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惡名連累親友 准警嫂攤牌:不辭職就分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06日訊】香港警察對反送中抗爭者的殘暴鎮壓,引來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美國則出台香港人權法制裁中港人權惡棍,而港警的家屬和女朋友也對警暴看不過眼。近日,一名準備與警察結婚的女子向未婚夫攤牌,如果不辭職就分手。

據法新社5日報導,一位準備與現任警員結婚、自認是溫和派支持抗爭者的準警嫂May,最近接受訪問時透露受盡各方壓力,被支持抗爭者的印刷商拒印喜帖,連伴娘也表示不想出席婚禮。

現年28歲的May表示,她與未婚夫拍拖8年,伴侶的職業從來沒有引起過問題,但反送中運動中出現強烈的對立陣營,她才感到壓力,令她明白,警民的關係撕裂有多嚴重。

有朋友漸漸疏遠她,當大家談到有關警察的政治笑話時,氣氛即變緊張,「其中一名最要好的朋友,我的伴娘告訴我,她正考慮是否要去我的婚禮。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失去我的朋友……這令我非常、非常傷心」,May說。

最讓她感到震驚的是,最好的朋友陪她選婚紗時,竟暗示她應和未婚夫分手。May認為自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人士,曾多次參與和平的遊行集會,也親眼見過暴力衝突,但她並不相信自己的未婚未會用警棍打抗爭者頭部,或傷害他們。

但May也感覺到,政治立場氛圍已經影響兩人的感情,她形容未婚夫完全政治冷感,也沒興趣了解她的理念,男方的友人多次批評她的政治立場,更指她「瘋狂」。

受盡人際關係壓力之餘,May籌備婚禮時也遇到實際上的困難。

香港婚慶產業從業者已經於11月8日發布聯合聲明,拒絕承接警察的婚禮,以致她的喜帖難產。

一名籌備聯合聲明的攝影師對港媒說,有約350間婚慶公司參與聯署,其中包括婚禮籌劃、攝影、妝髮、音響、場地布置等相關公司。

聲明中說,香港警察行為「已經失控」,並出現「大量濫權、濫捕、濫暴情況」,在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前,一律不再接受任何警察的婚事預約。

May還有一個擔憂,即使自己辦婚禮,也可能會有抗議者前來抗議。9月,一名疑似速龍小隊成員的香港男警與未婚妻在酒店擺酒宴,近百名抗議者到場「祝賀」,在現場撒下大量冥錢,並高喊抗議口號,以示對警察的不滿。

結果警員擺酒的場地以催淚煙、橡膠子彈的衝突畫面收場。

這一切都令May傷感,她感到婚禮不會獲得祝賀,只因為她伴侶是一名警察。May相信未婚夫的人格,認為他不會毆打抗爭者,但自己在集會上親眼見過暴力衝突,幾經掙扎決定與未婚夫攤牌「辭職或者分手」,原定明年2月的婚禮暫取消。

圖為港警家屬也參與反送中活動。(警員親屬連線臉書)

除May外,自反送中運動以來,已經有許多與警察交往的抗爭者最終都是以分手收場。

而一些警察的家庭也因這場運動被波及。甚至有警嫂與警察在街頭對峙。

26歲的港警妻子桑妮(Sunny)是一名抗議者,走上街頭譴責中共高壓政策;而她的另一半每天要上12個小時的夜班。自反送中運動以來,這對夫妻的相處模式一直是「夜間站在路障的對立面,第二天一起撫養兩個女兒」。

他們目睹了街頭不斷加深的裂痕,而這場鬥爭正在挑起他們以及類似家庭的不和,甚至導致警隊內部的不和。

桑妮說,警察已成為大街上讓民眾愈來愈討厭的政府替身。通過和丈夫的對話,「好像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42歲的菲利絲(Phillis)是其中一名成員。這名為小學生服務的社工與一名警官結婚已經21年,但隨著她愈來愈多參與反送中,她感到她的另一半已經變成陌生人。

她在群組表示,「等我們的孩子長大成人了,我要考慮離婚的問題。」她還說,為避免家庭衝突,她不再看電視,並且只和女兒們在外面討論政治問題,避開丈夫。

香港警隊內部也因這場運動出現分化,一些警察也反對暴力鎮壓。

一位不願透露身分的男警員Tom對媒體說,他是警隊中少見的支持「反送中」的。他認為,反送中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

另一名警員Peter在警署負責後勤執法工作,他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濫權濫暴事件。他們二人都表示打算辭去警察工作。

超過200名香港警察家屬早前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出聯署公開信,要求港府「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不要將警察當作人肉盾牌。

港警家屬也曾冒雨舉行「還警於民」集會,他們提出的訴求,包括成立全面獨立調查委員會,呼籲警隊高層重定行動手法,懇請前線警察克己自律等。

除家屬外,港警內部也有不少警察抱怨道:「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