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專訪:神韻主持人林理善和指揮陳纓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07日訊】【熱點互動專訪神韻主持人林理善和指揮陳纓

年終歲末;當人們回顧2019,展望2020之際,一場文化藝術盛宴也即將展開。神韻2020全球巡迴演出,將於12月20日在紐約州的Purchase和加州伯克利拉開帷幕。神韻的名字,對許多海外的華人來說已經是很熟悉了;但對神韻藝術團的藝術家們,可能仍有一種神秘感。

熱點互動節目專訪了神韻藝術團主持人林理善和指揮陳纓,和大家分享他們在神韻藝術團的一些經歷和感受。觀眾朋友們可以通過他們的故事走近神韻,認識神韻。

嘉賓:
神韻主持人:林理善
神韻指揮:陳纓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6日星期五。正值年中歲末,當人們回顧2019展望2020之際,一場文化藝術盛宴也即將展開。神韻2020全球巡迴演出即將在12月20日在紐約州的紐約州帕切斯市(Purchase)和加州伯克利(Berkeley)拉開帷幕。那麼首先我們帶大家一起來欣賞一下神韻2020演出的宣傳片。

主持人:好的,那麼對於神韻的名字很多海外華人可能已經很熟悉了,但是對於神韻藝術團的藝術家們可能還有一種神秘感,今晚我們有幸請到神韻藝術團主持林理善先生和指揮陳纓女士,和我們一起分享一下他們在神韻藝術團的經歷和感受。我們也可以通過他們的故事走進神韻,認識神韻。陳纓女士您好。

陳纓:您好方菲,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那林理善先生您好。

林理善:方菲你好,觀眾朋友您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非常感謝二位今天能來到我們的直播間,因為知道兩位都非常忙,馬上就要踏上征程了,所以就是今年的神韻我相信可能比往年的更宏大,我想先問一下二位,陳纓女士您今年會去什麼地方啊?

陳纓:喔,我們今年會去德州、佛羅里達還有東岸的一些城市。

主持人:嗯,那林理善先生您會去什麼地方呢?

林理善:我剛巡迴去了亞太,去了歐洲、台灣、韓國、日本,今年去的最冷的城市,把神韻的溫暖帶給當地的人。

主持人:喔,天啊!

林理善:加拿大,北美最冷的地方。

主持人:嗯,是,那今年我知道陳纓女士,就是可能就是整個的場次啊,比去年還要再多,跟我們介紹一下就是神韻全球會有多少個團在巡迴?那麼今年會去多少地方啊?

陳纓:今年我們有7個團,會去20個國家,700多場演出,所以就是比往年的規模又增加了很多。

主持人:700多場演出。

陳纓:是。

主持人:哇,那真的是,可不可以,我知道每年像剛才這個宣傳片中講的,每年神韻都是一套全新的演出,全新的節目。可不可以跟我們觀眾朋友少少透露一點今年的節目中會有什麼呢?

陳纓:我覺得像往年的節目一樣吧,就是我們的節目非常的豐富,就是可以看到代表中國各個朝代、各個民族地區文化的一些精髓的東西。而且演員的水平也非常的高,所有的元素都是我們精心精心準備的。那在故事方面,就像以前一樣吧,也是會有一些歷史著名的故事和人物,可以透露今年有一個中國古代四大名著當中的一部很精彩的故事。

主持人:四大名著,對,我印象中還印象很深,當然很多故事印象很深,但我就記得有一年有一個「草船借箭」,我不知道理善你還記不記得?

林理善:諸葛亮的故事。

主持人:諸葛亮的故事,對,然後那個天幕和舞台的這種結合,真的是維妙維肖,我覺得太神奇了。

林理善:這些故事真有意思。

主持人:是吧,所以理善我覺得我們很多觀眾朋友都會問說,像你這樣一個地道的西方人,在美國長大的西方人,成為一個這樣一個傳統的中國文化演出的這樣一部分,這麼多年是她的一部分,非常有意思,能不能跟我們觀眾談一下,就是你怎麼會對中國文化感興趣?然後你是怎麼樣的走進神韻的?

林理善:其實我小時候對什麼都沒有興趣,就是對打棒球有興趣。

主持人:喔。

林理善:我打來打去往職業那個方向走,後來發現我們的,就是心理方面和意念方面還真的可以控制很多,包括比賽的那個結果,然後就開始往這個方向去研究。完了慢慢走到研究東方哲學這方面的,開始研究儒家、道家、佛家的氣功、太極,最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研究完了我就覺得我研究這個,我要學這個東西,還不如學中文,正好開始讀一年級在大學,完了我就開始選擇學中國歷史和中文,那一上學就非常覺得很有意思,然後走到現在。

主持人:那您怎麼成為神韻主持人的呢?

