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人權法案送交川普簽字!媒體縱火案誰是主使?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21日訊】【熱點互動】人權法案送交川普簽字!媒體縱火案誰是主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1月20日,星期三。備受關注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昨天在參議院全票通過後,今天下午眾議院又高票通過了參議院的版本,已經送交川普總統簽字。這一法案的火速推進,反映美國國會對香港局勢的嚴重關切,另一方面也就在昨天,香港《大紀元時報》被歹徒縱火,也讓外界關注港府和中共是否正打算,開始對於媒體的報導自由進行限制。那麼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香港局勢的最新發展做些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那麼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香港《大紀元時報》社長郭君女士,郭君女士您好。

郭君: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您,好的節目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播放結束)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歡迎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談談您的看法。好,那唐靖遠先生我想先請您來很快點評一下,就是說這個版本,這個參議院的版本我們看昨天剛剛是一致通過,很多人可能都沒有想到今天這麼快,24小時之內眾議院就會火速的通過參議院的版本,現在已經送交到川普總統那裡了,就這樣一個火速的進展,一個您覺得說明什麼?另外一個,之前眾議院通過自己的版本,和參議院昨天通過自己的版本的時候,都是全票通過的,這兩個全票通過在美國的歷史上可能也相當罕見,這個又說明什麼?請您談一談。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它(法案)為什麼這麼的快,我覺得其實這個是可以超出很多人的預料的,我覺得它可能客觀上說明一個問題,就是因為我們都知道,眾議院也好,參議院也好,其實他們都有自己的情報委員會,他們都對香港的情況是非常了解的,就是說明很可能香港問題已經非常的緊急,那麼很可能在不久的未來,香港的情況可能會發生一個劇烈的變化,就是可能出於這種原因,所以他們覺得有必要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來通過這個法案,這個是一個。第二個就是說我們看到剛才你談到了,參議院和眾議院分別各自的那個版本的時候,都是全體通過的,這種現象其實在美國歷史上,我記得在我知道的查到的這個資料裡面還只有一次,就是在2011年2012年的時候,當時通過一個歷史上對美國有一個《排華法案》(美國總統切斯特·艾倫·阿瑟於1882年5月6日簽署,允許美國暫停華人移民),那麼對這個法案現在他們進行一個道歉,就這個是唯一一個,也是兩議院都是全體通過的。那麼最接近的一次其實,但是我覺得這個是跟這個法案是沒法相比的,因為這個法案它是直接涉及到兩個大國之間,非常敏感複雜的一個國際關係,像這種法案能夠獲得這樣的。

主持人:而且它牽扯到重大的立法。

唐靖遠:對,就是能夠獲得全體的通過,這種情況我覺得可以拿來做比較的就是在唯一一個是在「珍珠港事件」之後,要對日本宣戰,那個時候在二戰時期,那個時候出現過這樣的現象,就是全體通過,幾乎全體通過只有一票投下了反對。那麼我們從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對比就可以看出來,就是現在這個法案我覺得它通過以後,它的這種所表達的意味,所釋放的信號,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講,比這個法案本身的內容的規定會更重要。我們知道這個法案本身的內容,它已經有很多的限制,這些大家都很熟悉了,但是我覺得這個法案以這樣的一種形式來通過的話,它其實說明了在美國整體上,就是美國的政界這個菁英階層,他們其實已經在把「美、中關係」,其實作為一種「戰爭狀態」來看待。

主持人:另外一種形式宣戰?

唐靖遠:對,是一種,就是說這個法案的通過它其實是一種變相的宣戰的宣言,可以這麼來理解它。為什麼我這麼說,其實我們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考察它,就是我們看看中共的反應,這個法案通過以後,我們看見中共的反應可以說是空前的激烈,那麼至少是有七大機構出來公開的發表措辭強烈的。

主持人:這只是還昨天參議院一致通過之後,中共的反應。

唐靖遠:對,現在我們看到就是說在中共這邊官方媒體,就是包括央視也好,包括新華社,新華社是在破紀錄的,在4個小時裡面連發了31條報導。

主持人:喔!

