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60年代與「腦控」相關的資料與中共腦控武器的危害

作者:李小剛

了解中共腦控的人都知道,中國目前的腦控技術已經實現了通過「腦電波共振」原理傳遞思維和心理信息,也就是通常所說的「人造心靈感應」,腦控者只需採集被控者的腦電波指紋!另外,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生物電磁波揭密——場導發現》一書中介紹了姜堪政和他的同學共同完成的「心理信息傳遞」實驗,該實驗使用的是視覺信息,姜堪政將他的試驗現象稱為「人體微波通信」,不過該實驗不是利用腦電波共振原理,而是通過電磁波直接照射實現的!

中共目前的腦控武器除了可以實現思維傳遞,甚至可以利用腦電波共振原理實現對被控制者行為的直接無線操控和攻擊 。那麼,中國最初的腦控研究的情況是什麼樣的,對於這一點絕大多數人都不清楚,對於普通人來說,要完全弄清楚肯定有很大的難度,但是還是可以找到早期與腦控相關的資料的,除了《生物電磁波揭密——場導發現》一書中介紹的姜堪政的「心理信息傳遞」實驗外,還有李敏1963年在《無線電》雜誌發表的一篇題為《生物無線電學的誕生》的文章(註:1963年第12期(總第96期)),文章講述的最初的「 生物無線電學 」的研究就與「腦控」有關。另外,在這篇文章發表之前,這篇文章中提到的「腦場」問題在1963年《無線電》雜誌發表的一篇題為《關於「腦場」》的文章中也簡要分析過(註:1963年第4期(總第88期)/作者:青雨),文中也提到了「遠距離傳遞思想活動」。下面僅摘錄《生物無線電學的誕生》全文,以求更加詳細地揭示中國早期的生物無線電學的研究與「腦控」之間的聯繫,原文內容如下:
編者按:生物無線電學所研究的是生物體間能否直接傳遞思維或心理活動信息,以及這種信息傳遞的本質。這是一門嶄新的科學。目前,相互不同的觀點還在激烈爭辯。這些不同的學說都有它們立論的根據。在本文中除了把電磁波學說作了較詳細的介紹外,也提到了反電磁波學說的一些論點,以便讀者能比較全面地了解這門科學的初步發展情況。
文中提到了這方面的一些怪現象。生物無線電學的發展,將揭開這些怪現象的祕密,找出它的客觀規律。這不但可以徹底地破除由於這些怪現象所產生的迷信,而且將在人類生產中發揮巨大的作用。

近代無線電電子學、生物物理學和電磁場理論的高度發展,以及實驗技術的日趨精密和完備,使生物物理學的一個分支——生物無線電學逐漸成長起來了。下面我們就談談這門嶄新的科學。

心理感應怪現象

要談「生物無線電學」的誕生,就得先談談許多怪現象的發現。

自古以來,民間就有許多傳說:某人遇難,他的親人在家突感心驚肉跳;慈母思念遊子,會使他在千里之外,忽然心慌意亂……。這些傳說由於過分誇張和荒誕的迷信煊染,所以早被人們認為是無稽之談。

但是,在本世紀中,仍然不斷發現一些奇怪現象。例如,1918年7月8日,蘇聯巴東城一位青年婦女,因患乳腺癌而施手術,痛不可忍。這時,遠隔二千七百多公里住在卡干達城的母親瓦爾拉莫娃,左胸忽然劇痛,急忙找醫生檢查,但絲亳無病。還有一些類似的事例,經過一些科學家實地考察,證明果然如是。這就引起了科學家的極大興趣,他們進行了許多實驗和研究,於是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推斷:在生物機體間大概能夠直接傳遞思維或心理活動信息。

這些實驗首先是用動物進行的。例如把雌蛾關在籠裡,放在蛾類根本不去的地方。不一會很多雄蛾就會準確地飛來。科學家把它們塗了顏色再放掉,即使遠離幾十公里,有大風或其他障礙,雄蛾也會直接飛向藏蛾的祕密地點。把熱帶魚分別放入不同魚缸中,可以發現它們會同時起落,甚至彼此知道動身的時刻和運動的方向……。

人與人之間的類似聯繫,科學家也進行了許多有趣的實驗,並開始提出「遠距離思想感應」或「心理暗示」的概念。例如1959年,一個試驗人曾在一艘航行於大西洋深處的潛水艇中,每天在預定時刻板力記住許多簡單的符號,另一個試驗人遠在兩千公里以外的岸上把同一時刻內腦中浮現的印象畫出來。經過十六晝夜的實驗,結果在潛水艇中的人所想的符號和岸上的人所畫出的符號有70%符合。依照「概率論」的學說,要達到這樣偶然的結果,必需十億多次中才能碰到一次。難道這種結果是一種巧合嗎?