林理善:當年我四年級的時候,新唐人電視台有一個端午節的節目,一個演出吧。

主持人:是。

林理善:來到洛杉磯後,我的一個朋友請我去主持,我一開始不太願意,但是他說了很多次,好好,就去吧。

主持人:中文這麼好不主持可惜了。

林理善:反正我去了,當時觀眾大多是華人,也開了一些玩笑,他們覺得哎還不錯,第二年是2006年在無線電城演出,還是陳纓邀請我說你過來。

主持人:Radio City。

林理善:對,Radio City主持,那很大了,7千個人那個觀眾,主持了三場演出。年底就是神韻剛成立的時候06年,我就報名,然後有一個考試,這樣子開始參加神韻的一個巡迴。

主持人:哇,真的是太有緣分了,這麼一路走過來。對了,剛才我們屏幕上看到你的一張照片,是跟袋鼠這樣一個非常親切的互動,那是在什麼地方?

林理善:那是在澳洲,第一年巡迴的時候,也有玩的時候。

主持人:您一共去了幾次澳洲?

林理善:應該有三次。

主持人:哇,太厲害,我一次都沒有去過。那陳纓女士您怎麼跟神韻結緣的呢?跟我們很快的分享一下。

陳纓:好像是2004年的時候,那時候是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新唐人的,那時候我就開始參與。然後後來2006年神韻正式成立了以後,我也就繼續幫忙吧,反正在這期間作指揮啊,就是演奏長笛啊,反正真的這些年走下來,就覺得非常的榮幸能夠參與這件事情。

主持人:就您這樣的專業背景很自然的就成為了神韻的一部分。那我想問一下理善,就是剛才你們二位都提到了神韻演出中,有很多中國傳統文化的,甚至是歷史啊,這種古典的書籍啊什麼的,這些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可能都不是太熟悉,那對西方人我想可能難度更高一點。所以作為主持人,比如說你在主持,在準備這些稿子,準備你的主持的過程中,我覺得應該是不是會有不少困難和挑戰?

林理善:是有一些困難,你比如說《西遊記》,中國人都知道了,那你西遊記有一個《西遊記》的節目,那一上台你可以說取經的路上有妖魔攔路,有各種陷阱,完了馬上就開始演這個故事。那跟西方人不一樣,你這樣說,中國有四大名著,其中一個叫《西遊記》,《西遊記》有師徒四人,然後哪四人?他們是徒弟、是保鏢,然後有唐僧,有一個有功夫和神通的猴子,一個沙和尚,還有一個豬人,這樣去介紹這個故事。

主持人:基本上就是你有些跟中國人講,完全不用講的東西,你要把它全部介紹出來。

林理善:對,我們西方觀眾面對是主流社會,他們文化水平挺高的,但是他們不一定,雖然對中國歷史、中國文化和藝術有興趣,但他們不一定知道這麼多。所以得一步一步跟他們講,但是又不能透露這個節目的結局,還得留一些興趣吧,所以我們就是把背景鋪好了,然後就走。

主持人:嗯。

林理善:舞蹈演員和音樂起到這麼個作用。

主持人:嗯,那你在了解這個故事,因為你自己要先去了解這個故事,所以你在去了解這些故事和歷史的過程中,你自己覺得會有什麼樣的困難和挑戰嗎?

林理善:其實很願意學這個東西,如果有更多時間願意學更多。其實那些情節節目,就是有故事的不是那麼難寫,最難的是那些我們叫情緒舞,它是一個意境,比如說今年我們有一個非常漂亮的一個女子古典舞,但是她背後有很厚的文化和那個(典故)。

主持人:喔,我想起來像有的節目中,比如說他是寫毛筆字,就是是不是這種,就要把那個意境給⋯⋯

主持人:它(舞目)的意境甚至毛筆字都沒有,它就是一個舞蹈,但是它裡面有很多內涵,非常美,那這個節目你不說一句話,詮釋給觀眾能看懂,因為它有文化在裡面,它的美在那邊,那你要說什麼呢?那你能夠隨意說兩句嗎,就是下去吧。

主持人:是,真的是我覺得很難想像。那像陳纓女士,您是做為神韻藝術團的樂隊的演奏家和指揮,我覺得先問問您,因為神韻這個樂隊是非常非常特殊的,它是個中西合璧的樂隊,所以在這樣一個樂隊做這樣的演奏,和這樣的音樂的這個歷程,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呢?

