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惡徒持續遭報見證了甚麼?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20年了,給受害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帶來了巨大痛苦和災難,同時,那些迫害者也在其莫名其妙中紛紛遭到惡報,方式不一,持續不斷。

目前,明慧網已經記載了數萬個惡報實例,遍及官方和民間,而實際惡報實例還有許多,只是沒有及時被披露出來。這是驕橫跋扈的中共當局和迫害者始料不及的可怕夢魘,但惡報事實就在眼前,幾乎每天都在發生著。持續惡報在驚醒誰?持續惡報見證了甚麼?

報應之說,真實不虛

善惡報應是中國傳統文化中重要的部份,千百年來,一直在制約著人類的行為,維繫著人類的道德。從古到今,善惡必報,如影隨形,近報自身,遠報子孫,幾乎是人們口耳相傳的天理常識,敬畏有加。

但是,中共佔領大陸後,通過不斷的政治運動,強行給中國人灌輸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等,逐漸的,被洗腦的中國人,對於報應之說,早就淡忘或拋擲腦後,認為報應只不過是一種傳說、文化、理念,即使遭了點惡報,總覺的是偶然的。所以,為了名利,寧願跟著中共作惡害人,也不思悔改,直到惡報加身時,悔恨莫及,才發現惡報是真實不虛。

蘇倩,生前是新疆農八師石河子市中級法院裏的一個小頭目,曾追隨周永康掌管的政法委迫害法輪功,並在辦案中收了許多昧心錢。2007年6月初,38歲的她查出得了血癌且到晚期。她母親說這是報應。她覺的花再多的錢也不會治好,就放棄了治療,但決定把貪污剩下的30萬元捐出去做點好事,好減輕自己的罪孽。在其住院期間,有好友勸她退黨,被她拒絕,說甚麼死了一了百了。

2007年6月12日早,蘇倩因無生命體徵,被推進了太平間。13日半夜兩點左右,她突然醒來,拉住值班人說:「你怎麼不救我呀?」嚇的當班的小伙子逃了出去。6點,小伙子打電話叫醫生來查看,結果發現蘇倩真的是死而復生。

醒來後的蘇倩告訴大家,她去地獄轉了一圈,見到了閻王,還見到了出車禍死去的丈夫柳勇(市法院,曾接手非法判決法輪功學員的案子,在一次車禍中,遭報喪生)以及高番法官(2007年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橫死),他們都在地下受刑呢。到處都是血,慘叫不已,十分嚇人!她的丈夫柳勇問她為何到此?高番法官也問她,並告訴她:他們是接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這個地步。此時的蘇倩才恍然大悟,但悔之晚矣。在閻王歷數了她的罪行後,讓她回轉過來,告訴眾人真相,並讓大家退黨,別再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子了。活了一天多的蘇倩,在告知真相後,再次死去,這回是真的死了。

法律不存,天理尚在

信仰自由,天賦人權。中共迫害正信者,本來就已經違憲違法,執法犯法,但它又臨時制定了司法解釋,以法律的名義加害信仰民眾,錯上加錯,民眾質疑指出其錯時,執法者常說「不講法律」,實際是在玩弄法律。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命案,導致司法黑暗,法律無存。但法律無存,天理尚在,法律不平,天道公平。天理制約一切,報應隨之而來。

河南省魯山縣法院刑事庭副庭長楊東升,對給他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的答覆說,「不管甚麼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黨保持一致,對法輪功決不手軟。」楊東升還放過這樣的狠話,「只有沒用的人才信善惡有報,想說服我,沒門,讓河(鄉)那個老頭,我兌(判)他10年,誰能把我怎麼樣!有共產黨給我撐腰,誰也沒門。」人算不如天算。楊東升後來在一場法院警車翻車事故中當場死亡。

人不治天治

中共是以其邪惡的政權打壓法輪功的,參與迫害民眾的官員在這種暴政體制裏,顯得極其惡毒兇狠,隨著手中權力的膨脹,毫無道德底線加害民眾,逐步淪為黑警酷吏,其作惡的瘋狂程度及危害之大,在人看來,誰也無法管制得了他們,但人不治天治,酷吏無道,天理公道,惡者惡報加身時,就是天道顯現之時。

2010年,中共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法官、原康平縣法院副院長陳景強和康平縣刑事庭庭長范斌等人因徇私枉法,誣判康平縣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范斌涉嫌收受黑社會組織賄賂,被刑事拘留,昔日法官成階下囚;陳景強恰巧出車禍住院,躲過受賄案追究,後煞費苦心打通關係,最終被判3緩3、開除公職。陳景強躲過了人間法律的制裁,卻躲不了天懲,2014年8月15日早上5點多,陳景強在去水庫釣魚的路上遭雷擊斃命,終年48歲。

謗佛害法,報應不爽

中國人有一句話叫「打僧罵道,必遭惡報」,所以「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為甚麼?因為這些僧侶道人,信仰修持的都是天理天道,迫害正信就是在謗佛害法,天理不容。作為小小的人來說,對佛法天理,只能有敬畏之心,不可生一絲妄念,才能得到上天的佑護,否則只能遭天懲。由於惡者迫害的是天理佛法,報應更快更及時。