這些實驗,令人信服地征明,動物機體間或人體之間,確實有一種尚未控明的信息聯繫存在。這種聯繫究竟依靠什麼呢?

艱難的探索

目前,世界各國有不少的科學家,正在努力探索這種信息傳遞的「媒介」。大家首先向神經系統的活動過程「進攻」,發現神經系統的任何活動,都伴隨著變動的生物電流。其中大腦活動時也有腦電產生,數量級為10—10伏。用「超低噪聲管」把腦電流加以放大,發現其頻率高達5~150千赫,甚至更高。當然這樣的高頻電流是可以激發電磁輻射的。這就是說:思維活動伴隨著電磁波!從另一方面看,生物是否能接收電磁波呢?許多實驗證明:能。例如,1960年有人用發射功率只有幾毫瓦的振蕩器,向數尺以外的受試者發出頻率為300~600千赫的電磁波,在380~500千赫的頻率上,受試人發生腦部博動、耳嗚、噁心等異常感覺。但一越過這一頻段,就又恢復正常。

根據生物的神經系統可以發射和接收電磁波的事實,自然會使人們得到這樣的推論:在生物機體間,思維或心理活動能通過電磁波傳遞;而生物的腦和神經系統就是這種電磁波的發射機和接收機。這真是最新奇的論斷。

邁開了第一步

得到了以上的推論,就算把謎底揭開了嗎?不,還不能下定論。另外有許多科學家對此提出了異議。他們認為,腦電的電壓在萬分之一微伏左右,它產生的電磁輻射能量已微乎其微。如果再經過幾百里、幾千里的傳播,它的場強在接收點就會弱得無法計算,任何靈敏的接收機都難以檢出這樣微弱的信號。何況近代工業、通信高度發達,空間中各種電磁場的作用十分複雜,此外還有自然界天電干擾的存在,這些電磁輻射都足以完全淹沒這樣微弱的信號。如此看來,生物的思維或心理活動的聯繫似乎不可能靠無線電進行。於是科學家們又對過去的結論懷疑起來。
懷疑推動了許多新的實驗。從這些實驗中,發現有的魚類能感知數量級達幾億分之一安的電流所產生的微弱電磁場。同樣,鳥類對微弱的電磁場也有非常靈敏的感知作用。這些結果對於電磁輻射傳遞思維或心理活動的學說是一個有力的支持。

但是,新的問題又產生了:既然人的思維可以經無線電遠距離傳遞,為什麼日常生活中從來沒有看到人們不用語言或其他通信工具彼此進行聯繫呢?科學家經過研究,了解到人的機體接收思維電波,也像收音機一樣,必須有一定的條件。首先,神經系統自然構成一種有固定諧振頻率的諧振迴路,因此它感受思維電磁波也必然有一定的頻率限制。其次是人體有強烈的指揮全身活動的生物電流。神經系統激烈活動時,微弱的思維電波全被強烈的生物電流淹沒。人體只有在自己的神經系統處於極度安靜的狀態下,才能感知外來的思維電波。

根據許多初步的實驗和反覆的論證,科學家對若干年來一直不能理解的心理感應怪現象,提出了上面這個初步解釋,在前進的道路上邁開了第一步。

離目標還遠

生物無線電學的第一個任務,是研究生物神經系統的電磁現象。初步研究結果證明,人的大腦好像是一部十分完善而複雜的「電子儀器」。它由一百億左右自然的「放大線路」——神經細胞組成。如果用電子管模擬大腦作個模型,它的體積簡直大過一個中等城市,需要幾個大型水電站來給它供電。至於大腦內部電信號的傳輸、放大、控制等等問題,目前都還是有待揭開的祕密。