陳纓:我覺得就像在神韻晚會當中一切都是這樣,我們要把所有的每一個元素都調到純善、純美,所以在音樂方面,我們中西合璧不是為了標新立異,跟別人不一樣。而是真的就是怎麼樣把東方音樂和西方音樂當中,就是最適合我們舞蹈表現的東西,把它結合在一起。那我覺得我們在這方面做得很成功吧,我覺得真的調出來的那些音色,我自己聽都會覺得非常受感動。那我覺得之所以可以感動人,一個音樂我們經常看到觀眾就是說光聽我們的交響樂而已,他都會就是感動到落淚。

主持人:感動落淚。

陳纓:我覺得是因為,這是一個心靈的溝通,就真的是從創作到演奏的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都是用心就是從心裡想,發自內心的想呈現出最好、最純正的東西,來跟我們的觀眾Contact一下。

主持人:分享。

陳纓:Yes,分享。所以這個東西是非常的Special(特別),而且我們不像外面有的樂團可能一套曲目稍微排練一下就演出了,我們是經過幾個月的時間,原創的音樂跟舞蹈就是真的是精心細調,每一個細節。這樣到演出的時候,我們就保證絕對的高品質,絕對的就是能夠打動觀眾。

主持人:嗯,那對於⋯⋯那在這樣的一個樂隊中,對於您自己來說您覺得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陳纓:作為指揮來講,其實我覺得很Fun(有意思),我覺得很exciting(激動)。因為整個演出的過程當中,實際上不管是舞台上、還是動態的天幕啊,包括燈光有的時候。實際上都是靠音樂來Cue的,就是靠音樂來time everything。

主持人:給它這樣一個⋯⋯

陳纓:來控制那個時間度吧!而且因為她是一個live performance,就是⋯⋯

主持人:現場的。

陳纓:現場的表演。所以每一場都會有些時候會有一點點的不樣,因為就是那個dynamic。

主持人:動感或是節奏。

陳纓:當時的感覺都會有一點點不太一樣,但是呢就是大家的那種所有參與的人吧,他們那種全心的這種投入啊,這種用他們這種藝術家的這種靈感來,有時候做一些小的變化啊,都是反而在現場表演當中很有趣的一部分。

主持人:對你來說,這種挑戰其實是一種激勵?

陳纓:是,當然,對。而且我真的很enjoy,看到我們很漂亮的舞蹈和那個天幕,非常的震撼人心。前幾天我們彩排的時候,我看的時候我都覺得⋯⋯哇!太享受了看到這個演出!

主持人:是,所以作為指揮來講,我想您也是就是要整個去調度現場的氣氛,在您這邊可能也做了⋯⋯需要做很多來把握這個氣氛!

陳纓:是,因為很多氣氛是靠音樂來烘托的。

主持人:是,所以剛才你們提到說神韻在這個2020年的這樣的一個全球巡迴演出呢,會有700多場。那我知道就是包括像紐約的《林肯中心》12月20日馬上開始,還有DC的這些《肯尼迪藝術中心》,這些很多劇院都是會去,就是世界頂級劇院。但是我也看到說新聞報導中,比如像今年年初在馬德里(西班牙,馬德里皇家劇院)的這個劇院就出現這麼一個事情,就說臨時這個劇院就是訂好這個要神韻演出,結果就被取消了!所以我們經常看到見諸報端就是,伴隨著神韻這種成長和這個文化盛事的規模的增加。好像另外一種聲音也經常會看到、出現。被人們看到在媒體中被報導,就是中共那邊對神韻的干擾。所以我想問一下,理善先生,就是這方面是不是你們真的是經常會碰到這樣的干擾?都來自於什麼樣的一個方式?

林理善:對,基本上從第一年就開始了。第一年我們第一個發現是我們到什麼地方演出,那中國大陸就是中共也派出了一個團,也在我們的馬路對面或是在隔壁同時演它們的演出。聽說它們當時派了60多個團,然後這點其實在荷蘭的時候,在海牙我們在那邊演出,我們後來時間改了!它們演出也跟著改了!改到我們新的那個時間和地點,所以這個第一年它們這樣做。然後呢它們就是跟我搶觀眾嘛!所以很多我們到了一個地方,說「我們是神韻明天有演出」「啊,我剛剛看到你們的」「不可能的,我們才剛剛來到這個國家」「他說不對啊!我前幾天就看了妳們的演出」,它們是這樣做的,一開始不清楚。但慢慢知道這是神韻這不是,然後它們(中共)的那個演出也挺失敗的,它們有送票啊什麼的!