唐靖遠:這個是從來沒有過的,而且每一條報導的內容,都是針對這個法案來進行這種激烈的回應和攻擊,它(中共媒體)是這麼的一個情況,所以包括央視甚至還出現,央視的新聞聯播出現了在激烈的抨擊之後,還說了一句話,就是那個「無謂言之不預也」(是中共最嚴重的外交警告,被廣泛視為其動用武力,或者更廣泛意義上準備開戰的信號。),這句話我想中國人,其實大家都是很熟悉,以前就是中共在和蘇聯開戰,和印度開戰,以及和越南開戰的時候,說過這句話,在習近平當政以後也出現過一次,就是上次和印度在「洞朗」地區發生這種武裝對峙,對峙了一兩個月,就是非常嚴重,差一點就開戰了。在那個時候黨媒也是說過這樣一句話!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從中共的角度,它們自己其實也是在把這件事情,其實當作一個戰爭狀態來處理,所以我覺得這個法案的通過,它其實客觀上說明,中美之間的這種關係已經有了一個實質性的變化,很可能會從之前的這種就是叫做「對立競爭關係」,很快我覺得可能會演變到一個敵對,就是敵人這樣子的關係。

主持人:好的,那郭君女士也請您談一談,就是昨天參議院全票通過,結果今天眾議院又幾乎全票通過,現在已經送交川普總統簽字,這樣一個連鎖反應,在香港,在港人中間它有什麼樣的影響?港人是什麼樣的反應?

郭君:香港這邊知道這個消息以後,就是非常受到鼓舞,那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在中環,昨天在中環的抗議現場,因為中環中午就有一個叫做快閃的抗議活動,那麼很明顯香港人受到鼓舞那個氣勢就高揚,警察在昨天的表現就是比較沮喪和有氣無力,比如說警察在前幾天都是非常的凶悍,驅趕人群,那昨天就是說你們走啦,趕快走啦,我看到一個片子就是掰掰啦,就是非常的有氣無力了,這是一個非常直觀的感受,那在社會上,在社交媒體上,香港人都是非常的受鼓舞,而且感覺到並不孤單。有國際上的正義力量的支持,香港人的市民情緒,我看到是大為好轉。

主持人:那也有人會覺得說,因為這個法案一個是要等川普總統簽字,另外一個,它即使成為法律,也還存在一個執行的問題,然後還有什麼180天之內去衡量啊什麼的,所以有人覺得是不是有一點「遠水解不了近渴」,對於香港現在的局勢會有什麼樣的影響?這點您怎麼看呢?

郭君:我不這麼看,我覺得一個這個法案這麼快的通過,本身就是這些年輕的學生,他用他的生命換來了全世界正義的聲援,其實在香港民眾他們不是說,他們是有精神準備的,因為這樣的一個抗爭不是一天、兩天,這個不是一天、兩天能結束的,所以這一點上來講,香港民眾並沒有失望,雖然這裡每天都是恐懼,海面上有浮屍,樓上有丟下來的屍體,這種事情幾乎這裡隔一天都會發生一個案,但是這個並不能夠就是說,被這種恐懼,這個社會沒有被這個恐懼嚇到。美國支持的聲音使這裡的民眾感覺到全世界的這種對抗中共,對抗這種邪惡的思想意識型態的正義的力量,感受到鼓舞,但是眼下的艱難的抗爭,它是還是會持續的,因為不會說是因為這個馬上解決不了問題而被停止。

主持人:是,就是精神上是很大的鼓舞。好的,那也請唐靖遠先生來再談一下,就是一個是我們看到昨天,昨天那個法案的通過,其實有很多參議員上去講話,我覺得參議員的講話也挺重要的,它確實發出了一種信息,這個也請您解讀一下,就是您覺得這些參議員講話有什麼樣的看點或重點?另外一個也請您談一談,下一步您覺得川普總統簽字會不會很快發生?