第二個重要的任務,是揭開生物機體間無線電聯繫過程的祕密。有人研究了神經系統和無線電技術的類比,發現了極有趣的現象。例如,對冷較敏感的一些神經小體主要分布於神經系統的外周,科學家們推測它們可以覺察由外面發來的電磁波,這也就起了「環形天線」的作用。又如,有人認為,心臟神經的感覺性節細胞與熱離子管之間有類似性。神經系統中有些結構可以起到三極管和多級放大器的作用。還有人畫出了神經系統發送電台和接收電台的線路圖。但是,人的神經系統是相當複雜的,要想揭開生物無線電聯繫的祕密,還需要解決一系列的課題:思維信號波的發射是否也要經過像普通發射機那樣複雜的調製放大線路?生物無線電波的接收,是否也要和普通接收機一樣,有調諧、放大和檢波的過程?生物無線電波的「發射機」和「接收機」較現代無線電技術設備有何優越之處?還有,生物無線電波是怎樣傳播的等等。這些都是極為複雜和困難的問題,需要電子學和其他科學的配合研究。

第三是解決著名的「腦場」問題。究竟思維信息傳遞的承擔者是不是電磁波,今天還不能最後定論。另外一些科學家也常常提出相反的議論。蘇聯科學家Л.華西裡也夫,就曾進行過這樣一個實驗:他將受試驗的「感應者」與受感者,分置於兩個金屬的隔離室內,然後觀察思想感應效果。結果發現,這種對電磁波屏蔽良好的金屬隔離室並不影響思想感應的進行。我們前面談的大西洋深處的潛水艇與岸上試驗點所作的思想感應實驗,也正是在電磁波傳播困難的條件下進行的。若思想感應真是由電磁波傳遞的,那末上述兩個實驗的結果是不會得到的。因此有的科學家認為生物的思維或心理活動信號,不一定是由電磁波傳遞的,而是依靠一種未知的特殊「腦場」來傳遞。這種假設近年來也得到許多其他科學部門的支持。現代物理學證明:重力有「重力場」,引力有「引力場」,空間有「引力波」存在。因此,人們就推斷也存在著「思維信號波」,它也許是由某種可能存在的新的物理場產生的。

美妙的前景

生物無線電學還處在萌芽階段。許多問題和任務都只是在開始探索,離它的最後目標還遠。但是,生物無線電學未來的發展,無疑地會在科學研究、生產實踐中引起巨大的變革。

首先,如果揭開了思維傳遞的祕密,就可以利用「思維波發射機和接收機」來直接傳送思維。這樣,現在用的無線電通信技術設備都將成為過時的了。

第二,如果在機器人上裝有精密的「生物無線電接收機」,這些強大的機械將完全按照人的意圖,在許多特殊的條件下,完成極為繁重的工作,而人只要在工作室中進行緊張的思維就行了。不難想像,這對科學界將是一個多麼巨大的革新啊。

第三,在完全揭開了思維或心理活動的物質基礎的祕密之後,人類就將成為真正的自然主人。例如,人類掌握了各種動物的心理活動信號波,就可以模製這種信號波來指揮任何動物。

生物無線電學的前景十分遠大。這裡有一片無垠的待開墾的處女地,等著科學家、無線電專家、生物學家和廣大的無線電愛好者們去貢獻他們的勞動和智慧。

以上就是全文的內容,那麼,為什麼說發表於上世紀60年代的這篇文章與中國的「腦控」相關,原因如下:
首先,在「編者按」中明確指出:生物無線電學所研究的是生物體間能否直接傳遞思維或心理活動信息,以及這種信息傳遞的本質。而中共的腦控武器現在已經實現了人與人之間思維信息和心理信息的無線傳遞,也就是說,生物無線電學所研究的生物體間能否直接傳遞思維或心理活動信息,中共的腦控武器已經給出了答案,所以生物無線電學的研究內容與中共的腦控是相關的!