主持人:對,我聽說那時候很多人送票,在林肯中心附近也是。

林理善:Yes,那之後呢我們發現它們只是施壓劇院,然後叫他們取消合同跟神韻的合同。

主持人:比如說像馬德里(西班牙)這樣。

林理善:馬德里是最典型的,那是去年的事情。我們要演出的兩個禮拜之前,他們取消演出,說的是因為技術原因。但是後來有追查國際調查員就打電話給大使館(中共),然後他找到那個⋯⋯

主持人:大使。

林理善:然後跟他說「啊,我是⋯⋯他(國際調查員)假裝他是那個中共的某個⋯⋯」

主持人:某個部門的。

林理善:某個部級的官員說「你們這個成功了怎麼做到了?你跟我(國際調查員)分享一下!我寫個報告。」然後他(中共大使)說⋯⋯就表功了,他說「我們當時也挺不容易,你知道嗎?然後給那個劇院打電話,他們(皇家劇院)也不好啊⋯⋯他們已經有合同啊⋯⋯但是後來我們一起想到這個⋯⋯啊!說是技術。OK說是技術,讓他們(皇家劇院)有面子去取消演出」其實這個事情很多,但是其實在絕大多數的民主國家,有法治體系的國家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因為尤其在美國,他們是很保護他們的自由。那我們就是作為美國人,一說不能演什麼就更支持你說的那個不能演的。但是在一些像前蘇聯國家或是比較腐敗的國家、或是離中國比較近的國家,還是容易受到⋯⋯

主持人:容易被中共影響,您的意思?

林理善:對,它們(中共)就威脅、利誘的用各種手段,施壓劇院是一個。有時候劇院不聽它們的,它們找當地的那個外交部讓他們去替它們說話,但是還是基本上不成功的。有時候它們就是起反效果,但是有時⋯⋯像現在是覺得這個東西見不得人的,所以它們到那邊它們不留一封信,它們唸完了就把信給帶走了。因為它們發現那個劇院會把信給我們的。

主持人:會把信⋯⋯

林理善:對,暴露了,我們那個登在網站上也有很多這樣的信。

主持人:是,您自己有沒有親身經歷過?因為我看您寫過文章,那文章中一開始好像講了一個事情,就是您自己親身經歷的受干擾,我覺得特別的生動,那個事情跟我們講一下。

林理善:對,就是因為取消演出的例子不是⋯⋯就真的成功取消的例子不是很多,但是有一個我記得我在『摩爾多瓦共和國』演出!就是東歐比較小、比較窮的、比較偏僻的一個國家。

主持人:對,不太知道在哪裡。

林理善:對,就發現在羅馬尼亞隔壁的。當時我們在土耳其演出,演完了我們就開車,過海關每個海關有各種故事,先不說了。反正三天的路,保加尼亞、羅馬尼亞,那個路也挺破爛的,一坑一坑的開到摩爾多瓦。凌晨兩、三點鐘到了酒店,也是挺偏避的一個酒店,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去劇院去準備演出,去裝台。完了我們七、八點鐘到了那邊,那個保安說你們不能進去,那個演出被取消了!我說「我們剛剛開過來三天,票都賣了」,可能也賣得差不多了⋯⋯

主持人:當天喔?

林理善:當天,完了是怎麼回事?我們一開始不知道,完了慢慢的那個國家所有的媒體⋯⋯那個是首都嘛,他們國家媒體就開始來,慢慢就知道那是中共大使館給他們的外交部和劇院給很大的壓力。當時那個劇院的經理不承認,但是後來聽說那個大使館是天天去他們那。完了是政府的一個工作人員,他在一個咖啡店找到我們,他跟我們說幕後花絮是這樣子,他說那個本來我們跟劇院說你不要取消這個合同,你是有合同的得有承擔責任啊!但是他們還是覺得壓力太大了。這個還有一個背景就是我們去那邊的幾個月之前,不到一年,聽說中共答應這個小小的摩爾多瓦給他們10億美元的貸款。

主持人:哦,整個就是⋯⋯

林理善:然後它們(中共)可能用這個壓力⋯⋯

主持人:用錢買。

林理善:但是這個錢摩爾多瓦當時沒有拿到,取消演出還沒拿到錢。

主持人:對,所以就是⋯⋯我不知道陳纓女士,就是像這種事情。比如說像很辛苦,大家都是在做一個文化藝術方面的事情。那遇到這樣的干擾或者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對於神韻演員來說,他們怎麼看待這些事?像比如說像您自己碰到這樣的事,您當時的心態和情緒是甚麼樣的呢?

