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中共安插軍警駐港 性侵抗爭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1日訊】反送中運動半年來,港警在拘捕年輕抗爭者時,性暴力、性侵頻傳。近日,有美媒披露,一名香港女抗爭者逃亡到台灣墮胎被證實。有爆料人在節目中稱,中共在香港警隊安插中共軍警,並指示強姦、輪姦男女抗爭者。

據《紐約時報》12月8日披露,香港女抗爭者逃亡到台灣墮胎一事,已經由台北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牧師黃春生(Chun Sen Huang)證實

黃春生是協調香港抗爭者出行計劃的聯絡人,負責安排逃台的抗爭者在教會住宿,且協助抗爭者聯繫台灣各地的律師、醫生、支援團體及學校。

黃春生說,他最近知道有一名女性抗爭者自稱被港警性侵,需坐船從香港偷渡到台,以接受墮胎手術。

此前,香港爆出有一名16歲少女報警稱,她於9月底在經過荃灣警署時,被無故拉入警署內遭4名蒙面警員輪姦

該名受害少女10月7日到伊利沙伯醫院進行人工流產手術,並將胎兒的DNA樣本留下。

11月11日,少女透過律師發表聲明,指控警方泄露案件資料,意圖對受害者抹黑。律師表示,希望法醫從胎兒身上取得的DNA樣本可以辨別至少一名施暴者。

圖為香港反送中集會,抗議警察性暴力。(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10月25日,在台灣舉辦的「港鐵太子站追悼牆台灣重建啟用」儀式上,一位來自香港的X先生揭露,有一名國中女生被捕後,被4名黑警輪姦,獲釋後該女生數次自殺未遂。而黑警還對男生進行性侵。

10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與學生舉行對話,會上中大女學生吳傲雪訴說,自己在被捕拘留期間,遭警察性暴力對待。她並提到一名男抗爭者在新屋嶺遭受輪姦。

10月6日,香港民眾發起「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港警在逮捕一位女抗爭者時,從她後面右手至少連續觸摸她胸部二次。

9月27日晚,5萬香港人聚集中環愛丁堡廣場,聲援新屋嶺扣留中心被捕者。集會上宣讀了香港公益機構「遮打豪庭」的嚴正聲明,指控新屋嶺警察的嚴重性罪行。

會上有男性被捕者透過發言人披露,自己曾於新屋嶺被輪姦及雞姦,但當事人仍未決定是否站出來。

圖為香港反送中集會,抗議警察性暴力。(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公安有組織雞姦輪姦男女生

現居美國的大陸富商郭文貴在12月3日視頻節目中透露,他從與一位參與理工大學抗議的男生的對話中得知,港警有一套虐待被捉香港年輕人的手段,那些雞姦和輪姦香港孩子的警察,多是從大陸移民到香港的所謂香港警察。

例如在警方圍攻理大校園期間,這些躲在校園內的孩子,特別是女孩子。警察派出的臥底就在女廁裡面下手,「非常慘,非常慘。」

他又提到,有被講普通話和湖南話的警察輪姦後的女生出現精神失常。「跟我這個朋友的兒子在一起的一個女孩子」,被警察抓進去出來以後,人基本上精神失常狀態。幾個警察輪姦她,還虐待她。

郭文貴還稱,被捉的男孩回來後,很多人說,警察直接就雞姦他們。警察把人弄到房間去,當著其他警察的面,就給雞姦了。

他說,警察雞姦和輪姦,有些屬於當場發洩,有的是有組織的,把孩子送到其它地方去,專門給大陸警察發洩。虐待這些男孩女孩的警察還叫著:「習近平萬歲,我們給你報仇了!」還學著希特勒的姿勢,用右手啪啪揮起來,「你們不是說我們是納粹嗎,我們就是納粹!」

圖為香港反送中集會,抗議警察性暴力。(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美國一家叫做「The AI Organization」的權威人工智能研究機構10月6日揭露,一些女抗爭被多名港警強姦,而這些所謂「港警」實際上是被派往香港並且得到港府批准的大陸警察和安全機構人員。

文章還揭露,香港的學生,包括許多男孩和女孩,被宣稱是跳水或跳樓自殺。實際上一些是強姦受害者。而中共的目的是恐嚇學生群體退縮,以使北京接管香港。

9月8日,香港市民手舉各式標語大遊行。一個標語牌寫著「獸禽黑警 凌辱虐打 輪姦少女」。(余鋼/大紀元)

性暴力瓦解社會與人民主體性

11月上旬,在第四屆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中,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指出,戰爭或社會抗爭時期,極端的性暴力時常被作為一種心理戰,以此羞辱敵人,分化社會或者目標群體。

該基金會邀請與會者一起嚴厲譴責以性暴力作為威嚇手段,企圖透過肆意羞辱女性身體來喝止女性發聲。來自全球的婦女團體必須一起終止這樣的手段與暴力吧。

早年在中東世界,阿拉伯之春的革命中,女性走上街頭爭取公民權力,均遭政府動員暴徒,對她們上下其手、強暴。

在非洲,2019年蘇丹政變後,軍政府接掌政權讓民眾不滿,群眾抗爭的過程中,蘇丹政府官員布達訊息:「摧毀那些女孩,因為你摧毀女孩,就能摧毀那些男人。」

而曾被稱為性侵害「世界之都」的剛果共和國,過去20多年發生多起大規模內戰。部隊進入部落,以性侵當作武器凌虐婦女,武裝分子甚至逼迫父親性侵女兒、兒子性侵媽媽,從破壞家庭功能,進而摧毀整個社區秩序和團結,逾百萬名女性遭到性侵。

「我生活在一個戰爭地區,到處充滿侵犯人權、性暴力,女性的身體成為戰場,女性甚至因此而感到羞愧,在戰爭中所有摧毀女性的行為彷彿是被允許的,但摧毀生命的來源、攻擊女性,等同於摧毀社區、摧毀整個世界。」

克里斯汀‧舒勒‧德斯赫里弗(Christine Schuler Deschryver)2015年在剛果東部城市布卡武(Bukava)與知名女權倡議者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等人,共同建立了歡喜城,陪伴當地數以萬計的女性療癒傷痛、重建生命能量帶回社區。

同時,她也見證了性暴力如何徹底瓦解社會與人民的主體意識,她也稱,要抵抗這種暴力,首先更要破除主流保守文化的箝制,女性價值不該被其身體和性的純潔性定義。

圖為與會者手舉標語,要求追究警察性暴力。(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近日,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主席霍婉紅表示,該協會曾在8月21日到9月30日期間進行「反送中運動的性暴力經驗調查」,發現有67名受訪者遭受性暴力或性騷擾,當中58人為女性,亦有9名男性,年齡在20歲到29歲之間。

她說,當中只有2人選擇報警救助,絕大多數受害者對警方執法缺乏信心,因此不願報警,也怕遭警方反控。她呼籲成立「反送中」5大訴求之一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重建公信力,讓受害者願意站出來指證。

香港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表示,準備將蒐集到的個案資料收入民間報告,並向聯合國專家申訴,希望國際社會要求港府徹查事件。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