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晨:我誠懇向中國人民道一次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們中國人大多都是在被代表中長大的。

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有人時常代表我發言,第一句話就是:「我代表全校師生……」。我當時聽了或激動,或漠然,但從不認為這有何不妥。

進了工廠,穿上藏藍的確良工裝,成了「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中的一員,仍有人繼續代表我:「我代表全廠職工……」。這時候我也認為理所當然。心裡想:人家是領導嘛,領導不代表我,難道我還能代表領導?

在另一些更莊重更宏大的場合,更大的首長會用更高的嗓門向我們呼喊:「我代表全市人民……」,或者,「我代表全省人民……」,再或者,「我代表全國人民……」。由於這些代表我們的人離我們實在太遙遠,況且他們壓根就不認識我們,更不知道我們的真實想法,對他們的話,我就只有麻木的感覺。

就這樣不斷地被人代表著代表著,我一天天長大了——成青年了,成中年了,如今成了老傢伙,且老氣橫秋了。

可是我現在知道,一個人想辦一件事,由於自己抽不開身,或感覺自己力有不逮,需要別人代辦,他就得找個「代理人」。這「代理人」其實就是「代表」。

比如張三有一塊地產,他無暇經營,就找來李四代為管理,為明確相關權利義務,張三就寫了一份委託書給李四,將代理事項及李四的權限寫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有了這個委託書,李四經營張三地產的行為就有了依憑,這個委託書,就是李四做代理人(代表)的憑證。

也就是說,要代表別人,得有人家的授權,得有被代表人的同意。沒這個授權,沒這個同意,強行代表別人在文明社會是很怣的一件事,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讓自己跌入強姦民意遺臭萬年的深淵。

我下面說說我為什麼要向中國人道歉

前一陣子,我忽然鬼迷心竅心血來潮,向那些在娘胎裡就立志為人民服務,一出生就有代表他人的衝動的仁人志士學習了一把,在我一個網文的跟貼裡,擅自代表了一次中國人民。

我把我那個跟貼引在下面,大家看一看:

「有人怕人民做選擇,所以恐嚇人民說:你們這樣的素質,一定會選一個更壞的傢伙統治你們。我斗膽在這裡代表人民回答這種人:我們如果選出一個更混蛋的傢伙統治我們,我們認命!」

現在不管我說的話是否有道理,也不管有多少人看了我代表人民的回答「拍手稱快」、「舉雙手贊成」,我沒徵得13億人民的同意就擅自代表人民,就是一個極為嚴重的錯誤。何況,不願自己做自己命運的主人,不想認「這樣的命」的人,又何其多呢。

我有什麼資格代表別人、有什麼資格代表「這樣一些人」呢?

在這裡,我誠懇的向中國人民道歉,尤其真誠真摯地向不想認「這樣的命」的中國人道歉!

末了,放一段舊聞在下面——

延安有一幅老照片讓人印象深刻:一張長桌上,放著8隻碗,農民們爭相向自己看好的候選人碗裡扔黃豆,投上神聖的「一票」。從1937年5月至1946年3月,陝甘寧邊區共進行了三次民主選舉。邊區人民以「一顆豆豆要頂一顆豆豆事哩」的嚴肅態度,選出自己信任的「官」和政府,領悟到「民主就是咱大家來當家」的真諦……正是通過這種普選、競選和豆選等,根據地建立起了真正的民主政權。(摘自《陝甘寧邊區的「投豆」選舉》)

看了這段舊聞,我想弱弱的——不,我想大聲的——問一句:指責中國人素質低,所以不適合民主選舉的組織,當今中國人的素質,低到連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人都不如嗎? 自你們執掌全國政權至今,全國大小媒體都掌握在你們手中,全國所有學校的教材都由你們審核編制,被你們殫精竭慮一絲不苟一刻也不鬆懈教化了大半個世紀的中國人,其素質竟然不如「解放前」,你們相信自己的鬼話嗎?

——轉自《北京之春》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