陳纓:嗯,對我自己來講我覺得神韻就是在今天這個世界裡面,我覺得我們之所以做這件事情,就是想要真的就是恢復和弘揚我們傳統文化當中,真正就是有價值的這些東西、這些理念。怎麼樣扶持正義,所以我覺得⋯⋯我覺得非常sad(傷心)。

主持人:嗯,居然對一個純正的文化這麼樣一個⋯⋯對,但是我現在還看到理善先生就是不但是說這種劇院的施壓。我看在媒體報導中有這種就是輪胎啊,這個輪胎這個好像被劃了個道,這是怎麼回事?

林理善:對,因為它們用各種辦法啦!給劇院壓力⋯⋯還有凸顯像那個華人的學生會給各種壓力。後來它們有一年是2010年和2011年它們開始試圖要破壞我們的交通工具,尤其是我們的卡車和巴士。然後有一次我們的司機檢查,在行程之前檢查車,發現那個前面那個輪胎有劃過,而且沒有完全打破就是把那個橡膠薄薄的那層給割掉了。完了就是⋯⋯目的是一上路了,那個可能會爆胎,然後會失控、然後可能會有很大的事故。然後我們就警惕了,開始檢查所有的那個車。我是當時在孟菲斯那個城市檢查我們的卡車,發現卡車也有一個,當時我們同天的那個bus從孟菲斯開到小石城正好晚上,我們那個bus有一個爆胎,之後每年都有,它們(中共)還有派各種人要損害我們的油箱⋯⋯卡車的油箱,所以我們現在有24個小時在看我們的車,但是它們還有時候會有各種手段。除了這個它們還有那個在網站上要搞破壞,它們用那個五毛隊⋯⋯

主持人:你也知道「五毛」這個詞喔?

林理善:是,因為它們太活躍了,反正它們是要放一些對神韻⋯⋯詆毀神韻的一些文章,或者說我們的壞話,挪到那個Google的上面的頁面,讓觀眾或者要買票的人⋯⋯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大量的用這種水軍來寫這些帖子?

林理善:對,它們寫帖子或是打一些鏈結,鏈到那些不好的內容,它們要烘托的內容放在上面,這樣幾千個很好的觀眾反饋,像新唐人有很多,他們沒法看,都是在第二、第三個頁面,它們要突出的東西放在前面了,這是一個辦法。它們當然也打擊了我們的網站,正好在賣票的時候不讓人買票,這些東西還有跟蹤我們啦,到劇院、到酒店跟蹤我們啦,還有試圖偷東西⋯⋯就是偷竊,各種的法子甚麼都有。

主持人:哇,我覺得很難想像,就是對於一個文化藝術的演出,而且大家可以看到是這樣就是說真的是非常純正的藝術,非常美麗的藝術,您覺得為甚麼中共要花這麼大的力氣,這麼多的錢財在海外來打擊這樣一個團體呢?

林理善:對,其實妳覺得很奇怪⋯⋯應該是中國很高興我們有一個恢復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場演出,但是它們(中共)挺恐懼,它們覺得很怕神韻。最簡單的理由是神韻是以法輪功學員組建的、主辦的,然後法輪功學員因為在國內受迫害了已經二十年了,那在海外要暴露這個迫害,法輪功學員做一個簡單的事情,比如說參加一個很簡單的一個遊行,中共大使館領使館已經二十年了一直要擋住。

主持人:就說您覺得只要是法輪功學員可能是組織的,它們都一定要來⋯⋯

林理善:對,那更何況我們在台上講不同的故事裡面,可能有這麼一、兩個節目也在講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或在面對迫害的堅忍不拔的那個精神,還有那個就是敬天信神的,就是很堅貞的信仰這些方面的;其實是觀眾不管是西方人,還東方人他們挺喜歡這些節目,應該是給他們帶來希望。但是它們(中共)就怕,因為我們就是針對主流社會。觀眾裡面有政客、有媒體的、有各種很有權力的人,它們就怕他們知道這個真相。

但是我覺得有更深的原因是,神韻是以恢復被破壞的正統的傳統文化為宗旨,那誰破壞了這個傳統文化?我們都知道是這七十年,還不只是七十年,在它們四十九年之前已經在搞破壞。因為它們知道那個要進口這個蘇聯的那個馬克思主義、無神論這些東西⋯⋯暴力,那你先得代替已經有五千年奠定好的就是傳統文化,因為她(中華文化)是有道德理念在理頭。不管是仁、義、禮、智、信,還是就是有各種信仰的,它們(中共)就怕這些東西,那神韻正在恢復這個傳統文化,不管是像我們說的西遊記的故事⋯⋯

主持人:它其實是有很深的內涵,像這些故事。

林理善:很深的內涵,有修煉的內容在裡頭,有佛家的內涵在裡頭。還有簡簡單單的其它的故事,也有各方面文教的神傳文化,五千年神傳文化的內容,那中共就怕這個中國人又找到他們原來的這個文化。

主持人:喔,你認為它有這樣的一層意思?