其次,文中提到心靈感應現象。就我所知,中共的腦控武器也有「人造心靈感應」的功能,該功能使用了腦電波共振原理,從而實現了思維的無線傳遞和感知,而且可以是遠程的,這一點與上文提到的可以稱之為人與人之間「遠距離思想感應」或「心理暗示」的實驗類似,而該實驗與《生物電磁波揭密——場導發現》一書中姜堪政的實驗不類似嗎?姜堪政的實驗也是一人想像一個圖形〇或?或爬山的情景,另外一人腦海里也出現相應的圖形和情景,兩人互換位置,情況相同,並且將人腦發出的電磁波經電磁波透鏡放大後,實驗成功率高達95%。更重要的是,通過腦電波共振也可以實現與實驗結果相同的效果。

再次,在艱難的探索一節下得出了如下推論:在生物機體間,思維或心理活動能通過電磁波傳遞;而生物的腦和神經系統就是這種電磁波的發射機和接收機。此推論的內容也與腦控有關,因為腦控武器可以通過發射和接收電磁波實施腦控,相應的,被控者的大腦發射的腦電波被腦控武器接收,腦控武器發射的電磁波被被控者的大腦接收!另外,推論內容也與《生物電磁波揭密——場導發現》一書的附錄三「兩人腦之間發射與接受生物電磁場微波傳遞心理信息實驗研究」中實驗目的裡的如下內容相似:人心理活動過程也是在新陳代謝同時,腦細胞分子之間發射與接收生物電磁場微波量子,傳遞心理信息,可以把腦細胞腦分子看成是高度精密、敏感的「無線電發射機」和「無線電接收機」。該附錄實驗的時間註明是1959~1960年,實驗地點在中國醫科大學巴浦洛夫實驗室。可見,中國在1960年左右就已經有了人腦和神經系統或腦細胞腦分子是電磁波或無線電的發射機和接收機的認識,並且可以說,《生物電磁波揭密——場導發現》一書中的「心理信息傳遞」實驗的內容和結果也與腦控有關。並且在時間順序上,姜堪政的實驗先於上述發表在《無線電》雜誌的兩篇文章。目前的腦控武器可以將電磁波發射到人的腦內而使人腦接收到電磁波並且可以接收人腦發射出的電磁波,所以,腦控武器也是發射機和接收機。當然,中共的腦控武器也離不開文中提到的神經系統的活動都伴隨著變動的生物電流以及「思維活動伴隨著電磁波(即腦電波)」這兩種理論的支持,而通過發射和接收電磁波實現「腦控」也是腦控武器的基礎而又關鍵的原理!

第四,在「邁開了第一步」一節中講到的人的機體接收思維電波的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提到了諧振頻率,諧振頻率也叫共振頻率,而「腦電波共振」(即相同頻率的腦電波會發生共振)原理也是腦控武器的關鍵原理之一。

生物無線電學的任務雖然還沒有完全解決,但是,文末提出的三個美妙前景中的部分已初步實現,例如第二點,國防科技大學已經研發出腦控機器人,通過將人腦電波轉換成指揮機器人的計算機指令,從而實現用人腦直接控制機器人的運動。但是生物無線電學研究內容中的相關原理已經應用在中共的腦控武器當中並給腦控受害者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中國70年代初就出現了腦控受害者,這一現象很可能與中國60年代初對生物無線電學的研究有關,而腦控武器的濫用從70年代初到現在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中共的腦控黑幕和原理正在被逐步揭露,諸如利用「弗雷效應」向大腦中輸入語音的技術已經是確定無誤的了。從披露的眾多相關內容來看,中共的腦控武器包括聲波武器(超聲波和次聲波)、光波武器和電磁波武器。其中,電磁波武器以各種頻段的電磁波(較低頻、低頻、中頻、高頻、微波、紅外線和紫外線)對目標進行攻擊,會給人造成各種不適,也會給人的健康造成巨大的損害。另外,中共用於「讀腦」/「讀心」的儀器也可以劃歸到電磁波武器的範疇。

