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柏林牆倒塌30年 中共紅牆在崩塌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10日訊】【新聞看點柏林牆倒塌30年 中共紅牆在崩塌(2019/11/09)(總第457期)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連續一週的時間,柏林都在用圖片展覽的形式紀念柏林牆倒塌30週年。一系列的活動,終於在今天(11月9日)推向了高潮,很多歐盟國家領導人紛紛出席在柏林的紀念活動。上午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和解教堂發表了講話,晚上,總統施泰因邁爾在勃蘭登堡門發表演講後,是一場大型音樂會,許多當年的時代見證者和演藝界明星登台亮相。

川普在今天也發了一份聲明,祝賀柏林牆倒塌30週年。他說「任何鐵幕都無法遏制人們追求自由的鋼鐵意志」。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應德國科爾基金會的邀請,昨天在一場紀念活動上演講指出,中共的威權主義手段與前東德「可怕的相似」。

有學者指出,中共已經具備了柏林牆倒塌前的7大關鍵因素,中共的防火牆正在崩潰。外部世界對自由的追求,必將加速這個進程。

國際媒體發文紀念

在柏林牆倒塌30週年之際,國際媒體紛紛發文,紀念這個導致前蘇聯以及社會主義陣營垮塌的重大歷史事件。正視柏林牆倒塌30年來變化的同時,不約而同的都提到了中共的威脅。

華盛頓郵報表示,當今世界在紀念這一歷史事件時,發現歷史從未「終結」。「1989年,一堵臭名昭著的牆倒塌了」。但是多年後,「一黨統治」卻越來越多的冒出,「無數新牆」像是雨後春筍一樣接連出現。

文章引用加頓·阿什(Timothy Garton Ash)的話說,「習近平和他的共產黨領導人已經從蘇共集團的崩潰中系統的吸取了教訓」,避免重蹈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覆轍。這位《歐洲政治》編年史家指出,中共一邊前行一邊摸索和設計,「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混合制度」,可稱為「列寧主義的資本主義」。

柏林自由大學中國歷史教授穆爾哈恩(KlausMühlhahn)對今日美國(USA Today)表示,中共的許多政策都是「由恐懼驅動的」。「對失去權力的恐懼,以及對發生類似蘇聯曾發生過事情的恐懼」,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中共的「政策和思想」。文章認為,世界正處在一場新冷戰當中,香港就像是30年前的柏林一樣,「是第一場戰鬥」。

而開放社會創辦人、慈善家索羅斯則提到了中共對民眾控制的人工智能化。他在文中表示,人工智能的飛速發展惡化了開放社會的前景。「習近平當局建立的社會信用體系,完全控制了中國公民」。而且這種信用體系,很可能受到其它獨裁國家的青睞。他認為川普不應該把華為放到談判桌上,芯片也不能變成討價還價的籌碼。否則,結果是不可預測的。

柏林牆倒塌7大關鍵因素,中共都已具備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認為,前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垮台,存在著7大關鍵因素。柏林牆倒塌30週年之際,他表示,當今的中共,已經完全具備了這7大因素。

弗格森預言,中國用監控支撐的信用體系,在未來10或20年內,將無法戰勝一個由增速放緩的經濟、崛起的中產階級、長期腐敗的政治體制、腐朽文化的分解,以及周圍地區出現的分裂所結合而成的現實。他指出,中共的「防火牆正在崩潰」,就像30年前的柏林牆一樣,「外界的壓力將加速這一進程」。

弗格森總結的7大關鍵因素分別是:經濟增長停滯將導致體制潰爛;中產階級即使不期望民主也不敢接受空洞口號;腐敗、低效和環境惡化時一黨制國家的固有特徵;再多監視也無法保住一個合法性缺失實的政權;在監視狀態下人人習慣撒謊,從而使災難不可避免;外圍分裂最終引向系統崩潰;渴望自由和為自由而戰的外部力量引起了柏林牆的倒塌。

先說第一個因素:經濟增長停滯將導致體制潰爛。中國經濟的現狀,我們已經說過多次了。中共官方的數字顯示,今年前三個季度的GDP依次遞減0.2%,分別是6.4%、6.2%、6.0%。李克強已經公開表態,今年經濟「保6」的壓力很大。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了寒冬。

10月18日,北京昌平香堂村被確定為違章建築,合法買房的3800多住戶卻得不到相應補償。北京在清理了低端人口之後,中端人口也成了被清理的對象。符合了第二個因素。

第三個因素,相信很多人都有感受。習近平講話中明確指出,中共官員中有「昏官、懶官、貪官、庸官」現象。中共官員貪腐受賄如果在億元以下,可以劃入「清官」行列。而中共官場辦事拖沓,推諉扯皮的現象比比皆是。環境惡化更明顯,全國到處都有「癌症村」。現在正是陰霾籠罩的時節,中國人平時基本看不到藍天白雲。鳳凰網等媒體引用水利部摸底數據指出,80%的地下水不能飲用。

