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川普簽香港人權法 習近平最大壓力來自中南海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30日訊】【今日點擊】(3633-2)

【石濤評述】

提要
紐時:香港人權法案會影響中美貿易談判嗎?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那這是感恩節的最後一天,星期日。

那感恩節本身呢,川普給香港人送了個大禮。而且在他的概念中,中美貿易協議跟香港人權法律,就成為了他手中,到底是要這個還是要那個,成為一種選擇,艱難的選擇的過程。紐約時報寫了一篇評論,我們跟大家分享他在紐約時報的眼睛裡,他為什麼去簽署了法律,而把中美貿易協議放在了危險之中。川普簽署了新法案,中共大為光火,譴責新法律對其國內事務的非法干涉。一週內兩次召見駐華大使,誓言要進行報復。所有的威脅聽起來很嚴重,但都是空洞的。

我以為習近平沒有任何辦法,他本想在短時間內把整個香港壓住,沒想到川普在感恩節的時候,對神的感恩,卻促成了香港人在整個士氣上,反共的士氣上和內在的氛圍上,卻更加的高漲,更加的高漲,我以為是這樣的。那至於說干涉其內部事務,這我們早跟大家解釋過,這是不存在的,因為美國透過的法律,是美國自己國內的法律,就很簡單了。嚴厲措辭的背後,幾乎沒有任何意義的選項來回擊美國,是。所以習近平在過程中,出現了完敗的場面,基本就是完敗的場面,他沒有任何可能。有人說環球時報說,禁止那些提出該法案的議員來訪問中國。我覺得你都瞎掰,胡錫進太雞賊了。

你要說我跟美國總統川普,因為他簽字,他不簽字就不是法律,簽了字才是法律,他是關鍵人物。禁止川普來中國,你算了,男人說了一句人話,那個東西,禁止提出該法案的議員來到中國,他去嗎?他想去嗎?所以非常愚蠢的概念。他要應對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兩國之間越來越筋疲力盡的貿易戰。甭說他們筋疲力盡了,就連新聞媒體都筋疲力盡,誰還報什麼貿易戰啊。我跟大家解釋過,這貿易戰沒用了,已經,沒用了就這樣。雙方願意表達達成協議的意願,但卻任何東西都沒有。可是三週之後新一輪的關稅會增加,應該是12月15日。

儘管中共官員對新法律表示不滿,但負責中美貿易的發言人卻保持沉默,表明中共未排除達成協議的可能,至少目前讓香港的動盪局面繼續發酵。這裡的關鍵問題就習近平沒招,沒招,他同樣不敢拿貿易協議去對壘。他更大的衝擊力將來自於中南海內部,中共內部的各利益集團。因為法律制裁的是香港的官員,和跟這件事情有關的人。當直接會改變香港目前跟美國之間的關係,金融關係、經貿關係,那這些東西涉及到中南海的很多家族的個人的利益。而這部分人對習近平的那種威脅,遠遠勝過貿易協議本身。那也就變成了習近平,再不敢拿貿易協議本身再去打賭了。

香港已經輸了對不對,那法律簽了,你再把貿易協議本身給毀了,他輸不起,習近平輸不起,他也沒能力輸,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出現這個場面。北京放出很多風聲,但他們承擔不起太多的代價,沒錯。曾銳生這是倫敦大學的,西方一些大媒體,紐約時報、BBC很願意採訪他。而表面講川普簽署的協議,直接反對了中共對香港的統治。有一個說法,香港實際是被英國、美國和中共控制的。而英國控制著香港的法律,現在整個香港的司法系統,是英國人留下來的。而港幣跟美元是聯繫匯率,所以美國人控制了香港的金融,是港幣掛了美元,不是美元掛了港幣。那這兩樣排除之後,所以你看到的中共,是控制著香港的政府跟執法系統,那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

那從道理上看呢,那英國人的控制力最差,因為法律這東西,法院這東西,很多人,你給他錢能給買掉啊,法官都是一個一個具體的人哪。但金融系統他不敢碰, 這是真的。當川普當美國人去高票數,全票通過香港人權法的時候,也就是在美國的政壇,從議會到政府已經決定冒著跟香港切割有關相互之間,330億的貿易額的這個風險,來執行該法律,其實它已經考慮到了。而中共在抗議當中沒有任何新的說法,它也是拿這點錢說話。耿爽:北京可能會採取反制措施,但什麼樣的反制他不知道。法案的本身,讓香港同胞在內的廣大中國人民,進一步認清美國的險惡用心和霸權本質。他笨蛋笨在這兒對吧,香港人投票,說你耿爽是高級動物不是人,以一人一票的方式把你拒絕了,它是香港人自己的選擇,與美國站在一起,人與人站在一起。

那他的宣傳是什麼,他的宣傳,耿爽的宣傳,只不過是同樣把中國人,把大陸人隨意去評價隨意亂說啦。被問到貿易問題,耿爽說美國不應該實施該法案,以影響中美之間的關係,這是很有趣的。星期四商務部每週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也沒有談到美國立法。在討論該法案的時候,耿爽最一開始用詞說不該立法,不應該樹立該法律。當參眾兩院通過之後,耿爽說美國政府包括川普,不應該簽署該法律,不能讓它成為法律,不應該的,我們提出強烈的抗議。川普簽完之後,耿爽又說,美國政府不該實施該法律。這就是他強烈抗議的手段,他能夠使用出來的手段。

川普講說不希望因為有關香港的法律破壞了貿易談判。他是在非公開場合下簽署法案,現場沒有立法者,沒有攝影師,什麼都沒有,所以川普在簽署該法案的時候,是他的選擇。在他的簽署的過程中,又不願意在公共環境中產生巨大影響,

也就是他講的他跟習近平是朋友。然後他提到說中共當局將香港動盪,視為對自己的實力和權威的考驗,但他有理由把經濟放在首位。我不認為是這樣,經濟不好它可以讓中國社會倒退,死人、餓死人都可以,那是但習近平認為他有軍隊可以控制住。但香港不是,香港如果這樣的抗爭最終走向勝利的話,他表現出來無能為力的話,他懼怕在整個中國大陸,會展現出使得他丟去權力的運動,所以經貿談判絕不是首位。

它下面就是大規模的討論了,有關經濟問題。我以為這個東西對習近平而言他不懼怕,而紐約時報是左派,他就去訪問奧巴馬時的當時的一些人。那在我眼睛裡這東西都沒有用,當川普去簽香港法案的時候,他也把貿易談判放在了一個可有可無的位置。他又何嘗不知道簽署香港人權法案,對貿易談判本身打擊巨大。紐約時報的立場相當親共的,在我眼睛裡相當親共的。在投票之前香港股市已經開始回升,香港股市回升是認為區議會選舉,使得整個香港人有機會,香港民眾有機會展現他們的力量,來在香港的未來透過正常的渠道,展現他們的試圖,展現他們的力量和穩定香港的局勢。所以股票反映出來認為是正面的。所以在它最後的評價裡,香港的核心問題不可能很快解決,會持續到明年大選。

我覺得不是,所有這些討論都在政治層面,我個人覺得人們會越來越注意到天意之說,人們會越來越注意到被稱為信仰的東西,在人的現實利益環境中,它顯現得更加的明確。而習近平、中共會更加傾注在權力的表現,實力的表現,而這一切卻遭到了天意的本身的致命打擊。所以這是正好作為一個人來講,惡的是傾注在人的肉體同在的有形的層面,善的是他的生命善良的選擇。就像川普簽署協議一樣,無論出於什麼原因,但他最終選擇是與中共對壘,這是關鍵所在。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