中共的「讀腦」(即解讀思維)技術現在也相當成熟,通過獲取腦電波,然後從中分離出各種感官信息,再通過直接的方式展現出來。例如分離出視覺信息以視頻的方式顯示在電腦屏幕上,或分離出聽覺信息直接轉換為聲音收聽!甚至可以通過刺激特定的人的大腦記憶功能區獲取其「記憶片段」!而要實現讀腦,就一定要用到「腦電波共振」原理,該原理不僅可用於「讀腦」,還可以用於無線攻擊。網上就有一篇文章披露:可以用符合人的信號調製特定頻率的電磁波(如以高頻高能微波作為載波)對特定的人進行無線諧振攻擊,符合人的信號可以是音頻(語音)信號,也可以是極低頻信號(心電、腦電、肌肉電)。下面對這一信息作一個簡要的分析:無論符合人的信號是音頻(語音)信號還是極低頻信號,既然將其調製在高頻高能電磁波上,就必然要有解調的過程,否則信號是無法發揮作用的,那麼如何實現信號的解調,這一點可以通過兩路同步同頻同幅同頻帶但相位相反的電磁波會相互抵消(註:頻帶也叫作帶寬)這一原理來實現,通過發射兩路同步同頻同幅同頻帶但相位相反的高頻高能電磁波,兩路電磁波相互抵消後就得到了符合人的信號。這一點中國的一個專利可以證明,專利名稱為「平板顯示器」,專利申請號為201410126588.5。通過將兩路電磁波發射到適當位置得到符合人的信號後,如果符合人的信號是音頻(語音)信號,此特定的人就會聽到聲音;如果是極低頻信號,要實現無線諧振攻擊的目的,還必需將該信號的頻率調製成特定的人的腦電波共振頻率,這樣才能實現通過諧振對特定的人進行攻擊,從而使特定的人感受到文章中所說的痛、癢、跳(註:眼皮跳、肌肉跳等)等感覺。

除了用高頻高能電磁波相抵消進行無線諧振攻擊外,還可以通過以下方式實現無線諧振攻擊。首先,使用雷達獲取一個人的腦電波,進而得到其腦電波指紋(也叫作腦指紋或腦紋),「腦紋」是人腦產生的腦電波波形的共振頻率,有些情況下也可以指「腦電波波形」。其次,用語音、視頻、各種情緒(與腦控相關的報道中提到過「情緒信號串」的概念)、各種致病(該信號可以用到蘊含人體病態生物電信息的「腦電波波形」)等信號調製與該人的腦電波共振頻率相同的載波,然後將該載波信號放大(註:信號放大,一般的都先把信號轉變為電信號,然後對電信號進行放大,放大的量可以是電壓,也可以是電流,不改變頻率)後送入發射天線,轉換成電磁波後攻擊此特定的人。電磁波(信號)可通過雷達、衛星等到達特定的任何人。

另外,網上兩個披露中共腦控惡行的文章中也有類似信息,下面對這兩個信息加以簡要介紹和分析。

第一個信息的內容為:「人體是肉眼看不見的發"光"體,每個人之人體都在不斷地輻射特異的毫米電磁波。要事先截獲人體波譜,並作為載波。增益天線發射出的人體遙感機混合射頻因為有了與人體波譜一致的載波(毫米波迭加短波,有別於普通雷達波),這個載波能在特定人體產生電諧共振,並且引發強的電磁反射,所以能夠具有方向性地(定向輻射)"捕捉"特別鎖定的人物。這個人體可以獨特感受到操縱者提供的波化性信息,從反射的回波可以檢索出那個人物的活動信息。只要混合射頻主導載波是短波,就能實現遠程超視距(不同於超視距雷達)。」其中提到了腦電波,我沒有理解錯的話,腦控者是通過截獲的腦電波獲得了該人的腦電波指紋,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腦電波指紋,因為每個人的腦電波是有差異的,其腦電波共振頻率也不同,利用腦電波共振就可實現對特定的人進行腦控,這裡所說的共振其實就是以上信息中的「電諧共振」。正因為有了「電諧共振」,才導致了信息中所說的結果,即:這個人體可以獨特感受到操縱者提供的波化性信息,從反射的回波可以檢索出那個人物的活動信息。

第二個信息的內容為:「信息化的電磁波遙感機操作簡捷,若把某一個人物當目標,可預先使用系統部件――熱紅外線傳感探測器,以近似人體紅外波段即毫米波進行搜索。在截獲其相關的特異的身體技術參數(測探紅外線頻譜、腦電波等)後便予以程序鎖定。則在有效功率內(半徑可達數百公里)的任何地點任何時候,在非相應預防的一切狀況,遠程控制藉助衛星(有效半徑可達數百萬公里全球定位)即可對此人(泛任何人)實施無線電紅外遙感!」。該信息提到了腦電波,腦控者也應該是通過截獲的腦電波獲得了腦電波指紋。因為有了腦電波指紋就能利用腦電波共振實現腦控武器的對特定的人進行無線電紅外遙感的功能,受害者的一切隱私也因此被輕易竊取!