至於第四個因素監控,每個中國人都有感受。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剛剛公布的2019年度網絡自由度報告指出,中共對網絡的侵害程度「前所未見的極端」。25分滿分的「設置聯網障礙」,中共得了8分;35分的「內容限制」,中共只得2分;40分的「網絡使用者權利」,中共得了0分。而監控攝像更是遍地開花,正使用的2億個攝像頭「不留死角」,使人們每時每刻都在「老大哥」的視線範圍。國際機構IDC預測,按照中共的部署,2022年攝像頭數量將達到27.7億個,人均2個。

在「老大哥」的嚴密監控下,人們不敢講出真心話,擔心被「老大哥」聽到後會有牢獄之災。2008年汶川大地震,專家已經預測到了情況,但是被要求「穩定」的中共扣下了消息。官方數字稱,地震導致了69227人遇難,37萬4643人受傷,還有17824人失蹤。前段時間網絡瘋傳三峽大壩出現變形,一旦發生險情,很可能將造成生靈塗炭,所以人們都想知道真相。但官方闢謠說沒問題,而以往中共的闢謠,後來都被證實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第六個因素,人們都能看得到,中共的分裂已經不僅限於外圍,它的分裂已經從關門內鬥,變成了現在的趨於公開化。美國之音曾引述中共官媒的說法,剛剛結束的四中全會面臨著「分裂力量抬頭」等多項挑戰。

而渴望自由和為自由而戰的外部力量,現在是反共聲音最強烈的時候。美國總統、副總統、國務卿以及眾多的國會參眾兩院議員,都多次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指責中共迫害人權信仰等等。

建立「沒有共產主義罪惡」的未來

川普在今天的聲明中表示,雖然冷戰過去了很久,但專制政權還在採用前蘇聯那種「極權主義」的壓迫手段。他表示美國將與盟國、夥伴一起,推動促進和平,維護自由,確保燃燒的自由之火,成為全世界的希望和機遇的燈塔。

今年的「全國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日」,恰好遇到了柏林牆倒塌30週年。川普前天在會見了共產主義受害者後,發表了總統宣言,提醒人們要銘記被共產主義迫害致死的1億多人。他說當年一群堅決果斷的男女將里根總統的話付諸於重大行動中,推倒了那個威權主義的象徵,告訴世界:民主和法治永遠會戰勝壓迫和暴政。

川普表示,當人們認真思考這個紀念日,向全球各地的共產主義受害者致敬時,「必須始終決心捍衛促進和平和釋放空前繁榮的寶貴自由。同心協力建立一個沒有共產主義罪惡的未來」。

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任史密斯(Marion Smith)向川普表示了感謝,感謝川普不僅在2017年宣布了美國的「全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日」,而且去年和今年也再次做出同樣的宣布。

史密斯表示,今天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五個人中,仍然有一個人生活在共產黨一黨獨裁之下。共產主義雖然在歐洲垮台,但在世界其他地區卻持續擴張,包括古巴共產黨影響了委內瑞拉的政治,而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政權受到了中共的支持。

他特別提到了香港,在自由城市長大的一整個年輕世代,正在持續抗議。七百萬人當中,就有2百萬人走上街頭,就是要清楚的告訴世界,他們不想被中共統治。

去年美國之音曾做過一份網絡調查,看看有多少中國人真心相信共產主義。結果5%的網民認為接近或著多餘中共黨員人數。2%的人認為少於黨員人數,接近或多餘中共官員人數;4%的人認為,少於中共哦官員人數,接近或多餘中央委員人數。89%的人認為,少於中央委員人數。公開資料顯示,中共中央的委員人數現在是203人。

蓬佩奧:美中對立是美國與中共對立

蓬佩奧是白宮著名的鷹派人物,對中共一向持有鮮明的立場,所以昨天的演講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他表示,「中國共產黨正在塑造一種全新的威權主義,這是一種這個世界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的威權主義」。中共正在使用各種手段和方法壓迫本國人民,「這些手段和前東德的壓制令人恐懼的相似」。

他指出,中共軍隊在侵蝕著鄰國的主權,中共剝奪了那些譴責它黑暗人權紀錄的批評人士的旅行權,也包括一些德國議員。中共還騷擾新疆那些只希望前往國外避難的穆斯林家庭。

他表示人們必須承認,「自由國家在與不自由的國家進行著一場價值觀的競爭」。蓬佩奧又一次強調,中國人民是具有創造性、聰明、有能力的人民。美國不是與中國發生衝突,而是與中共衝突。「這是一場中共及其威權主義與全世界熱愛和平的各國人民之間的挑戰」。

10天前,蓬佩奧也表達了類似觀點。他在紐約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中表示,中共在敵視美國與美國的價值觀,利用著美國的善意,美國政府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他說美國一直非常珍視與中國人民之間的友誼,而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不是一回事。

香港是處在轉折點的「新柏林牆」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昨天也有一場紀念活動,伊利諾伊州民主黨聯邦眾議員李賓斯基(Daniel Lipinski)在視頻講話中指出,「共產主義的恐怖還沒有結束」。