唐靖遠,首先我覺得這些參議員他們的發言有一個最大的看點,就是他們幾乎都在非常清楚的區分「中共」和「中國」。這是我們看到從彭斯副總統和蓬佩奧(國務卿)講話以後呢,就是「區分中共和中國」,它已經成為明顯成為美國整個政治菁英階成的一個共識!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還有一點比較值得注意的就是很多的參議員在講話之中他們其實已經對習近平的稱謂已經發生了改變,他們不在稱他為President (總統)而稱為總書記(政黨最高職務),直接是用了這個稱呼,那麼我覺得這個其實它透露出了一個非常明顯的信號,就是美國現在已經在開始不把習近平看做一個值得信任的人!他們可能越來越不認為習近平是可以帶領中國發生改變的這樣的一個人,甚至我們昨天還看到了還出現了少數黨參議員少數黨領袖舒默,他甚至公開的對習近平喊話,而且說得很嚴厲,他說習近平你不會成為一個偉大的領導,任何打壓自由的政權最終都會遭遇失敗!所以他是用了這樣的用詞,這個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嚴厲的警告而且是很罕見的,就是作為一個高層的政治人物這麼點著名的公開來對你這麼去說話,其實是很不尋常的一件事情。那麼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看點就是我們看到很多參議員,他在發言之中,他們都在強調一個東西,就是中共對香港的打壓,它其實不僅僅是只是針對的香港來的,它其實是對整個自由世界的挑釁、挑戰,它其實是這麼一個性質。所以我們看比如像那個史考特參議員他就發言,他就直接說:今天如果是讓中共得逞了,下一步就是輪到台灣。像那個霍利參議員他就直接說,他其實說的這個評價很高,他說:我們今天能夠站在這,採取這樣的一個行動是因為香港的這些年輕人激勵了我們。對這個評價已經是很高了,還有克魯斯那個參議員他是直接把:中共對香港人的打壓,以及中共對新疆少數民族的打壓,以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活摘器官等等⋯⋯,他全部都並列在一起。就說明他們都在釋放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就是「中共對香港的打壓它不是一個孤立的行為」,它是對整個人類文明社會的底線的挑戰,所以必須要來採取一些行動!所以我們看到有參議員就直接提出來,就說:中共北京把中英聯合聲明說成是一個歷史文件,他甚至公開說這個必須要追究北京的責任!然後還有一個叫做我記得叫做CARDIN的參議員,他甚至直接說就說:這個法案一旦通過,我們要迅速地採取行動對這些侵犯人權的香港的這些官員要禁止他們進入美國,而且要禁止他們使用美國銀行系統。它這個釋放出來一個什麼信號呢?就是說我們看到這一次這些議員他們都在很強調美國要採取行動⋯⋯

主持人:來真的

唐靖遠:來真的,對,它(美國)不再是像過去那樣我只是口頭上譴責或者是呼籲,停留在語言上,現在都要來行動、來真的!這個是我們看到的最大的一個不同。

主持人:是,川普總統的簽字,您覺得很快會發生嗎?

唐靖遠:我覺得他肯定是會簽署的,因為首先第一個,他曾經公開說過他會簽署,如果他公開反悔,這個對他事實上是不利的。第二個他沒有任何的必要,這個法案它是兩院全體通過的。他沒有任何必要去和整個國會去做對,他如果要反對的話。第三即使他想要反對,他其實也反對不了,因為這種全體通過的這樣的一個形式、這樣一個法案,它其實既使川普總統他簽署了否決,那麼兩院再一次來重新投票,只要投票數超過三分之二同樣可以推翻總統的否決,如果他不簽署,那麼等待10天以後,這個法案就會自動生效,所以在我看來他(川普)簽字不簽字這個不是什麼問題。

主持人:好的,是,不過確實像您剛才分析的,香港的局勢可能也是非常緊急,所以國會做出這樣的重大的表態。那我也想請郭君女士現在來談一談,因為最近香港發生很多事情,當然理工大學這個警察強攻一直在所有的人都在關切,那麼另外就在昨天,還發生了香港《大紀元》被歹徒縱火這麼一個事情,這個可以說是「反送中事件」以來,對媒體這個最大的一宗這樣一個破壞事件,所以想請您很快的談一下,這個事件現在就是一個是它造成損失有多大?另外的就是現在目前為止警方有什麼樣的進展?

