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中國想拿下整個世界嗎?第三集:南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7日訊】【世事關心】中國想拿下整個世界嗎?第三集:南海

中國稱霸世界的野心有三大組成部分:一帶一路5G網絡、和南中國海。儘管美國警告網絡安全問題,但華為在世界上已經拿下超過60個5G合同,其中有許多是美國的盟友。國際貿易的三分之一都要通過南中國海,所以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區域性航道之一。那麼中國的全球野心到底是什麼?是如何實施的?最重要的是,中國的全球野心到底意味著什麼?

 

中國稱霸世界的野心有三大組成部分,一帶一路、5G網路、和南中國海

蕭茗(Host/Simone Gao):「我是說,您知道在世界歷史上幾乎沒有過哪個國家或根本沒有過這樣的國家能夠同時稱霸於海上和陸地。但是中國現在卻企圖通過『一帶一路』計劃實現這一點。」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計畫經濟的優勢之一是,你可以先做出計劃,確定自已哪些目標,然後向各公司、銀行、借貸機構和業界領袖發出指令,讓他們執行在計畫經濟體制下實現自己目標所需要的政策。」

儘管美國警告網路安全問題,但「華為」在世界上已經拿下超過60個5G合同,其中有許多是美國的盟友。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中國在布魯塞爾一地的遊說行動很可能超過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

國際貿易的三分之一都要通過南中國海,所以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區域性航道之一。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最終目標是什麼?美國針對中國做了什麼預案?」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對於這一點,他們一向直言不諱,就是透過控制南中國海,決定南中國海上可以開展哪些經濟活動,最終控制亞洲的貿易,並能夠挟南中國海的控制地位,挫敗日本、南韓、或台灣制定或實施的。中國認為危害其利益的經濟活動。」

在美中大衝突愈演愈烈之際,我們採訪了三部曲顧問公司,地緣政治策略家約翰·西提勒德斯先生。我們請他談一談中國的全球野心到底是什麼?是如何實施的?最重要的是對世界而言中國的全球野心到底意味著什麼?

蕭茗(Host/Simone Gao): 我是蕭茗,您正在收看的是《世事關心》節目。

南海是個太平洋的邊緣海,從南部的加里曼丹和馬六甲海峽,直到北部的台灣海峽,總面積140萬平方英里,從2013年12月到2015年10月,中共在被其佔據的位於南海南部的南沙群島的七個珊瑚礁上,修建了總面積接近3千英畝的人工島,在這些人工島上中共還建造了戰鬥機機庫,永久工事和其它軍事設施。