他提醒人們,尤其要驚覺中共政府的行動,「它們(中共政府)在全球增加影響力,在國內繼續打壓維族人、基督徒和其他人」。他特別強調,「今天的香港,就是新的柏林」。但他認為,如果人們像美蘇冷戰時期一樣的立場堅定,「自由就會像30年前一樣取得勝利」。

基金會主席愛德華茲(Lee Edwards)也表示,柏林牆倒塌之前,共產國家領導人宣稱「能夠矗立百年」。柏林牆的倒塌不僅證明他們是錯的,而且也證明,即使是生活在共產政權下的民眾,「也有能力推翻限制自由的高牆」。他對美國之音說,「如果你站出來講述真相,向當權者說出真相,專制暴政就會垮台,那堵牆就會倒塌」。

愛德華茲也認為,現在的香港與當年的柏林牆一樣,正處在冷戰的轉折點。美國等西方國家需要支持香港,支持香港的年輕人,讓他們知道,他們「並非孤立無援」。

前天資深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推文表示,不管以哪種方式,「『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很快會在參議院全院審議」,不會讓香港法案永遠等下去。

不推倒香港「柏林牆」,西方國家會被共產黨打敗

大家都知道香港民眾正在冒著生命危險爭取自由,抵制中共、反抗極權的民主運動已經整整5個月了。雖然中共、港府和港警不斷升級武力,採用各種手段進行鎮壓,但是一批又一批的香港年輕人仍然無畏無懼的走上街頭。用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裝備,甚至用自己的身軀和生命進行著頑強的抗爭。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認為,這個時候,美國等民主國家應該給予香港人堅定的支持,幫助香港人推倒「柏林牆」。如果在香港這堵「柏林牆」不推倒,西方國家可能會犯下八九六四一樣的歷史大錯。

在魏京生看來,中國學生運動之所以失敗,原因之一就是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沒有給予堅定的支持。他希望西方國家不要再犯下同樣的歷史性錯誤,現在要支持香港人民,給中共政府最大的壓力,幫助香港人民推倒這堵「柏林牆」。「如果現在放過了共產黨,最後可能會被共產黨打敗」。

大家都看到了,香港人民的反抗意志非常堅決。他們的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已經顯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但中共出於利益和政權穩定的考量,害怕香港的事情擴散到中國大陸,形成蝴蝶效應。如果出現這樣的局面,中共政權可能就要徹底垮掉,所以中共也不太可能改變。

魏京生指出,「這兩個不變的量鬥得你死我活的時候,國際社會的因素就成了決定性的砝碼」。他認為國際社會的「因素」極為「關鍵」,會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八九年兩大歷史事件

大家知道,1989年,發生了兩件影響巨大的歷史事件。一個是柏林牆的倒塌,另一個是發生在中國的「六四」。

分割東西柏林的圍牆倒塌前5天,東柏林爆發了50萬市民大規模抗議。東德首腦準備放寬邊界,讓人們容易進出,希望以此平息態勢。

但傳達訊息時出了問題,發言人還沒有閱讀通透新規定,就來到記者會現場。他唸到「私人赴國外旅遊,現在不必先決條件便可申請」,立即生效時,在場的記者們都被震驚了。

消息傳出,大批東德人湧向了邊界。守衛軍在不知所措之下,下令開放邊界。於是大量地民眾歡呼慶祝,有人還爬上了勃蘭登堡門圍牆,用各種工具鑿開牆,最終推倒了柏林牆。一個美麗的錯誤,促成了柏林牆的徹底倒塌,隨後又導致了前蘇聯、東歐和波蘭民主化的「蘇東波效應」。歐洲民眾的抗爭,終結了共產黨的一黨統治。

另一個是席捲中國各大城市的學生運動。不過這場民主運動遭到了中共的血腥屠殺,也就是後來的「六四」天安門事件。

由4月15日悼念胡耀邦開始,中國的大學生們要求當局懲治腐敗、實行民主,運動很快擴展到多個階層界別。而中共並不理睬學生門的訴求,把學生的遊行示威定性成「動亂」。在學生們長時間絕食抗爭後,中共在5月20日正式宣布戒嚴,向北京調集了大量軍力裝備,並在6月3日夜間到4日凌晨,屠殺了1萬多學生和民眾。中共用坦克、機關槍平息了那場民主運動,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天安門大屠殺」。

歷史會不會重演?

具備了柏林牆倒塌的七大關鍵因素,歷史會不會重演呢?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的威權統治,造成了體制內部的打鬥非常激烈,共產黨體系早已是千瘡百孔。而中共的暴政極權也是人心盡失,民怨沸騰,深層的社會問題在集中爆發。特別它對香港採取的高壓政策,不僅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反倒使中共成了騎虎難下之勢。如今的中共內外交困,像是坐在了火山口上,茶壺風暴早已形成了。

唐靖遠指出,美國等西方國家已經意識到,中共是這個世上界最大的威脅,所以美國在聯合盟國、夥伴等所有力量,張開了圍獵中共的巨網。當年里根一句話「推倒這堵牆」,預言了蘇共政權的垮台。而現在川普所做的一切,很像當年的總統里根。誰能保證柏林牆逃他的歷史不會再現呢?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