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史上最大潛伏案 葉選寧送習「3千伏兵」揭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05日訊】中共特工王立強海外投誠,牽出中共元老葉劍英的次子葉選寧。葉在北京權貴圈內,被公認是「太子黨的老大哥」。港媒曾披露,葉在任職期間,曾以留學方式輸送3000太子黨成員到海外,為習近平執政儲備人力,埋下伏兵。

近期,王立強向澳洲情報系統爆料中共軍情,牽出中共特務頭子向心夫婦之後,關於向心的軍方背景、甚至太子黨背景不斷有新料。消息說,向心是葉劍英二女兒葉向真的長子,也有人說是葉選寧自己的私生子。

但葉劍英孫女葉靜子,於12月2日三次發文「闢謠」,向心究竟是誰家的紅後代,目前無法得出結論。

但向心背景強大則是事實,向心在香港的兩公司「中國創新」、「中國趨勢」背後被曝是葉劍英和聶榮臻兩大元老家族,至於接下來會否繼續曝光中共滲透世界的情報工作黑幕,則至為重要。

由向心及其公司的軍隊和情報系背景,有人聯想到葉選寧本人。

葉選寧已經於2016年7月10日在廣州去世,他在太子黨階層及北京權貴圈內,公認的「太子黨的老大哥」,曾任軍方總政聯絡部副部長、部長,以及軍方總政聯絡部旗下的凱利公司總裁。

總政聯絡部是特務機構,與總參情報部、國安部並稱「中共三大特務體系」。隸屬總政聯絡部旗下的凱利公司,名義上是企業,但實為總政聯絡部賺取資金。這兩個機構除從事情搜,也注重對台情報工作。葉選寧因此被視為「情報頭子」。

葉選寧送習近平3000太子黨「伏兵」揭祕。示意圖(AFP/Getty Images)

葉選寧送習「3千伏兵」之謎

據此前港媒報導,葉選寧在中共總政任職聯絡部長期間,曾輸送3,000太子黨成員到海外留學,以作中共的人才儲備。

報導說,1976年葉選寧之父葉劍英策動了一場政變,抓捕了以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為首的「四人幫」,最終把前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扶上台。

之後,廣東葉家樹大根深,在中共軍界及政界人脈極廣。

葉劍英的次子,生於1938年10月。據知情者爆料,葉選寧是個神祕人物,在民間知其者較少,但在中共高層軍界和商界十分活躍,而且人緣關係廣泛。他1968年畢業於北京工業學院,曾做過中共空軍作戰部副部長、全國政協委員。

知情者說,葉選寧的大哥、曾任廣東省省長的葉選平有什麼難題,還經常向葉選寧討主意。葉選平曾問弟弟對上調北京有何主意。弟弟回答:「要當官上中央,要做人留地方。」

葉選平當上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後,一度堅持留在廣東。

由於葉選寧曾擔任中共總政聯絡部部長,也被外界稱爲總政聯絡部的掌門人。

在上世紀80年代,在中共最高層,最主要的「太子黨」圈子以葉劍英之子葉選寧、胡耀邦之子胡德平、鄧小平之子鄧朴方、王震之子王軍、陳雲之子陳元、陶鑄之女陶斯亮、楊尚昆之子楊紹明為首。

在眾多中共高幹子女之間,特別是鄧小平、陳雲、葉劍英、王震等幾大中共元老家族的後代們,相互之間矛盾重重。而能夠在他們之間起到調合作用和內部凝聚作用者,便是葉選寧。

港媒披露,葉選寧在中共總政聯絡部任職期間的最大手筆動作,是輸送3000太子黨成員到海外留學。這一行動從1990年葉選寧執掌中共總政聯絡部開始便陸續展開,一直持續到他1997年退役仍然沒有結束。

由於持續時間之長、涉及國家之廣、派遣人數之多都史無前例,因而也被視為是中共軍情史上最大規模的「潛伏案」。

葉選寧由於不喜歡當時執政的江澤民,他的想法是:不希望太子黨們在當時政壇上過早冒頭,因為時機還不成熟;應該把大批太子黨生力軍轉往海外,同時也遠離國內環境,保存實力,以免過早曝光,曇花一現,影響未來真正「太子黨時代」的執政大計。

有報導說,從「潛伏計劃」實施開始,到如今已經過去多年了。其中約一半人已經返回中國,還有一半人則留在了當地,他們或者找到工作機會,甚至打入了當地國家政府或軍方機構、敏感研究所等。

但是這些人都按照當初中共總政聯絡部的部署,低調生活着,避免出頭露面,即使回到中國,也遠離仕途官場。

葉選寧送習近平3000太子黨「伏兵」揭祕。示意圖(AFP/Getty Images)

12月4日,全民共振平台發言人李一平在其《一平快評》Youtube頻道披露,葉選寧當年精心部署的3000伏兵,只有一少部分被派到海外,絕大部分被安排在中國國內的黨、政、軍之中。他們在全國各地的高官身邊收集情報。

習近平上台得到了葉選寧的支持後,取得了這些情報,所以那時他要想拿下誰就變得輕而易舉。2016年葉選寧去世後,這3000伏兵絕大多數被曾慶紅和江澤民這個體系的人所掌握。

雖然它們沒有執政者的名分,但是因為掌握了大量情報,所以中共官場內的很多人依然對它們俯首稱臣。這就是中共官場的現狀。

李一平說,如今中共大勢已去,中國很快將發生巨變,中共的間諜頭子都已棄船逃跑。他奉勸那些小蝦米,不要再作惡,準備作鳥獸散。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