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精神病院戒嚴 疑押送大批反送中抗爭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7日訊】12月16日,有消息人士向《大紀元時報》爆料,指隸屬於香港懲教署的「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連日來有大批犯人被押送入內,懷疑有反送中抗爭者被送入精神病院注射「懵仔針」,或許還有「犯人」在精神病院被弄死後秘密送走。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6個多月,超過6000人被捕,其中學生有2393人,佔總拘捕人數近四成,而且還不斷有抗爭者莫名失蹤。

16日,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透露,連日來港警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附近戒嚴和封路,有大量警車押送犯人離開,也有大批犯人被押解入內。

圖為攝於11月29日擴建中的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圖片來源: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fb)

「近來無端地香港多了幾倍精神病人,發現一些不妥當的地方。」他說,「上週三(12月11日)開始封路,並說有重犯會被押進來(精神病院),因為那裡只有一條路,當天我見到有超過20部警方摩托車(電單車)駛入,很大陣仗;還有6部吉普車,我從未見過的吉普車,吉普車裡面坐着的防暴警員戴着防毒面具;並有4部衝鋒車(警車),中間夾着3架中巴,全部被鐵絲網和塑料膠帶封住了。」

「當時警方驅趕所有現場人士,不過我剛剛停在紅綠燈旁邊,不能走動,所以看到全部(過程)。在那裡停留了大約半個小時,不知道有多少犯人(從精神病院)被押解出來,當時是下午大約4點鐘左右,聽封路人士說『有重犯』。如此大批的重犯,香港哪兒來的這麼多重犯呢?」

他表示,當天「應該是將犯人從精神病院送走。」

2天後,精神病院再次封路。「上週五(13日)那天又封路,當時是早上9點不到就封路,我們回去就趕我們走,但是一直有聽到電話在響,封路都是在押解重犯的了。」這位消息人士說。

他表示,13日當天應該是將犯人送進精神病院。他懷疑,大量犯人被送進精神病院有可能被注射「懵仔針」(學名:Haloperidol,氟哌啶醇,一種典型抗精神疾病藥物)。

「那幾天我很懷疑,那些人被送進精神病院多數都是要被注射懵仔針的,打懵仔針是肯定的了,但是不知道到底打的是什麼類型的而已。因為我知道國內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是用此同一種手法。」

這位消息人士非常懷疑有被捕的抗爭者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致死。「對於那些被送進精神病院的人士是否是學生?我不希望我的感覺是對的,但是我發現有一部車的味道極其刺鼻,非常臭,那部車整個封死了,只露出一個個的非常小的黑色窗戶。我形容不了那種味道,但是聞上去很不舒服。」他確認是類似腐肉的臭味。

圖為11月13日,港島皇后大道,防暴警察拘捕一批抗爭者送上白色旅遊巴士,去向不明。(大紀元)

他說,「這兩天沒有看到什麼動靜,因此去問看更(保安人員),看更說這兩天沒有看見什麼動靜,但說隨時都會有的。相信近來最大量的犯人就是那些抗爭的學生了,那他們並不是些什麼重犯,而是政治犯。」

「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位於新界屯門,歸屬於香港懲教署(Hong Kong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是一所高度設防院所,於2018年開始擴建,擴建項目叫做「綜合康復服務中心」。這位消息人士透露,精神病院擴建後最終會被作為監獄使用。

他表示,精神病院附近有無處不在、密密麻麻的監控燈柱。「那些監控鏡頭從山腳上到山頂,那個精神病院就是押解監犯的,不是用來給普通人使用的。」

他還指出,以前也有「送中」(被送往大陸)人士被送進這個精神病院,「雨傘運動之後都有過,一直都有。」在Google都可以查到。

同時他提出質疑:「這麼大規模的犯人送進去(精神病院)後會否『送中』?另外一個就是很多在警署被強姦、輪姦後精神出現抑鬱(女抗爭者)會否被送進這裡?」

香港懲教署對於上述民眾爆料予以否認。

香港懲教署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Chong Fat/維基百科)

一直以來,把反抗民眾直接送進精神病院,強逼注射、逼迫吃藥是中共慣用的手段。長期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及人權的雜誌《寒冬》報導說,山東省一名匿名的公安局內部人士透露,精神醫院成了掙黑心錢的地方。

他舉例說,如果有拆遷戶上訪,被舉報的建築商就會賄賂執法人員,大約60萬人民幣的價碼,把上訪民眾關進精神醫院2年。精神醫院的醫院可以分到3分之1的錢,也就是20萬人民幣左右。

早在2004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所做的調查顯示,從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開始到2003年的5年間,就至少有1000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如今,迫害已持續20年,被非法關押到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無可計數。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注射不明藥物,不少人被迫害致殘、致瘋、致死。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鏈接:曝中共公安與精神病院勾結 9歲女童遭關押輪姦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