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媒體欠薪1年 傳媒人搓澡賣蘋果維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06日訊】近日,有關東北媒體欠薪1年,東北媒體人賣蘋果謀生的消息,在網絡廣傳。相關傳媒集團於4日發通知,促請自願提出解除勞動關係者,到集團辦理離職手續並補發工資。

12月4日,黑龍江省雞西新聞傳媒集團向旗下雞西市電視台、報紙、集團全體聘用人員等發出通知,促請自願提出解除勞動關係者於當天下午13點30分之前,到該集團人力資源部報名辦理離職手續,市里一次性補發各種拖欠費用,並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給予相關經濟補償,並要求在當天前到集團人力資源部報名登記。

該集團員工稱,最近3年因財政撥款減少及入不敷支,已有將近12個月發不出工資。

中國記者圈2日傳出雞西新聞媒體集團拖欠員工薪水的消息。一位記者留言說,雞西新聞傳媒集團已拖欠其11個月工資,為了生活,想通過幫助親戚分銷蘋果的方式緩解生活壓力,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惠顧。

自媒體「傳媒見聞」聯繫到雞西集團機關辦公室的一位負責人員,這位負責人告訴傳媒見聞:「準確的說,我們其實是有12個月沒有發工資了。」

新浪科技網站4日也刊出一篇題為「東北媒體又欠薪:12個月不發工資 記者下班幫人搓澡」的文章說,一則媒體人賣蘋果謀生的求助廣告,當天上午在媒體群中刷了屏。

有知情人士說,目前雞西新聞傳媒集團擁有員工約490人,其中大概200多人屬於公務員和事業編,剩下的200餘人為事業差額編制和預算外事業編制以及企業編制人員,屬於這一部分的包括記者、編輯在內的所有人員均被拖欠了工資。

另一位雞西廣播電台的工作人員說,從2016年開始,集團就陸陸續續欠發工資,最近一次收到工資的時間是2019年8月,但也只是補發了2018年度的工資,截止目前2019年全年的工資都沒發過。

另一位在雞西電視台工作的記者說,「現在編輯記者和工作人員基本都是自費搭錢工作,比如採訪出差和用車這些費用全部沒有報銷都是自己貼錢。」

上述雞西集團機關辦公室的負責人員說:「因為雞西傳媒過去還是挺不錯的,各方面待遇還不錯,所以基本上都捨不得離開。再加上雞西是個小城市,消費也不高,所以大家也都忍著。」

如今面臨12個月的欠薪,甚至有同事為了緩解生活壓力下了班去幫人搓澡:「年輕人現在一般就靠父母的幫助,單位有的同事下班了就給人開出租車,還有幫人搓澡的,給人做家教的,實在沒有什麼能力的週末去給人做小工,主要是靠做一些兼職。」該名消息人士說。

公開資料顯示,雞西新聞傳媒集團是以《雞西日報》、雞西人民廣播電台、雞西電視台、《雞西晚報》以及《雞西廣播電視報》等為主體的新聞媒體。

今年上半年退休的《雞西晚報》前副總編輯張小枚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查詢時證實,該集團已有一年未發工資,但她已經退休,因此不受影響。

她說:「集團的員工不獲發工資,這個我也清楚。不發就不發嘛,堵一個人的嘴,堵不住全體人的嘴。但是能藉助網上的一個帖子解決職工的工資問題,我覺得也是應該的。因為有些是一家兩口人、三口人都在一個單位。一年不發工資也真夠可以了。」

張小枚說,自3年前禁止接收醫療廣告後,集團收入逐年減少:媒體都是靠廣告營收的,現在大氣候就是首先不讓做醫療廣告,這就去掉三分之二的收入,然後企事業單位又不准做經營廣告,就是過去我們說的企業形象廣告。」

張小枚還說,過去該集團每年曾吸引5千萬元人民幣的外商資金,其後降至3千多萬、2千多萬,今年僅收到200多萬元,以至於集團經營出現入不敷出的狀況。

目前,上述文章在多個大陸門戶網站都已被刪除。

不過,大陸微信朋友圈轉發文章,標題都和「搓澡」有關。在東北,搓澡意味著最悲慘的境況。

全國各地近年來都有大量報紙停刊。1月1日,《北京晨報》、《法制晚報》發出正式休刊的消息。同時還傳出《黑龍江晨報》、《新晨報》、《贛州晚報》、《安陽晚報》等等十幾家媒體,當天或當天前停刊的消息。

去年6月,《大慶日報》也遭遇了「討薪門」,其原因是部分員工被拖欠工資長達22個月。

分析認為,除了網絡媒體的衝擊,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當局收縮言論管控,媒體能夠說話的空間越來越小。再加上中共控制媒體進行謊言和洗腦宣傳,使大陸媒體越來越失去公信力,最終自然會走向消亡。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鏈接:雞西集團欠薪1年 媒體人兼職賣蘋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