2002年,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法院審判長張海濤誣判法輪功學員21人,其中,被非法判10年的秦月明在佳木斯監獄被迫害致死,付桂春和李長生在監獄被迫害出病態,回家後離世。2009年6月18日,張海濤等秘密在西林看守所,非法重判法輪功學員包永勝11年、張培訓九年、栗崇富八年。當天,電光灼灼閃耀,劃破哭泣的天空,驚雷聲聲炸響,彷彿蒼天怒吼,狂風暴雨夾著電閃雷鳴,將金山屯公安局數百平方米的樓蓋全部掀掉,將法院樓頂掀掉一角,這是上天的警示!但張並沒有懸崖勒馬。2010年,又分別誣判法輪功學員汪志謙、聶淑梅、國慶安、顏廷英12年、10年、7年、3年;2014年,誣判法輪功學員劉仕全4年、曹玲鳳2年。2015年1月11日中午,張海濤和別人出去吃飯,坐在車裏正說話時,突然不說了,心梗猝死。

610是死亡職位

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秘密成立了一個非法權力機關610,遍布各級黨政機關等,擁有無上的特權,可以調動一切社會政治資源迫害法輪功,是中共第二個中央。全國各地的每次迫害和所有的冤假錯案命案,都是在各地610的策劃、指揮、操控公檢法司完成的,罪惡累累,危害巨大,所以惡報特別嚴重,甚至許多惡者上任不久就惡報死亡而去,以至於610直接成了死亡職位。

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原雲南省「610」主要成員楊興源,2008年遭惡報突然患病死亡;紅河州政法委書記袁壽祥患肝癌去世;僅紅河州建水縣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從「610」人員到公安國保就有十多人遭惡報:建水縣610主任彭中發患癌症遭報死亡;公安局副局長普奇躍被人暴打,致雙眼視網膜脫落、雙目失明;建水公安局城北分局局長黃保奇被人連捅十餘刀致死,年僅35歲;建水「610」頭目曾保和患上糖尿病;建水縣公安局副局長張暉以貪污罪名被逮捕;建水縣副縣長兼公安局長張濤以貪污罪名被逮捕;建水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彭連益,現已患上糖尿病。其他的就不一一再列舉,現在誰都知道「610」、「國保」是一個是死亡職位(高死亡率)。

權勢再高,擋不住惡報

在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中,有許多是位高權重者,他們是這場迫害的幕後黑手,經常在背後發號施令,指揮各級官員加害虐殺善良,危害更大,罪惡更大,他們自以為手握重拳,呼風喚雨,誰也奈何不了他們,甚至在中共體制內,犯了在大的罪惡也不會被追究,權勢成了保全自身的一道屏障,但權勢再高也擋不住天懲惡報。

周永康,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是大惡人江澤民設立的第二中央權力中心人物,有「維穩沙皇」之稱,權傾一時,是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殺人的元凶之一,心狠手辣,鐵腕維穩,他常到全國各地秘傳江的滅絕密令,大興株連,常說:父母修煉的,子女下崗失業;子女修煉的,父母下崗失業。並培植了大批黨羽爪牙,殘害虐殺了無數善良,罪惡驚天,退休後仍害人不休,終遭惡報,在中共權鬥中被對手縛捉,據海外媒體報導,當他被中紀委宣布審查時,突然昏倒在沙發上,被檢方逮捕時,他拼命用頭頂撞辦案人員,當被囚禁審訊時,他裝瘋、絕食、假自殺,還口言「被迫害」,甚麼戲都演,見無濟於事,自知罪惡滔天,便七次跪求辦案人員免死,並猛咬狠供上下左右同僚案犯,上交了22份揭供材料。後中共把他「滿門抄斬」,把周個人判無期。

害人就是害自己

中共迫害法輪功是依靠其邪惡的體制進行的,迫害開始後,自上而下的政治任務就是加害好人,所有參與迫害者的工作就是害人,迫害者不是分不清是非好壞,而是為了名利前途,為了保全自己,昧著良心迫害別人,可是害人就是自己,遭到惡報是遲早的事。

河北省安平縣檢察院公訴科人員賈東升,60歲左右。本是退居二線人員,他卻執意上班,經他迫害起訴的法輪功學員有未婚女孩王芳、殘疾人王玉巒,老人王路申等多人。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勸善,他卻不以為然地說:「這是我的工作」。 2015年3月20日晚,賈和兩個人一起散步,被汽車撞上,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黑龍江省樺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陳洪輝,曾經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其中五人被非法判刑,兩人被非法勞教。面對法輪功學員好言相勸,他卻揚言:「這麼多年出車也沒撞死,都說報應,報應我個試試,我就跟共產黨走到底了。」結果沒出7天,即2009年10月31日下午,陳乘車從土龍山鎮返回樺南鎮,途中車撞到大樹上,陳顱骨粉碎,當場死亡。