蕭茗(Host/Simone Gao):「首先請您談談南海對中共和美國的戰略意義?」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南海本身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重要區域性航道。從波斯灣經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到達南海,每年世界上有1/3的國際貿易運輸要通過南海水域,運輸的對象包括自然資源、消費成品和能源產品,每年這些貨物都要走南海運輸,總貨值高達5-6萬億美元。南海還擁有佔全球10%-12%的石油和天然氣的儲量。這一海區是全球最大的漁場之一,世界上千百萬正在脫貧的人口每年要靠這裡的魚獲得富有營養的高蛋白食物,以提高他們的膳食質量。中共需要通過南海把製成品運到各個港口,各個消費市場也需要南海的自然資源,以及通過南海進口的石油和天然氣來支撐其龐大的發展中的經濟,對於中共而言南海在地緣政治上具有重要意義。對於其它國家和地區,例如日本、台灣、韓國和一些東南亞國家,南海也同樣在地緣政治上具有重要意義。他們也通過途經南海的航道輸出商品。同時為他們的製造業進口必需的自然資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氣,對於美國而言,比地緣政治更重要的是維護航行自由的原則,全球化的商業網需要航行自由和開放的航路來運轉,對於美國來說南海本來不是一個問題,但是在最近的5-6年裡情況有了變化,中共已經成了一股改變南海現狀的力量,宣布對南海這片廣大的、對全球具有重要意義的水域擁有主權,這完全違反了幾乎所有的國際法、國際協議,聯合國憲章和海洋法,所以我們現在面臨什麼局面?南海有200-250個島礁、珊瑚礁、淺灘,其中有40個全年位於上面以上,其它的只有在低潮時才露出水面,中共非法單方面的清理和改造了那40個島礁中的7個,把它們宣布為新建成的中共主權島嶼,這些島嶼距中共海岸有幾百英里之遙,深入越南、菲律賓、婆羅洲和馬來西亞等國和地區的專屬經濟區,這不僅違反了國際法和國際協定,而且將極大的威脅南海地區的穩定並誘發地區衝突,南海的大部分地區屬於國際水域和空域。美國是唯一有能力在這類區域保護航行自由的國家,中美雙方對於如何解釋國際法存在根本性的分歧,中共宣佈擁有整個南海的主權,其它國家任何超過其領海範圍的活動,都必須得到北京的同意。美國不承認這一點,美國認為大部分南海屬於公海的範疇,各國按協議可以在專屬經濟區內,開採大陸架上的石油、天然氣和其它礦產,各國可以依據國際協議談判和劃定各自的專屬經濟區,但是中共的單方面舉動侵犯了它國的主權或權力,所以我們在南海問題上的看法不同,對於合法權利的理解也存在根本分歧,局面會變得以越來越危險,美國軍隊在南海和英、法合作,澳大利亞、印度,甚至日本可能會加入維護航行自由的隊伍,我們叫做維護航行自由運動,中共軍隊、日益增多的中共漁船和商船,將越來越妨礙美軍和其它國家的軍隊在公海行動,南海是世界上一個重要而又敏感的地區。」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中共在南海的最終目的是什麼?美國的因應措施又是什麼?」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我不得不相信中共的公開聲明,這裡沒有什麼秘密。他們說的很坦白,中共要通過控制南海來達到主導亞洲商業的目地,想要由中共來安排南海地區的商業活動,通過控制南海來阻撓日本、韓國、或台灣,採取任何針對中共利益的經濟和政治措施。我認為這是在法律層面上的目地,在軍事上的目地是把美軍趕出南海,向周邊國家發出一個信號,讓他們覺得在南海的任何行動都要得到北京的許可。從歷史的角度看如果我們回顧中國的5千年文明歷程,就會發現中國一直是亞洲大陸的中央帝國,周邊國家一直是中原王朝的附庸,這種狀況直到19世紀初,中國開始快速衰落才改變,所以從中共的角度來看,他們是要恢復自己亞洲大陸的支配地位,讓南海周邊的東南亞國家重新成為政治上的附庸,即使他們在自己的領土和領海上行動也需要北京許可。」

蕭茗(Host/Simone Gao):「美國對此的因應措施是什麼?美國會因為南海爭端對中共開戰嗎?」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美國和中共都不希望因為南海爭端而開戰,我後面還會明確論述。我認為美國的策略是在國際海域和空域,維護現有的航行自由,國際經濟的發展得益於航行自由。航行自由也是中共經濟得以發展的原因,從最初實行毛氏共產主義的幾十年,發展到現在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能獲得這樣的經濟地位,要部分的歸功於全球範圍內的自由航行體制,這個體制由美國主導,得到美國及盟國的保護,所以國家都從現有體制中獲益了。每一個國家都應該擁有航行自由,我認為美國會繼續致力於保護在南海自由航行的權力。如果真有什麼不幸的事件發生那一定是中共搞的,美國不會去挑釁。所以美國要的是維持現狀,中共是要在南海系統性的否定國際法和國際協定,我認為美國會繼續致力於最大限度的在南海和國家水域保有自己強大的實力,並與相同理念的盟友合作來保護現有國際法不被破壞,不管是日本、越南、菲律賓、印尼、澳大利亞、印度、英國、還是法國,與國際夥伴合作是要正告中共,不要想在南海這個重要通航水域系統性的否定國際法,我們應該遵守國際法和國際條約,中共將繼續從現行體制中獲益,現行體制幫助了中共經濟由弱變強,中美雙方應該在維護現行體制上合作,我認為這將是美國將來的策略。」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美國在軍事上會更積極進取嗎?川普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態度是否比前政府更好鬥?」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我不認為這是好鬥與否的問題。我認為這更像是一個決心的問題,世界上任何國家的船隊和海軍,都有在國際水域自由航行的權力。這是歷史形成的,只要我們不對鄰國挑釁,我們就可以在國際水域自由和公開的活動。在我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是的我們將繼續這樣做,有人可能會說川普政府把這種決心又加強了一步,所以在上一屆政府時期,我們在這些中共的人工島嶼的,所謂『領海』之外採取過軍事行動,川普政府派遣海軍進入中共人造島嶼的所謂『領海』,似乎是要向北京發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我們不承認你所有宣稱的主權,因為你沒有任何合法的主權權力。在你擁有主權的地方,我們完全尊重你的權利。在你沒有主權的地方,你就沒有主權。因此我相信川普政府表現出了更大的毅力,更大的決心和更大的政治意願來反對他所認為的完全非法、不合法和違法的中共主權聲明,本來這些權力就是不存在的。」

