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區諾軒被控大聲公襲警 控方撤回匿名申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3日訊】【今日點擊】(3643-2)

提要
區諾軒被控大聲公襲警  控方撤回匿名申請
獨立調查權力有限 香港監警會外國專家組辭職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過去時間裡有機會看一些瀕死經驗的內容,包括里根他都自己經歷過,在1981年在被槍殺的時候,經歷過瀕死經驗。那每個人差距相當大,非常個體化。結果瀕死經驗的個體化和差距呢,既有類同點,但是完全跟這個人的生命相關,給我的感觸就像我們人作夢類似啦。我個人沒有啊 我個人沒有,那當然我個人作過夢這肯定的。所以作夢,人人都作,誰都不否認,沒有人不作夢的。但是夢裡面的的故事的一切,相互之間的關聯,其實大多都是跟自己親朋好友相關,也就是說我們通常說的緣分。

有個女的今年都70歲,1951年出生的。1951年可不是68、69歲了,好萊塢的英國人,倫敦出生的,17歲就登舞台了。她叫簡西蒙,簡西蒙是她的藝名,她出道之後就叫這個名字,她真名不叫這個。在她的瀕死經驗中,她40年前36歲的時候,得過重流感,然後就打青黴素。我們知道小時候打,我不知道現在國內打不打,打青黴素都打試驗針囉,看你過敏不過敏,一過敏人會死掉。她打青黴素過敏了,所以人就死去了。她很有趣,她得過艾美獎,得過兩次金球獎,最佳女演員。

結果在她的死去的過程中,其實前後就30秒,結果她竟然看到,她說自己飛到了房角上,然後看到醫生在救她。當她飛到房角的時候,她當時的想法,她說我可別死囉,我可別死囉,我可別死囉,然後就求上帝。她說上帝啊你要存在啊,如果你要不存在的話,說你真的存在嗎,如果你存在你幫忙我啊,我可別死囉,我自己還有孩子,我可不願意孩子讓別人養,我得自個兒養我自個兒孩子。那我求求你囉,我以後再也不對你,她的原意就是說,我不會隨便說你的名字,大概我不會白白的說你的名字。給我的感覺呢她曾經是無神論,無神論也好,或者說她對神的敬仰不是那樣,否則的話她不會講,如果神你真的存在的話,我求求你我可別死了,幾句話裡面包括的含意很特別。

這個人就30秒,但同時她還看到了她一生,36年來一生經歷的故事。你說那30秒她怎麼能看見?所以人的靈魂的那個空間,時間是不存在的。而在她看到的一生的過程,36年的一生的過程中,沒有她得獎的鏡頭,所以她說得獎對於她生命來講沒有任何意義,而看到的都是跟她的親朋好友相關。而因為她不相信上帝,可是當她的魂魄離開了她的身體的時候,她知道那是死亡,對人而言是死亡,這個她知道。而這個人,她那塊肉躺在那個病床上,醫生在救她,她兩眼睛也在那兒待著哪,她拿什麼東西看到的,這是很關鍵嘍。眼見為實,我跟大家說,你瞎扯,眼見為實叫瞎扯,對不對。就像作夢的人,你睡那兒了,那頭又看見相好的,你又幹嘛去了,那你怎麼看見呢。你這頭睡著了,那頭什麼東西看見了,對不對。什麼意思,實證科學是騙人的,騙每一個人的。上學讀的實證科學,就是把人在相當程度上,把人生命的真實給掩蓋了,我講的是這意思。

那在香港出現更大的玩笑,就是香港警察自己。我跟大家解釋過,跟黨走的男人就是李連英的後代,反正李連英有後代,這事兒不好辦這事兒。一位區議員,他應該是區議員哪,叫區諾軒,被控大聲,他說話聲太大,大聲公開襲警。控方呢本來是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結果他現在呢沒辦法只能報出姓名。而揭露說曾經掩蓋姓名控告他的,那個警察叫高振邦,是香港警務處高級警司的發言人,公關發言人。事情發生在今年的7月1日,在當時遊行的人跟警察之間,遊行集會的人跟警察之間發生了衝突。作為議員,他來到了這種衝突雙方的中間,去試圖勸告阻擋警察,不要更多的施加暴力。

