死亡兩千餘人。有三千新四軍成功歸隊,原因是他們掙脫包圍圈後,轉身走皖東路,渡過長江。而他們走的正是蔣介石指定的路,一路安全,沒人騷擾。

蔣介石並沒有給新四軍設陷阱,皖南事變後,蔣介石發表講話,指出此次不過是「整飭軍紀的問題」,「凡違令亂紀的軍人,在所必懲,至於稱兵作叛,襲擊友軍,侵佔防地,妨害抗戰的軍隊,更必然的須解散。這是抗戰治軍的天經地義……」

美國記者、著名小說家海明威在皖南事變後,對中共有一些深刻的觀察。他表示,中共「善於宣傳,使美國對他們在抗戰中起的作用,產生了名不副實的印象。其實中央政府軍隊的作用勝過他們一百倍。」

海明威還說,「根據我在西班牙(內戰裡)的經驗,共產黨總是拚命給人假象,只有他們在努力作戰。」

海明威對周恩來也看得很準:「共產黨的觀點是什麼他就賣什麼,而且賣得不錯。」

遺憾的是海明威的這些見解,直到20多年後的1965年才見天日。1941年,在羅斯福助理居裡的勸說下,海明威沒有把這些見解公之於世。居裡的理由是:「我們的政策是不要他們打內戰。」

迫於一系列國際上的壓力,皖南事變後,蔣介石讓新四軍繼續留在長江流域。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