郭君:嗯,這個是在11月19日這一天也是很特別的一天,這一天是《大紀元集團》發表《九評共產黨》社論15周年的日子,這個中共的歹徒選擇了在這一天去對香港《大紀元》的印刷廠縱火,那就是不言而喻了,就是中共來對著《大紀元》,針對《大紀元》來做的,那這個事情發生以後,我們立即報警了,報警警方很快就趕到現場,消防員也趕到現場,火很快撲滅了。目前的損失還在評估,因為有些設備還有一些設備的控制器也都損壞了,還有我們印刷的那個大的捲筒的紙,好幾筒紙都被燒毀了,具體的數據還沒有出來。我們跟警方正在協助,給警方提供CCTV(監視器),和警方要求的一些資料,那目前還沒有破案,當然我們過去這個不是偶然的,在過去2006年也發生過一起中共歹徒闖進《大紀元》印刷廠來砸壞印刷設備,以及在2013年也發生過,所以就是沒有一次破案過的!所以我們也很清楚,就是這個不是這麼簡單的所謂的破壞、縱火,這後面是中共在指使。

主持人:嗯,您說這個是中共指使,但我們看到說錄像上顯示這些人都穿著黑衣、蒙面,所以呢這似乎他們也想讓人認為這個可能是香港的抗爭者,那我們也看到《大紀元》發的聲明,明確說這個背後就是中共的指使。您覺得這樣說的一個依據主要是什麼呢?

郭君:依據就是首先我剛剛說到了,就是11月19日這一天是《大紀元》在15年前發表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的週年日子,這個《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很快的觸發了中國民眾的退黨大潮!這個至今來講這個「退黨大潮」已經超過三億的中國民眾退黨、退團、退隊,那這個「退黨大潮」這個觸發的這場精神運動,是中共非常恐懼的,而且它一直不敢對國內說,就是因為它怕觸及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那這個日子是非常特別的,就是在11月19日,暴徒選擇這個日子來襲擊《大紀元》的印刷廠,這是第一,第二呢,中共警察在這段時間,以便衣、以黑衣的方式冒充勇武,然後進行縱火,還做一些損壞設施的事情,在香港的社交媒體上、頻道上甚至電視上,香港人不是說去猜測,都是親眼所見,比如說警察穿著黑衣人的衣服,有特別的標誌去扔汽油彈,像這些鏡頭全世界都看到,而且警方也承認,就是說他們是由於工作的需要,他們是裝扮勇武、黑衣,這個在警方的新聞發佈會上都承認。所以就是說穿著黑衣的人扮著勇武派的、戴著口罩這種裝扮的人,他並不一定是學生,他還有很可能是警察,因為警察也做這樣的裝扮,而且他們也承認!所以就是說我們說這個不是學生幹的,就是學生已經明確說明他們要攻擊的哪些商店、哪些行號,他們都有名單都公布出來。而且學生在這個民間記者招待會,他們邀請的媒體啊,他們對《大紀元》都是很友好的,我看到他們在邀請《大紀元》的這個邀請媒體採訪的名單上,他們經常把《大紀元》排在第一位,而且他們在他們的討論區裡面都是感謝《大紀元》來做這個真相、真實的報導,不扭曲真相。所以就是說如果是學生勇武幹的,在香港講這個話也沒人會相信,那我當然我們就看到就是那一天,就是《九評共產黨》15周年的那一天,那這個日子,我們也就不言而喻了!就說明了很多問題。

主持人:是,那另外很快,因為現在是處於「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已經五個月了,香港局勢高度複雜敏感時期,這樣對《大紀元》來縱火的這麼一個事情,您覺得它(中共)的用意是什麼?是不是也有希望恐嚇《大紀元》不要再報導一些真相或者報導一些學生方面的事情呢?

郭君:我覺得是的,它這種恐嚇的意義是非常明顯的,中共就是一直以來,它對《大紀元》的恐嚇和威脅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光這個印刷廠到現在來講,就已經是第四次了,中共第四次在破壞《大紀元》的印刷廠,在這個過程當中,這麼多年,中共對《大紀元》員工恐嚇、發恐嚇信、死亡威脅、跟蹤,對《大紀元》的廣告客戶進行恐嚇、電話騷擾,以及《大紀元》所有的商業的行為,它們都會進行恐嚇,然後連絡客戶進行恐嚇,這些從來沒有停止過!最近發生的就是《大紀元》,我們有免費報紙改為收費報紙,今年四月一日開始,在香港7-11便利商店上架,我們的售量已經超出合同要求的好幾倍了,但是它們(7-11便利商店)還是在中共的威脅下還是強行下架了,就違反合同了,單方違反合同。就是說中共就是採取各種方法想要《大紀元》滅聲,不去報導真相,想是想讓《大紀元》滅聲。大家看到我們在11月19日那一天,我們公開了香港的各大報的一個頭版,那個頭版只有《大紀元》和《蘋果》在報導香港的反送中和學生的運動,其它的報紙頭版全是中共的廣告,所以就是從這個情況就看到了,它針對的目的就是為了恐嚇和阻止真相的傳播。

