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縱火《大紀元》印刷廠與恐嚇記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媒體界,《大紀元時報》是一份為數不多有著相當影響力且轉手率極高的獨立中文報紙。

按慣例,承印這家報紙的新時代印刷廠,每天都會在凌晨約3時半左右,將印好的報紙送出廠,派送到各區。然而,11月19日凌晨的這個時段,卻發生了不同尋常的一幕!

據該印刷廠負責人介紹,當時他們正準備把印刷好的報紙送到報攤,打開工廠大門、剛搬出一些報紙,突然4個蒙面人沖了進來,衝到工人面前,手持棍子指著大喊:「都不許動!」

印刷廠監視器顯示,2個歹徒裝扮成勇武黑衣人,一個人一隻手裡拿著一支可以彈出的伸縮棍,另一隻手拎著兩桶汽油,往報紙和印刷機器上潑汽油;另一個黑衣人拿著一些引火器到處點火,隨後工廠起火。全過程約2分鐘,這4個蒙面凶手就跑了。雖然火勢很快被撲滅,但印刷廠4台機器受損,一些報紙和紙張被燒毀,很多紙張被水淋濕破壞。

那麼,這四個縱火的歹徒究竟是什麼人?

咋看上去,他們都穿黑衣戴口罩,貌似抗爭者的模樣。但抗爭者會縱火嗎?顯然不可能。《大紀元》積極支持香港民眾反抗中共暴政,抗爭者不論是「和理非」還是「勇武派」,都不可能跟自己的支持者過不去,雇凶縱火的只能是鎮壓反送中的中共及其打手。他們讓歹徒將自己打扮成為抗議者的模樣,無非是想要混淆視聽,嫁禍於抗爭者,這是明白人一眼就能看穿的蹩腳把戲!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與歹徒縱火《大紀元》印刷廠差不多的時間,一名蒙面警察在大街上指著記者說,「你拍這裡沒意思啦,你拍他們(示威者)啦。待會又可能被消失!」《美麗日報》拍攝的這段視頻傳出後,網友怒斥:「香港警察已經瘋了!」「殺人犯!」「本來公開的祕密,就像警黑本來就互相合作一樣,只不過一直以來都沒說出口而已。」

就表面而言,歹徒縱火《大紀元》印刷廠與警察威脅記者被失蹤,這兩樁事看似沒什麼關係,但它們的內在邏輯其實是一致的。

試想中共為何要雇凶縱火《大紀元》印刷廠,警察又為何要威脅記者被失蹤?不都是為了打壓支持反送中的媒體和記者,掩蓋中共鎮壓反送中的真相嗎?!

眾所周知,中共多年來一直通過直接興辦媒體、間接收購港媒等方式控制香港輿論,使得幾乎所有香港媒體都迫於壓力而自我過濾,有意地迴避中共眼裡的敏感新聞。而香港大紀元自2001年創刊以來,始終堅持報導中共封鎖的消息,比如2003年薩斯風暴、法輪功受迫害、大陸維權活動、中共政權博弈等,向讀者輸送重要新聞和獨家政局解析。同時,這家媒體還非常關注香港社會動態,積極報導香港民眾爭取普選、要求自治、反抗中共的民主活動。尤其在這一次的反送中風潮中,香港大紀元更是全力以赴與各界市民共同守護香港,全方位的報導了香港民眾爭民主、反暴政的抗爭,向全世界展示了真實、豐富、深入、細膩的抗爭圖片、視頻、報導,為香港民眾獲取國際同情和支持提供了巨大的幫助,為此深受讀者好評。對於這樣一家無畏強權、敢講真話的良心媒體,中共自然是恨之入骨,勢必想盡各種辦法進行破壞。其實,早在這次縱火事件之前,《大紀元》就已多次遭到過中共雇凶破壞,報紙廣告客戶也曾受到過騷擾、恐嚇,還有流氓特務偷拿報紙。

當然,除了《大紀元》之外,全世界有良知的媒體都可以說都在聚焦香港,都在直播香港抗爭者反抗中共及其傀儡的壯觀場景,中共能不惱怒,惡警能不恐嚇之嗎?

不過,無論是雇凶縱火印刷廠還是恐嚇記者被失蹤,中共對香港新聞自由的這種公然踐踏絕不會嚇倒《大紀元》,也絕不會嚇倒所有的良知媒體。這不,縱火事件發生後,香港大紀元負責人已明確表示,報社與「全體香港人一樣,在堅持真相和自由方面,已經退無可退」,他們會「堅持不懈揭露中共暴行」!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