林理善:也怕西方人知道這個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是甚麼。

主持人:對,其實你說到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我想問一下陳纓女士,就是說一個是在您看來甚麼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另外一個為甚麼神韻她其實體現的,是一個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呢?

陳纓:我就從我自己的角度來講吧。我是出生在北京,在北京就是上了小學和中學,但是那個時候我對中國傳統文化可以說一無所知,就是一點都沒有feel那個connection。我自己也是學的是西方音樂吧。

主持人:比較喜歡西方文化。

陳纓:對對對,那後來到了美國來以後呢,我就是越來越西化。就是接觸神韻之前,實際上我是越來越西化,很喜歡美國這邊的人的這種性格啊,或者是他們的這種開朗啊。就是很慷慨啊這些個性,所以我自己越來越西化了。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說對於中國的傳統文化並不太知道是嗎?

陳纓:不太知道。所以我實際上是後來真的是參與了神韻以後,我才對中國傳統文化開始越來越了解,然後才發現:哇,這個是我的『根』呢!就是說如果是丟了她(中華文化)真的是太可惜了。但是我們真的中國⋯⋯就是我這一代吧,長大了以後就對那些東西,對我們來說很生疏了。現在我覺得我們的演出當中,就是主要展現的就是人和人之間應該的這種關係,還有人的這種敬天啊。

主持人:就是:仁、義、禮、智、信。

陳纓:仁、義、禮、智、信啊!敬天、信神啊!這麼多年來幾千年來就是,不光是中國文化,西方文化實際上都是這樣走過來的。而這些東西才是人文化當中最珍貴的東西。就像妳剛才說到這個干擾,在利益面前選擇利益?還是選擇道德?我認為就是⋯⋯我個人認為吧,就是如果我們只是從利益,為了利益而活著的話,你反而最後不一定是快樂的。我認識很多人他們甚麼都有,他物質上的東西不缺,但是他實際上最後很孤獨,因為他為了這些東西他不擇手段,不顧一切地這樣去做的時候,實際上他最後沒有人真的關心他、真的愛護他。因為他自己也沒有關心愛護其他的人,他都是從自己自私的角度上來去做生活當中的選擇。

但是我認為快樂的人是:你不管在甚麼情況下你都能夠保持你的正直和善良,哪怕在不公的情況下你都能夠用善心去真正對待你身邊的人、你的朋友,去扶持正義。那這樣的人,其實時間長了以後人家都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他旁邊的人也真正是關心他的人,而不是因為他當時有錢、有勢才在他旁邊的。所以我覺得延伸出來講就是,我認為人還是要選擇正義的東西,當那個不好的東西你不去站起來說話,你去縱容它(邪惡)的時候,你就是給它機會讓它grow,讓它更加壯大,那at some point,到某一個時候它可能真的就是come back to hurt you (反過來傷害你)。

主持人:對,害你自己。所以這一點我想請理善先生談談您的想法,因為像比如說像馬德里這樣的劇院或者其它的劇院,它們確實他們可能是在這個巨大的,中共給它的利益之間和道德、原則之間,它很難去做抉擇啊這種時候。那像陳纓她是認為說你得到利益的話你其實會失去很多,就是可能是無形的東西。但是可能你得到利益也只是短期的,長遠來說你可能利益都得不到,我不知道這一點您怎麼看呢?

林理善:嗯,我覺得長遠來講,就是每個劇院也好或是政府也好,它可以考慮⋯⋯因為有的時候中共它說:啊我們是代表中國市場。有時候我們在韓國演出的時候,我們要在KBS演出,KBS它們是負責那個傳播到中國大陸那些電視劇,我們都喜歡看那些⋯⋯

主持人:對,韓劇。

林理善:古代的韓劇,對,那它們就怕失去這個,但是那個中國人為甚麼那麼喜歡看那個電視劇?