主持人:好的,謝謝郭君女士。我想問一下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大紀元》被縱火這個事情?當然郭君女士是說11月19日這一天是很重要的,但是我想反正報紙也沒有影響發行,所以並沒有達到甚麼樣的具體目的,但是它這個事情到底動機是什麼,您怎麼看?另外會不會也是預示說港府和中共下一步對於香港的獨立媒體的自由會開始限制或者箝制?

唐靖遠:我先說一下第一個問題,我覺得它們採取這樣的一個行動來進行恐嚇,跟兩個因素有關係,第一個因素,它其實從一個側面證明了,恰恰是證明《大紀元》的影響力,正是因為《大紀元》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所以才成為中共的「眼中盯,肉中刺」,它可以這麼來說,所以它(中共)現在拼命的通過這種方式來打壓你這個影響力。那麼另外一個的因素,它可能跟香港人對待《大紀元》的態度的一個非常顯著的轉變有關係。我們知道在網路上都看到好多香港人都在公開出來表態,說是以前對《大紀元》報導的新聞都不太相信,認為《大紀元》報假新聞,因為《大紀元》過去報導了很多揭露中共的邪惡,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的打壓,活摘器官等等這些報導,他們(香港市民)都覺得那個太難以接受了,他們覺得這個可能是假的。但是現在他們自己親身經歷了中共的打壓這種過程以後,他們整個香港人整體可以說這個數量非常龐大,他們的態度在發生轉變,我們看見網路上好多人甚至來給《大紀元》道歉嘛!還有這樣的現象,不斷的有這樣的現象出現。這個其實對中共來說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因為它們非常怕一個東西,就是《大紀元》報導香港人被打壓的這個新聞,這個真相,它很有可能,事實上已經引起了香港人轉過來去回溯中共鎮壓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就是它出現了一加一大於二的「協同效應」,出現了一個追溯效應,很多香港人現在都回過頭重新去翻看當年《大紀元》報導的,對法輪功的打壓,才明白過來,還紛紛留言說,原來我現在明白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都是真實的。所以這個對中共來說,其實它非常懼怕的一個問題,這個是兩個因素。再有一個就是剛才你提到,如果它出現這樣事情會不會意味著中共以後對自由媒體,它(中共)會有進一步的打壓?我覺得這個是肯定的,因為我們看到事實上:中共它一直都想要控制香港,控制香港一個非常主要的手段,非常主要的方面,它就是想要控制香港的言論自由,想要打壓這個言論自由。而我們可以看到這個言論自由,中共的滲透其實已經達到非常令人非常震驚的一個地步。剛才這個郭君女士提到了,舉了一個例子非常典型的,就說八家報紙的頭版,是吧?

主持人:「中大事件」以後,八家報紙,只有兩家是報導「中大」的。

唐靖遠:在報導「中大保衛戰」,其它六家報紙全部都是跟黨媒發的通告是一樣的。所以你就可以看到,中共它對這個媒體,對這種言論的控制,它是非常重視的,因為控制了媒體,控制了言論,它就相當於控制人的思想,它也就相當於控制了這個人!所以對中共來說它的這種滲透,我們看它已經達到怵目驚心的這樣一個地步,它還沒正式的接管香港,它都已經能做到這樣的程度,要是這一次香港人真的是失敗的,如果我們假設這個抗爭真的失敗了,那麼中共它真的全面接管香港以後,我相信它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可能就是:取締所有的獨立媒體,我相信這個是它們第一件就要幹的事情。所以這個事情其實是非常嚴重的。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個問題,我們看到《大紀元》被縱火的這個同一天,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遇襲,而這兩件事發生的這一天,也是香港新任的警務處處長,他叫鄧炳強,他上任的第一天,所以您覺得他的上任和這兩件事情之間有關係嗎?

