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就《禁蒙面法》表態 撕毀「一國兩制」畫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20日訊】香港高等法院裁決港府本週一引用《緊急法》訂立的《禁蒙面法》違憲後,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19日即發聲明稱,香港高等法院無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作出判斷和決定,而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來決定;中共港澳辦也發聲,指責香港高院的裁決是「公然挑戰」全國人大的權威。香港法律界人士隨即回擊說,中共人大的聲明從根本上否定了香港法院的違憲審查權,嚴重衝擊香港的司法獨立。

香港高等法院週一(18日)作出裁決,指港府動用《緊急法》訂立的《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也違反了《基本法》,因而裁定《禁蒙面法》違憲。

對此,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19日發表聲明稱,「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它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還表示,該常委會「正在研究一些全國人大代表提出的有關意見和建議」。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19日也對此做出強烈反應,指責香港高院的這項裁決是「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治權力」,並指香港高院的此舉「將產生嚴重負面社會政治影響」云云。

當天,香港法律界人士紛紛對中共國務院港澳辦與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上述說法表示震驚,並質疑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是否還存在法治與司法獨立。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資深大律師李柱銘19日公開回應說,香港特區擁有審核權,全國人大雖有權就《基本法》釋法,但不能審判香港的案件,更不能變相將香港獨立的司法權收回。法工委的聲明存在概念錯誤,對香港司法有很嚴重的衝擊。

他進一步解釋:根據《基本法》規定,雖然香港回歸前法例可以沿用,但《基本法》表明香港特區所有立法程序都要交由立法會通過,任何新增的刑事都必須通過立法會,因此《禁蒙面法》明顯有違,故高等法院的裁定「完全正確」。

李柱銘在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警告,如果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強行介入香港高等法院的裁決,這將毀掉香港司法體系。

「現在他們(北京)想把我們的司法解釋權力全部從香港拿走。他們說,你們都不能這麼做。當任何政府行為或者立法會通過的法律出現爭議,涉及到是否違反基本法的時候,這類問題必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來管。但他們根本不懂我們的法律,我們實行的是普通法,他們實行的是大陸法。」

李柱銘說:「他們不聽我們的意見,他們甚至沒有這樣的程序,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做決定前,讓雙方進行陳述。這會徹底毀掉我們的法律體系,毀掉我們的司法體系。我強烈建議他們忘掉這個愚蠢的想法。」

香港律師何俊仁則對《美國之音》表示,香港高等法院作出判決後才隔一天,中共中央政府的行政機關就用這樣的方式來攻擊法院的決定,而且這次的措辭「非常粗暴」,這令香港法律界感到「非常震驚」。

何俊仁說:「如果人大(想要)釋法,需要諮詢基本法委員會,經過考慮才作出,而不應透過法工委來攻擊香港的法庭,造成對香港的法治與司法獨立非常嚴重的打擊與破壞。」

何俊仁指出,最大的可能是中共全國人大要釋法,那意味著以後再進行這樣的憲法訴訟將沒有什麼意義了,「因為北京不喜歡的話,就可以隨時釋法,香港的法律界司法界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呢?」

何俊仁表示,在去年底有關高鐵香港段「一地兩檢」的案子里,當時原訟庭判決「一地兩檢」符合基本法,而人大常委會當時並沒有說香港法庭無權審查香港法律是否違憲,因為那個判決符合中共政府的意願。現在香港最高法院的裁決不符合他們的意思了,人大法工委就公然說香港法庭沒有權力對香港的法律作出違憲的審查,這就是「輸打贏要」,要求香港的法庭只能作出遵從中共政府意志的裁決。

何俊仁進一步質疑道:「這樣全世界也會質疑到底一國兩制之下,司法獨立是否存在、香港還是否有法治呢?」

所謂「輸打贏要」是粵語俚語,意思是輸了不承認結果,硬逼著其他人順從自己的無理行為。

代表法律界的公民黨籍議員郭榮鏗則提出,希望中共中央政府尊重香港實行的基本法、普通法與三權分立的制度,不要試圖籍此為人大釋法開路,因為這樣只會再一次衝擊香港的司法獨立而帶來更大的社會動盪。

資深大律師、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也在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表示,香港人對釋法存有基本的恐懼感,中共人大如果在敏感時期搞「釋法」,可能會令香港社會和國際上都作出很大反應。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