區諾軒被控大聲公襲警 控方撤回匿名申請

那在那種喧囂的,包括這個香港警察發放了大概1萬6千多發催淚彈,在半年的時間裡頭。所以在這種催淚彈衝擊的過程中,那人說話肯定聲音大,對不對。結果有警察就告他公然襲警,向警察大聲說話。所以今天的警察已經,他的垃圾的程度,已經走入了精品的行業。這是一個,他能把這東西做為襲警之罪,扣在對方腦子上,然後把對方告到法院去。男人,如果從一個男人的角度,那倆警察都是男人,那個人,這高振邦是香港的警務處的發言人嘛。做為男人來講,如果你讓我說句不好聽的話,很恭賀他們的老婆,嫁給了這麼一個男人,這個屬於李連英後代當中的精品。

作為一個公正社會來講,作為一個正常的司法制度環境來講,你可以看到,當法律是維護人的尊嚴,因為人是神造的。可是當一個蔑視神的存在,汙辱自己靈魂的生命,真實的生命,在利用法律時他的無賴跟下賤。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們再去看另外一個消息,香港警監會的外國專家組整體辭職。要求獨立調查,要求獨立調查香港警察的濫暴,和借助公權力達到私人目的。這是香港,港人在抗爭中提出的關鍵要素。在今年9月分,香港警察、香港政府,為了增加它的欺騙力度,在4個國家,英國、新西蘭、澳大利亞、加拿大,從4個國家不同的部門,組成了,有5個人,組成了一個外國專家小組,隸屬於香港警監會,你得給人錢哪。

獨立調查權力有限 香港監警會外國專家組辭職

香港警監會呢,是對香港內部,警察內部進行監督的組織,可是他們都是警察本身。這麼講吧,開窯子的,開窯子的,然後讓窯子鋪裡面的做保安的打手,成立一個,成立一個監督委員會,說在裡面不要出現強拉客人跟強姦的事情,就這個。

我不會別的比喻,這就是香港警察,這就是警監會。那為了公平起見,請來幾個老外,看著窯子鋪,跟別人說,我們家窯子比較公平,警監會。香港警監會聘請了一組外國專家,協助調查有關香港警察暴力行為的指控,以增加調查本身的可信度。這些專家因為該機構缺少實權而集體辭職,對林鄭是個打擊,沒錯。那缺少實權,根本就是一個欺騙的機構。

那做為這個專家組,就是一個妖怪,然後呢,進入了一個少女的身體。這個身體本身呢,展現出她純淨的外表,僅此而已。人不幹了,就像那少女不幹了,一拳接一拳把那妖怪給打出去了,我不要,就這麼回事,就這麼回事。人說不可能,斬妖除魔當中就是這個。在這個背景之下,民主派的議員直接講說,整個事件成為了國際笑話。政府原以為把外國專家請來,就可以使他們毫無道理的情況合理化,現在事情是反的,是,其實完全都是反的。也就是拿老外做招牌,給人發錢,請來了人,然後騙人家。既騙大家伙又騙他們,人家不接受,錢不要了,對不對。

結果監警會的主席梁定邦,在接受中共大陸媒體專訪時說,這些外國專家不懂得香港的法律。你說誰是笑話,你說誰是人,你說誰是妖,這就是他自己幹的,這是警監會的主席。所以我才跟大家解釋,你記住,跟共產黨走的男人,是李連英的後代。我一點沒埋汰他,我一句都沒罵人,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只能以這樣的方式,來描繪他們生命中的邪惡,而不是人,正常人的文字能夠表達出來的過程。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