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習近平快意於虐待老人和兒童?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先生,你說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說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類似的表述可謂百轉千回、餘音繞梁,而你治下的現實,卻是一次次這般耳光響亮。匪區庶民普遍是一種怎樣慘澹的活法,在此姑置不論,單是我家,為了一個吃飯的問題,這回就已是第二輪向你苦苦申訴了。

因為我的飯碗不時被「維穩」方下流地打碎,因為就連吃飯都成了問題,我在兩年前曾向你苦苦申訴,並象徵性地一再向你求借一分錢,這樣的公開信寫到第64封(再次請你注意,是64封,是64!),我被當地政法委安置在泰寧佛協上班,就此在兩年中得天天與和尚、尼姑攪合在一起。

其間我的薪酬,是由某委轉某部——某部轉某會——某會轉某人,這之間因為轉帳不及時,有幾次我被拖延了兩個月才能拿到工資。我住在小城的最北端,而佛協的辦公所在地在小城的最南端,處在生存絕境邊緣的我,不得不騎著個破摩托,風雨無阻兩點一線,一天天提心吊膽上下班。

工作待遇與我的工作能力完全不匹配還在其次,更讓我受不了的,是我不像是在上班,倒更像是在佛教寺院內變相勞改。「維穩」者們時常出入於我的辦公室,「執法」者們可以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續,將我從辦公室說帶走就帶走,有兩個不信佛的中年男人天天泡在寺院裡,對我總是問這問那……

上班,是那樣的一種狀況。回家,抬頭一看,就能看到監控探頭的高掛,我的書房,我的陽台,我的客廳,我的必經路口……全處在監控探頭之下。不論是在上班還是在家,我的傷口無時無刻都在被撕開,都在被有聲或無聲地反覆告知:你是被監控的對象,你是被迫害的對象……

人都是有自尊的,這樣的日子在任何人都不會想要。兩年的工作合約到期了,加薪的事也一直是談不攏,想想我的家庭也同樣是一個社會單元,也同樣每天要面對開門七件事,橫豎都是在給人打工,我何苦要在又一塊傷心地無盡拿著低薪,讓一家老小跟著受苦?然而不行,公安說我得讓他們知道我在哪落腳,我在外求職的過程中,也一直是被跟蹤、被套路、被一再要「回去和他們再談談」……

吃飯而已,何其簡單,又何其難哉。「維穩」經濟下的種種人為致貧,多年來滿目皆是。我的愛子被虐殺了,劫後餘生的我一家,多年來也一直是處在近乎被虐殺的狀態。我的母親和岳母都已是94歲高齡,我的女兒還不滿6歲,到現在還沒進過一回校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協商」迄今我家又要連飯都吃不上,被折磨被虐待的不只是我,被折磨被虐待的,同時還有我的家中老小。

納粹黨主張並認定「國家應供給公民工作及生活為其首要任務」、「一切德意志公民應享有同等的權利和義務」、「國家必須保護母親和兒童」……共產黨黨魁習近平主張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主張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習近平先生,你能否教教我,這樣的一種狀況,我的一家老小怎麼去脫貧,怎麼才能不再次為了吃飯的問題而愁腸百結?

習近平先生,你也同樣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樣為人子為人父,你可以換位思考一下,要是你也同樣被人置於這般境地,你又會是一種怎樣的感覺。福建是你曾經長期工作過的地方,在你位處權力巔峰之時,福建竟會將一個苦難的家庭不只一次置於這樣的境地,這又究竟在將你習近平置於何地?

我只是在卑微並艱難地求個生存而已,在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法治國家」,在這個爭相搶食人血饅頭的原始叢林,這麼多年來卻一直是舉步維艱。習近平先生,面臨同樣困境的,遠非我一家一戶,長此以往,是不是會讓人覺得習近平時代似乎特別黑暗?是不是會讓人誤解你習近平似乎快意於虐待老人兒童?當真正「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者不斷整出事來,花樣萬般予黨魁以難堪時,你的執政體面又在哪裡呢?

寫於2019年12月1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886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帳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