主持人:真的。

林理善:那是更貼近他們(中國人)原來的文化,那可以想像那裏的關係是跟中國人?還是跟這個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不是中共。那我覺得很多國家那個政府,你現在看它你覺得中共很強大就有點怕,但是其實它(中共)我覺得不代表中國人,也不代表長遠的中國人。你要跟它們(中共)弄好關係,那中共不在以後,那他們(中國人)回頭看,哎,你當時還跟它們合作了,這是甚麼關係?你要長遠來想。

而且我覺得就是像陳纓剛剛說的那個,其實道德是永恆的,你這個利益是短暫的。反正不管怎麼樣幾十年以後是帶不走的,那是道德是留給後來的,還有我們這西方也是這樣西方社會的文明啊,還有些道德理念,還有我們有小孩、有下一代的,我覺得這都是可以考慮的問題,不管是從利益還是從道德裏面。

主持人:是,我覺得陳纓女士剛才講到一個挺讓人思考的問題。你去幫助這個惡的東西它會越來越大,然後它會不但是害別人,它也會害你,甚至你的下一代。像是剛才理善講到。所以陳纓女士也請您談談,就您剛才提到了一個,你說像神韻這樣一個藝術團中,你慢慢發現中國文化是自己的根。那這個能不能請您展開一下,在您看來中國文化最打動您的,或者您覺得它特別好的地方是什麼?就傳統文化中。

陳纓:我覺得就是人和人當中的這種關係。我們有時候想到這種家庭的觀念啊,就是樂於幫助別人啊!

主持人:善。

陳纓:真誠啊!善良啊!對!然後就是就是真正相信這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吧!對,所以我覺得我們在演出當中,也是想要傳達這種正能量的信息。我們從音樂到整個的創作,都是很多人聽了以後會覺得好像對心靈是一種安慰。或者是他聽了以後覺得精神特別的振奮。也有人提到就是說:他不管是視覺,就是聽覺上的饗宴。在精神上也是一個非常大的一個收穫吧!

主持人:理善你有沒有一些感觸,跟我們分享一下?

林理善:對,對這挺有意思的。因為我們走到什麼地方,不管是美國法國日本,她們的文化很不一樣。包括美國,你東部、中部、南部,其實都很不一樣的文化。那更何況像我們到東京演出的時候,演出當中一些很搞笑的一些鏡頭,那日本觀眾他們是這樣笑的(掩嘴)。他們不敢放開的笑。那在美國中部他們笑了半天了,還不能繼續說話,這個很不一樣。他們都是跟這個演出有共鳴,而且我覺得可能是因為這個中國的傳統文化。她其實從某方面是人的文化,是人類具有的文化。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說是那種普世的,那種人類都有的共鳴。

林理善:『普世的價值』、『普世的理念』和『普世的世界觀』。我覺得我們不管是生活在世界的哪個角落,我們現在都是慢慢脫離了原來的那個生活型式。我們每天包括我自己,都那個手機回短信啊,查郵件啊,或電腦啊,開車啊。然後其實那個神韻表現的,是那個原來人的那種生活方式。不管我們現在這個高科技的那個社會,但是還是可以找到,原來人是這麼一種關係。

主持人:對,最本質的一個東西。

林理善:不是我看手機,你看手機,不溝通的那種關係的社會。

主持人:反而把最本質的東西給丟了,現代的社會中。

林理善:所以我覺得觀眾不管是在哪裡,都可以從中感覺到。啊!這是原來我要的東西。

主持人:嗯,那你覺得對於像你這樣在美國長大的西方人來講的話,中國傳統文化最打動你的地方是什麼?

林理善:我覺得它是比較至簡至易,它的內涵很深,但是所表現形式很簡單。你比如說『中國古典舞』,那這個是一個藝術形式。它就是非常豐富,但是一個動作它可以表達很深的內涵,它有非常大的表現力。包括有時候我看那些中國傳統的書啊,他們有時候將軍發什麼命令給,他們手下的將領就說「是」那麼一個字。可是他這樣子去,他要去可能就沒命了。他就是很簡單,他們就是為了一個道德理念,會失去他們的生命。我覺得這個東西非常深,我覺得現在就是很多人在追求這些東西,但是有時候就是找不到。但是在這個中國傳統文化,這些東西都有。她(中華文化)是非常,我們說就是神傳文化嘛!她這個跟天的那個關係,和大自然的關係,和那個神傳下來的那個文化。她是直接⋯⋯

主持人:貫通。

林理善:貫穿整個這個文化。從小小的故事,和那個社會禮節,一直到那些非常典型的英雄人物。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從一個很小的東西中,它其實反映出一個大的道理,是嗎?一個很深的內涵,貫穿在每一個細節中。

林理善:對,比如說你看唐詩,你一首詩,有很多層面的理解。

主持人:你的中文為什麼這麼的好?