「腦電波共振」原理應用在腦控武器中也可以實現人與人之間思維的直接傳遞,此時,腦控者和被腦控者的腦電波經過調諧後,不僅可以實現腦控者向被腦控者發送思維信息,相應的,被腦控者就可以接收到該腦電波,並且感知該腦電波中所包含的思維、或心理活動信息,也可以實現使腦控者接收到被控者的腦電波,從而感知到被腦控者的思維和心理信息。

當然也有其他與腦控無關的諧振事例,如兩個頻率相同的音叉,敲擊其中一個會引起另一個震動並發出聲響;軍隊過橋時,如果齊步走的頻率和大橋固有頻率相同,就會導致橋梁共振而使大橋坍塌;次聲波的頻率與人體內臟的振動頻率相似或相同時也會發生共振,繼而導致人體出現頭暈、噁心等症狀。現實生活中類似的事例不勝枚舉,所以,利用腦電波共振原理實施腦控沒有什麼神祕的,但是此原理卻是腦控武器的關鍵原理!

中共的腦控武器還可以利用衛星監視監聽置身任何一幢大樓、任何一個房間的任何一個人,所以,只要中共願意,它可以輕易獲得身處任何地方的任何一個人的任何隱私,人民的隱私安全受到嚴重威脅,部分公民的隱私已經被偷偷竊取。關於中共使用衛星進行監控這一點,美國的一個專利可以從側面予以佐證,該專利的名稱為Communication system and method including brain wave analysis and/or use of brain activity ,專利號為6011991 ,專利摘要如下:
A system and method for enabling human beings to communicate by way of their monitored brain activity. The brain activity of an individual is monitored and transmitted to a remote location (e.g. by satellite). At the remote location, the monitored brain activity is compared with pre-recorded normalized brain activity curves, waveforms, or patterns to determine if a match or substantial match is found. If such a match is found, then the computer at the remote location determines that the individual was attempting to communicate the word, phrase, or thought corresponding to the matched stored normalized signal.
聯合國網站2014年7月25日發布了題為《數字時代的隱私權:網下人權在網上也應得到保護》的新聞,該新聞是有關對數字通信數據的監控的,其中有如下內容:「人權高專皮萊在7月中旬發布的題為《數字時代的隱私權》的報告時指出,數字通訊技術飛躍式的進步也增強了政府進行監控、截獲信息和進行數據收集的能力。一方面,監控再也不受到規模和期限的約束,同時數字技術和信息儲存成本的下降也消除了開展監控活動的資金障礙。可以說,國家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強的能力進行即時的、侵入性的和有針對性的廣泛監控。」該新聞雖然與腦控無關,但我想說的是,同樣是對隱私權的侵犯行為,中共利用腦控武器進行的監控是對公民隱私權的徹底侵犯,因為,中共的監控是一天24小時,一週7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甚至是幾十年如一日的,甚至會持續到被監控者生命終結才會結束!再加上上述講到的腦控武器的讀腦/遙感功能、利用衛星監控的功能以及獲取「記憶片段」的功能,被監控者的什麼隱私不會被竊取?!再加上腦控武器的攻擊功能,中國一部分人的人權遭受到了前所未有、聞所未聞的侵犯和踐踏!

中國出現的大量腦控受害者的悲慘經歷表明,中國部分民眾的隱私權、健康權、生命權等諸多人權受到中共肆無忌憚的踐踏,這是人民的悲哀,也是民族的悲哀!中共這種無視法律、漠視生命的的行為,不僅是對中華民族的侮辱,更是對自由、人權、民主、法治等普世價值的挑戰!中共的腦控惡行一旦導致人人自危的結果,一旦達到天怒人怨的程度,中共的執政期限也就該到頭了,一個不是納粹但勝似納粹的政權垮台是早晚的事,中共想跳出中國王朝興亡周期率的支配是不可能的事情,等待中共的將是歷史和人民「秋風掃落葉一樣」的審判!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轉自《北京之春》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