唐靖遠:從時間上說確確實實非常的巧合,這三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天。當然我們現在沒有任何的證據去可以說明,就是這兩件襲擊案是跟鄧炳強有關係,是他在幕後的策劃啊,或是什麼的。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其實從「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其實在從大陸往香港派遣各種各樣的,各個系統:公安、國安,包括軍事情報這樣一些人員,包括武警,甚至包括特種部隊的人員,已經起碼是達到萬人以上了,這個是我們粗略能夠了解到的一些訊息。那麼這麼多的系統,它們(中共)在香港都有自己的運作一些團隊,它們其實很有可能也會來策劃這樣一些事情,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們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就是跟鄧炳強是有關係的。但是有一點,比較特殊的,在中共黨內體制內是一個鐵定的規則,什麼意思?就是任何一個官員,他的職務得到升職或者是進入公務員系統,他必須要作一件事情,就是在政審的過程之中,他必須對「鎮壓法輪功」問題,進行表態!這個是每個人都跑不了的,這個是從江澤民時代那個時候就遺留下來的,江澤民那個時代鎮壓最厲害的時候,是全國上下是每個人,人人表態,連小學生都不放過!是達到這樣一個程度。所以我們很自然可能很多人就會發生一個聯想,鄧炳強剛剛才上任第一天,就出現對《大紀元報紙》的印刷廠縱火的這樣一個事件,一個恐嚇打壓的一個事件。那麼這二者之間會不會是它有某一種聯繫?也就是這個會不會是鄧炳強向中共表忠心?送交投名狀的一個舉動來?就是發生這樣一個聯想,我覺得可以說是很正常的一個事情,也可以說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只不過是像這樣一個事情,它一旦發生出來,我覺得對未來,包括鄧炳強自己在內,不管這個事情跟他有沒有實際的關係⋯⋯

主持人:因為外界傳說他跟黑社會好像有一些關聯。

唐靖遠:對!就是跟這個是有關係,也就是說鄧炳強,用中共自己的話來說,也都說他是一個作風非常強硬的人,他是對在鎮壓香港人民在這個問題上,他是非常強硬的路線,即使聽說你要上任了,可能有人為了投其所好,來策劃這樣一個事件,我們也可以從這個角度上講,也可以說跟他是有關係的。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郭君女士,您會不會也擔心下一步在香港媒體的自由會不會進一步受到侵蝕呢?

郭君:是!香港媒體的自由是一步一步的受到侵蝕,特別是「反送中運動」以來,記者不斷的被噴到胡椒噴霧,現場被打,記者採訪受限制,現在是越來越難了。我們大家都知道就是香港一位印尼籍的記者眼睛被炮袋彈射中,已經失明了,現在記者在前線是愈來越危險,而且警察在情緒非常激動的時後,無論是記者或那個(抗議民眾)都是噴胡椒噴霧或是水炮車對著記者射,那我們的記者在這個過程當中有被打的,有被有意的針對記者噴胡椒噴霧的,相機被損毀的,我們報社也出現了好多單,幾乎每個人都被射中胡椒噴霧,而且採訪是越來越難了。這次在理大記者在圍攻的那天晚上17日晚上,記者在晚上10點鐘如果再不撤出來的話呢,就是也是以「暴動罪」被起訴,其實記者當時在現場採訪,我們記者也被扣押了,出來的時候一個一個的登記出來,其實到了晚上10點鐘我們的記者已經出不來了,它(港警)已經在搜查在盤問了,以這種方式把記者逼走,如果記者不走就會以協助暴動,以暴動罪來起訴,這個是警方在電視上已經公布的。所以這次香港新聞自由在這一次抗爭當中,越來越受到箝制,那這一點是我們非常擔憂的。

主持人:是,我們也看到是《大紀元》這麼多年特別是在這一次的運動中,更是一直堅持在第一線,也確實看到很多民眾對此的反饋。所以這個我也想問一下剛才唐靖遠先生也提到說:很多香港民眾過去覺得有一些難以置信的現在他們都相信了,那您剛才提到11月19日《九評共產黨》發表15周年,《大紀元》發表一個特稿裡面也提到,說:15年前《九評共產黨》全面的剖析共產黨的本質。15年後的今天,很多人才開始發現說:原來那時候說的都是真的!這點您有什麼樣的感觸?另外就是說,是不是香港民眾現在真的是越來越認識到說很多《大紀元》的報導或者是《九評》裡面講的這些事情都是真的?