林理善:沒有,沒有。

主持人:我覺得我在跟你交流很深層次的這個問題,談到這個很深的內涵的問題。

林理善:可能是中國餐吃多了(笑)。

主持人:是(笑),那現在就是說,中共您覺得它要來破壞這樣一種宣傳傳統文化的東西。最終它的目的是什麼呢?

林理善:我覺得它是要保護它的那個獨裁的政權。

主持人:它怕人⋯⋯

林理善:它怕人知道真正的文化,找回傳統。我們神韻也不是為了跟它打,我們其實很願意去中國大陸演出。我們八、九年前本來要在香港演出。

主持人:是,其實當時我們【熱點互動】還做了集節目。就是神韻要去香港演出,好像已經賣了票,賣票了是嗎?

林理善:我們演員特別興奮,很願意去的。都已經打包了,我們最後彩排就是我們準備去香港演出,是我的團。我們在舞台上彩排,那個彩排幕一落。我們那個出汗啊!還喘口氣,那個我們那個行政的一個人員一上來說,他們(香港)不給簽證了,去不了。其實我們是很願意到那邊演出,也有很多中國人,是有能力去海外去看演出的。比如我們在臺灣演出,有時候也感覺全場都是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很多中國人。有時候我們演出演完了,我們到後台。因為一出去要上巴士的時候,有些觀眾說:喂,我是中國哪一個城市來的。甚至是我是一個官員,我是被派過來,來看你們的幹嘛的,其實是來加油的。

主持人:好棒喔!對,那陳纓女士您覺得,您怎麼看。中共這樣打壓神韻,它到底什麼目的呢?

陳纓:我覺得中共的這個政權啊,它從一開始就是像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一樣。它的mind control,就是它要能控制人的思想,,對它們來說是最No.1 priority。

主持人:最重要的!

陳纓:最重要的一件事。所以它在中國這麼多年來,凡是它要是覺得哪一個團體,對它有任何的那個威脅。是它(中共)自己覺得,實際上沒有誰要去威脅它。但是如果它覺得你沒有百分之一百的聽它的… 中共的政權在國際上已經非常孤立了。所以呢,它就是稍微的有一點點可能性,它們都會非常的緊張。所以我覺得它們從當初那個打壓法輪功也好啊,鎮壓其他的這些信仰的團體來講啊。它們就是就是必須要把你制約住。那今天我們在神韻的演出當中,就是會揭露一些它們對這些信仰團體的迫害。這一點對它們來說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你想想我們就連在其它西方國家演出,它們都不能容忍。所以就可見,它們就不光是在國內,而是在全世界,它們都要想要控制別人的言論。所以它們這個對神韻的這些年的這些干擾啊,就是一直都沒有停過。

主持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也是中共對自由社會的威脅的這樣的一個體現, 對神韻的這種干擾。那因為節目時間很快就要到了,我想請理善談一談,就是馬上我們知道說神韻的這個演出季節就要開始了,12月20日呢,會先在紐約的PURCHASE(帕切斯學院表演藝術中心),,還有加州的伯克利(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澤勒巴克館)拉開帷幕。然後之後呢,就像你們剛才說的700多場,全球100多個城市。您有什麼話,想跟我們的觀眾說一說嗎?

林理善:新的觀眾很歡迎來看演出,老觀眾呢,我們是全新的節目。不管是情節、節目、故事、服裝、天幕、背景音樂,所有的一切都是全新的。我們是每年全新的節目,好像沒有其他的藝術團這樣做。

主持人:這個太宏大的製作,真的不知道是怎麼樣像奇蹟一般發生的。

林理善:是,然後呢,也希望大家過來的時候,也可以從中找到他們想要找到的東西。

主持人:也希望你的粉絲跟著你去不同地方,看神韻嗎?

林理善:我希望他們可以去夠溫暖的城市。

主持人:是,反正每一個團,都是帶著一個現場的樂隊。陳纓女士那您跟我們觀眾也說幾句話?

陳纓:我覺得我們是準備的非常非常精美的一份禮,厚禮給我們所有的觀眾,所以很期待他們能夠享受每一分鐘。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能夠光臨我們的直播間,跟我們觀眾朋友分享這麼多精彩,而又感人的故事啊!那麼我們也希望觀眾朋友喜歡我們的節目,特別是你要是對神韻2020年的全球巡回演出感興趣,你可以上shenyun.com,搜尋神韻的演出。然後可以去看看和您,就是最近的這些城市,有哪些有演出?可以盡早訂票,因為我知道神韻的演出,每年最好的座位最貴的座位,好像是賣得最快的。

林理善:所有的票基本上都賣的挺快的。

主持人:是,好的。非常感謝二位的分享,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