 蕭茗(Host/Simone Gao):「我們來談談台灣吧?您認為隨著供應鏈從中國大陸大規模遷移出去,這對台灣來說是一個可以取代中共作為世界製造業的主力的機會嗎?」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取代中共?不行。我不認為任何單一市場能夠取代中國大陸。僅僅就是因為中國經濟的龐大規模,14億人口,除了印度便沒有其它國家可以與之競爭。當然有空我們可以聊聊印度,但是隨著供應鏈系統性的從中國大陸撤出,台灣正面臨一個巨大的機會,剛剛我們在討論時說,所有中共的內部爭鬥、矛盾,還有各種問題正逐漸浮上檯面,人口老齡化問題將打擊中共經濟,勞動力成本、稅收都將變得更高,因此我認為有一些供應鏈正在考慮從中國轉移到鄰國。然而台灣也有自己的問題,當然這對台灣有很多好處,但台灣近乎僵化的官僚體制仍有待改革,在台灣開辦和經濟企業的成本仍然很高,他們必須改善那裏的公司管理制度,但他們正朝著這個方向發展,所以我認為台灣的未來是光明的,但台灣將與越南和印尼等國家開戰競爭,而印度擁有巨大的消費市場,就連越南也沒法與之相比較。越南比鄰中國,卻不像印尼有巨大的消費市場與勞動力,我認為對於建設全球供應鏈來說印度市場將是中國的一大勁敵,但印度本身有太多的內部問題,會妨礙全球供應鏈在印度落戶。但我認為就規模而言,印度可能是最現實的、下一個巨大的世界工廠,但印度需要解決本國一些政治、經濟或官僚等問題,所以這可能還需要10-15年的時間。接下來是非洲,非洲不是一個統一的政治實體,但其龐大的自由貿易區,涵蓋了大多數非洲國家,在過去的10年裡,大量的經濟發展項目都是由中共資助的,這使得勞動力成本極低的非洲有可能成為另一個潛在的工廠,因此很難說哪個國家或單一市場能填補供應鏈退出中國所造成的空白,但供應鏈最終可能會散落在這些國家,這就要看各行各業在市場上的具體情況了。」

蕭茗(Host/Simone Gao):「在中美衝突的大背景下,您會給台灣現任和下任總統一些什麼建議?」

約翰·西提勒德斯(地緣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顧問公司):「台灣的形勢很不穩定,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今年1月的一次講話中宣布,也就是10個月前到2049年台灣將被中共統一,理想的方式是和平統一,但不幸的是必要時可能會動用武力。這是習近平公開向台灣和世界宣布的重要信息。我認為台灣正處於一個非常微妙的局面,因為一方面美台之間強有力的防務合作協議會保護台灣的安全,自2010年以來,美國向台灣出售了100億美元的軍事設備和武器,但是與川普政府正在進行的一項交易就有20億美元,但我認為在政治上看看現在美國國內的情況,川普總統譴責了發生在中東和南亞的戰爭,他稱之為愚蠢、無休止的戰爭,其實早在2016年希拉里·克林頓和大多數民主黨候選人都曾支持美國停止對世界許多地區的軍事干預,如今也然,那麼在未來,美國總統如何說服美國人民派美國軍人去對抗中共、保衛台灣是值得的?從現實的角度來看,除非美國內部對於是否有義務保衛台灣爭議不休,不然我們最應該做的是把台灣的防禦能力提升至穩健水平,而不是在西太平洋就台灣問題起軍事衝突,如此一來,中共即便想入侵台灣也會寸步難行。他們自然會放棄進攻的想法,恰如南中國海的情況,我們現在的對策是維持現狀,讓台灣依然享有完全政治自治的現狀,在其境內政府運作自由,並能與世界各國自由貿易,但不幸的是,只要是中共執政,(台灣)就不可能在世界範圍內尋求或建立富有成果的外交關係,因為大多數國家現在都採用一個中國的政策。所以我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維持現狀可能是最好的辦法,獨立將會是極其危險的,如果台灣的獨立運動導致中共軍隊入侵,我認為美國或任何國家都難以保全台灣。」

End 

==========================================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r: Simone Gao

Editor: Fiona Yang, Julian Kou

Cameraman: York Du, Fiona Yang

Narrator: Simone Gao

Translation: Greg Yang, Maureen Mou

Subtitles: York Du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om

New Tang Dynasty Television

December,2019

=======================================

相關文章
評論