郭君:是的,這一次是一個非常大的一個變化,在香港的年輕人,包括很多本地的香港人,用我們的話講,他們沒有受過共產黨的恐懼訓練。就是說他們沒有受過共產黨的恐懼訓練,就像共產黨49年建政的時候進入北京,它們(共產黨)是殺了一批人,社會上反抗它(中共)的聲音才慢慢滅聲。香港他(市民)沒有經歷過這個,所以當他們沒有親身經歷這樣的恐懼和屠殺的時候,他聽這樣的東西他就覺得不可相信,因為善良人他想不出來這些。在這個過程中,《大紀元》這十多年的報導,透過講真相的過程中,特別是中共活摘器官,就是這種暴行對法輪功學員。這種暴行在香港我們看到在景點上有法輪功學員辦的,「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的展示」,香港人看了以後呢,就不能夠相信不可信。所以他們有部分香港人就覺得《大紀元》的報導誇張啊!情緒啊!非常有仇恨啊!⋯⋯等等,就是這種想法比較多。所以這一次這5個月來香港人經歷了這個「海上漂浮屍」、「抗爭者涉嫌被縱火」、甚至「活活燒死」,然後「周梓樂」(2019/11/4日凌晨,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墜樓事件)這個學生就是涉嫌被打死後,再被推到停車場的地面。

主持人:被拋下來。

郭君:對,被拋下來。而且經歷這一切呢,共產黨是讓你感受到是它幹的,就像陳彥霖(2019年9月,全身赤裸浮屍於油塘魔鬼山一帶海面)一個15歲的女孩子自殺,她要把衣服脫光去自殺?而且之前她還有很多是說她不會改變,她要一直和「勇武派」一直走下去,這樣的她自己拍的一些的視頻。她沒有理由這樣去自殺,就是說中共是讓你感受到這是它(莫名其妙的死亡事件)幹的。它一定還露出一些,讓你感覺出非常明顯的破綻,讓你感覺到是它(中共)幹的。但是你又沒有辦法去調查,因為在這裡你也不可以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很多東西你也沒有辦法去獨立調查!那麼甚至它(中共)就說,比如說「831太子站慘案」,CCTV(監視器)就不公布,陳彥霖的錄像也是有限度的公布,在後來在公布的話也有被涉嫌被剪輯和有替身,民眾都有很多質疑。它(所有事件)是讓你感受到是它(中共)幹的,但又讓你沒有辦法去調查。所以這一種刺激,就是說它這種方式,讓你感受到恐懼,然後恐懼襲來,在恐懼當中又無能為力。用這種方式想讓民眾放棄他的初衷,放棄他的抗爭,像這樣的一個做法對法輪功學員已經是採用了二十幾年了。

主持人:二十年了

郭君:我們不斷是在曝光這個,包括現在海外人,他現在聽到這個中共媒體宣傳說:是暴徒啊!中共精心策畫的這些抹黑、嫁禍⋯⋯,所謂的宣傳啊,很多人看的,覺得聽起來,他也覺得好像表面上也是那麼回事。但是實質上你在當地你感受到你在被迫害的時候,你那種憤怒你是很難表達的,因為它(中共)用的方法都是非常邪惡的,那種掩蓋、欺騙、謊言、嫁禍,所以像這種手法它在對付法輪功,就像原班人馬,政法委的這個策略全部徹底的挪到了香港。香港這個時候才想起來《法輪功(學員)》說的都是對的,《大紀元》報導的都是真的,所以就是很多,我們每天幾乎每天都收到這樣的給我們的留言啊、短訊啊,甚至民眾都是流淚的跟我們說對不起,對不起《大紀元》,欠我們一個公道。所以民眾現在對《大紀元》非常的認同,我們的記者到現場採訪,一聽說是《大紀元》的(記者)都非常的(認同)。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謝郭君女士給我們帶來香港的這個最新情況,因為今天時間很快又到了,那我們也感謝兩位的精采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