九評》書中的一句話是真知灼見

九評共產黨》書中有一句話說:「歷史的教訓是,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誰就會在甚麼問題上丟掉小命」。此話一點不假,堪稱真知灼見。在中共歷次運動中都得到證明。迫害法輪功時,更佐證了這一點。許多參與迫害者就是因為非常相信中共的謊言,才參與迫害的,可這迫害謊言是謗佛滅道的,是獲罪於天的,如果不去主動清除謊言,了解真相,最後是沒有未來的。

山東臨沂市開發區治安大隊長王文坡,時年50歲,非常相信中共污衊法輪功的謊言,王在河東區九曲派出所工作時,心狠手辣,2000年,當地法輪功學員進京護法,被綁架到看守所、綜治辦暴力洗腦迫害長達四個月之久。王對他們張口就罵,抬手就打,還經常酒後去打罵、恐嚇法輪功學員,滿嘴髒話。在大街上,王文坡提著槍遇到法輪功學員,就問:「你還煉不煉,再煉,就斃了你。」氣燄極其囂張。結果獨生子溺水身亡,他得知後昏死過去。妻子常鬧離婚。2015年3月23日,王文坡跳水死亡。

多行不義必自斃

人在世間,追求名利,這沒有錯,但要取之正道,如果見利忘義,進而多行不義,換取名利,此人必自斃。

山東省煙台市海陽市政法委副書記林壽強,是海陽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執行者,非法抓捕、關押,以及使用各種迫害手段,都是由該人親自製定並監督執行。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都聽不進去,並在2001年親自跟一位大法弟子講過:「你們的學員說我抓你們會遭報應,你看我們家不是挺好嗎?」那位大法弟子說:「我們也希望你們一家人好,只是善惡有報是天理。」2002年過年,這位大法弟子在超市遇上他,他非常興奮的告訴那位大法弟子:「我去郭城鎮幹黨委副書記了。這是一個有實權的官。」這位大法弟子又跟他講了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道理,他官迷心竅,還是聽不進去。2002年的秋天,沒有任何因由,林壽強自己在家上吊自殺。

中共政治最不正確

所有參與迫害者都有一個普遍的犯罪心理在支撐著,那就是政治正確,所以才聽黨話,跟黨走,黨叫幹啥就幹啥,黨叫害誰就害誰,黨叫殺人就殺人,害完殺完黨負責。中共的政治甚麼時候正確過?歷次運動那些跟隨行兇者,最後下場淒慘,善終者極少。是,黨能給惡者一點名利,但黨的政治能保人平安嗎?能保住惡者的命嗎?當惡者惡報加身時,黨哪裏去了?中共的政治無法正確,中共的政治最不正確。

王立軍,曾任遼寧省鐵嶺市、錦州市公安局局長、重慶市公安局長、副市長,被中共當局譽為 「打黑英雄」等多個稱號,是個響噹當的政治人物。1999年「720」之後,王立軍率領爪牙們瘋狂地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面對真相,王立軍公開叫嚷:「現在殺人案都放下不管,專抓法輪功,我們不怕遭報應。」他還唆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用盡了各種酷刑, 甚至利用警犬威脅、恐嚇、撕咬法輪功學員。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命案。在錦州期間,王還兼任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 官,犯下了滔天罪行。調入重慶後與「野心家」薄熙來狼狽為奸,對民眾推行文革式的紅色恐怖,無法無天的摧殘法輪功學員,以撈取政治資本。但人算不如天算, 在中共權鬥中,薄王二人最終走向了裂變,導致王出逃美國領館國際事件,二人現在都落的身敗名裂入大獄的結局。

與天鬥,自取滅亡

中國歷史經過了數十個朝代,哪個朝代的當權者都敬天敬地,順從天意。只有中共不知天高地厚,建政後,不但與人、地鬥,竟狂妄的與天鬥,所以在多次運動中,不斷的鎮壓殺害許多信仰人士。1999年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實際是中共與天鬥的延續,但與天鬥,必招天怒,必遭天懲,等於自取滅亡。

所以,當中共宣布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上天就把中共判了死刑,有石為證,二零零二年六月,在中國南方貴州省內,突然出現一塊巨大的「藏字石」,上書「中國共產黨亡」,經權威地質專家鑑定,非人工雕琢,乃天然形成,「藏字石」即為「亡共石」,石話實說,天滅中共。此後的十多年,在人間發生的許多驚心動魄的大事件,都是在圍繞著「中國共產黨亡」這個主線和目標在上演。

目前,中共的倒行逆施和流氓暴政,導致四面楚歌:全世界民主國家對其抵制圍剿制裁,官員腐敗透頂,權鬥激烈,經濟直線下滑,處處造假,三退大潮席捲全球,中共黨心崩潰,軍心不穩,民心思變,中共正處在全面解體的前夜。中共之所以落得個滅亡的結果,主要原因是「與天鬥」,遭到天懲的惡報惡果。

——轉自《明慧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